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折剑二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一十四章折剑二

    清岩是干着急,外面是什么情况他是一点也不知道,说也奇怪,以清岩此时的修为虽然不能透过这山壁石墙看到外面,但最起码也能凭着耳朵听到一点声音吧。

    可奇怪之处就在这里,清岩静心听了半天居然是什么也没听到,见王天郎又被欧阳剑气个够呛,清岩急忙又凝神细听,可还是什么也没听到,就像自己身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一切已和外面隔绝了,这似乎不太正常,清岩心里一动,问到王天郎“王大哥,欧阳剑在干什么,惹你这么生气?还有我怎么什么也听不到?”

    王天郎笑道“这小子正在外面大呼小叫,要我出去和他一战,我怕你听的心烦,就把声音阻挡住了。”原来如此,清岩随即又想“欧阳剑能说什么,无非就是些狂傲无礼的话,我就是听了也不能怎么样吧不对,王大哥似乎有事瞒着我,这是什么事?”

    清岩一阵寻思,也没想到王天郎在对他隐瞒什么,而王天郎也知道自己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心道“这事能瞒一时就瞒一时吧”见清岩默想不语,王天郎有意转开这个问题,就道“清岩,欧阳剑在外面闹得厉害,我要出去会会他了你放心,我不会伤他性命,但一个教训总是要有的,这小子实在太狂了”

    他既然这么说,清岩也就不好在阻拦,忍气吞声也不是王天郎这种人能做的,只能说道“王大哥,你手下留情,吓吓他就行了”王天郎笑道“好,我听你的,就叫他留个胳膊吧”

    “啊”清岩惊叫一声,道,“这怎么行,王大哥,不是说只是吓吓他吗?这个胳膊没了,也太严重了”王天郎笑道“不留胳膊也行……”清岩闻言神情一松,却又听王天郎道“那就留条腿”

    清岩一惊,道“这不是一样吗”见他又惊又叫的,王天郎大笑道“清岩,你是什么话都当真啊哈哈哈”清岩这才醒悟王天郎又在和自己说笑,不禁苦笑道“王大哥,你又捉弄我了,唉”

    王天郎微笑道“我就想试试你还会不会当真,结果你还真当真了,哈哈哈他笑的痛快,清岩却很无奈,只能暗骂自己是个傻蛋,王天郎越笑越高兴,许久才停了下来,清岩等他笑完后,才道“王大哥你的笑声和你的啸声都是这么长,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欧阳剑不会已经走了吧?”

    王天郎颇为神秘的一笑,随后很奇怪的道“不会的,我已经在教训他了他就是真想走,也走不了了”清岩闻言不觉一怔,微一寻思便明白了王天郎的意思,微微动容的道“难道你刚才已经施展了“分形化影,身外之身”之术,现在外面已经有一个你在和欧阳剑交手了?”

    王天郎点头笑道“正是”清岩难以置信的叫道“我怎么一点也没察觉到,你是几时开始的?”王天郎微笑道“就在我刚开始笑的那刻。”

    清岩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王天郎,仔细看了半天,才道“那这个是你的幻相了?”王天郎摇头道“不是,如果是幻相你应该可以察觉到,这是我的真身”

    清岩没来由的舒了口气,又道“那你是用幻相和欧阳剑交手了”出乎他的意料,王天郎又是摇头道“也不是以他的修为,单凭幻相是对付不了的,外面的也是我的真身”

    清岩万分惊奇的叫道“两个真身,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说元神只有一个,根本就是元神吗?这怎么又出来了两个真身,那刚才我找到的元神……”

    王天郎截口道“你刚才做的没错,你一剑逼出来的正是我的元神真身,只是清岩你其实只找到了一半,这也是很不错了”

