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出关四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六十一章出关四

    “你什么你,不过几年不见,你不会就把我忘了吧清岩,我可很生气呀”那人见清岩如此反应,就颇为气恼的说道,可那语气里还是带有淡淡的笑意,他当然不会真的生气,因为他就是……。

    来人的出现实在出乎清岩意料,清岩现在是又惊又喜,等到来人把话说完,清岩已然回过神来,随即大喜,然后大叫道“大师兄大师兄你……真的是你”

    清岩的大师兄只有一个,那就是崆峒派掌门大弟子清虚

    这个人正是清虚,剑眉星目,青袍大袖,浑身道气盈然,不是清虚还能是谁

    清虚笑吟吟的看着清岩,说道“当然是我了,清岩,好久不见,你可是长大了”他的话刚说完,清岩就已大叫一声扑了过去,一下就把清虚抱住了,嘴里还在喊道“大师兄,大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怎么才出关,说好三年的,可这都三年又一年了,你这是怎么搞得,你……”清岩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委屈,鼻子一酸,眼泪都快忍不住流了出来。

    清岩和清虚虽然相处时间不是很长,可二人之间的感情确实极深,在清岩心里早把清虚这个大师兄当成了自己的亲大哥一样,要知道清岩是个孤儿,最缺的就是亲情,而清岩看的最重的也是亲情,别人对他好,他就要对别人更好,老爹这样,赵无忌也是,对于清虚也是如此,几年不见清虚,清岩自然是极为挂念大师兄了,那句想死我了,是真正的心里话。

    被清岩抱在怀里,又听的清岩说的如此动情,清虚就是修为再高深,道心再坚定,也禁不住一阵感动,轻轻拍拍清岩的肩膀,和声道“清岩,大师兄也很挂念你,来,让大师兄好好看看你你现在怎么也和铁虎一样了,见面就抱,这个习惯可不好”

    清岩闻言这才松开了手,揉揉发红的眼睛,不好意思的道“大师兄我就是有点激动,我可没铁虎那个习惯。”

    清虚哈哈一笑道“没有就好”说着又打量了一下清岩,甚为惊喜的道“清岩你的变化很大嘛”

    清岩却道“大什么,还不是老样子,个头也没怎么长,和你闭关前应该是差不多。”

    清虚微笑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我指的是你的修为,不得了啊清岩,你现在居然都到了两仪境四层,这才几年的功夫,我真是不敢相信,你这速度可让我这个师兄惭愧了”

    清虚嘴里说着心里更是奇怪“师傅说清岩到了两仪境三层已经叫我惊讶之极,可今天一见竟又成了四层,这算怎么回事,难道就这十几天小师弟又有了突破,我的天这也未免有点恐怖了,小师弟啊小师弟,师兄猜得不错,你就是一个怪胎,而且是个修真怪胎”

    清虚说清岩是怪胎是没有丝毫恶意,对于清岩修为的精进清虚有的只有高兴,没有一丝嫉妒,作为大师兄,清虚的气度果然够宽广,不愧是崆峒派的下代掌门。

    清岩被清虚说的有点脸红,“大师兄,你可别这么说,我都被你说的很惭愧了”清虚笑道“你惭愧什么,你有此成就,我和师傅都很高兴。”

    听大师兄说到师傅,清岩心里一动,急忙问道“大师兄,师傅呢?”清虚闻言一怔,见他如此神情,清岩笑道“大师兄,你就别再瞒我了,木心道长就是师傅,对不对?”

    清虚奇道“清岩,你早就知道了?”

    清岩得意的道“那是自然,你和师傅就会骗人,尤其是你大师兄,一点不够意思我可是一直想找你算这笔帐的。”

    清虚被他说的玉面一红,这个事情确实是师傅做的不对,自己也有助纣为虐的意思,现在清岩兴师问罪,清虚只能忍了,苦笑道“是我不好,小师弟,大师兄在这里向你赔罪了”

    清岩也只是说说,见到清虚他高兴都来不及,哪能再去在乎这些,忙道“大师兄,赔罪就不必了,我就是奇怪,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做。”

    清虚苦笑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你还是问他老人家本人吧”

    清岩皱眉道“原来大师兄也不知道,哪师傅呢?”

