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圆通,圆觉五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四十四章圆通,圆觉五

    感谢书友峰鼎大周的打赏和意见,廿虹十分感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黑影显然是有备而来,他在附近应该是隐匿已久,他一直在观察,在等待最佳时机,至等到现在,血隐是元气大伤,防备之心也是大减,他才突然发现,发出全力一击,欲置血隐于死地。

    青灰色的光影锋锐无伦,光影一闪刀锋毕露,百丈方圆顿时一片死寂,杀气弥漫,生机皆消,苍天都隐隐发出一阵轻颤,惊惧于这一刀的杀机,此刀已是遇仙斩仙,遇佛杀佛

    这一刀是必杀之刀

    黑影的修为绝对要在圆觉之上,身法快,气势强,杀气更盛,手段更是狠辣,刀法绝对冷酷,刀锋直劈血隐,似要把血隐分为两半,加上出其不意的攻击,血隐的生死似乎已定,必死

    清岩等人早已惊呆,黑影的动作实如天魔行法,来的毫无征兆,一刀之威宛如雷霆电掣,等到他们有所醒悟,那一刀已劈在了血隐头顶,血隐已无生机

    血隐完蛋了,这次真是完蛋了清岩暗道,嘴里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这一刀不禁要杀了血隐,也震住了在场所有的人。

    血隐死了

    不血隐还没死,就在大家都惊骇于黑影雷霆一刀的时候,就在那一刀落在血隐头顶的那一刻,一道绚丽夺目的五彩光华自他身上陡然射出,这一刀出其不意,血隐的变化更是意料之外,那道五彩光华清冷炫目,瞬间就把血隐裹在其中,光彩不但极盛极美,更能替血隐挡住了那必杀一刀。

    青灰色的刀影一触五彩光华便是一顿,势不可挡的下劈之势戛然而止,随即刀影又是一震,那五彩光华竟是蕴含极强的反震力,巨大的力量不但挡住了刀势,更震散乱了刀芒,青灰色的刀芒骤然失色,刀锋受挫,黑影禁不住发出一声沉沉的闷哼。

    青灰色光影一闪,刀势即刻回收,就在此刻,五彩光华中血光一闪,一道如血似电的光芒射向黑影,血光快的出奇,黑影闪避不及,竟是挨了个正着,“啊”黑影发出一声怒喝带着痛苦的颤音,高大的身形一阵摇晃,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为之一淡,浑身黑气逐渐散去,显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五彩光华一显,清岩等人就被那清冷的寒气激了一个冷战,随即都回过了神,清岩心里暗叫道“寒星冷玉寒星冷玉”

    圆了等人不知道血隐施展了什么法宝转危为安,可他们在听到黑影的叫喊和看到了黑影的身形容貌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道“圆通”其中离的最近的圆觉叫得声音最大,虽然他受得伤最重。

    圆通真是圆通,黑色的僧衣,高大的身形,刚硬似铁的气势,真是圆通,铁心罗汉圆通

    时隔数年,清岩再一次见到了圆通,这个黑和尚给清岩的印象颇为深刻,那黑铁塔一般的身形和刚硬无比的气势,清岩记得十分清楚,只是此刻出现在清岩眼里的圆通,却有了一些变化,很大的变化。

    圆通身形依然高大魁梧,身上黑色僧衣依旧,面容也还是老样子,只是他的皮肤不再是黝黑如铁,而是一种诡异的青白色,青中透白,或者是白里泛青,那颜色实在不似活人应有的,如果不是他的眼里精芒闪动,他更像一具石像而不是一个人。

    清岩眨眨眼,暗道“圆通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好好的一个黑铁塔,怎么就成了一座石像?”还好此时的圆通脸上还有一丝痛苦之色,这让他看起来还比较像一个人,高大的身形不时有点颤抖,手里那柄淡青色长刀也是光芒时隐时显,清岩眼光落在那柄长刀上时,心里不禁打了个突,这刀他很熟悉,化血刀