    清岩震惊之余也在思索王天郎话里的意思,沉吟片刻后,说道“这么说,你是有……有两个元神了?”清岩虽觉事情不可思议,可还是如此问到王天郎。

    王天郎点点头,十分平静的道“正是”清岩眼里蓝光一闪,他是万分不信可有不能不信,喃喃的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王天郎缓缓的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清岩,修炼这“分形化影,身外之身”之法必须先要做到一点,那就是分神。”

    清岩跟着念道“分神”王天郎接着道“分神之意就是把元神一分为二,这样一个元神就变成了两个元神。”清岩犹如听天书般的听着,元神一分为二,这是他从没听说过,也没想过的事情,元神是什么怎么能分开,这分开后,人还能活吗?再说这元神拿什么分,不会是用刀砍拿剑劈吧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可听王天郎说的严肃,郑重,显然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清岩就问道“王大哥,元神怎么才能分开?”王天郎神色一正,道“这就是关键,平常修真者的元神只有一个,而且元神就是性命,元神一散性命堪忧,护住元神那是重中之重,你也知道,只要元神不灭,即便是身体受了极大的损伤,甚至是身首分离也不算是死,元神自是越强大越好。而我有一种方法,可以在自己的元神中抽离出来一部分,就用这一部分来修炼我的第二元神我把它称为分神。”

    元神居然还能这样,抽出一部分,抽出一部分元神

    这真是闻所为闻见所未见  。直把清岩听的是目瞪口呆,嘴里只念叨着“分神,第二元神”这些新鲜名词,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到王天郎“王大哥,这分神是很困难吧?”

    王天郎沉声道“那是自然,可以说是凶险异常,一个不好就会让元神散灭,那就真是万劫不复了”这个也在清岩意料之中,如果没什么危险,那人人都能分形化影有这分身之术了。

    他只是点点头,又对王天郎道“王大哥,除了很危险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条件?”王天郎闻言,不禁赞道“清岩,这个问题问的好,是有一个条件,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条件。”

    清岩忙道“是什么?”王天郎接着道“分神之后,你就有了第二元神,可这第二元神初成之时是极为脆弱,真是弱不禁风,一触就散,此时你就需要一个可以来保护第二元神的东西,这就是最重要的条件。有了它的保护,再加上真气的滋养,第二元神才能逐渐强大起来,等到了一个阶段,你本身的元神就会和第二元神连接起来,彼此感应,相互帮助,在经过一段时间修炼,第二元神的强大程度就与以前元神不分上下了,到了那时候就算大功告成了。”

    王天郎说的简单明了,清岩却是知道,事情做起来绝不是说的那么简单,别的不说,就是那个条件就很让人头痛,就苦笑道“王大哥,你说的这个能保护元神的东西要从哪里去找呀这种法宝也不是轻易能找的。”

    王天郎微笑道“对别人来说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可对于你来讲,就是轻而易举你的条件那可是大好啊”清岩一愣,十分不解的道“我的条件大好我怎么又不知道了”

    王天郎摇头叹道“清岩,你真是一时聪明一时糊涂,你忘了你体内有颗聚灵珠了”

    聚灵珠清岩顿时想起当年大哥赵无忌的事情,赵无忌的元神就是躲进了聚灵珠才逃过了九天雷劫,聚灵珠既可以容纳赵无忌的元神,也就可以容纳清岩的元神,清岩一拍自己的脑袋,笑道“我怎么把它忘了,赵……照你这么说我的条件真是不错嘛”他差点就把赵无忌喊了出来,好在他反应快,及时改了口。

    王天郎也没听出什么,也笑道“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能随便答应你,传授“分形化影”之术。”

    清岩这才明白王天郎是早已打算,因为自己有聚灵珠,所以他才会和自己那样说,又想到王天郎的两个元神,清岩真正明白了这一切其实是王天郎的有意成全,自己的那招“风聚云合”找到了只是他元神的其中之一,另一个在哪里自己是毫无察觉,如此看来自己不是侥幸得胜,而是输得极惨,心中不禁暗叹“自己还差的远之又远啊”

