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圆通,圆觉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四十章圆通,圆觉一

    清岩没料到圆觉是说打就打,行事竟是如此果敢狠绝,这实在不像一个出家人的风格,再看圆觉挥刀劈出的神情姿态,清岩突然发现此时的圆觉和圆通简直没有任何区别,几乎就是一个人。

    清岩的心思只是一闪,也是当前的情形容不得他多想,圆觉以渡厄刀直取血隐,那饮血环自然是没了阻挡,青光随即直泄而下,清岩浑身鲜血再度为之翻腾。

    清岩不觉一惊,身形一动便欲催动紫心剑,就在清岩欲动未动之际,就听的圆觉低声说道“清岩,不可妄动,你在此静候便可。”

    清岩心里奇道“静候,这不是在等死吗?”心里这么想,嘴里却道“好”

    圆觉微微点头,不再说话,手里渡厄刀光芒再闪,金光犹如汹涌的潮水瞬间席卷了他身前百丈空间,金光闪闪而血隐身形已然不见,难道血隐就这么完蛋了?

    清岩见此觉得有些奇怪,血隐岂是如此轻易就被打败的,忍着鲜血翻腾又欲离体的痛楚,他不觉抬头想上方的饮血环看去,就在清岩仰首之时,他身边一直很少说话的圆了,圆性,圆法三僧也在这一刻有了动静。

    忽的,三道金光自清岩身边陡然升起,金光闪动之间,饮血环射出的青光顿时一敛,青色光环受到三道金光的攻击似乎微微一颤,就听的血隐不知在何处猛地骂道“他的,老子岂能怕了你们的慈悲刀和大定杖操再接老子一下,他的”

    清岩听的血隐的叫骂,不知为何心里不禁微微一喜,随后清岩自己都有些奇怪,自己怎么为血隐这种妖怪担心。

    血隐骂完,那青色光环突然一变,不但光华大盛,那光环的形状竟也大了许多,清岩顿觉上方压力大增,急忙一看周围,只见圆了,圆性,圆法手里都已拿了件法宝,圆了拿的是根十分粗大的禅杖,这禅杖没有两丈长也有丈八,通体金光灿灿,禅杖之上隐隐还有字迹显现,似乎是之类的文字,但由于禅杖的光彩之盛不在圆觉渡厄刀之下,清岩看得不是很真切,心道“这就是血隐说的大定杖吧果然够大”

    而圆性和圆法手里都是一柄清岩觉得很古怪的法宝,两样法宝十分相似,四尺多长,方正厚实,上面也有文字显现,虽是金光闪动,但乍一看就像两把由黄金铸成的长尺,可清岩明明听血隐说了个“慈悲刀”,可这两样法宝哪有一点刀的样子,清岩暗道“这那是慈悲刀,应该叫慈悲尺才对,原来这法宝是一对成双的。”

    清岩心里乱想,可圆了,圆性,圆法却都是一派严肃,他们正在应付饮血环的攻击,清岩觉得还可以,可他们却是有苦自知,饮血环的威力实是非同小可,他们虽然修为精深,又有佛门法宝依仗,可还是觉得有些吃不消,心里都想“这妖孽果然厉害”

    清岩也发现了他们三人的表情有些吃力,而饮血环的威势却是有增无减,青光压得那三道金光缓缓下降,而清岩最奇怪的是圆觉,明知三人抵挡不住饮血环,圆觉也没有一点援手的意思,手里的渡厄刀依然指向前方,可前方哪有血隐的影子。

    清岩忍不住就要说话,就在此时清岩就觉得眼前一花,本来站在他身前的圆觉竟已不见,就在这一刹那,一直站在清岩身后的圆了已经顶替了圆觉的位置,那大定杖在圆了手中打了个转,就见那根粗大的金杖竟是脱手而出,金光一闪,金杖急旋,变成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巨大光圈,金色光圈在三人头顶之上形成了一道防护屏障,饮血环的青光竟是大定杖被拦住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清岩真是目不暇接,饮血环受阻,清岩浑身顿时一轻,可他身边的三僧却是一点没有轻松的模样,圆了已是赤手空拳,但他的双手并没有闲着,十指变化出各种法印,显然他在凝神催动大定杖,而圆性,圆法手里的慈悲刀虽没离手飞出,但慈悲刀发出的金光交织在大定杖之下,看起来是要作为这第二道屏障了,现在清岩奇怪的是圆觉去了哪里,还有血隐,怎么也没了动静。

    圆觉早已不见,清岩眼前除了下面的大雪山和远处的片片白云外,就只有那金灿灿的刀芒,渡厄刀的刀芒。

    金光茫茫,好强的刀芒

    清岩不禁暗叹渡厄刀的威力,可即便如此清岩也对圆觉有些担心,看这情形圆觉分明是找血隐去了,圆觉的修为有多高清岩不清楚,但清岩知道血隐有多了得,王天郎所说的极流高手那可是高手中的高手,更何况血隐的实力已是几近最强,修为和经验那都是顶尖的,就算圆觉有渡厄刀在手,清岩还是觉得圆觉的举动很冒险,搞不好……唉

