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客至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一十一章客至

    王天郎先是看了看清岩那双清澈无邪,幽蓝深邃的眼睛,清岩的眼睛竟是这种颜色,这叫他有些奇怪,就没立刻回答清岩的问题,而是笑着问道“清岩,你的眼睛很奇怪啊这颜色是天生的吗?”

    眼睛的颜色,这是清岩的一大苦恼,听王天郎问到这个,清岩苦兮兮的道“不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还是黑的,可最近就成了这种颜色,唉弄得自己和个怪物似的”

    清岩唉声叹气的说道,可说到这里他心里一动,心想“王大哥神通广大,说不定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忙道“王大哥,你这么厉害,肯定知道我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你快给我看看吧”说着,清岩把自己的睁的老大,眼珠动也不动一下,生怕王天郎看不明白,更用十分渴望的眼神看着王天郎,只等着王天郎来解救他。

    见清岩如此神情,王天郎微微一笑,稍一沉吟后道“你最近是不是服过什么灵药?”清岩一怔,喃喃的道“灵药,灵药……”想了半天,他眼睛猛地一亮,忙道“灵药倒是没吃过,但我吃了一颗黑玉龙的胆,这算不算?”

    王天郎微微一惊,道“黑玉龙胆,这就难怪了,我说你的伤为何好的如此之快,原来你吃过黑玉龙胆,这就对了,我本来奇怪你体内怎会有股极阴真气,相必就是黑玉龙胆在作怪,而你的眼睛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变了颜色。”

    王天郎说完,清岩却是甚为不解,皱着眉道“你说这黑玉龙胆还能把我的眼睛变蓝,这是为什么?”王天郎笑道“这还不明白,因为黑玉龙的眼睛也是蓝色的”

    清岩一时没转过弯来,傻傻的道“它眼睛是蓝色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王天郎无奈的叹道“黑玉龙胆乃是黑玉龙全身精华所在,你吃的时候,没人告诉你吗?”

    清岩点头道“这个我知道……”随即他恍然大悟般的叫道“我明白了,我吃了黑玉龙胆,黑玉龙的精血已与我的精血融在一起,所以我的眼睛也就变蓝了原来如此王大哥我都清楚了”

    王天郎叹道“清岩,你真是一阵聪明一阵糊涂,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想半天,你呀”清岩倒是没觉得怎么样,还笑道“我就是有这个毛病,王大哥让你见笑了。”

    王天郎看他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真是无话可说了,苦笑道“清岩,你真是叫人有些捉摸不透,你自己不觉得吗?”

    清岩闻言大奇,道“有吗?我真是不知道,对了,王大哥,你刚才说对我放心是什么意思?”他又想到了先前的话。

    王天郎笑道“我原先是对你有些不放心,觉得你性子纯厚质朴,容易被人所算,可经过这次交手后,我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了,清岩你能在交手之时随机应变,最后还能引我入彀,这就说明你心思缜密,行事很有分寸,如此心机怎能会轻易为人算乘,这个天下你大可去得了所以我就对你放心了。”

    清岩听王天郎如此说,不觉脸上一红,道“你是说我很狡诈吧”王天郎笑道“不是,不是,心思多变,行事灵活,不墨守陈规,这些可是行走天下必要的条件,不然会很吃亏的,这和狡诈可挨不上边。”

    清岩听他这么说,心里顿时比较好过了一些,就道“老爹以前常对我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出门在外就要多留个心眼,免得被人骗了,那时候我还小,这话的意思我也不太明白,后来长大了,我也知道这话是很有道理的,所以我做什么事的时候,就会多想想,就算不害人可也不能人害了,王大哥,你说是吧?”

    王天郎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你说的这个老爹是谁?”他随口问道。

    清岩道“是我的养父,我是被他养活大的。”

    王天郎一听养父二字,不觉一怔,清岩看见他的疑惑,就淡淡的道“我是个孤儿,老爹是我唯一的亲人。”王天郎心中暗叹,清岩说的似乎是浑不在意,可他怎会听不出里面的孤寂悲苦之意,孤儿这个词是谁也不会喜欢的。

    王天郎就轻轻地“哦”了一声,知道清岩不愿说这些,就问起了清岩是如何成为崆峒派弟子的。

    清岩就把自己的事情向王天郎说了一遍,王天郎听完后,不觉叹道“令师广闲道长真是不凡啊行事叫人有种难测其深的感觉,收你为徒还要绕一个圈子,这其中莫非还有什么隐情吗?”王天郎毕竟不是普通人物,一听之下便觉得这个事情并没不是那么简单。

