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折剑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一十三章折剑

    清岩闻言本想笑笑,可脸上的笑容却是有点僵硬,他清楚的知道,欧阳剑虽是后起之秀,一代奇才,可王天郎是连他师傅简冰都不怕的人物,那身修为可称是神鬼难测,绝顶深厚,在他眼中欧阳剑也只是不错,有点意思而已,现在欧阳剑找上门来,在清岩看来欧阳剑无异是在自寻死路,王天郎杀心已起,看他这样子,欧阳剑似乎已经是个死人。

    只是欧阳剑不能死,不为别的,就为他是正派弟子,他是简冰的弟子,他就是死也不能死在王天郎手下,和清岩的眼前

    清岩看着王天郎,苦笑着道“王大哥,请他喝酒那就免了吧,你与他动手似乎也有点不大妥当吧毕竟,毕竟……”王天郎见清岩支吾半天,也没毕竟出来后面的话,不觉笑道“清岩,你是在替欧阳剑说好话呀怎么,你认识他?”

    清岩摇头道“不认识,见都没见过面,就是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情。”王天郎颇为奇怪的道“既是如此,你怎么会替他说话,这小子一看就是横行惯了的人,我这次要不出手,以后传了出去,岂不是叫天下人笑话我天……王天郎怕了他们华山派和简冰”

    清岩闻言甚为苦恼的挠挠头,寻思一阵后道“不会吧应该是你不和小辈一般见识才对,我可以为你作证”王天郎哈哈笑道“清岩,你是怕简冰来找我麻烦吧这你大可不必为我担心,春水神剑就是再厉害,也不能伤我半根毫毛,当年没与简冰一较高下已是我的一大憾事,今天既有机会引来简冰,我可要把握好,不能再错过了。清岩,你稍等片刻,待我取他人头回来”说着,他便要做势欲起,这架势是非要杀欧阳剑不可了

    清岩大急,连忙拉住王天郎的衣袖,喊道“王大哥,你先等等,这事……”清岩是被王天郎唬住了,他也没想想王天郎如果真要杀欧阳剑,岂是他能拦得住的,要抓王天郎的衣袖,除非是王天郎愿意,否则清岩的手法就是再快十倍,也不可能抓住。

    见清岩如此着急,王天郎心中暗笑,脸上却是装着有些着恼,语气也冷了几分,说道“这事没什么可说的了,欧阳剑必死无疑,清岩你松手,我让你见识一下大哥我的狠辣手段”

    清岩哪能松手,而且又紧了几分,急急的道“大哥的手段不用见识,我已经很清楚了,你就消消火,放过这个欧阳剑吧”王天郎冷哼一声,道“放过他清岩,我只怕是他放不过我吧”

    清岩勉强笑道“王大哥说笑了,你连简冰都不怕,又怎会怕他嘿嘿嘿”这几声干笑真是干涩之极。

    王天郎表面上依然不为所动,心里却是笑的开了花,和清岩相交真是他最快乐的一件事,这个少年实在是有意思抖抖衣袖,王天郎皱眉道“清岩,你再不松手,欧阳剑可就跑了”

    清岩暗道“跑就对了,欧阳剑你就快走吧你……不对呀王大哥……”清岩突然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再看王天郎神情虽冷,可眼里隐含笑意,那阵阵金光早已不见,如此这般,顿时让清岩恍然一醒,抓住王天郎衣袖的手随即一松,同时笑嘻嘻的道“王大哥,我不拦你了,你随便吧请”

    王天郎先是一怔,随后朗声大笑起来,许久后才道“还是叫你看出来了清岩,大哥这戏演得不错吧”清岩笑道“很好了,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王大哥你真会开玩笑”

    王天郎笑道“也就是你,别人我可没这个兴致不过,方才我真是有点生气,要不是你在这里,说不定真要拿这个欧阳剑开刀了”

    清岩却道“王大哥,你这话就重了,早先你对飞星剑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半点杀意,你既然都放了飞星剑,又怎会再和补天剑计较,刚才我也是急糊涂了没多想,现在细想一下,我真是够笨的”

    王天郎叹道“清岩,你心性良善,待人宽厚,很有容人之量,实在是大气度啊早些年我如果有你这份度量,这大道真法只怕早有成就了只可惜,我悟的晚了,以至于苦修数百年也只有寸进,唉这就是执迷不悟啊”王天郎突然深有感触的说了这些话。

    清岩又被人夸了个当面,这脸上一红,忙道“王大哥,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好,你的气度我也是极为佩服的,还有你的修为,那可是我想都想不到的”王天郎叹道“我的气度,清岩,你是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才会这么说,想当年……算了,不说这些了,听你的,这个欧阳剑就由他去吧”

    听了这话,清岩的心这才真正放了下来,这心放下了,可他的好奇心又起来了,听王天郎说以前如何如何,他就忍不住想到,王大哥究竟是什么人?他以前是什么样?是坏人吗?清岩猛地想到了这个问题。

    坏人清岩不能把这个词和王天郎联系起来,王天郎的气度风采修为,无论那一样都是世上罕见的,可谓是绝顶人物,与简冰,顾长风等人相比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为难得的是,王天郎居然能和他这样默默无名的小辈相交,而且还是平易亲和,犹如兄长,更如好友,这种亲厚感觉,几乎和赵无忌给清岩的感觉没什么两样,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坏人,清岩暗自摇头,骂自己在胡思乱想。

    王天朗见清岩若有所思,也就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金光又盛,凝目向外看去,自然是在看欧阳剑的动静,这王天朗的眉头不觉一皱,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也只片刻功夫,他脸色陡得一沉,周围气息随即一冷,清岩立刻有了感觉他的脸色,心里又是一凛,忙问道“怎么了王大哥,是不是欧阳剑他”

    王天朗沉声道“这小子是和我较上劲了,我说他放我不过吧非要逼我出去,哼清岩,没办法,我只能出去了你就看我如何折了他的傲气,挫了他的威风吧”

    今天比较忙,只能更新这么多了,抱歉啊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