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嵩山弟子二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三十七章嵩山弟子二

    血隐说出饮血环,圆觉不禁闻之色变,惊呼血隐是血蝠王,清岩听的大奇,再看圆了,圆法,圆性也和圆觉一样脸色大变,他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不觉问了声“血蝠王是什么东西?”

    “操老子就是血蝠王小子,你还不给老子过来”血隐厉声叫道,说话之时右手成爪,隔空抓向清岩,只见他右手中血红色的光影一闪,光影闪动,随即化为一个硕大的血爪抓向清岩,清岩那想到血隐说动手就动手,虽然他对血隐一直有提防之心,可血隐修为委实太高,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清岩与他相隔又近,哪能闪躲避开,只能硬着头皮用紫心剑去抵挡。

    二人动作都快,一个抓,一个挡,眼看着紫心剑就要和血爪碰在一起,就听的圆觉沉声喝道“那是凝血爪,不可硬接清岩快闪”

    说话声中,四道金光乍起,几乎不分前后直击血隐,金光速度极快,一闪便至,更在血隐身前数尺之处融在一起,金色光芒立时大盛,还隐隐带有梵音,实是佛门降魔之力,血隐虽是狂妄可也不敢大意,也顾不得再抓清岩了,血爪顿时一收,此时金光几乎已到了他的身体,就见他冷笑一声,神情甚为不屑,竟是不闪不避,只是双手一分,血光再闪,赤色血影硬生生的拦住了金光。

    “轰隆”一声巨响,血隐身形微微一震,脸色也是略微有些动容,可随即就恢复了原样,而圆觉四人身形站立不稳,竟是连退数步,脸上俱显骇然之色,清岩逃过一劫,不禁暗叫侥幸,身形一闪便和圆觉四人站在了一起,同时拿紫心剑一指血隐,叫道“血隐亏你还是修炼千年的……那个什么了,你怎么能干出偷袭的事情来,你还要不要脸了”

    血隐闻言冷哼一声,丝毫不觉惭愧的道“老子做事一向如此,什么偷袭,操,老子要真是偷袭,你早就去见阎王了”清岩叫道“这还不算偷袭,你那血爪子难道是假的吗?”

    血隐冷笑道“凝血爪出必伤人,我要真是使出了凝血爪,你还能这样和我大喊大叫吗他的,这四个小贼秃大惊小怪,不过,你们的无相心功火候不弱嘛他的既然你们动了手,老子也就不客气了我倒要看看渡厄秃驴的孙子辈会强到什么地步”

    血隐此时杀心已起,说话之时,那阴冷血腥的气息早就弥漫开来,清岩不觉为之一寒,脸色一变,再看圆觉四人神情却已镇定下来,他们四人显然是以圆觉为首,就听圆觉沉声道“这么说你真的就是血蝠王了?”

    血隐看似瘦小枯干的身体似乎在这一刻猛地有了变化,竟似高大了不少,血蝠王这个三个字叫他很振奋,等圆觉说话,他傲然说道“正是老子就是当年大闹过峻极禅院的血蝠王他的,很多年了,这个名号我都快忘了操血蝠王他的,老子就是血蝠王”

    圆觉四人神色越发肃然,对于血蝠王这个怪物他们是久仰大名了,这个修炼千年的妖怪有八个字就能说明他又多么可怕,那就是“嗜血凶残,冷酷凶狠”,凶名之盛足以让人闻风丧胆,只是近二三百年这个血蝠王销声匿迹了,峻极禅院虽与他仇怨极深,可事隔多年了也就渐渐把他淡忘了,毕竟是出家人,这四大皆空也不是白喊的。

    但血蝠王就是血蝠王,只要这个名号出现,那便会带来一片腥风血雨,圆觉四人没料到自己此次追捕圆通还没成功,居然就遇到了血蝠王,再看血隐此时杀气腾腾,又想到此人的一些传说,他们知道这一战是躲不了了,圆觉和三位师弟心有灵犀,只是互看一眼便已知道了各自的心意,就见圆觉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既是如此,贫僧四人就要领教一下阁下的饮血环了,请”圆觉果然不愧是峻极禅院的杰出弟子,事已至此他说话依旧不卑不亢,没有一句恶语出口,清岩看了不觉暗暗赞赏。