    清岩暗自摇头,心道“这位圆觉师兄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不是说援兵马上就要到了吗?他怎么还要这么冲动,血隐岂是那么好对付的唉”清岩心里寻思,神视却也早已放出,他在搜索圆觉与血隐的踪迹。

    自从与王天郎那次交手之后,清岩领悟了那句“万般皆有虚,唯心可见实”,他着实吸取了不少经验,加上修为精进,他的神视更加明锐了,圆觉身法虽快也逃不过清岩的神视。只是对于血隐,清岩真是无能为力,两者实力相差太大,清岩根本捕捉不到血隐的影子。

    清岩皱着眉,心道“圆觉师兄似乎找不到血隐嘛这渡厄刀再厉害,可劈不着血隐又有什么用,我得帮帮他”心里打定主意,清岩就要帮圆觉一个忙了。

    清岩有他的办法,只是清岩还没行动,在他左边的圆性却已开口说话,但也不是对清岩说的,而是另一边的圆法,“圆法师兄,如此久了,圆觉师兄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的声音低沉,语气也是颇为担心。

    圆法一直也在关注着圆觉,听的圆性问到,他沉声道“我们实在是小看了血蝠王,他的隐蝠遁法诡异无常,与九幽神君的九幽遁形难分上下,他要是一味躲避,圆觉师兄确实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这就不好办了”

    清岩听的一奇,暗道“你们不是就在拖延时间等待援兵吗?血隐这么做,应该是对你们有利才对呀?怎么又不好办了?”

    又听的圆性低声道“那可如何是好?”圆法摇摇头,显然他是没有办法,而站在清岩前面的圆了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头也不回的低声喝道“事已至此,就只有拼了,还多说什么”

    圆法与圆性听他如此说,便齐声道“圆了师兄所言极是,除魔卫道便当如此”清岩听的奇怪,就忍不住低声问道“三位师兄,不是说有援兵来吗,你们怎么……”

    听清岩问到,圆性就道“清岩师弟,你有所不知……”圆性说到这里,却被圆法截口道“此事稍后再说”他阻止了圆性,自然是害怕血隐听到。

    清岩也是随即醒悟,忙点点头,稍一沉吟后道“既是如此,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逼血……血蝠王与圆觉师兄一战。”圆了三人一听不禁都是一喜,圆了性急就叫道“你有办法?快说来听听”

    清岩微笑道“办法其实很简单,血蝠王是当世高手,虽然为妖……怪,可他还是心气很高的,像他这样的高手是最受不得激的,我们只要如此,他定会与圆觉师兄一决高下,只是不知圆觉师兄能否……”

    圆了三人听清岩说完,不觉都是一阵惭愧,如此简单的方法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听清岩担心圆觉安危,圆了就道“清岩师弟放心,圆觉师兄有渡厄刀护身应该不会有事,你就只管说吧”

    清岩点头道“那就好,我就开始了”圆了三人也都点头,就见清岩沉吟片刻后,才大声喊道“血隐,都这么久了,你连点动静也没有,是不是已经被人废了?”

    清岩话音未落,血隐就已经叫骂道“你这小子说什么屁话,老子现在不知道有多自在,废我,这小贼秃还不够资格他的,老子在逗他玩”血隐的声音四下飘散,实在叫人找不出他的身形所在。

    而圆觉也知道了清岩的用意,在血隐说话之时,就顿住身形,凝神察看,意图找到血隐。

    血隐是何等老到,见圆觉如此,就冷笑道“小贼秃,你就别废神了,老子的隐蝠遁法天下无双,就凭你怎么发现老子的真身,他的,你这小贼秃也够狡诈的,老子差点被你们唬住了,操峻极禅院是不是没人了?你们的救兵只怕来不了了吧?嘿嘿嘿……”血隐阴阴一笑,他还是察觉到了。

    血隐此言一出,圆觉四人不禁神色一变,血隐一见,不禁狂笑道“他的,老子猜得果然不错,们搞了半天还不是露馅了,他的,老子就好好和你们玩一玩看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他的,小贼秃继续来找老子吧哈哈哈……”

    血隐对于渡厄刀确实心有忌惮,加上饮血环又在和圆了三人对峙,他也没把握接圆觉的渡厄刀,否则以他的行事作风也不能和圆觉耗这么久,现在看出了圆觉其实是在使空城计,他就没有了任何顾虑,现在拖得越久对他越有利,他清楚的知道圆了三人支撑不了多久,等到他把圆了等人先收拾了,他就可以腾出手对付圆觉和渡厄刀了,那时候圆觉还不是他的掌中之物,血隐越想越得意,刺耳的笑声竟是连绵不绝,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