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出关三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六十章出关三

    更新不及时,就要打屁屁,廿虹告罪了呵呵呵呵

    步云真人清岩居然会想到了这位天下第一人。

    可王天郎闻言却是摇头道“不会是张步云。”

    清岩见他说的肯定,不觉奇道“为什么不会是步云真人?”

    王天郎微笑道“清岩,张步云这个天下第一可不是随便得来的,我虽然和他没什么接触,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我还是多少了解一些,此人行事一向磊落,可谓是光明正大,今天要是他来了,绝不会这么鬼鬼祟祟,这可不是他做事的风格。所以我肯定这人不是张步云”

    清岩听王天郎如此说,也知道自己纯属瞎猜,道“我就是胡乱一猜,唉哪这个人会是谁呢?”

    王天郎笑道“你就别为此事头疼了,世间高手何其之多,你我只是沧海一粟罢了。我感觉,我与这人还有再见的时候,他如此做必定有他的道理。”

    听王天朗说的淡然,清岩只能颇为无奈和有些恼火的道“这人也是,搞的这么神秘,算什么高手”

    王天郎笑道“好了,咱们就别在这里胡思乱想了,清岩现在你准备去哪?”

    清岩寻思一阵道“我本来是要回崆峒山的,谁知道被血隐带到了这里,不过这趟来的也算值得,真叫我长了见识,不但看到了九天雷劫,还见到了这么精彩的斗法,嘿嘿不虚此行”

    见清岩说的高兴,王天郎不觉提醒他道“你忘了?你还差点没了小命”

    清岩不好意思的笑道“这就别提了,反正我还活着。”

    见他如此豁达王天郎颇为赞许的点点头,道“清岩,既是血隐带你到的这里,我就负责把你送回崆峒山吧”

    清岩连忙道“这就不用了,我自己就回去了。”

    王天郎笑道“凭你飞行的速度,从这到崆峒山只怕要用半天的时间,你就不想快点回去?如果你不想,那我就不勉强了。”

    清岩稍一寻思,暗道“王大哥说的也对,这么远路程我要飞多久才能到崆峒山,还不如省点时间。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师傅只怕要生气了。”打定主意,就道“那就麻烦王大哥了,我还真是比较着急。”

    王天郎笑道“这就对了,咱们走吧”说完,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只见他身形一转,对着那茫茫血雾微一沉吟,随即不见他如何作势,陡然间一道金光从他身上散出,金光瞬息就把那大片血雾笼罩,不过片刻,金光敛起,血雾就在这短短一刻没了踪迹。

    做完这些,王天郎微微一叹,喃喃道“也不知血隐此时到了哪里,好自为之吧老朋友”说完之后,金光又是一闪,在这金光乍亮乍暗之间,王天郎与清岩身形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虚空之中一道金光若隐若现,去势之快似乎比闪电还要快上几分,清岩和王天朗就在金光之中,清岩只觉得身体四周金光闪闪,除此之外再就没有任何感觉,外面的情况竟是一点也看不到,身形平稳至极,哪有一点破空飞行的样子,清岩还在奇怪,看了身旁的王天郎一眼,正欲开口,王天郎已然说道“清岩,我这流光遁影之术虽不及血煞遁光迅速,但比起顾长风的无形剑遁慢不了多少,你是不是觉得怎么会如此平稳,没有急速飞行的感觉?”

    清岩正有此疑问,就连忙点点头,王天郎解释道“这就是速度太快,反而没了那种感觉。”

    清岩微微点头,心里更是一动,这话听似简单实则蕴含天地至理,似乎还与自己修炼的道法心诀有着一些关系,清岩沉思其中不觉从中领会了不少东西,王天郎见他神情若有所悟,也就不再打扰清岩的思绪,凝神施法急速而行。

    等到清岩想明白一些道理的时候,周身的金光几乎也在同时收起,就觉身形微微一震,眼前随即一亮,耳边又听王天郎说道“清岩,到了。崆峒山就在前面了。”

    虽然清岩有了准备,可他也没想到王天郎飞行速度竟是如此之快,不过一个多时辰二人就从藏边到了崆峒山,不敢相信的清岩急忙向前一看,就见不远处一座山峰似剑一般直插云霄,巍然耸立在天地之间,那自然就是青冥峰,崆峒山真是近在眼前。

    “这也太快了”清岩惊叹道,看着青冥峰他都觉得那山峰都有些不真实。

    王天郎微微一笑道“清岩,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你我就在此分手吧”

    清岩闻言这才回过神来,忙道“王大哥,既然都到了这里,你就去我的松风观坐坐吧”

    王天郎笑道“这就不必了,我看前面似乎有你们崆峒派设下的禁制,我一旦进入必定会惊动你们崆峒派的高手,说不定会引起没必要的误会,这样就不好了。”

    清岩知道王天郎有所顾虑,也知道五行轻烟阵的厉害,要想不让师傅察觉只怕不可能,可到了家门不让王天郎进去坐坐那也太没礼数了,清岩眉头一皱,一时甚是为难。

    王天郎如何不知清岩的心思,微笑道“清岩,你的心意我就领了,至于去崆峒山做客还是下一次吧机会有的是你说呢?”

    清岩也觉得这次有些不合适,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道“那就下次吧王大哥,你可要记得来呀”

    王天郎含笑答应,随后就挥手做别,清岩自是不舍,王天郎却是潇洒干脆,道声郑重后,只见金光一闪,他便倏忽不见。

    清岩目送王天郎远去,当然他其实是看不到王天郎的身影,静立许久,清岩这才转身往崆峒山飞去。

    到家了,双脚一踏上明月峰,清岩就忍不住大叫一声“我回来了”虽是出去了十几天,可一回到松风观真有种游子归家的感觉,看看那些高大的松树,还有挤在松树里的松风观,清岩怎么看怎么觉得亲热,伸手摸摸松树,至到把这十几棵松树一个个抚摸完,清岩才推开了松风观的大门。

    观里没人,广闲不在,应该是师父木心不在,清岩也没觉得意外,自己的师傅可是神出鬼没,天知道他会何时出现,一想起师傅,清岩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暗想“这次我看你还怎么糊弄我,木心道长哼哼”心里发了狠,清岩嘴里也跟着重重的哼了一声,“哼”这一声很大很响,传出了很远。

    “好大的火气呀是谁惹咱们的清岩道长生了这么大的气?”就在清岩哼声刚刚落下之时,有人就在清岩身后如此说道,淡淡的语气带有几分笑意,这个声音对于清岩甚为熟悉。

    清岩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没有多想,脱口就叫道“师傅”身形猛地一转,可随即清岩整个人又愣住了,怔了片刻,清岩才呐呐的道“你,怎么会是你?”

    你,那个你?清岩究竟看到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