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赤尸大法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五十七章赤尸

    圆通居然没有走

    他非但没有走,而且还找准机会把化血刀又夺了回去,这个和尚真是不得了

    此时黑影与刀影早已无影无踪,清岩凝目望去再也看不到一点影子,心里感叹嘴里也自语道“圆通,圆通……”

    “这个小和尚确实是够阴沉的,忍了许久最终还是把化血刀拿走了”不知何时王天郎已经到了清岩身旁,淡淡的说道。

    听到声音清岩这才发现王天郎到了身边,不禁喜道“王大哥你过来了,咦顾……前辈呢?”清岩四下一看却没看见顾长风的身影。

    王天郎微笑道“圆通这小和尚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拿走了化血刀,顾长风自是有些动气,他追圆通去了。”

    清岩奇道“我怎么没看到”王天郎笑道“顾长风的无形剑遁施展起来无形无影,你自然看不到了。”

    清岩一想也是,心思一动不觉又为圆通担起心来,“这下圆通可就惨了”

    王天郎闻言却道“这可不好说,顾长风只怕追不到圆通。”

    清岩惊道“啊追不到?不会吧?”以顾长风的修为怎会追不到,清岩的惊讶也很有道理。

    王天郎又道“清岩你有所不知,圆通御刀遁走时施展不是寻常身法遁法,而是血煞遁光。”

    清岩还是不明白,道“血煞遁光?很厉害吗?”

    王天郎沉声道“当然厉害了,这血煞遁光一旦施展,速度之快可谓是瞬息千里,顾长风的身法虽是绝快,可也比这血煞遁光还是逊了一筹,圆通是借了血隐的精血激发了化血刀,施展了血煞遁光,所以依我看顾长风要无功而返了。”

    清岩一听随即想到化血刀那似乎比闪电还要快的速度,就道“瞬息千里,难怪圆通和化血刀一眨眼就没影了,对了,王大哥,你是怎么来的?”清岩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王天郎微笑道“你忘了寒星冷玉了吗?这件法宝在我手里多年,与我可算是心神相连,虽然送给了你,可我还是能感觉它的一些奇妙的变化。”

    清岩立时醒悟,叫道“是血隐用寒星冷玉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出事了。”

    王天郎摇头道“比这还要早一点,是在九天雷劫出现的时候。”

    清岩颇为惊骇的道“九天雷劫”

    王天郎看了一眼下面已经矮了半截的凝玉峰,缓缓的道“是九天雷劫,它的威力太大,这一击之威足可惊动任何法宝,我虽远在数千里之外也能凭寒星冷玉的轻微动静感觉的到。当时我是极为惊讶,凝神查看发现寒星冷玉竟在藏边,你怎么会去了藏边?我就觉得不好,料想肯定是你出了意外,急忙向这边赶来,等我走到一半又感觉寒星冷玉居然被催动了,而且还是血隐在催动它……”

    清岩听的惊讶,不禁截口道“王大哥,隔的这么远你居然还能分的清是谁在施展寒星冷玉,你也太厉害了”

    王天郎笑道“这有何难,当世能催动寒星冷玉的人只有四个,一个是我,再还有你和血隐,还有一个是不可能出现的,而血隐修炼的道法又极为好认,他的杀气太重我怎会感觉不到,唉他肯定是在兴隆山察觉到了你的存在,就在附近等你出来,然后抓住了你,而你就给他看了寒星冷玉,血隐知道寒星冷玉对我有多重要,自然不敢把你怎样,而他又正好用得上它,所以就把你连同寒星冷玉带到了藏边大雪山,是这样吧?清岩?”

    清岩听他说的犹如亲眼所见,不禁是一脸敬佩,叫道“王大哥,你说的太对了,就跟亲眼看见一样,对,就是这么回事。”

    王天郎叹道“血隐对化血刀和化血真经是寝食难忘,从你身上得到寒星冷玉后他自然会来找圆通,现在他算是宿愿得偿了,得到了化血真经,而圆通也拿到了化血刀,他们二人真是各取所需了”

    清岩听王天郎如此说,似乎血隐还没有死,可看着眼前这一大片尚未散去的血雾,清岩禁不住又叫道“王大哥,你的意思是说血隐……他还没有死?可他明明都爆炸了,这些血雾不就是他……他吗?”清岩指着血雾声音都有了些颤抖。

