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王天朗七

作品:《仙途正道

    宋子正把莫言鑫的话听的很清楚,又见自己四师叔脸色惨白,神情黯淡,也是吃了一惊,忙道“四师叔,你怎么了?”莫言鑫似乎没听到宋子正在说什么,嘴里还是继续说道“怎么会是他,……”又说了几遍,莫言鑫这才逐渐清醒过来,神情也有所恢复,心思电转,又把和王天郎相遇的细节想了一遍,不觉又有些疑惑,心想“可如果真是他,为什么我居然还能安然无事,以他的性情,怎会放过我,难道我猜错了!但这啸声假不了,啸月之声,音扬九天,是他,肯定是他!”

    宋子正见莫言鑫不说话,可神情已经有所好转,心里一定,此时那啸声更为响亮,犹如焦雷阵阵响彻天地,如此威势,实是惊世骇俗,不禁让宋子正越发骇然,惊慌之情难以掩饰。

    莫言鑫心里何尝不是如此,可他毕竟是华山派高手,修为定力两者皆高,慌张之情也是一闪而过,他从这啸声确定了王天郎的身份,知道此人出现事关重大,稍一思索,就对宋子正道“我马上回华山,把这里发生的的事向掌门秉告,你们三个就先待在这里,记得,哪也别去,等我回来!记住了吗?”

    宋子正闻言更是一惊,暗道“怎么连师祖都要惊动了,这……”心里想着,嘴里急忙道“记住了,记住了!”莫言鑫不再多说,随后把宋子正送了下去,可他似乎对这个师侄不是很放心,又叮嘱了几句后才祭出飞星剑。

    就在莫言鑫要御剑飞行之时,那啸声陡然一停,突然间就没了动静,这让莫言鑫不禁一怔,宋子正却是喜道“四师叔,那人不叫了!”莫言鑫没他这么高兴,神情依旧凝重,虽然他不知道王天郎突然停下来是什么意思,可由于已经知道了王天郎是谁,他觉得王天郎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罢手,说不定这啸声只是一个开始,现在首要之事就是要通知师傅,看他老人家如何应对。

    莫言鑫不再耽误,御剑而起,身化一道流星直往华山去了。宋子正看着莫言鑫渐渐远去的光影,嘴里低声说道“究竟是什么人,会把四师叔吓成这样,竟然还要惊动师祖,”说时又向兴隆山那面看去,继续自语道“也不知道清岩怎么样了,他可千万不要出事……”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远处突然有两道金光自地面直射向天空,那金光是那么亮,那么强,真是金光万道,气势逼人,直把偌大的天空映的金光灿灿,一片通明,光芒之盛实是令人难以置信。

    宋子正大骇,看那金光射出之地正是兴隆山,显然是那里又出事了,他急忙再看那流星般的剑光,心道,不知道四师叔见到金光了没有。却见那已经飞出很远的剑光依然稳稳地停在了半空,自然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金光留住了身形,过了许久,那剑光才继续动了起来,真像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金光的出现也只是很短的时间,可就这一下,也让人们又是一阵长久的惊奇,好在自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别的异常,没了惊天动地的啸声,也没了直上天际的金光,兴隆山竟然就安静了下来。

    宋子正一个人在街上站了许久,眺望着远处,耳边听着人们纷烦杂乱的议论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听着,等着,只等到天色大亮,一切似乎都恢复正常后才缓缓回了家,他没有等到要等的人,清岩并没有回到兰州城,宋子正心里一直在想“清岩,你还好吗?”

    清岩还好,最起码他自己觉得还好,自己很舒服的躺在一张极为柔软的床上,这床真比松风观的那张床舒服多了,软绵绵的,躺在上面真的很放松很舒心,光躺着舒服还不算,还有一股极为清凉的气息也自己

    身体内四处游走穿行,随着这股气息的运行,自己的真气也开始流转起来,气运周天,行遍诸脉,自己体内的太清道力,赤阳真气,以及艮岳真气受到这股清凉气息的激荡,立时也活泼起来,三股真气有条不紊在自己体内快速运行,而那股清凉的气息似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缓缓的回到了清岩的丹田之中,一时间丹田变得凉嗖嗖的,让清岩感觉甚为舒服,那滋味真是一个“爽”字了得,“嘿嘿!”清岩都忍不住笑出了了声。

    清岩却是被自己的笑声惊醒的,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在睡觉,刚才应该是在梦中,那可真是个好梦。

    清岩不情愿的睁开眼,只是看见的东西叫他吃了一惊,他先是一怔,暗道“怎么这么亮!”,的确很亮,但并不是那种夺目的光彩,只是清岩没想到会是如此,才有些惊奇,忙仔细一看,一下子就看到这明亮的根源!

    那是一颗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珠子,珠子不大也就是鸡蛋大小,色作银白,外表晶莹无暇,犹如水晶一般,看这模样倒和那颗寒星冷玉十分相似,其中似乎一股浓浓的云气在缓缓流动,光芒淡淡,银白色的光极为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颗珠子就在清岩身体上方五尺之处漂浮着,那银白色的光芒尽数洒在清岩身体之上。

    清岩感觉的到,那银白色的光芒落在自己身上之后,似乎瞬间就化为了一股清凉的灵气,从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透入了体内,那灵气在体内流转一周后,就进入了丹田,而自己的内丹也就不客气的把这股灵气纳为己用,片刻之后,就把这股灵气转化成了自己的真气,然后就被自己体内的那三道真气瓜分完毕,使得自己的修为又有了明显的增长,这让清岩有些惊讶,心道“这颗珠子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灵气竟是如此精纯,竟能使自己的真气如此迅速的增长,这可比聚灵珠还要厉害呀!咦!不对啊!!这是哪里?”

    清岩突然想到自己可是被王大哥,不!是被王大哥变身后的形象,用目中射出的金光打晕了,一想到这些,清岩不由得叫道“王大哥呢?我又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