    清虚一指身后的青冥峰,道“师傅在上清宫,正和顾师叔商量事情,他们发现你回来了,就让我来找你。”

    一听顾长风在青冥峰,清岩喜道“顾师叔来了,他是几时到的?”

    清虚笑道“早就来了,你的事情他都告诉师傅了,清岩,这次你做的很好,顾师叔可是一个劲的向师傅夸你,说你没给咱们崆峒派丢脸”

    清岩脸上一红,道“我也没干什么,其实……”说到这里,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随即恍然大悟的道“大师兄,顾师叔是不是一直在暗中保护我?”

    清虚笑道“你总算想到了,你想师傅怎会放心你一人去兴隆山,就算天狼王会念故人之情,可师傅还是有些担心,所以师傅就让顾师叔隐在暗处,如果情势危急就助你脱困,可我们都没想到当年桀骜不驯,谁都不买帐的天狼王会和你结成了朋友,而且据顾师叔说,你和他的交情还是极为要好,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清岩,你是怎么办到的?”清虚确实有些惊奇。

    清岩把事情前因后果一想,他此时是什么都明白了,嘴里喃喃的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表面是叫我回家,实际就是为了兴隆山的事情,我说事情怎么这么巧,师傅,你老人家可真是……神机妙算呀”他本来是想说老谋深算,只是这人毕竟是自己师傅,还是嘴下留情点吧。

    清虚深知师傅的行事风格,这些他已习以为常,见清岩一时间还有些难以接受,就道“师傅做事向来如此,其实这件事本来不应该由你去做,说实话,清岩,你的修为和阅历还十分欠缺,对付天狼王这等高手实在是困难之极。”

    清岩闻言不觉奇道“那怎么又让我去了?”清虚笑道“原因就是你是紫心剑的新主人,天狼王和燕太师叔有交情这个师傅知道,因为燕太师叔曾说天狼王并不像传说中那样难缠,是个性情中人,所以师傅这敢如此冒险,师傅觉得就凭紫心剑,天狼王也会对你另眼相看,果然他老人家没猜错,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师傅还是让顾师叔出了马。”

    清岩听完这些,禁不住叫道“师傅真是厉害啊把事情想的这么周到,王大哥人真的不错,对我也是真好,大师兄,师傅不会怪我和王大哥交朋友吧”清岩对于这件事还是有些没把握。

    清虚摇头道“当然不会,天狼王当年行事也只是有些偏激任性,因为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才被有些人视为妖魔鬼怪,可咱们崆峒派却是没这个看法,何况还有燕太师叔的这层关系,这个你就放心吧,师傅不会怪罪你,现在就连顾师叔都说天狼王很有气派,很有度量是个可交之人。”说到这里,清虚压低声音,颇为神秘的道“顾师叔可是眼高于顶的人,能被他推崇的人物没有几个,他都如此说,还会有什么问题。”

    清岩见大师兄说的偷偷摸摸,不觉有些好笑,也低声道“大师兄,你这么说话是害怕被顾师叔听到吗?”

    清虚点点头,就在他正欲开口说话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响在了他们耳边,“以后在背后说我坏话最好再小声一点,我的耳朵可是灵的很”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顾长风。

    清岩和清虚听的都是一惊,清岩一脸骇然,更是叫了声“顾师叔”清虚还能好点,脸色虽然差了点可比清岩要强的多,苦笑一下,就见清虚无比郁闷的道“小侄再也不敢了,还请师叔恕罪”

    也不知道顾长风听到了没有,随后他就再也没有说话,直把清虚和清岩这师兄弟两人弄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傻在了松风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