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天道茫茫不可测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三十一章天道茫茫不可测

    提起黑炎清岩可是最有发言权的,当年他可是被那黑色的云彩吓了个够呛,如果不是赵无忌,他的大师兄清虚只怕就会死在五泉山上,清岩见王天郎也对黑炎很有兴趣,就把当年发生在五泉山上的事情,仔仔细细的给王天郎讲了一遍,这话一说就扯出了一大堆事,清岩为了把故事说的清楚,讲的生动,就直接从老家赤金镇开始说起,自己婴儿时是怎么被师傅发现的,十二年后大师兄又是如何找到自己的,自己又和大师兄怎么到的兰州城,又怎么去的五泉山,又怎么看到了三眼蟾蜍在吞吐内丹,随后就出现了一块诡异至极的黑云,黑云想要抢夺内丹,清虚又是如何上去阻拦的,可清虚又打不过黑云,眼看就要完蛋大吉的时候,救星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炽热的火龙把黑云打跑了,最后清虚得救,三眼蟾蜍的内丹也保住了,一切就又平静了

    清岩是一口气讲了这么多,故事果然曲折生动,跌宕起伏,王天郎也是听的颇有滋味,他没想到清岩小小年纪竟有了如此多的经历,再看清岩讲的眉飞色舞,王天郎暗道“这孩子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放在心上,生死一刻竟被他说的精彩有余,凶险不足,这分明没把黑炎当回事,难道他不知道黑炎的厉害吗?”

    最后听到清岩说有人出手救了清虚,一道火龙,王天郎心里一动,问道“清岩,是谁救了你们?不会就是赵无忌吧?”

    清岩一听,不禁竖起大拇指,赞道“王大哥,你真厉害,正是赵大……剑王你怎么一猜就中?”

    王天郎笑道“这也不难猜,赵无忌是出了名的爱管闲事,而又能与黑炎相抗的人物实在没有几个,更何况你说一道火龙突起,一般就是赵无忌的火龙诀了。只是,我听血隐说赵无忌竟然遭了九天雷劫,这事情是在这之前还是之后?”

    清岩笑道“这事情又是另一个故事了,赵……无忌遭遇九天雷劫的地方,就是在离我们赤金镇不远的祁连山里,我大师兄说,那九天雷劫直接就把一个数里方圆的山峰轰平了,那威力……啧啧啧,大家都觉得赵无忌逃不过这一大劫,可谁知道就在半年后,他就在五泉山出现了,那火龙般的一剑,就证明了他还活着,而且活的还很好。”

    王天郎听后,不觉微微动容,惊叹道“赵无忌竟然逃过了九天雷劫,这就说明他离渡劫境已然不远了,好个赵无忌你是这千年来遇九天雷劫而不死的第一人了”

    清岩听王天郎夸赵无忌,清岩当然也很高兴,可他随后想到一事,便笑嘻嘻的道“王大哥,我燕太师叔不是早就到了渡劫境吗,怎么赵无忌却是成了这个千年来第一人?”

    王天郎笑道“燕行云用天雷炼剑,用九天雷劫试剑,他遇到九天雷劫之时早已到了渡劫境,这可不算数”

    清岩笑道“好,不算数就不算数吧。王大哥,我就奇怪了,这九天雷劫究竟是怎么回事,它是谁弄出来的?”

    对于这个问题,王天郎或许也说不上来,沉吟片刻后,才道“这也许就是上天给我们这些修真之人的一个考验吧天上虽无神仙,可这天道却是有的。”

    清岩奇道“天道?”

    王天郎叹道“天道循环,万物应是有生就有灭,可修真却要逆天改命,要求长生不灭,如此一来,天岂能容你,所以你的修为越高,劫难便会越大,等到高到一定程度,九天雷劫便会随势而动,那是天之力,实在非人力可以抵挡,所以有很多人就毁在了这一劫。”

    清岩皱眉道“可还是有人渡劫成功了,像燕太师叔,和赵无忌。”

    王天郎叹道“那是极少极少的几个人,我修炼千年遇到的只有燕行云一人,听到的也只是几个而已,这其中有几个还是传说中的人物,在这千年之内的就只有燕行云和赵无忌了”

    清岩知道赵无忌的情况,实在不能说好,渡劫境更是虚幻,不禁想道“也不知赵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王天郎见清岩若有所思,就问道“清岩,想什么呢?”

