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圆通,圆觉三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四十二章圆通,圆觉三

    血隐以凝血爪硬接圆觉的渡厄刀

    渡厄刀锋锐无伦,气势强横,实是无坚不摧,有开天辟地之力

    而血隐竟欲以双手接之,实在是惊人之举,此时的血隐才有了极流高手的风采,早没了刚才那种鬼鬼祟祟的模样,真是正大光明到了极点。

    他如此做看起来真是给清岩看的,也应了他的那句话,让清岩见识一下血蝠王的厉害

    高手就是高手

    清岩暗自赞叹一声,他是知道了血隐的厉害了。不但是清岩,圆觉四人也见识了血隐的厉害,因为圆觉的渡厄刀竟被血隐的双手挡了下来,“砰”的一声闷响,宛如利刃砍在败革之上,渡厄刀金光顿敛,锋芒尽收,圆觉身形大震,禁不住倒退数步,神情也是大变。

    再看血隐如钩般的双手早已是血光满布,脸上亦是,那矮小干瘦的身体巍然不动,此刻看他,竟似高大了不少,眼里精芒闪动,气势非但不减反而更为强盛,沉寂许久后,血隐才缓缓说道“刀法不错,就是力量小了点”

    圆觉稳住身形,神色也已平静,渡厄刀微微一振,金芒再现,刀锋又指向血隐,锋芒随即强盛,凌厉的气息直逼血隐,单以气势而论,竟比先前那一刀还要强上几分,原来第一刀他并没有出全力。

    清岩见此,提起的心这才一放,再看圆了三人的神情,倒是十分平静,显然知道圆觉不会有事,那一刀只是试探而已,清岩暗道“只是试探就有如此威力,那要是全力以赴岂不是真要开天辟地了啧啧啧,渡厄刀厉害呀”

    血隐冷冷的看着圆觉,森然道“这一刀才像点样子,不然老子会很失望的,这是伏魔刀诀中的环形诀吧”

    圆觉默然,眼里却是神光大盛,他似乎没有想到血隐对伏魔刀诀如此了解,而清岩也听到身旁的圆性低声惊道“这妖孽怎么对伏魔刀诀如此清楚”

    圆法沉声道“他有千年修为,知道的自然会多一点,不必这么大惊小怪。”

    圆性点点头,清岩却知道圆法说的言不由衷,俗语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底细被人摸清可是一大忌讳,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清岩暗暗想着。

    圆觉惊讶一闪而逝,随后他的神情更沉,姿态更稳,刀芒愈强,血隐眼里精芒闪动,神情也谨慎了许多,这一刀他不敢掉以轻心,这个小贼秃确实有些门道,血隐默默想着。

    圆觉一直在凝神观察血隐的一举一动,见血隐心思稍分,他的渡厄刀再度出击,刀芒一闪,金芒如飞瀑经天而起,声势果然极强,只是这一刀却是劈在了血隐的上方,准头竟是偏了许多。

    清岩看得大奇,暗道“这算什么……”他想的不及圆觉的刀势快,只见那金芒在血隐上方陡然散开,化作一个极大的光圈,刀光犹如苍穹之盖把血隐罩在其中,使得血隐无处遁形,好一个环形诀,竟是如此。

    清岩恍然大悟,急忙再看血隐如何应对,哪知道血隐依旧静立如山,金芒盖顶,他却是冷冷一笑,双手变化,身上血影大盛,“呼”的一声呼啸凭空而起,一个巨大的爪影自血隐头顶显现,血光一闪,竟把金芒拦了下来。

    凝血爪

    凝血抓变化之奇真是出人意料,更意外的是,这次血隐非但是守,而且还要攻,就在他拦下渡厄刀的那一刻,又一个巨大的血爪在圆觉身前猛地出现,血光带着阴冷的气息,那血爪竟有十丈大小,直抓向了圆觉,圆觉偌大的身形似乎已在了血爪之中,好凌厉的一抓

    面对血隐的突袭,圆觉不惊不慌,渡厄刀护身一斩,“啪”的一声轻响,血爪便即消散,只是这一刀斩的并不轻松,凝血爪所化的爪影虽是虚影,可也是血隐自身真气所凝,威力之大自不待言。

    圆觉刀锋一触血爪,身形便是一震,他可凭借渡厄刀的无上法力与血隐一战,但要是硬碰硬难免就会吃亏,毕竟他的修为与血隐相差很多,更何况血隐的真气诡异阴毒,如不是渡厄刀护身,圆觉定要身受内伤。

    清岩见状不觉一惊,却见圆觉脸上金光一闪,身形立刻稳如泰山,随即他大喝一声,身形一闪,跨过十数丈距离,竟是来到了血隐身前,渡厄刀急斩而下,金芒破空,直要把血隐劈为两半。

    血隐冷哼一声,神情却也凝重起来,圆觉敢近身与他比斗,自然是仗着渡厄刀了,要知道渡厄刀是佛门至宝,本身蕴含的无上法力实是对血隐的道法有克制之力,而且是离的越近威力越强。

    血隐怕的不是渡厄刀的锋芒,而是渡厄刀发出来的金光,血隐道行虽深,但此时在如此近的距离,也不敢再挫渡厄刀金芒,身形只得一避,血光一闪,凝血爪直取圆觉光秃秃的脑袋。

    圆觉刀锋一转,金光划过血爪随即粉碎,这次轮到血隐身形一颤,由于二人相隔太近,渡厄刀的法力终于有了作用,血隐体内真气受到渡厄刀的影响,运行之时竟是一滞,身形闪动不灵,险些就被渡厄刀削了脑袋。

    血隐暗自一骇,骂道“他的,小贼秃够狠的”嘴里骂着,身形却是极快的闪避着。

    圆觉一刀建功,更是得势不饶人,渡厄刀急斩如风,刀影似电,竟把血隐圈在了刀芒之中,金光隐隐之中竟有阵阵梵音发出,听到了梵音,血隐急闪的身形竟是缓了一缓,又是差一点被刀锋劈到,血隐甚为狼狈的躲过,嘴里更是连声大骂,急用凝血爪挡了一挡,可身形终究没有突破那层层刀影,他被困住了,渡厄刀的大威力终于显现了出来。

    圆觉刀势越来越急,渡厄刀发出的金光和梵音也是越来越盛,越来越响,金光之中血隐的身形却是缓了又缓,渡厄刀似乎只差一点就能把血隐弄得身首异处,如果血隐的身形再慢那么一点,凝血爪出的不在那么及时,圆觉就会斩妖除魔成功。

    形势变化真是峰回路转,急转直下,清岩看得不觉是目瞪口呆,刚才明明还是血隐大占上风,怎么就在片刻后就成了这种情形,随之血隐困在渡厄刀里,清岩头顶上的饮血环也逐渐失去了威风,青色光影逐渐暗淡,那迫人的压力也慢慢减弱,清岩的感觉好过了不少,精神一振。

    而圆了三人也抓住机会,乘势而起,大定杖,慈悲刀所化的三道金光直逼饮血环,此时他们不再是守,而是要牵制住饮血环,只要饮血环不回到血隐手中,圆觉的渡厄刀迟早就会落在血隐身上,那时候伏魔刀诀真是名副其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