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王天朗八

作品:《仙途正道

    今天更新晚了,实在是有事忙不开,各位见谅!!!

    只是清岩的叫喊并没有叫出声,也就是直到此刻,清岩才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就无法动弹,浑身上下除了眼睛还能眨眨之外,其他的地方早已不受自己指挥,说话当然也不例外,他的叫喊只能在心里,这是怎么回事?

    清岩的胆子就是再大,到了这时候也不禁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战,心道“情况有点不妙啊!这不是什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形吗?这是什么地方?”心里想着,忙想用元神查看一下这里的环境,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清岩,不必紧张,这里是我修炼的地方,我就在你身边!”

    清岩闻言大喜,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天郎。清岩虽然不能说话,可这不妨碍他在心里想,他想的却是“王大哥,你好了?”王天郎似乎能听到清岩的心里话,清岩心思刚动,他就接着道“我很好,这次可真是辛苦你了!”

    清岩对王天郎有能听见自己心声的本事并不奇怪,他现在最好奇的就是王天朗的惊人变化,就想问问,这个念头刚起,王天郎就又道“我的事以后再说,现在你觉得怎么样?”清岩心道“还行,就是不能动弹。”

    听他说的无奈,王天郎满含笑意的道“你伤的不轻,我正在为你疗伤,怕你醒来后胡乱动弹,我就封住了你的身体。”清岩心道“疗伤啊?”又看了那颗银光闪闪的珠子,他不觉恍然,暗道“原来如此!这珠子是在给我疗伤啊!”

    王天郎又道“那颗珠子蕴含的灵气,对于损伤的经脉有很好的疗效,你感觉如何?”清岩心道“很好啊!我觉得身体现在没什么伤了!”王天郎道“那就好!”

    清岩却是有点奇怪,心道“既然我都好了,王大哥怎么还不停下来!”王天郎这么做当然有他的用意,这次只当没听见清岩的话,只是说道“我看你真气已然运行起来,这样很好,你现在不要多想,静心行功,尽量把这些灵气纳为己用,莫要浪费了!”

    清岩也能感觉到那灵气还在源源不断的向自己体内涌入,随即也明白了王天郎的心意,心道“王大哥是在助我修炼呀!这……”王天郎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索,“不要乱想,快行功!”清岩闻言心中一凛,忙摒除杂念,凝神行功。

    清岩这一行功,才真正知道了这灵气究竟有多不一般,很轻松的,清岩就把这灵气转化成了真气,这比他往常行功炼气要快的多,这灵气简直和真气没多大的区别,不知不觉中,清岩的修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增长,速度超乎清岩的想象,只是用心行功的清岩还不知道,而他身边的王天郎对于清岩行功的情况是十分清楚,看他行功炼气已入佳境,脸上的笑意也就更加浓了。

    再看那颗银白色的珠子,此时的光彩越发闪亮,里面的云气更是急速流动起来,片刻后,珠子里的云气竟从里面透了出来,一阵阵的,瞬间就把丈许方圆的空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团,把清岩整个人包围在其中,从外面看,已经看不到清岩的身形,只有那愈来愈浓的白雾,和时不时从白雾中透出的淡淡青气,红光和灰芒。

    王天郎见此情形真是有些惊奇,他当然知道出现这种情况是什么原因,看了许久后,他不禁叹道“清岩,没想到你会的东西竟是这么多,你这个崆峒派弟子可真是不一般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清岩行功完毕了,深深地出了口气后,睁开了眼睛,感觉极好,精神极佳,浑身上下无不舒坦,这伤可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清岩微微一笑,缓缓的坐了起来,头顶上的银白色珠子已经不在了,四下一望,出现在清岩眼中的是一个极大的石室,四四方方的形状,只有一扇高大的石门立在东面,而清岩就处在这个石室的中心,他坐着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蒲团,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编织而成的,灰扑扑的颜色,十分柔软。

    清岩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蒲团,这蒲团的大小竟和自己在松风观的那张床差不许多,清岩忍不住又在上面躺了躺,翻了翻身,随后还喃喃自语的道“王大哥真会享受啊!这蒲团也太大,太舒服了,唉!我们崆峒派要有这么个蒲团,那该多好啊!”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的王天郎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你要喜欢和不嫌麻烦,你就把它带回崆峒山吧!”清岩真是一惊,他刚才看得清楚,这石室里就有自己和这个蒲团,再无其他,可这王大哥的声音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等他寻找,青影一闪,王天郎已经笑吟吟的站在了清岩眼前,还是老样子,一袭青衫,温文尔雅,身上金光不在,眼神清澈明亮,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可清岩一见到他,却是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些很微妙的东西,心里一动,有意无意的就用神视扫了王天郎一下,可这一扫,却让清岩又是一惊,原来在他的神视遇到王天郎的时候,竟是轻而易举的透过了王天郎的身体,仿佛在他眼睛的不是王天郎,而是一个虚无的影子!

    清岩脱口道“王大哥,你的身体……”王天郎多少带点调侃的笑道“清岩,好厉害的元神啊!”清岩脸上一红,道“王大哥,我可不是有意的。可你这身体也太虚了吧!”

    王天郎心情似乎很好,闻言哈哈哈一笑,道“虚是虚了点,不过吓唬起人来也是很管用的!”清岩随即想到了王天郎与莫言鑫交手的情形,那虚实莫测的身法果真叫人很头痛,就由衷的赞道“王大哥,你的本事真是厉害!”

    王天朗又是一笑,道“要是没点本事,怎能吓唬到别人。”微微一顿后,又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都好了吧?”清岩笑道“王大哥,我可要谢谢你的成全啊!!我的伤其实早就好了,你是在帮助我修炼呀!”

    王天朗却是一摇头,道“要谢也应该是我谢你才对!是你帮我了个大忙!”清岩一怔,又看王天朗说的郑重其事,不像在说笑,不觉奇道“我没做什么呀?怎么就帮了你个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