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王天朗三

作品:《仙途正道

    新的一周就要开始了,各位朋友,廿虹很需要各位票票,点击,当然有打赏最好了,呵呵呵,廿虹的脸皮是厚了点!!!

    王天郎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清岩也没着急问,他知道王天郎不是个说话喜欢卖关子的人,果然,王天郎很快就接着道“只可惜这个姓莫的修为太差,如果简冰的徒弟都是这样,那华山派可就要后继无人了!春水诀只怕又要沉寂很长一段时间了!”

    清岩对于王天郎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华山派的事情,是非常好奇的,而且刚才又听王天郎说,他在兴隆山潜修了二百多年,二百多年啊!是段多么漫长的时间,虽然清岩对王天郎的年纪有过猜测,可真听他随口一说就是二百年,也让清岩有些心惊,暗道“王大哥究竟是什么人,以他的修为不可能默默无名,说起来还是我见识太少,要是知道多点,说不定早就猜出他的身份了。”

    现在听王天郎对于华山派似乎颇有感情,清岩忍不住就问道“王大哥,你对华山派很了解嘛!他们那么机密的事情你都能知道,你看刚才把莫言鑫吓得,你随便说几句他就老老实实的走了,你可真厉害!”他是由衷的赞叹。王天郎微笑道“我在这个世上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当然知道的就比较多一些,我和华山派并没什么关系,和简冰也是一面之缘,至于华山派这些所谓的机密,我可是很早就知道的,春水诀的确厉害,可就是修炼起来困难重重,简冰真是个奇才呀!”

    听王天郎对于简冰倒是十分欣赏,清岩就又问道“王大哥,你真和简冰交过手吗?”这其实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清岩希望王天郎点头称是,可却见王天郎摇头道“这倒没有!”清岩一愣,道“没有!那你刚才对莫言鑫说的是假……的了!”

    王天郎笑道“我岂能骗他,自然是真的。”清岩听糊涂了,神情疑惑,有点想不明白。王天郎看他如此模样,只得解释道“我是见过简冰,也曾见识过他的春水神剑,只是当时和他斗法的那个人并不是我,我的对手是别人。”清岩恍然,说道“原来如此,我真够笨的,这都没想到!”又一想王天郎刚才说的话,不禁叫他寻思了片刻,又问“王大哥,这么说来当时的情形是很热闹的了?”王天郎闻言一怔,没明白他的意思,就道“怎么说?”

    清岩笑嘻嘻的道“我是这么想的,简冰的春水神剑是何等厉害,能和他斗法比剑的岂是弱者,而你也是了不得的人物,你的对手当然也不是一般人了,如此一算,这可是四位绝顶高手大战的格局,这要是打起来,那场面能不热闹吗?啧啧啧!我说的对吧!”清岩光凭这几点,就能想象出那场大战的激烈程度,不禁使他悠然神往,赞叹不已。

    可王天郎却没有清岩这般兴奋,提起这件往事,他心里不觉得一阵苦涩,很苦,很涩,那是失落,失败的味道,虽然事隔二百多年,可有些事情却怎么也淡忘不了,反而越发深刻,回想起来居然还是那么清晰,真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王天郎暗自叹道“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想开啊!王天郎,你何时才能达到他所说的那种境界啊!这都两百多年了!”暗叹一声,他苦笑着对清岩道“你说的很对,那场大战的确很精彩,我的对手也很强大,非常的强大!”

    清岩没察觉王天郎的神情和语气有何不对,忙问道“王大哥,你的对手是谁啊?还有,简冰的对手是哪个?”王天郎稍一沉吟后,才缓缓的道“都是陈年往事了,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怎么样?”清岩此时也看出王天郎神情不大对头,就点点头,心道“莫非王大哥那次是输给了对手,哎呀!他的修为这么高,能打败他的人可真是不得了!如果是这样,难怪王大哥不愿说了!”他胡乱想着,口里却道“那就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王天郎毕竟修为高深,很快就平复了心情,神情又变得那么悠然洒脱,笑道“清岩,兴隆山可是我的家,你来了我可要好好款待你一下,怎么样你就在这里玩几天吧!这里的风景也很不错!”清岩也笑道“那是当然,我可要好好打扰你一下,你不知道,我出来一次可真是不容易,哈哈哈!”

    清岩正笑的高兴,突然想到自己是为什么来兴隆山的,那还能再笑下去,笑声戛然而止,高兴的笑容瞬间转成难看的苦笑,看着王天郎,想说什么可有不知如何开口,那模样真是不好形容,他一时愣在了那里。

    王天郎见此先是一怔,很快就清楚了清岩为何如此,他的神情不变,依然微笑道“我以为你已经忘了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了?”清岩苦笑道“差点忘了,可又想了起来,王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事真的和你有关吗?”王天郎笑容一敛,正色的问到清岩“清岩,你觉得的呢?”清岩也是一脸正色的道“我相信你,你说没有,我绝不怀疑!”王天郎闻言脸色现出欣慰和感激的笑容,道“谢谢你,清岩,我真的没有看错你!”清岩道“那王大哥这事情……”王天郎截口道“这事比较麻烦,需要一些时间,不过你放心,我会解决好的!”

    清岩听他说的极有把握,就安心了许多,可随即想到事情已经发生了十来天了,这不得不又叫他着急起来,就道“王大哥,那可是五百多条人命,现在兰州城乱成什么样了你也看到了,要是再不解决,那可就是大乱子了!”王天郎道“这些我都知道,我保证三天之内给你个满意的结果,就三天,我算过时间,你就放心吧!”

    清岩相信王天郎的本事,最主要他对王天郎有种很特别的信任,虽然他和王天郎相识不过一天,但是有句话说的好“最好交情见面初”,清岩和人交往似乎一直遵从“一见如故”这个规律,赵无忌是这样,丁灵秀也是,到了王天郎也不例外,这也算是清岩的一个本事,当然赵无忌在他心中的地位几乎是无人可及,就是他的师傅也差了那么一点点,也就是那么一点点。

    清岩也知道兴隆山发生的事情真和王天郎有关系,但王天郎说能解决,他就深信不疑,再说王天郎也没理由骗他,也就放下心来,甚为高兴的道“王大哥,听你这么说后,我就不担心了,只要大家没事就行。”

    这件大事眼看就要解决了,清岩自然很高兴,心事一去,又想起刚才王天朗说的话,就道“对了,王大哥,你说那个飞星剑为何对我是这个态度,你刚才还没给我说呢?我究竟哪里得罪他了???”清岩越想越觉得自己有些委屈,这事情可要弄得清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