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血隐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二百二十四章血隐

    王天郎等的是个极流高手,清岩听了不觉松了口气,极流再厉害也厉害不过最强吧,王大哥连简冰都能打发,自然不会怕这个不速之客了

    可清岩却发现事情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王天郎说话的语气和神色隐隐透出一点忧色,远没有刚才对付简冰那样轻松淡然,他显然是有顾虑有担忧。

    见此,清岩的心顿时“咯噔”一下,连忙问道“王大哥,就算这个人已经从极流到了最强,你也不会怕他吧?”王天郎轻叹道“清岩我不是怕他修为会有多高,他就是再高也高不过简冰,我是有一些顾虑,这个人我是不愿和他动手的。”

    清岩奇道“那他究竟是什么人?不是你的对头吗?”王天郎苦笑道“现在还说不上,很多年前我和他还是朋友,而且是极要好的朋友。”清岩微微一惊,道“既是好朋友,你怎么……”

    王天郎接着道“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我以前和现在差别很大,这都二百多年了,我和以前的那些朋友一直没有联系过,一是我一直在静心修炼,二是我也无意与他们联系,因为我觉得我与他们已经不是同道之人了,不过,我自以为他们也会把我忘了,可我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他还是找上门了”

    清岩听后,微一寻思,道“王大哥,你既然不愿和他见面,避开他就是了,他找不到还能怎样。”王天郎摇头道“哪有这么容易,我在兴隆山隐修他们都知道,这次来的这个对我更是了解,前些日子他已经来过一次,当时我正在修炼的最关键时刻,早用禁制把这附近十里方圆隐藏了起来,他不得其门而入,也知道我的脾气,不敢强行硬闯,就留言与我,说过几天再来。他临走之时,又发现四周还有人在这里游玩,就不分青红皂白把人抓了起来,……”

    “啊”清岩一声惊叫打断了王天郎的话,随后他又急急问道“原来就是你这个……朋友把兴隆山和整个兰州城弄的人心惶惶,鸡飞狗跳的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天郎略微犹豫一下,才道“他对于普通人很是厌恶,他一向喜欢独居,他修炼隐居之处,别说方圆十里,就是百里之内也是罕有人迹。其实,多年前我和他差不许多,兴隆山也是一个禁地,最近一二百年我性情有所改变,就撤去了一些禁制,这样兴隆山的游人才渐渐地多了起来,他与我许久不见,以为我还是老脾气,就替我做了主,前后几天时间,就把五百多人抓了起来,困在了一个山洞之中。”

    清岩听的是直皱眉,暗道“王大哥的这个朋友做事也太不动脑子了,哪有这样给人帮忙的。”嘴里也道“王大哥,他行事也太鲁莽了,这不是给你惹麻烦吗?”

    王天郎却道“麻烦虽有,却也还没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在兴隆山折腾的时候,我是丝毫不知,等我功行圆满才发现兴隆山出了事故,一察看便知是他来了,又见了他的留言,我虽是生气可也是无可奈何,在兴隆山又一番搜索,就找到了他困人的山洞,唉”他说到了这里不禁一叹。

    清岩听的也是有点奇怪,就道“王大哥,既然你都找到了困人之地,就该先把人放出来才对呀”

    王天郎叹道“清岩你说的是,只是当时的我还有一些顾虑,再说那些人也只是昏迷了过去,没有生命危险,我就没有立刻救人,而是去了兰州城那里究竟乱成了什么样子,结果就遇到了你和飞星剑莫言鑫。”

    听他说完,清岩道“这可真是缘分了,那天我只是路过,并没有想去望波楼,没想到走到那里就被你引到了楼上,王大哥,当时城里不少人,你怎么就找上了我?”

    王天郎笑道“城里人虽多,可修真之人却也只有你和莫言鑫二人,莫言鑫是觉得我行踪可疑就缠上了我,而你却是身负太清道力的崆峒派弟子,由于我认识燕行云,这样我就有意引你上来,想问问你和燕行云有没有关系,哪知道真是缘分使然,他竟是你的师叔祖,而你谈吐气度也是让我好感大生,所以我就诚心交你这个朋友了”

    清岩也笑道“王大哥你是看得起我,我一个修真小辈,能得你看重,实在是荣幸之至”

    王天郎摇头道“修为高低那是其次,你的人品气量才是让我欣赏的地方,尤其那句“同是修真,有何必分的那么清楚”更是叫我深以为然,清岩,我是真心与你相交,我别的不求,只希望你以后一直会拿我当朋友”他语气真挚,眼里渴望之情更是满满。

    清岩听的是大为感动,忙道“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我既然都叫你王大哥,自然也是真心实意的与你结交了,只要你不嫌我这个小弟烦,你就一直是我的王大哥。”

    天郎听的高兴,大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清岩见他笑的畅快,刚才的那点忧虑也是大笑中一扫而空,自然也是十分高兴,等王天郎笑完后,才又问道“王大哥,我看你刚才似乎有点心事,是为了那个朋友吗?”

    王天郎笑容一敛,叹道“正是,我与你相遇后,心情极佳,回到兴隆山后,就想先把被困的那些人放出来,可那个姓莫的死缠着我不放,我一生气就把他困在了一个地方,正准备施法解开那洞外禁制的时候,又有三个华山派弟子来了,接着你也到了兴隆山,在后来姓莫居然挣脱了我的禁制,这一来我就先要对付他了,后来的事情你就知道了,我不小心伤到了你,在你疗伤的时候,我就抽空把人都放了,兰州城随即就风平浪静,可这兴隆山又有了一点波澜,我对华山派和简冰一点也不担心,他们我是想打就打,想和就和,简冰虽强可我也能狠下心来对付,可我这位朋友,对付他就没那么干脆了,毕竟我们曾经一同患过难,彼此之间有很深的交情,真是打也打不得,闹也闹不得,我犯愁的就是这个,如果到了最后真要动起手来,那可是个头痛的事情。”

    清岩见他如此为难,忍不住问道“王大哥,你这位朋友找你究竟有什么事?他既是极流高手,应该也很有名吧他怎么称呼啊?”

