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出关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五十八章出关一

    最近码字有点困难,更新不及时,希望大家谅解

    见王天郎脸有忧色,清岩的心情也不觉跟着沉重起来,缓缓说道“那可真就是个烦了王大哥,你说峻极禅院这次没抓住圆通,以后岂不是更没有机会了”

    提起峻极禅院,王天郎的眉头微微一皱,他与峻极禅院之间实有说不清的恩怨,放在以前他是极不愿提起这四个字,但现在他修为精进,已经悟通至理天道,超脱凡俗,以往的那些恩怨对他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没了任何牵绊,微一沉吟,他淡淡的道“事已至此也算是天助圆通了,他此次逃脱后,必定会找个隐蔽之地蜇伏潜修,峻极禅院要想抓他已无可能了。”

    清岩也是如此想,就默默点头,又寻思等了这么许久也不见顾长风回来,就道“王大哥,顾前辈怎么还没有回来?”

    王天郎笑道“他哪能再回来。”

    清岩奇道“为什么?既然抓不到圆通,就该回来啊”

    王天郎微笑道“就是因为抓不到他才不能回来。”

    清岩闻言心里一动,便即明白,也笑道“我知道了,这是面子问题”

    王天郎笑而不语,清岩自是说对了,顾长风是什么人,竟然让圆通在眼前跑了,偏偏还有王天郎守在旁边,这个面子顾长风有点折不起,如此只能一走了之,不回头了。

    清岩暗暗好笑,心道“顾师叔觉得没面子就跑了,真是有意思。”

    “清岩,你和顾长风认识吗?”王天郎随口问道,他看见顾长风来的及时似乎是为了清岩而来,才有此一问。

    王天郎问的漫不经心,清岩却是一愣,随后才道“我们见过一次面,不是很熟。”这话倒也不是假话,他和顾长风确实只见过一次。

    王天郎也只是随口一问,听清岩如此说,又道“顾长风与我几乎是同时到了这里,因为不清楚各自的底细,我们就都隐在一旁静观其变,至到他出手救你,我才知道他是顾长风无形剑真是名不虚传”他不觉赞叹一声。

    清岩笑道“王大哥,原来你是早就来了,血隐要杀我的样子你都看到了吧啧啧啧,那可是够骇人的”

    王天郎眼睛一扫清岩手里犹自发光散热的火焰刀,也笑道“血隐的样子我是见惯了,可我没想到你还有件秘密法宝藏在身上,这柄……火焰刀可是不凡之极清岩你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呀”

    清岩嘿嘿一笑,扬扬手中的火焰刀道“这个火焰刀其实是个意外,纯属意外”

    王天郎哈哈笑道“意外清岩,这种仙品法宝在你嘴里居然成了意外,我修炼千年怎么一个这种意外都没遇到过,火焰刀,火焰刀,清岩,你还有多少意外藏在身上,我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了。”他语气虽是带有几分调侃,可清岩刚才的表现真是让他很奇怪,修为瞬间精进,还有火焰刀这种仙品法宝助阵,清岩的变化任谁见了都会惊奇,就是王天郎也不例外。

    清岩怎会听不出他的话中之意,只是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只能苦笑道“王大哥,这真是意外,火焰刀在我身上不过几天时间,我也是觉得奇怪,它出现的时候真把我吓了一跳”他随后就把如何遇到火焰刀的情况给王天郎说了一遍,最后又道“王大哥,你说说这是不是很古怪”

    王天郎叹道“竟是这样,如此说来真是个意外了,清岩,你的运气真不是普通的好,仙品法宝你竟是随手就得,这火焰刀威力绝伦,我看绝不在赵无忌的赤焰剑之下,它红光之中隐隐透出淡金之色,这火焰刀应该是离火之精炼制而成的,离火之精,火焰刀,清岩这个名字是你自己起得吧?”

    清岩脸上一红,知道自己对血隐的那顿胡扯瞒不过王天郎,就道“是我自己起得,它原先叫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王大哥既然你都知道它是由离火之精炼制的了,那你也知道它的来历吧?”说着他又仔细看了火焰刀一次,可怎么也没看出红光里透出的淡金色,不觉又道“王大哥,这淡金色在哪里呀?”

    王天郎对于火焰刀早有怀疑,火焰刀和他知道的一件法宝不论是质地还是形状都极为相似,可那件法宝绝不会埋在一个破旧的烽火台之下,而清岩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施展它,除非……,王天郎思索许久,心里不觉微微一惊,暗道“难道清岩会是……,如果是这样,这一切只怕就不是意外了”王天郎似乎想到了什么。

    王天郎虽有所思可神情却是不露半分,嘴里还在回答清岩的问题,“你修为不够所以看不到,那淡金色可是离火之精的精华,这就是离火之精与万载火晶的区别。”

    清岩惊道“这淡金色连血隐也看不到,这算什么区别”

    王天郎微笑道“离火之精与万载火晶都是至阳之物,除了本质不同外其他地方都是一样,实在是没什么差别,这方面你就别太在意了。”

    清岩哪会在意这些,他只关心王天郎知道不知道火焰刀的来历,就继续问道“王大哥,看起来你是知道它的来历了?”

    王天郎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用离火之精炼制的法宝,据我所知至今也只有几件,在我记忆里却也没有和火焰刀相似的法宝,想必它是上古遗宝吧”

    清岩闻言颇为失望的“哦”了一声,既然连王天郎都不清楚,那火焰刀的来历只怕是无人知晓了,可随即一想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无主之物总比有主之物好一点,省得有人来找麻烦,想到这里脸上又是一喜,王天郎见他神情变化复杂,不觉问到“清岩,你想什么呢?”

    清岩忙道“没什么,王大哥你说还有哪几件法宝是用离火之精炼制的?”

    王天郎稍一沉吟,才道“要说最有名的,应该就是衡山天火宫的那柄南明三阳离火剑,那可是大名鼎鼎,与你这柄火焰刀,还有赵无忌的赤焰剑可谓是鼎足三立,难分高下。”

    一听王天郎说到天火宫,清岩就有些激动,也就没注意王天郎话里其实有个破绽,而王天郎话一出口便觉不妙,清岩的精明他是知道的,就怕清岩察觉到什么,哪知道他是白担心了,清岩根本就没发现他说的有什么问题,天火宫三个字已让清岩魂不守舍,只听他嘴里念叨着“南明三阳离火剑”

    王天郎点点头道“就是这柄仙剑,这可是天火宫的镇宫之宝之一,也是天火宫历代宫主的信物,一向是由天火宫主佩戴和修炼的法宝,见此剑便如见宫主本人,在天火宫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可以号令天火宫任何一名弟子,即便是宫中长老也不例外。单论这点,你的火焰刀可就没法跟它比了。”

    清岩不以为意的笑道“那算什么,它也不能号令我,嘿嘿……”

    王天郎也笑道“这句话深和我心,清岩说的不错。”

    清岩又道“王大哥,你见过那柄南明三阳离火剑吗?”

    王天郎点头道“见倒是见过几次,可没和剑的主人交过手,我有位故人身在衡山,冲着他的面子我也不好意思和天火宫的人动手,算算这几大门派也就是天火宫对我的印象还算不错,其他的就视我如妖如魔了”

    他说的轻松淡然,清岩却听出了他话里的那些感叹和无奈,安慰道“王大哥你别想太多,以前的都过去了,你看现在,不是顾前辈都和你交朋友了吗,今后谁敢说你坏话,我就找他算账,什么妖什么魔,人难道都是好人了吗王大哥,你别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