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血雾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五十六章血雾

    感谢书友zhysg518的月票,感谢啊廿虹现在是月票木有,订阅木有,推荐木有的三木有人员,真是很凄惨,大家就鼓励一下廿虹吧大家听到了木有?有木有?

    血隐不得不出手,他是真正的迫不得已,要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他的命还要珍贵,那肯定就是化血真经,他修炼千年,修为不可谓不深,但最近二三百年他却是没有一点长进,这是任何一位修真人物都觉得极为痛苦也是极为无奈的事情。

    突破瓶颈达到最强,是血隐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如何突破?拿什么突破?这更是一个大问题,现在解决这个大问题的办法有了,就是化血真经以及化血刀。

    血隐可以凭借化血刀蕴含的血煞之气一举达到他渴望已久的最强境,但血隐更清楚,如果自己修炼了化血真经,那就不止是取得突破那么简单了。化血的威力,血隐要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当年的血厉子就是一个极好的榜样,所以对血隐来说,化血刀他可以不要,但化血真经万万不能放手,现在顾长风要他留下化血真经,那就是要他的命,如此,血隐就要拼命,绝对的拼命

    一抹诡异的血色出现在血隐的脸上,也只瞬间,血隐整个人都已成了血红色,更诡异的是,血隐身体竟然变得逐渐透明,脸,双手,或许还有别的地方,只是被宽大衣服遮盖住了,旁人还看不到,离血隐最近的王天郎和顾长风见他如此都是神情骤变,尤其是王天郎更是厉声对血隐喝道“血隐,快停下来”

    也就在这短短一刹,血隐脸上的血肉已然完全透明,透明到了脸上骨骼都是清晰可见,血隐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恐怖之极,只听他极为平静地对王天朗道“老狼,咱们后会有期”这是血隐说的最后一句话,随之他整个人就炸了

    爆炸大爆炸血隐爆炸了

    血隐说话之时,王天郎早已大喝道“大家速退清岩,快快”

    顾长风见王天郎神情惊慌,更不犹豫,身形随即一闪,灰影展动人已在数百丈之外,而几乎同时王天郎也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他们身形刚一站定,“砰”的一声巨响由血隐所立之处炸开,血隐的身体就在巨响之中变成了一团血雾,那是浓浓的血雾,顷刻之间,数百丈的空间都被血雾所弥漫,一时间血腥气大作,腥风血雨,密布苍天

    清岩在顾长风与王天郎相继出现后,就一直傻站在那里听二人对话,看二人相谈甚欢他当然也很高兴,本想上前说几句,可没等清岩动作,血隐便就爆炸了。

    清岩与他们相隔甚远,虽然看得明白听的清楚,可清岩没料到血隐的动作竟是如此迅速如此惨烈,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就爆炸了,他只听王天郎大喊速退,虽不知出了什么事,可对王天郎十分信服的清岩就急忙闪身后退,幸好他与血隐相距本来就远,那血雾炸开速度虽快也没有波及到他的身上,只是眼见的血隐突然爆炸,还有扑面而来的血雾和浓重的血腥气,也把清岩惊得够呛,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心中正在惊疑,耳边又传来王天郎颇为急促的声音“清岩千万小心,不可让血雾沾身,离的越远越好”

    清岩骇然,身形哪敢停顿,真是离血雾远之又远,看着浑厚的血雾,清岩心道“血隐怎么说炸就炸了,难道他就这么死了?”想到这里清岩不觉有些感伤,虽然血隐不是什么好东西,可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清岩对血隐竟然颇有几分好感,这老怪物还是挺有意思的。

    清岩虽是惊骇,可神视也没有闲着,他可不愿相信血隐就这么死了,这也太简单了,只是清岩神视所察除了这浓重浓密的血雾外,再就没有任何东西,血隐看样子是真的化为了这茫茫血雾,死了个彻彻底底。

    “不会吧血隐就这么死了,他这么干到底为了什么?他也太冲动了”清岩喃喃自语道,他有点奇怪,血隐的举动也太激烈了点,既然王天郎到了,血隐的生命就已是得到了保障,他实在没道理这么干,就算是顾长风叫他留下化血真经,他不愿意,可现在把命搭上了又算怎么回事,这个帐不划算啊

    清岩叹息一声,眼睛一转就见一只身形硕大的雪鹰自东向西破空飞来,那雪鹰来势甚急,翅膀展动就已到了清岩身边,“嗖”的一声便从清岩眼前飞过,那雪鹰似乎没有看见前方那大片血雾,飞行之势顿也没顿一下,竟是直冲着血雾飞去。

    清岩不觉一惊,他虽不知这血雾究竟有何厉害,可想也想得到那血雾不是什么好去处,心思一动就想把雪鹰去势拦下,只可惜清岩心思刚动,雪鹰便已到了血雾近前,“砰”的一声轻响,没等雪鹰飞进血雾,雪鹰就在离血雾数尺之外的地方凭空爆炸,一声轻响后变成了一团血雾,瞬间既已没了踪迹,竟是融入了那大片的血雾之中。

    清岩见此禁不住惊呼一声,脸上已然变色,心中更想,这血雾竟是如此厉害,难怪王天郎让我小心,血隐施展的是什么道法,难道他是想和王大哥,顾师叔他们同归于尽,如此声势真是厉害非常,这一招真是够毒辣的,血隐好狠啊清岩总算知道了血隐的意图。

    清岩不得不佩服血隐的心狠手辣,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也是,而且还是变本加厉,只是血隐手段虽狠还是失算了,王天郎和顾长风的修为早已超脱了他的想象,他的拼命一击换来的却仅仅是一只雪鹰的死亡,这也太不值了。

    隔着血雾清岩看不到对面的王天郎和顾长风,想来此时的王天郎心情也不会太好,清岩摇摇头,正欲开口向王天郎说话,忽见血雾里精芒一闪,淡青色的光影似电一般闪亮,刺的清岩眼睛都是一痛,好强的光芒,也是很熟悉的光芒,“化血刀”清岩脱口叫道。

    真是化血刀,淡青色的光芒,长长的刀身,光芒闪动,浓浓的血雾随之分开,化血刀在血雾纵横来往,刀光过处,血雾竟是淡了。

    血雾越淡,化血刀光芒越亮,清岩看在眼里,脸上早是惊骇不已,他看得清楚,血雾之所以变淡,是因为化血刀在吸纳着血雾,化血刀真是柄魔刀,可此时血隐已死,是谁在催动它如此做,莫非血隐还未死?

    清岩心思闪动,就在此时化血刀猛地一顿,淡青色的刀锋在吸取了血雾之后似乎更加锋锐,森森寒气自刀锋向外四下散开,感觉到了阴寒凌厉的刀气,清岩心中一凛,暗道“这化血刀真的够诡异的,是谁……”

    他刚想到这里,静止的化血刀突然动了,淡青色的刀芒陡然大盛,在炫目的光芒中,化血刀以闪电之势从血雾中急射而出,青光一闪竟已在数百丈开外,再一闪几乎已是难见其影,其速度之快,变化之急,实是匪夷所思,出人意料,使得清岩和王天郎,顾长风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都是愣了一愣。

    就在三人一怔神之际,在化血刀光影消失的极远之处,突然横空现出一个黑影,由于相距已是很远,黑影显得格外渺小,可清岩等人眼力何等锐利,黑影虽是一闪而逝,也被他们看了清楚明白,黑影的身形相貌已是无不了然,三人都是一惊,清岩更是大叫道“圆通他是圆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