    而血隐闻言冷笑道“饮血环岂是那么好见得,先接老子的凝血爪吧”他的话音未落,便已出手,双手曲指成爪,两道血影一闪而出,随即就见两个巨大赤色爪影以遮天之势直向圆觉四人抓去,一瞬间天空竟就变成了红红的血色。

    血隐凝血爪威势果然极强,清岩见了脸上不觉微微变色,这才知道血隐刚才并不是说谎,他真要用凝血爪对付自己的话,自己早就完蛋了,而现在血隐就要和圆觉等人战在一处,他心里不禁犹豫起来,暗道“这可怎么办,自己究竟要不要帮帮圆觉他们这个……”

    就在清岩苦恼之际,就听圆觉突然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清岩师弟,你呆在这里,千万不可妄动,血蝠王由我们来对付”清岩闻言还想说话,却听的圆觉沉声喝道“三位师弟,四象”

    四象清岩听的奇怪,不知道圆觉此话何意,可随后他就明白了。

    四象便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就见圆觉四人身形一动,已把清岩围在了中间,四人分别站在了清岩的前后左右,清岩随即恍然,暗道“圆觉师兄他们是在保护我呀四象,原来就是这个意思。”

    这些说来话长可其实也只是在刹那之间发生的,血隐的凝血爪一出,圆觉等人就已把清岩护在了中间,血红的爪影瞬间便已到了他们身前,阴冷的气息更是随影而至,躲在中间的清岩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又见圆觉等人还没有任何动静,他急忙叫道“四位师兄小心啊”

    圆觉就在清岩前面,听的清岩叫喊,他只是微微点点头,随即喝道“心禅不动”圆觉喝声一出,清岩只觉得自己四周金光陡然大盛,可这金光虽盛却无半点夺目之芒,竟是柔和之极的光华,似潮水一般的金光自清岩的前后左右涌入,就在清岩身体四周四股金光合为一股。随后竟以清岩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形成了一个金色光圈护住了清岩圆觉五人。

    而血隐的凝血爪也已杀到,巨大的血爪破空袭来,血红色透过了金光,清岩便觉眼睛也是一片血色,心里骇然,下意识运起了紫心剑,只是没等清岩有任何动作,就听的“啵啵啵”数声轻响,清岩只觉得身体微微震了数次,就再无别的感觉,而血隐凌厉无比的攻势竟被这金光挡了下来,凝血爪竟然数抓无功,清岩大喜,暗道“这金光好厉害啊”急忙再看血隐有何反应。

    血隐一击无功,奇怪的是这次他却没有大声叫骂,只是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这对于他是比较反常的,清岩暗暗奇怪,却见血隐突然冷笑道“心禅不动诀老子好久没领教了,他的,你们以为就凭这个就能挡的住我吗?心禅不动我看你究竟动不动我打你个心禅不动”

    他说话之时便又开始出手,血影再度大盛,只见他双手急速变化,一个个巨大的血爪随即射出,巨大的血爪连续不断的击在金光之上,强大的冲击直把金色光圈打得颤动不已,就连清岩五人的身体也都跟着颤抖了起来,清岩都有的担心这光圈是否能承受得住血隐接二连三的进攻,不过还好,清岩担心的事最终没有发生,血隐疯狂的进攻并没攻破这层柔和的金光,相反清岩还觉得这金光比刚才都强盛了一些,而圆觉四人更是不动声色,在那里静静的站着,只是嘴里默默念诵着什么,应该是,他们神态庄严,似乎再向佛祖祈求祷告。

    随着血隐的攻势猛烈,圆觉等人念诵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大,只听圆觉等人念道“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说义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果然是,清岩久读赵无忌传他的多心经,对于佛经也算有点了解,闻听梵音不禁心有所获,心思一动,他也就随着梵音默念起多心经来,一时间梵音禅唱响彻空中。

    血隐久攻不下,心里本就有些焦躁,再听的佛经传入耳中,更是心烦意乱,就边打边骂道“他的,小贼秃你们念什么狗屁,死到临头了还忘不了佛祖,老子就成全你们他的,饮血环出来喝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