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破煞?无形二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五十三章破煞?无形二

    血隐突然间如此有了变化,清岩自是惊疑不定,“这老怪物在搞什么鬼,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吐血了,看他这个样子,好像是被人打伤了,可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人哪有别人,莫非老怪物又在耍花样”

    清岩不敢大意,刚才吃了亏,现在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凝神注视着脸色青白的血隐,身形一闪退出十数丈,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而血隐见清岩闪身而退却无一点反应,脸上更显痛楚之色,身体和化血刀禁不住一阵颤抖,他也根本没注意清岩的动静,他在全力抵御那愈来愈凌厉的剑气,此时就是清岩跑了他也无心和无力阻拦。

    清岩倒是没有乘机逃跑,他是好奇心又起,见血隐不像是在耍诡计,清岩忍不住问了句“喂你怎么了?”

    血隐干瘦的脸都已扭曲,听的清岩说话,他这才想到这个差点死在自己刀下的小道士,他此时就觉得天灵盖似乎已被这股剑气分成了两半,冰冷的寒气直贯入了体内,浑身真气都在抵御剑气的侵袭,哪有力气开口说话,只能极为勉强的哼了一声,心里只是暗道“操究竟是谁暗算了老子,他的”

    清岩见他不理自己,当然更加好奇,他看得清楚,眼前只有血隐举刀立在那里,除了血隐神情诡异举动奇怪外,就再无别的奇怪之处,这半空中更是没有半个人影,这也太怪了

    “喂你就别装了,我不会上当了”清岩思索许久,觉得血隐就是在耍花样,随即扬声喊道。

    血隐闻言几乎气得又要吐血,暗骂道“操老子装个屁这小子……”

    清岩见血隐依旧不动,不觉又想“血隐这么做没什么道理啊看他的样子真像是在和别人斗法,可那人在哪里?”

    清岩神视扫了周围数遍也没有任何发现,再看血隐的气息却是越来越粗重,急促了,这可是他这种高手不该有的表现,“不会是真的吧血隐不是在装。”清岩暗自惊道。

    确定血隐不是在装样,清岩大骇,这可真是见鬼了禁不住对着血隐叫道“血隐,你真是被人打得吐血了吗?你可别骗我”

    血隐此时不但是头顶生疼,浑身发寒,就连真气也在逐渐的变弱,这股剑气实在是凌厉无匹,血隐虽用化血刀挡了下来,可也只是挡住了大部分,余下的剑气已然透过化血刀进入了血隐的身体,一举伤了他,而对方一击得手后更是乘势而上,无形的剑气越来越强,血隐自是越来越弱,此时又听的清岩的叫喊,血隐不禁焦躁,拼尽全力张开嘴,骂道“操……老子,他的……被人……暗算了”

    他一说话,真气便是一松,头顶上的剑气寻隙而入,血隐再受重创,“哇”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好在血隐道行深厚,这一下没要了他的老命,他又极为勉强的挺了过来,只是化血刀的颤抖更加频繁了。

    清岩见此真是又惊又喜,血隐真是被高手袭击了,这一口口的鲜血绝对是货真价实,见血隐如此狼狈不堪,清岩不觉笑道“哈哈哈,血隐这就是报应,吐血的滋味不好受吧叫你刚才那么嚣张哈哈哈……”清岩笑的欢快,心里却奇怪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伤了血隐。

    血隐没时间理会清岩的嘲笑,他当然更想知道是谁暗算了自己,就在他如此想的时候,那道眼看就要把他分成两半的剑气竟然消失了,这剑气真是来的无形去的无踪,血隐顿觉压力一减,惊诧不已的他禁不住叫骂道“操是谁如此戏耍老子”

    “血蝠王,按你以往的作为实是死有余辜,我一剑杀你也是应该,可念你也是一代高手,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想你也会死不瞑目,如此,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叫你死的甘心”果然有人,就在血隐叫骂之后,一个苍劲豪迈的声音猛然响起,响亮的声音四下回荡,语声久久不散,却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清岩惊奇的四下查看,找了半天也没看见说话的人身在何处,知道这人修为太高,隐身之法高妙,自己是发现不了的。

    血隐听那人说的如此狂妄,就像自己的命在他手里似的,这种蔑视血隐怎能接受,明知对方修为绝高,血隐也忍不住大骂道“他的,暗算老子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就出来,接老子一刀试试”

    那人冷笑道“血蝠王你也太猖狂了,刚才一剑的味道你忘得也太快了吧”

    血隐闻言脸上戾气顿生,化血刀寻声劈出,血影一闪,划破了虚空,只是锋芒过处如泥牛入海没有一点动静,这一刀显然劈在空处。

    “这一刀与先前那一剑算是扯平了,血蝠王,我这一剑你可要接的小心仔细了,我不会再留手了。”那人平淡之极的说道,仿佛血隐这样的对手,只配接他一剑,因为一剑之后便可分了生死,了解一切。

    血隐闻听此言神情顿时凝重,就凭刚才那一剑他就知道来人说的并非虚言,此人的修为绝对已入最强,最强高手

    血隐叫得虽凶,骂的虽亮,可这心里更是极为的惊惧,最强高手有多强他很清楚,真要杀他实是易如翻掌,这是极流与最强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差距,刚才一剑已经让他胆寒,接着的这一剑他真的接不起,但血隐也是修炼千年的妖精,可谓是历经生死,知道什么是杀人者亦被人杀,出来混总要还的这些道理。

    此时血隐要抛开一切杂念,面对这个神秘的最强高手,就算是死也要死的体面一些,略一沉吟,他甚为平静的道“你是谁?总要告诉老子吧”

    那人淡淡的道“血蝠王不愧是血蝠王,死到临头还不忘这个问题,不错嘛,可你也是修炼千年的人物了,怎会连我是谁都想不到,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血隐闻言不觉脸显茫然,可稍一思索就想到了来人是谁,脱口道“原来是你”

    那人豪迈一笑,道“自然是我”

    听的来人承认,血隐脸上露出释然之色,缓缓道“既然是你,老子就算死了也算不冤,无形剑果然厉害”

    听血隐说的颇有豪气,那人不觉沉吟片刻,才不无感慨的道“世人都说血蝠王残忍好杀,作恶多端,是个大大的妖魔,今日一见却是与传闻稍有不同,使我有些惊讶。”

    血隐却是冷笑道“老子有什么值得你惊讶的,残忍好杀老子是当之无愧,作恶多端也是实至名归,他的,在老子眼里是人皆可杀操”他虽在劣势,但气势不减半分,明知必死也要把嘴瘾过足,这才是血蝠王本色,操就要操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