    清岩却是悻悻的道“会有什么隐情,我师傅他就喜欢……喜欢故弄玄虚。”他本来想说装神弄鬼的,可徒弟这么说师傅,似乎有些不敬,就换了一个比较好听的词,只是这故弄玄虚也不是什么好词吧

    王天郎见清岩隐隐有不愤之色,心道“清岩对他师傅很有意见嘛有意思广闲,我对你有点好奇了”

    清岩提到师傅就有点上火,但师傅就是师傅,他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再看王天郎默然不语,神情还那么奇怪,心想“我也是,怎么能这么说师傅,王大哥肯定觉得我对师傅太不尊敬了吧”

    却又听的王天郎对他说道“清岩,你刚才的那招剑术是你师傅教你的吗?”清岩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愣了一下才道“不是,我师父没教过我剑术”

    他的话又叫王天郎一愣,“不是令师,那是谁?”清岩心想“紫心剑里的秘密是不能说的。”嘴上说道“那是我燕太师叔留下来的剑术,叫做行云剑诀,那风聚云合就是其中一式。”

    王天郎闻言不禁动容,道“燕行云的剑术,行云剑诀,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清岩见他脸上失色,心里暗笑“行云剑诀,是我起得名字,人家华山派有剑诀,我们崆峒派也不能没有一个像样的剑诀吧这行云剑诀不错吧王大哥,你可是第一个知道这个剑诀的人呀嘿嘿嘿”

    他心里美着,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道“这也难怪你不知道,这行云剑诀自创出后一直都不被外人所知,燕太师叔也没有对人施展过这门剑诀,直到在我手中才……”王天郎笑着接道“才发扬光大”

    清岩红着脸道“王大哥说笑了,什么发扬光大,还差的远呢?”王天郎摇头道“你太谦虚了,你一剑就把我的“分形化影,身外之身”之术破了,这可是我亲自领教的,行云剑诀,厉害啊”

    清岩急忙道“王大哥,我都说了,这明明都是你让着我的,我那会这么厉害,你就别这么说了”王天郎看清岩确实有些急了,就道“清岩,你是找到了我的真身,我们只说这个不说其他,这就是我输了我也说话算话,这“分形化影,身外之身”的心法我这就传给你。”

    清岩本还想再说什么,可听到王天郎要传自己心法,立刻是大喜过望,随即就把别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这“分形化影,身外之身”之术他是领教和知道其中厉害的,能学到这种身法,那可真是一个大大的好事,他也不推辞,兴高采烈的道“谢谢王大哥的成全,我就不客气了,你是现在就传吗?”

    王天郎见他那心痒难熬的模样和急不可待的眼神,不禁失笑道“清岩,你倒是着急的很呀你就不怕你师傅责备吗?”

    清岩奇道“我师傅责备我干什么,我有没做什么坏事?”见清岩连这个也不明白,王天郎摇头叹道“你是崆峒派弟子,学得是玄门正宗,我是一个修真散人,在各个门派看来我修炼就是旁门左道,有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学我的心诀道法,就不怕触犯门规,被你师傅说你是入了邪道吗?”

    清岩真没想过这些,什么旁门左道,邪道魔道的,对他来说这都是很模糊的概念,他只知道王天郎的修为很高,道法很深,能学到他的东西,那是多大的幸运,怎么还有什么麻烦,看王天郎说的郑重,清岩不得不仔细想了想王天郎说的这些,可他什么也没想到,没觉得自己学了王天郎的东西会是坏事。

    他在心中也就犹豫了一下,随后就道“王大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师傅不会说我的,他也老说,多学点东西没什么坏处,你就放心吧再说你也不是什么坏人,我也不会拿你教我的东西干坏事,我师傅应该不会怪我你就放心大胆的教吧”

    王天朗听他说的振振有词,心里却是一阵苦笑,暗道“你没拿我当坏人,可不代表你师父也会和你一样,唉清岩,真不知你的脑袋是怎么想的”

    清岩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转了心思,急忙又道“王大哥,你不会是要反悔吧?”

    王天朗暗道“也罢你都没有顾忌,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传就传吧”随即笑道“怎么会,我说过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咱们说传就传,你可听好了,这心诀就是”

    见王天朗就要开始传授,清岩忙定定神,正要凝神细听,却见王天朗突然停了下来,清岩一愣,再看王天朗神色一变,双眼里金光一闪,嘴里突然说了句“你总算来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