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真正的客人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二十二章真正的客人

    清岩不怕简冰那是假的,正如简冰说过的一句话,在王天郎眼里补天剑犹如草芥,是挥手即断,清岩也明白,在简冰眼里自己只怕连草芥也不如,可说是吹气可断。

    王天郎对简冰指名道姓是有本钱的,他清岩也跟着简冰简冰叫着,那就是有点过分了,要知道现在世人对简冰的称呼一般有三种,那就是简掌门,简大先生,简前辈,前两种是与简冰同辈但不同门的人叫的,例如各个门派的掌门和一些长老名宿,后一种就包括很多人了,有各个门派的弟子还有很多小一辈的人物,叫简冰前辈的人绝对很多,这其中就应该有清岩,但当着简冰直呼简冰姓名的人就是少之又少了,这其中也绝不会有清岩。

    这个清岩不是不知,可清岩见王天郎一口一个简冰叫得过瘾,他也就跟着叫了,现在听王天郎如此清岩顿觉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简冰要是不计较还好,可要是计较起来自己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清岩脸色很难看,心里也很发苦,王天郎却是笑吟吟的看着他,清岩见他似乎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就求救似的说道“王大哥,你的金刚法眼不是很厉害吗你能帮我看看简……简掌门走了没有,他有没有在附近盯着我,还有,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他是不是都听见了?”

    王天郎微笑道“清岩,你其实把该说都说了,简冰也把该听都听了,事已至此,你就别多想了,你放心,在兴隆山简冰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清岩苦笑道“你的意思就是说,离开兴隆山我就惨了是不是?”王天郎笑道“这就不好说了,简冰是什么人怎会容忍你一个小道士对自己不恭,就算他不介意,他的徒弟也不会允许的,要知道简冰在华山派弟子眼里可是不容轻藐和亵渎的,是神一样的存在,这事就可想而知了”

    王天郎说完,清岩的脸就更苦了,心道,听他的这个意思,似乎自己只要离开兴隆山就是死路一条了,清岩不觉愁上心头,寻思一阵,他眼睛忽然一转,又看了王天郎一眼,那眼里神光流转,简直堪比王天郎的金刚法眼。

    王天郎见此一怔,却听的清岩已经笑嘻嘻的道“王大哥,你在吓唬我,简掌门不可能会找我的麻烦,他也不会让他的徒弟来找我的麻烦,嘿嘿嘿,吓我一跳。”说时眼睛又在四周一转,似乎简冰在不在这里,嘴里对简冰的称呼也变了,毕竟人家是一派掌门,当今正道的领袖人物,恭敬点还是有好处的。

    王天郎笑道“你就这么肯定”清岩笑道“当然了,谁叫我和你认识呢,简掌门怎么也要给你个面子吧对不对?”王天郎闻言,又是一笑,眼里金光又是一闪,随后说道“简冰这个面子你会给吗?”

    清岩听的最清楚,不禁大叫道“啊”他的惊叫刚落,简冰清朗柔和的声音又在他的耳边响起,“前辈真爱说笑,晚辈虽是不才,也不会为难这位崆峒派小朋友,何况他还是如此天真烂漫,他是有话直说,性格爽朗之人,何曾得罪过晚辈,广闲道长有此佳徒,实在让人羡慕,你就是清岩吧?”最后却是问清岩的。

    清岩脸色变幻不定,时青时红,他这可不是在施展太清道力和赤阳真气,这完全是羞臊不堪的表情,他没料到简冰还在看着这里,显然王天郎是知道的,自己算是丢大人了,听简冰问自己,他只能硬着头皮道“简掌门,晚辈刚成失礼了,我就是清岩,那个崆峒派的清岩。”

    王天郎听他说的有趣脸上笑意更盛,简冰对于清岩的表情似乎也很清楚,和王天郎一样,他竟是微笑道“清岩,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不是道士吧?”王天郎闻言,脸上不觉微露讶色,心道“清岩竟和简冰见过面。”

    清岩好歹也是有修为的人,“面对”简冰他也很快恢复了原有的自然,朗声答道“前辈还记得我呀那时候我还是俗家打扮,也不叫清岩。”简冰又道“你那时还是个孩子,可不过几年时间,你竟然有了如此成就,实在叫我难以置信,真是凌风起石,后生可畏”

