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饮血环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三十八章饮血环

    饮血环

    清岩对它可是好奇到了极致,真是很想见识一下这件法宝,可圆觉四人可不这么想,听的血隐的叫喊,他们巍然不动的身形竟是微微一震,虽然没有别的动作,但清岩感觉他们真的很紧张或者是害怕

    圆觉四人的念的愈发快了,那层金光流转的速度也也跟着快了几分,光芒愈盛,金光大盛,不再柔和的金光竟把那赤红的血影逼退了数丈,清岩见状不觉大喜,只是清岩的喜悦来的快去的更快,因为他发现外面的血隐眼见金光逼来,竟是冷冷一笑,也不闪避,而金光在离他丈许之距的地方忽的停了下来,随即就见血隐身体之上血影一闪,紧接着金光猛地一震,清岩只觉得一股绝大的力量直涌过来,于此同时,圆觉四人也受到了同样的攻击,五人遭到重击,身形立刻站立不稳,齐齐倒退了数步,各自气血翻腾,圆觉四人自然也停止了念经,禅声梵音戛然而止,金光随之一暗。

    清岩稳住身体,随后又查看了一下,发现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损伤,正想对圆觉说话,却听的圆觉已然大喝道“小心”声音竟带着一丝惊惧。

    清岩大惊,急忙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周围护身的金光竟是黯淡了许多,心里一凛,就在此刻,血隐厉啸一声,刺耳的声音直破天际,随后清岩他们头顶的那片天空陡然红了,那是浓浓的血红,它把天变了颜色。

    浓浓的血色以极快的速度包围住了清岩五人,在浓郁的血色里金光显得不再那么明亮,甚至是金光似乎就要被血色浸透,渲染,金光渐渐的失去了颜色,清岩他们呢?

    清岩感觉很不好,四周血色逼近,压力自是越来越大,可这个清岩还能受得了,让清岩受不了的是他身体内鲜血的变化,清岩就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在翻滚,血液极不安分,它们似乎想要离开血脉,立刻身体,就像外面又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这是致命的吸引。

    清岩大骇,拼命的要把气血平复下来,可任凭他怎么静心凝气御神都不管用,血液仿佛马上就要抽体而出,情急之下清岩忙向圆觉叫道“圆觉师兄,……”他的话刚一出口,便发现圆觉四人脸色已是赤红一片,虽然尽力保持着身体平稳,可很显然他们不比清岩好受,听的清岩叫喊,圆觉勉强开口道“清岩……小心,他要施展……饮血环……了”

    清岩惊叫道“饮血环”圆觉甚为费力点点头,但他发现清岩似乎要比自己四人轻松的多,这让他不觉大奇,只是时间紧迫容不得他细想,因为血隐终于祭出了他的饮血环

    饮血环究竟是什么?清岩心里如此想,而血隐也在这一刻给了清岩一个满意的答案。

    此时清岩四周的金光早已淡如轻纱,心禅不动诀已经快要失去了作用,可就在此时,在那浓浓的血色中突然现出一抹亮光,就在清岩他们的上方,便如阳光冲破了厚厚的云雾,给大地带来了光明,使得清岩眼前一亮,只是这光的颜色有些特别,它竟然是淡淡的青光。

    青光融合在血色里,这副情景实在有些诡异,清岩抬头一看,却见那青光的源头是一个数尺大小的环形光圈,青光一闪一闪,清岩就觉得自己浑身的鲜血随着这青光在不停的翻滚,似乎马上就要透体而出了,清岩看着那个不大的光圈,心里一动,禁不住叫道“这就是饮血环”

    圆觉四人已经顾不得回答清岩的叫喊,同时他们也很奇怪,为何清岩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开口说话,以清岩的修为似乎还不能做的这一点,难道清岩的修为要比他们想象的要高?

    血色越浓,金光越淡,而那青光却是更加明亮,清岩抬头看着那青色光圈,只觉得在这青光之下,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已凝聚到了头顶,只要再一使劲,它们就要破体而出了。

    清岩奋力的摇摇脑袋,想让自己晕沉的神智清醒一点,此时他早已看不到了外面的一切动静,神视也穿不透这厚重的血色,气息渐渐重了起来,这滋味真不好受,这都是血隐搞的鬼,这个老怪物清岩暗骂道。

    清岩不甘心,就见他喘着粗气叫着“血……隐,你有本事……有本事就和我们明刀明枪的打一场,现在……现在算什么,你……你太……”清岩说到这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这几句话实在是用尽了他所以有的力气。

    清岩的声音不大,血隐倒也听了清楚,清岩见不到他,但他对里面的情形是了若指掌,就听他十分得意的笑道“他的,这会你给我说这个了,明刀明枪,小子你别不识好歹,老子要不是顾忌你和老狼的关系,你们他的早就成了人干了。还有那个小贼秃,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些小伎俩,他的,你们施展心禅不动诀打算跟老子拖时间,等待救援,老子岂能被你们这几个小贼秃耍了,拖时间,老子现在就解决了你们他的”

    听的血隐说,清岩这才明白圆觉四人为何一动手就采取了极为被动的守势,原来竟是在拖时间等待援兵,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可血隐实在是有着千年修为的妖精,经验丰富远非常人可比,说话虽是粗俗但心思缜密,他早就洞悉了圆觉的心意,加上双方实力差距太大,搞到现在居然成了瓮中之鳖的情形,清岩已是没了还手之力,直把希望寄托在了圆觉四人身上,峻极禅院的高弟,应该不会就这么束手待毙吧清岩如此想到。

    清岩心思转动,血隐却不再给他们时间了,圆觉的求救方法可是峻极禅院的密法,血隐曾与峻极禅院的高手有过数次大战,自是很了解峻极禅院的各种道法绝学,他早已算过,圆觉的救兵最快也要一个时辰到达,现在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这时间确实拖不得了,他不能为了清岩耽误了自己的大事,他只能痛下杀手了。

    血色逐渐逼近,一尺尺的靠近了清岩他们五人,清岩被那浓重的血腥味弄得都快要窒息了,而圆觉四人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就和佛像一般无二,清岩不觉暗暗苦笑“不会吧,难道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这也太窝囊了吧”

    其实圆觉四人并不是完全没有动静,他们依旧在低声诵读,只是声音低的连清岩都要费好力才能听清楚,或许就是因为诵经的缘故,那层金光还在尽力抵抗着血色的逼近,可这样还能坚持多久?

    清岩都有些绝望了

    更何况血隐的饮血环也不会给他们时间了,头顶上的青光忽的一亮,光圈散发的光芒瞬间凝成一束,青光越加强盛,其中更有隐隐血光闪动,光影把清岩五人圈在了里面。

    被光束罩住后,清岩觉得浑身陡然一轻,他知道那急于离体的鲜血终于要如愿以偿了,自己真要被吸干鲜血了,清岩不禁暗骂道“他的,血隐,老子做鬼也放不过你操”

    清岩狠狠地操了一下,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操了。唉真是此时不操,何时操

    诸位订阅看书的朋友,对于最近的更新廿虹实在很抱歉,由于我现在的工作占据了大半的时间,每天都要忙十几个小时,真是天天都很累,廿虹实在是没办法,没时间和没力气每天更新了,真是不好意思,以后我只能每两天一更了,这也是无奈之举,最近我的状态也不好,码字很费力,唉请诸位见谅,廿虹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