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虚实之辨二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的元神其实已经是颇为强大了,神视的明锐程度也是不容小觑,毕竟他的太清道力已是两仪境三层,神视一展,在方圆百丈之内几乎是知微见微入微,别说是偌大个人,就是一粒细小到极致的微尘他也能看得清楚。

    而就在他用神视去查看这两个王天郎虚实的时候,他最先发现的不是这两个王天郎有何不对,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修为似乎有些不对劲,刚才的事情很突然,清岩只顾着如何对付王天郎的突袭,虽然施展了太清道力,可并没有发觉体内的真气有何不对,到了此时,他才觉得自己的修为竟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真气在体内流动,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现在的真气远比以前要雄厚的多,真气流动于经脉之中,竟有种江河奔流激昂澎湃的气势,似乎是滔滔江水在体内周流运转,不但势不可挡,更是绵绵不绝。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修为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增长?

    清岩不由得又是一惊,忙再看自己的元神,在这样浑厚真气的滋养之下,元神当然也有了巨大的变化,变得强大也是理所当然。

    清岩来不及高兴,急忙细细一查,唯一寻思后,就差点叫出声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看这元神和这真气的状态,自己的太清道力居然已到了两仪境四层,两仪境四层!这怎么可能!”

    清岩不能置信自己的修为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要知道,从两仪境三层突破到四层,那可绝非易事,一般情况下二三十年是极为正常的,就以清岩这种超乎常人的修炼速度,也需要四五年甚至七八年的时间才能有所突破。

    可在这才多长时间,清岩在两仪境三层呆了没几天的功夫,就一下子蹦到了四层,这速度也忒快了吧!

    难怪清岩自己也不能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清岩随即默运心诀,气运诸脉,凝神炼器,果然是水到渠成,十分顺利的就把紫心剑终于化为无形,心神一动,紫心剑

    瞬间就从清岩手中进到了他的元神之中,片刻功夫完成了炼器纳于神的过程,紫心剑完美的与元神合为了一体。

    紫心剑入元神的那一刻,清岩的修为也就在此刻真正的迈入高手的行列,这也是他修真道路上又一个大突破,实在值得庆贺。

    清岩真是惊喜交加,而且还是惊大于喜,大惊小喜,甚至还有隐隐的恐慌,太清道力到了两仪境四层确实值得高兴,庆贺,而能把紫心剑纳入元神之中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可修为如此突飞猛进和来的莫名其妙,这让他真是有些惊惧!

    走火入魔了?难道我是走火入魔?

    清岩首先想到的就是走火入魔这四个字,那心里头顿时就凉透了,自身功力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增长,什么事情都是有因必有果,修为不可能无条件的暴涨,可清岩就是找不出这暴涨的理由,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走火入魔!

    完了,完了!清岩心中一阵惨叫,脸色早已惨白之极,想到了走火入魔,他就觉得自己体内那奔腾汹涌的真气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开始肆无忌惮起来,那看似强大了不少的元神也开始渐渐销融,像一个雪人似的慢慢融化了,这就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清岩只觉得手脚都有了点颤抖,眼睛也有点模糊了,眼前的王天郎不再是两个,而是四个,八个,无数个,心里更是哀号着“我就这么完了吗?我的天哪!我的天……”

    “清岩,清岩,你干什么呢?怎么突然哆嗦起来!”一旁的两个王天郎早就觉出清岩有点不对,起初以为清岩是在领悟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可看到现在清岩不但是脸色苍白,双眼无神,连身体都开始一阵阵的哆嗦,这可不是好现象。

    王天郎就急忙询问,同时元神一扫清岩,这一扫之下不禁让他又是一愣,微微一皱眉,轻斥道“清岩你搞什么鬼,居然放任真气在体内乱行,还不赶快收摄心神,导气归元,你想走火入魔吗?!”

    王天郎的惊醒了清岩,而他却只听见了王天郎最后说的一段话,心道“王大哥也知道我要走火入魔了!我可真是要完了!”心里想着,嘴里就道“王大哥,我要走火入魔了!你快离我远点,别伤着你。”

    两个王天郎相互一看,同时摇摇头,心里暗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随后其中一个沉声喝道“清岩,你别乱想,什么走火入魔,你清醒清醒吧!”说时,右手一抖,一道金光自他袖里射出,不偏不倚正中清岩额头。

    清岩就觉得脑袋里“轰隆”一声巨响,一股清凉柔和的气息从眉心直灌而入,整个人登时就清醒了过来,心神立时平静,眼中光彩顿生。

    神智清醒了,清岩也随即恢复了理智,急忙把已经有点混乱的真气导入正轨,同时运用元神把自己的身体查看了一遍,片刻后,清岩大大的松了口气,正常,一切很正常!

    真气虽然雄浑蓬勃,可自己依旧是控制由心,那变得强大的元神也没有逐渐消散,自己原来没有走火入魔,刚才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哎呀!好险啊!”清岩心有余悸的叫道。

    “清岩,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可是心魔作祟,一个不好就会走火入魔,如果不是我在旁边施法除去你的心魔,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你究竟想到了什么?”见他安然无恙,王天郎也是放下心来,刚才真是很险,他忍不住沉声责问起清岩,语气重了许多。

    清岩也是后怕不已,又被王天郎一问,脸上顿时是一阵青一阵红,自然是大为惭愧,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道“王大哥,有件事我要想你请教一下?”

    王天郎微微一怔,两个“他”互看一下后,齐声说道“什么事?说吧!”

    清岩就把自己修为突然大增的事情向王天郎说了说,就在他说到自己觉得是这是走火入魔之兆的时候,王天郎忍不住大笑起来,清岩被他笑的一愣,等到王天郎笑够了,才问到“王大哥,你笑什么?”

    王天郎笑声虽收可笑容不减,上下打量了清岩一次,似乎要重新认识一下清岩,然后才道“清岩,我可是看到了你的另一面,你思考的方式真是够奇怪的,能把功力大增这种好事与走火入魔联系起来,亏你想的出来!”王天郎总算见识到了清岩的厉害,暗叹道,这个少年真是不寻常!

    清岩却是觉得自己很委屈,异常无奈的答道“事情这么古怪,我只能这么想了!”可心思一转,想到了王天朗的话,就急忙又问道“王大哥,莫非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