    能被简冰如此夸奖,自然也是一件值的高兴的事,清岩心里美着,神情却是一本正经,忙恭声道“前辈过奖了,晚辈还差的远。”简冰微微一叹“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崆峒派果然人才辈出啊!”他竟是有些感叹,随后又道“前辈,补天剑晚辈已经收回,就不在打扰了,晚辈就此告辞”这又是向王天朗告辞了。

    清岩此时早已在心里暗骂自己“我真是个傻蛋,简冰怎么也是一派掌门,要走也会打个招呼给王大哥,我怎么连这个也没想到,哎呀你这个傻蛋”又听王天郎淡淡的道“恕不远送”却只有这平淡如水的四个字。

    简冰再不多言,这次看起来真是走了。

    简冰走了?清岩不敢肯定,眼睛乱转,可再也没有随便说话,只看着王天郎,显然是在等王天郎说话。王天郎也是有耐心的,清岩不出声,他也就不说话,悠闲自得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高兴的,脸上的微笑再也没有退去,只是眼里的金光早已隐去无踪了。

    清岩终究忍不住了,低声问道“王大哥,简掌门走了吗?”王天郎微笑道“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能管的了他吗或许已经走了,又或许还在远处,我可就不知道了”

    这是什么话,跟没说有什么两样,清岩撇撇嘴,心道“王大哥,怎么也开始说傻话了”

    兴隆山东,六十里处,白云飘荡,飞鸟绝迹的虚空之中,有两人凌风而立,一人身着鹅黄色长衣,面如冠玉,眉如长剑,气度雍容华贵,眼波淡淡似若春水,锋芒不显,却是深不可测,身侧虽是猎猎罡风,可他的衣袂却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波动,而他的手中赫然就是那柄刚刚逃脱劫难的补天剑。

    补天剑在他手里散发出异常夺目的光彩,剑光四射,映的周围十丈方圆光芒闪动,也让他的身上有了一层淡淡的光彩,整个天地中似有只有他一个人。

    他的身边其实还有一个人,一个白衣人,身材挺拔,气宇轩昂的白衣人,这人虽是垂首而立,可浑身都透出一股如剑般的气息,他锋芒如剑,气势如山,若不是身边有个黄衣人,他应该是最引人注目的,只可惜他要是山,那他身边的黄衣人就是天,山再高,却也高不过天。

    白衣人的风采超群,气势迫人,犹如一柄锋芒毕露的剑他自然就是补天剑欧阳剑,黄衣人有凌天之势,容山之量,不是春水神剑简冰又能是谁

    简冰手拿补天剑,并且凝视补天剑已经很久了,他神情淡淡,看不出喜怒,欧阳剑就如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在他面前也不敢多说话,垂首默然,静静地立在一旁。

    许久之后,简冰缓缓的道“回山之后,自己去思过崖面壁一年,别想让你大师兄为你求情,听到了没有。”欧阳剑头垂的更低了,低声道“弟子遵命。”

    简冰神情不动,又道“今日之事不要向别人提起,你也听见了,以后不许踏入兴隆山半步,如果再有,我也救不了你”他的语气平淡清雅,不带一丝怒气,可欧阳剑闻言身体不禁一颤,似乎甚为害怕。

    简冰见状,微微一叹,道“我说过,这世上有很多人是你惹不起的,你现在知道了吧?”欧阳剑低声道“弟子知错了,请师傅重重责罚吧”

    简冰摇头道“你一向是口服心不服,只有吃次亏才能知道一点,听你口气你还是很不服气呀。”知徒莫若师,简冰对欧阳剑是何等了解,知道自己这个小徒弟依旧不服,这脾气真像当年的他。

    欧阳剑被师傅说中心事,也不反驳,算是默认了。简冰轻叹道“你的脾气,算了,不过记住我的话,兴隆山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至少目前不是,知道了吗?”最后四个字他的语气明显重了几分,欧阳剑点点头,道“徒儿明白。”

    简冰又看了手中补天剑一阵,随后右手一振,补天剑光芒一盛,剑光一闪后,简冰手中便已没了补天剑,却见欧阳剑身子一震,同时恭声道“谢师傅赐剑。”

    简冰却不说话,双眼望着不远处的兴隆山,眼里闪过一些不易察觉的光彩,春水流动越发显得深不可测,他嘴里低声道“无间刃,金刚法眼,大般若金刚心诀,真是没想到啊,他竟然……”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最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

    一阵低语后,简冰长叹一声,淡淡的道“走吧。”说完,一道亮晶晶的白色光芒自他身上发出,精芒闪动之间,二人倏忽不见。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