    清岩微微一惊,忙道“没什么,我就想如果真的到了渡劫境,是不是就再没有什么九天雷劫了?人就可以放心大胆的长生不死了”

    王天郎思索许久才道“这个谁知道,只有自己身处其境才能知道,但我想应该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吧?天道不可违,他是不会叫你活的那么轻松惬意的。唉天道茫茫不可测”

    清岩摇摇头,道“不想了,伤脑筋,我还是慢慢修炼吧。渡劫境太遥远了,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达到你说的上品阶段,成为一个高手,其他的想也是白想。”

    王天郎笑道“你想的不错,路就是一步一步走的,这修真大道亦是如此,一步登天那是不可能的,我修炼千年也不过如此,这路是没有尽头的。”

    清岩却道“王大哥,你也太谦虚了,你现在可是最强顶峰了,只有努努力,加把劲,渡劫境那是指日可待,到时候,我可要沾点你的光了。嘿嘿嘿……”清岩说的高兴,心里更是得意,“要是赵大哥也到了渡劫境,那我就有两个大靠山了,哈哈哈,不错真是不错。”

    王天郎听清岩说的轻松,不觉苦笑道“清岩,你说的也太简单了,九天雷劫来时毫无征兆,威力你也是知道的,我就算修为到了最强顶峰,可这机会还是很渺茫的,你想这天下最强高手也不在少数,可能闯过这一关的又有那个,只有一个赵无忌,其他的呢,不是对九天雷劫心生畏惧不敢出山,就是埋头继续修炼,期待渡过此劫,九天雷劫啊是叫人既恐惧又期盼,这就是修真之人最大的悲哀”

    清岩听他如此说,那欣喜之情也淡了下来,看王天郎神情落寞,眼里满是无奈,显然对于九天雷劫就和他说的一样,他的心情也很复杂。

    过了许久,清岩才道“王大哥,你也别太担心,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可以闯过这关的。”

    王天郎闻言笑道“清岩,谢谢你的鼓励,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如今我大般若金刚心诀已经大成,当年的戾气杀气也已淡了许多,也没了争强好胜之心,我现在就想再进一步那边会有什么,清岩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你就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寂寞,很寂寞”

    清岩知道他说的那边是什么,至于别的他就不太懂了,寂寞,有什么可寂寞的,修为都这么高了,不明白只能点点头,说不了别的。

    王天郎见清岩默不做声,知道他还不明白这些,就道“清岩,这些还不能体会到,就别多想了。”

    清岩挠挠头,道“是不太好懂,王大哥,你以后要干什么,就在这里呆着哪也不去吗?”

    到这个,王天郎脸色一正,十分郑重的道“清岩,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了,说好听是修真异类,说直接的就是人们嘴里常说的妖怪,我是一匹修炼了一千二百年的狼妖,以前有个名号叫做天狼王,王天郎是我后来给自己起得名字。清岩,瞒了这么久,今天还是叫你都知道了,你不会怪我吧”王天郎最担心就是这件事。

    清岩心里早有打算,见王天郎说时脸有忧虑,知道他担心什么,就笑道“王大哥,我不是说过嘛,同是修真,又何必分的那么明白,什么异类人类,妖怪妖精的,在我眼里只要不害人不做坏事,都是一样。我知道人有好有坏,这妖……什么的也是一样吧王大哥,你看,我说的对吧?”

    王天郎听的大为感动,以他千年修为也忍不住眼里有了些许湿润,声音略有颤抖的道“清岩,我果然没看错你,我就在此刻起誓,如果我今后再做伤人害命之事,我王天郎不得好死”

    王天郎说的坚决肃然,清岩听的却是大皱眉头,听王天郎说完,他急忙道“王大哥,你这话说的不对”

    王天郎不禁一怔,道“哪里错了?”

    清岩道“这伤人害命是不好,可要看在什么情况下,我是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你不杀人,他就要杀你,王大哥,随便杀人不好,可自卫也是必须的,你都活了一千多年了,不可能没有仇人敌人吧,万一哪天他们找上门来,你也不能坐着等着吧所以你该出手时就出手,我是不会生气的”

    清岩的话把王天郎听的是一愣再一愣,好半天他才明白过来,寻思片刻,他不觉笑道“清岩,你真是想的周全,我真没料到你会这样说,你不知道,以前有人逼着我发这个誓,叫我不要杀人,当时的我没有答应,我确实也做不到。唉”说到最后他又想到一件往事,使得他黯然神伤,悠悠一叹。

    清岩摇头道“这就是那个人不好了,他该为你想想啊王大哥,他是谁?”

    王天郎苦笑一下,却不说话,许久才道“都是些旧事,不提了。清岩,真要谢谢你了”

    清岩笑道“王大哥,你老谢我干什么,应该是我谢你才对,你看,你给了我寒星冷玉,还教我了“分形化影,身外之身”的心诀,你对我这么好,我就就该信任你,对了王大哥,我听血隐说,这寒星冷玉对你很重要,可你却把它送给了我,这不太合适吧?”

    王天郎道“没什么不合适的,血隐说的都是往事了,寒星冷玉对我已经不重要了你拿着要比我有用的多。”清岩本想把寒星冷玉还给王天郎,可听他这么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今天家中有事,喝了不少,本来打算来个五千字大章的,可又没时间了,现在头疼的厉害,廿虹要睡觉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