    王天郎闻言并没有立刻回答,微一沉吟后,才道“他来其实是为个约会,是很早以前就订好的约会,当时我心气正盛,就与这位朋友和别人定了一个约会,可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我相通了很多事情,才发现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太过偏激了,算是心魔作祟,使得我一意孤行做了不少错事和傻事,而在兴隆山修炼多年,大般若金刚心诀逐渐精深,心魔尽去,回想往事真是有些好笑和可叹,此时我心结一解,魔头已去,争强好胜之心再无半点,那场以前十分看重的约会自然也就不算什么了,我已无意于此,可我这个朋友就不行了,看他此时出山,脾气还和以往一样,显然不会善罢甘休,找我定是为了那个约会,他性情偏激犹胜于当年的我,而他修炼的道法法宝也是阴狠毒辣异常,一旦现身便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而能制住他的人却是廖廖,他成名极早,近三百年来一直隐修在青海海心山上,他并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名号,叫做血隐”

    血隐听到这两个字,清岩忍不住心里一寒,这血隐二字竟是带有浓浓的血腥味和一股无形的杀气,使得清岩脸上顿时就有了惊惧警惕之色,只听名号已是如此,那这个人岂不是更加可怕。

    清岩喃喃的道“血隐,血隐……”这个名号很陌生,可清岩听了竟是有了一点害怕,王天郎见他神情有些恍惚,就道“血隐之名你应该是不知道的,不过听这名号你也能猜出一点他的行事风格,我为什么不能避而不见,就是知道他的性情,如果他找不到我,这兴隆山只怕就要被他给毁了山不要紧,最主要他会迁怒于无辜百姓,他把五百多人困在洞中,就是一个例子,这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不然这五百多人只怕早就死了”

    清岩大惊失色道“一下杀这么多人他也太心狠手辣了吧”

    王天郎叹道“血隐行事便是如此手段凶残狠辣,与他为敌很少有活口的”

    清岩忧心忡忡的道“那可怎么办,他要是逼你怎么办?”

    王天郎傲然一笑,道“逼我,他只怕没这个胆子,我是顾念多年的交情不愿和他翻脸,我不愿躲着他,就是想要和他把话说明白,我今后只想在兴隆山静修,其他的事情已和我无关,如果他真要逼我,那只能翻脸了”

    清岩见他说的坚决,可话里还是带着一点无奈,知道王天郎很重感情,翻脸是最后不得已的决定,就道“王大哥,说不定他此次来就是想看看你,和你叙叙旧,并不是为了别的事。”

    王天郎苦笑道“但愿吧这个是我最希望的,可是希望不大。”

    清岩其实也觉得希望不大,只听血隐这个名号,就让他浑身发凉,直冒冷汗,这种人能那么好说话吗心道“王大哥的朋友竟是如此恐怖,那王大哥以前岂不是……,啧啧啧,王大哥说不定也有一个杀气腾腾的名号,不过,看他现在模样是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个变化真够大的。”嘴里却道“王大哥,血……隐”清岩觉得说这两个字都有些别扭,顿了顿,才接着道“他几时来这里啊?”

    王天郎道“他说的时间就是今天,先前欧阳剑来的时候我以为是他,可我忘了他有个习惯,就是昼伏夜出,现在天色已暗,子时之前他必定会到”

    清岩闻言心里不觉一紧,一想马上就要见到这个叫他闻之色变的血隐,他的心跳得格外的快了些,王天郎见他脸色有异,知道他想的什么,就道“清岩你也不必惊慌,血隐虽是厉害可有我在这里,他不能把你怎样。我本想让你去兰州城暂避一下,可欧阳剑,简冰一来就耽误了,现在你要是出去,说不定就会遇到血隐,你就留在这里好了,时间还有,正好我也把“分形化影,身外之身”的心诀传授给你,你记记吧”

    清岩听后不禁大喜,立刻就把血隐要来的事扔到了脑后,用心听王天郎传授心诀。心诀字数也只有四五千字,清岩一听就记住了,可记住归记住,可意思就难懂了,每句话都让清岩想破了头,王天郎倒是不急,只让清岩先把心诀记住,其他的以后再说,随后又问了几遍清岩答的正确,王天郎甚为欣喜的道“清岩,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记住了,很好,一会我就给你详细解释一下,咱们先出去吧”

    清岩正在兴头上,一听不禁一愣,道“出去?到哪去?”王天郎笑道“到隔壁,这里都成这样了,怎能再用来招待客人。”

    清岩一看这石室已是残破不堪,上上下下不是洞就是坑,实在是不成模样,这一切还不是自己造成的,脸上一红,道“王大哥,对不住,把你的地方……”

    王天郎笑道“一间房子罢了,这里可多的是。走,去隔壁看看”

    出了石门,便是一条宽大的甬道,笔直的通向外面,在甬道的两边还有好几个石门,显然也是石室,这座石室处在最里面,正是甬道的尽头,旁边也有一扇石门,王天郎走在前面,领着清岩就直接走了过去,推开石门,清岩顿觉眼前一亮,这石室里的情形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金碧辉煌,用这个词来形容清岩见到的一切,一点也不过分,同样的石室,竟是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别,清岩忍不住叫道“王大哥,这房间是用黄金做的吗?”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