    王天郎看着血雾,不觉叹道“血隐修炼千年岂能那么轻易死去,只是今天遇到了顾长风他被逼无奈才施展了赤尸,他是引爆自身精血化为血雾拒敌,而他的元神乘机脱壳遁走,你也知道修真之人只要元神还在就不算是死,只是这赤尸极伤元气,经此一次血隐的修为至少要损七成,他需要好一阵子静养了。”

    原来如此,清岩喃喃的道“我说嘛,血隐怎么也是极流高手,哪能说死就死了,赤尸,元神脱壳,够厉害的”

    王天郎笑道“清岩,你对血隐似乎不怎么讨厌嘛?别忘了,他可是想杀你呀刚才要不是顾长风出手,你可就成他的刀下冤魂了”

    听王天郎如此问,清岩嘿嘿一笑,道“我觉得血隐倒是挺有意思的,他要杀我其实是给我逼得,不然我早就死了好几回了,王大哥,血隐对你真的很……那个什么,你这个朋友很不错”

    王天郎没料到清岩会这么说,颇为惊讶的道“清岩你很看得开呀差点死在血隐手里还为他说好话。”

    清岩挠挠头道“反正我也没死,再说血隐还是你的朋友,我就不在乎那么多了。”

    王天郎叹道“世人都要像你这样那真就是天下太平了,不过说到血隐,他对我这个朋友一直都很看重,我也一样,但以后要是再见到他就不好说了”

    清岩不解的道“王大哥,你这话我就不懂了,以后的血隐还有什么变化吗?”

    王天郎点头道“血隐虽然这次损伤极大,但只要他修炼了化血真经,他就会在修炼上取得大突破,绝对就能成为最强高手,到那时,天下能制住他的人真就是廖廖无几了,那时的血隐会比现在可怕数倍,以他那种嗜血好杀,残忍暴戾的性格你想他会干什么?”

    清岩不用想也知道,脸上已然色变,惊道“那可就麻烦了”

    王天郎苦笑道“所以顾长风要杀他,我也不想叫他得到化血真经,可最后还是让他逃了。”

    清岩寻思一下,道“王大哥,既然这个赤尸这么厉害,那血隐怎么没把化血刀一起带走,我看对化血刀也很舍不得”

    王天郎缓缓地道“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化血刀已和圆通的元神融为一体,血隐强夺过来后,只能凭修为压制住圆通元神强自施展化血刀,你与血隐对刀之时应该感觉的到,他与化血刀之间是有隔阂的。”

    清岩连连点头,道“正是,我就觉得这个情形很奇怪,原来是这么回事。”

    王天郎接着道“血隐要是有时间就能把化血刀真正归为所有,可惜他没这个机会,这就便宜了圆通,这个小和尚很不简单,竟能借着血隐施展赤尸的机会重新夺回了化血刀,要知道这血雾之中蕴含了极强的血煞之气,化血刀被圆通催动后吸取了这些血煞之气,这样一来圆通才能施展血煞遁光,跑了个无影无踪,说到最后,倒是血隐帮了他一个大忙。血隐也没料到会这样吧”

    清岩叹道“我看他们以后肯定会有的打了,血隐想杀圆通,圆通也恨不得一刀劈了血隐,他们就像天生的对头。”

    王天郎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圆通的杀性不在血隐之下,加上这和尚又修炼了化血,还有化血刀在手,此时修为已是不弱,假以时日圆通的成就只怕不在血隐之下,唉他也是个烦”

    清岩听的一惊,道“他会这么厉害”

    王天郎神情凝重的道“化血的厉害你还没有真正见识到,血隐修炼千年的心诀其实只是化血的入门心法,而仅仅是入门心法已经让血隐成为了极流高手,由此就能知道化血有多厉害了”

    清岩骇然,惊道“入门心法就这么厉害,可血隐怎么只学会了入门心法?”

    王天郎叹道“这事说来话长,血隐和化血真经,化血刀的渊源很深,这些以后再说吧。圆通虽然还没有把化血修炼大成,可也是迟早的事情,这个和尚资质禀赋都很不错,只要给他时间,他定能把化血练成,一个血隐已经让人头痛,要加上一个圆通,唉”王天郎说到这里微微一叹,一直淡然清朗的脸上露出些许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