    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清岩不禁又想到欧阳剑,此时在外面王天郎可是还在和欧阳剑交着手,再看王天郎平静淡然的神情,清岩在他脸上没有找出一丝紧张或者是凝重,这让他心里好一阵疑惑,暗道“王大哥一分为二,一个在外,一个在里,怎么这个王大哥一点也没有与人交手的模样,两个人难道就分的这么清楚,这也太神奇了吧分神,分身,天啊我又开了眼界了”

    王天郎见清岩眼睛在他脸上乱瞄,便道“我看我这么轻松,有点奇怪吧”清岩点头道“是啊王大哥,你和那个你真像两个人一样”

    这句话听得有些奇怪,王天朗却是明白其中意思,就笑道“分神之后,便是如此,第二元神幻化的人身几乎和真正的人没什么区别,一般修真者是很难分清楚的,而我现在的第二元神已经非常强大,这样我就具有了真正的身外之身,我可以和你交谈,同时也可以与欧阳剑交手,心有二用,偏偏又互不相干,加上欧阳剑修为还不足以让我出全力对付,所以你看我是浑若无事,悠闲得很”说到这里,他的眉头突然一皱,眼里金光一盛,随即又道“刚说完,欧阳剑就给我来了个厉害的,这小子的剑诀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了,不错不错”

    清岩见不到真实情形,不免为王天朗担心起来,甚为关心的道“王大哥,你要小心啊别”

    王天朗挥手打断了清岩的话,随后傲然道“不妨事他的剑法比起当年的简冰还差的很远,紫虚神功还奈何不了我”话到这里,他眼里金光又是一盛,就听他低声喝道“清岩,注意,这一剑的动静可就大了”

    清岩听他的话做了准备,就在王天朗话音刚落的时候,“轰隆隆”一声巨响在清岩头顶上炸开,这一声晴天霹雳直把他震得身体一颤,紧跟着清岩就觉得四周是一阵剧烈的摇晃,仿佛这座山马上就要倒了似的,而这个本就被清岩摧残的已经不成样子的石室,更有随时就要倒塌的迹象,上面的沙土“唰唰”直往下落,一时间沙土飞扬,恍如天塌地陷一般。

    虽然已有准备,清岩还是一阵骇然,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就见王天朗大袖一挥,金光闪动之间,满屋沙土瞬息没了踪迹,就连摇晃颤动的地面也随即安静了下来,王天朗神情依旧平淡,微微一笑道“清岩,这就是补天剑的威力怎么样,够惊天动地吧”

    清岩摇摇头,定定神,惊叹的道“真是厉害,欧阳剑不会是要把山劈开吧”王天朗笑道“这一剑可是剑诀的精髓,气运力达千钧,只可惜一剑劈在了山上,把好端端的一个山峰弄出了一个缺口,真是大煞风景”

    清岩真想亲眼看看这场比斗,光听王天朗说的就很精彩,再说他还想看看欧阳剑究竟是什么模样,此时他眼里流露出来的神情,是谁都能看得到的。

    王天朗自然也能看到,就道“清岩,想不想看看补天剑的威力”

    清岩连忙点头,王天朗微微一笑,微一沉吟后,道“一会我施展“回光返相”之法,将外面的情形映在石室中,只是你要注意,只许看不能出声,这点一定要注意了”

    清岩虽不知何为“回光返相”,但王天朗的话他是十分信服的,就点头道“知道了,我肯定不说话”

    王天朗不再说话,双手随即一阵变化,演化出十数个诀印出来,指掌开阖之中,一到淡淡的金光自他双手缓缓散出,也只片刻,金光愈来愈盛,在空中形成一个丈许大小的金色光影,又过片刻,渐渐地金光褪去,光影变的晶莹光亮,犹如一面大大的镜面,不多时,这光影之中居然慢慢的显现出来一些景物,山峰,蓝天,白云,树木是清晰可见,这个景物对清岩并不陌生,这正是兴隆山的美丽风光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