    “嘿嘿嘿”一阵刺耳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随即就见血隐从那五彩光华里缓缓现出身形,他是一脸的得意,虽然他的脸色比起圆通好不了哪去,可他的精神却是十分兴奋,眼睛里的光彩极度狂热,嘴里发出的笑声久久不息,许久后,他才停了下来,盯着圆通,盯着圆通手里的化血刀,那狂热的目光越发炙热,随后他嘴里喃喃的道“化血刀,化血刀,咱们总算见面了,见面了……”

    他喃喃自语了一会,才对圆通说道“没想到吧老子没被你劈成两半,你煞费苦心的一刀居然失了手,你是不是很惊讶?啊哈哈哈……”血隐又是一阵大笑。

    圆通确实有点惊讶,自己的必杀一刀似乎早在血隐预料之中,看着血隐得意的笑,圆通心里不觉十分苦涩,原本想乘着血隐与圆觉两败俱伤之际杀了血隐,可谁知道竟成了自己为血隐所算受了重伤。

    他伤的很重,如果不是最近修为精进,他只怕早就死在了血隐手下,又看到圆觉望着自己,他神情不觉一冷,目光一移,沉声问到血隐“你早就知道我在附近?”他道出了心里的疑问。

    血隐笑够了才道“他的,老子当然知道了,操,你在凝玉峰窝了那么长的时间,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老子偏偏就能察觉的到,小贼秃,你失算了”

    圆通眼里闪过一丝不信,他对于自己的修为极有信心,就算血隐修为极高,可他还是认为血隐不可能会发现自己,但现在不由得他不信,血隐看见了他的眼神,不觉冷笑道“小贼秃,你倒是很自负嘛不错,你隐藏的真是不错,换了别人确实是万难发现,可老子不是别人,老子一到凝玉峰就感觉到了你的存在,他的,说明白点,就是化血刀出卖了你操,你想把老子分成两片,老子就让你尝尝饮血环的味道,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化血刀圆通不禁看了手里的化血刀一眼,经过多年的修炼他与化血刀早已融为一体,两者亲密无间,化血刀已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现在的他最信任的就是化血刀,听血隐说是化血刀出卖自己,圆通实是万难相信。此时饮血环的诡异气息已在他体乃四处流动,若不是他修炼化血已有深厚的根基,可以勉强克制住饮血环的妖力,他早就被饮血环吸干了鲜血,可即便如此,他受得伤也让他痛苦难当,身体忍不住就会发出一阵颤抖。

    “这是为什么?”圆通忍着痛楚问到。

    血隐嘿嘿笑道“小贼秃,化血刀和老子的关系,就是渡厄秃驴也不知道,你又怎么能明白,废话少说,把东西给老子拿出来”

    对于血隐的最后一句话,圆通不觉一怔,问到“你要什么?”

    血隐骂道“他的,你装什么蒜老子要的自然是化血真经和你手上的化血刀”

    圆通闻言脸色不禁微微一变,双手一紧化血刀,原本消散的杀气竟是一盛,化血刀锋芒继而大亮,血隐见此不觉冷笑,右手一扬,一道血光射出,“啪”的一响,血光正中圆通手里的化血刀,就见圆通身形一摇,随即喷出一口鲜血,手里的化血刀险些脱手,脸色越显难看。

    血隐冷笑道“老子现在要杀你易如翻掌,识相的,就把东西交给老子,说不定老子一高兴就放了你,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难看。”

    圆通忍住痛楚,高大的身形都有些蜷曲,颤声道“化血真经早被我毁了,我怎么能拿出来”

    听圆通如此说,离他们不远地圆觉和远处的圆了三人都是松了口气,如果化血真经落到这种妖孽手中,那可是弥天大祸了。

    而血隐闻言,脸上神情却是甚为古怪,他似笑非笑的道“你说你把化血真经毁了?”

    圆通点点头,道“正是。”

    血隐听后冷冷一笑,他的这声冷笑让人感觉格森,随后又道“真的毁了?”圆通点点头,不再说话。

    血隐沉吟片刻,似乎在思索圆通的话究竟是真是假,眼睛又在圆通身上一转,圆通神情不动,平静异常,血隐突然开口问道“那你是怎么毁的?是撕了?还是烧了?亦或是被你吃进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