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兄弟相见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六十六章兄弟相见一

    看着清岩那张无比惊诧甚至都有些惊恐的脸,清虚叹息道“小师弟,我说的就是你,你难道没有感觉吗?此时的你……”他顿了顿接着道“你的太清道力已经到了混元境初层……”

    清岩哪能相信,就是大师兄亲口说的他也无法接受,截口就叫道“不可能不可能大师兄,你弄错了你肯定弄错了混元境,从哪来的混……元……境”说到最后清岩的声音都有了一些颤抖。

    清虚苦笑道“小师弟大师兄修炼太清道力都有一百多年了,怎能会把本门心法的进度弄错,你真的是步入了混元境,一点也不会错”

    清岩急忙摇摇头,叫道“大师兄,这绝对不可能,我才修炼了几年,昨天我还是两仪境四层,这你是知道的,只不过过了一个晚上,怎么可能就到了混元境,你再仔细看看,你一定是看错了,大师兄,你别吓唬我……,我……”清岩越说越觉得害怕,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清岩如此害怕也是有道理的,太清道力共分四境,太初,两仪,混元,无极,按正常修炼速度,从太初境到两仪境少说也要四五十年的时间,从两仪境到混元境则需要更长的时间,而要想达到混元境光凭苦修勤炼也未必能行,这需要一些机缘,一些运气,就像清虚,一百多年的修炼在两仪境九层之时便止步不前,这并不是说清虚修炼不够刻苦,只是他缺少了一点东西,至到他在接清岩上崆峒山的途中,连番遇到大高手,经过一些挫折和历练后他终于有了突破,混元境是修炼太清道力的分水岭,很多人穷一生之力也没能突破这层难关,此关难过直如登天。

    这些清岩很清楚,就因为知道,清岩才会这么害怕,混元境大师兄达到混元境才几年,自己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能达到,现在大师兄说自己已是混元境,这难道不是一件极为恐惧的事吗?

    眼见的清岩就要哭了出来,清虚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小师弟达到混元境确实实事,可任何人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况也都不能心安理得,这是修炼不是儿戏,开玩笑,修为莫名其妙的大进可不是什么好事,清虚心里早已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词“走火入魔”

    除了这个,清虚实在想不通小师弟为何会在睡一觉后到了混元境,但清虚也观察了清岩一段时间,见清岩气息平稳,神定意闲,倒也没有走火入魔的迹象,这就使得清虚有些迷惑了,暗道,小师弟呀小师弟,你真是太古怪了

    清虚不说话,清岩就更慌乱了,脸色惨白,苦兮兮的道“大师兄,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我……我……我究竟是怎么了?”

    清虚实是无话可说,只能十分谦然的对清岩摇摇头,他越不说话,清岩越觉得大事不妙,而他体内的浑厚之极的真气又在此时作怪,惊涛骇浪般的真气似乎又要破体而出了,清岩只觉得自己的每根头发都要被真气涨破了,丹田之中的内丹比往常也大了数倍,通体浑圆,金光闪闪的内丹已把整个丹田占满了,在浑厚的真气滋养下,内丹还在继续的变大,看这速度只怕用不了多少时间,内丹也要把他的肚子撑破了,见此情况,清岩不禁倒吸了口冷气,脱口叫道“大师兄我的肚子快要破了”

    清虚闻言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凝神看了一眼,随后道“小师弟不必惊慌,你只需静心凝神,导气归元,真气就能平复,这是进入混元境的必然现象,一会就好了”

    清岩立刻一试,果然真气随之安静下来,这才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天啊这算什么呀大师兄,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我吧”

    清虚苦笑一声,正欲说话,却听的屋外有人笑道“清岩不用为难你大师兄了还是我来救你吧”清虚闻声,眼里一亮,叫道“师傅”

    他的话音未落,就见眼前青影一闪,再看清岩已然没了踪影,好快的身法啊清虚禁不住暗赞一声,随后也走了出去。

    果然是广闲来了,不但他来了就连顾长风也到了松风观,二人站在院中,而清岩一出来就把广闲一把抱住了,叫了声师傅后就哽咽不语,一脸泪水了。

    清虚见到师傅,师叔先是各自施了一礼,随后就把清岩的情况向广闲说了一遍,而广闲和顾长风听了以后却无半点惊讶之色,只是微微一点头,二人又相视一笑,看样子还很高兴,清虚见状不觉大奇,暗道“师傅和师叔似乎早已知道了此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广闲见清虚脸有惊疑,微笑道“清虚,这个闷葫芦稍后自会打破,你就忍忍吧”顾长风也是哈哈一笑,道“是啊清虚,你是叫清岩吓住了吧”

    清虚点头道“正是,小侄确实是有些惊骇”

    广闲摸摸清岩的头,和声道“清岩,这可是一大喜事你害怕什么,这都多大年纪了还要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清岩听师傅和师叔说的轻松,就像这事很平常似的,禁不住叫道“什么喜事,混元境岂是那么好达到的,师傅,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开玩笑了”

    广闲笑道“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为师是那种信口开河,随便说笑之人吗”

    清虚听师傅如此说,心里不觉好笑,而顾长风也是微微一笑,显然对广闲此话很不以为然。

    清岩自然也是一样,暗道“你就是这种人,骗我骗得这么惨居然还说……”

    广闲似乎知道了清岩心中所想,又道“清岩,你别怪师傅以前骗你,你不也瞒了为师不少事情,这么一算,咱们师徒就算扯平了,你说怎么样?”

    清岩闻听此话不觉大吃一惊,急忙抬头叫道“师傅,你都知道了?”

    广闲微笑道“那是自然,否则我怎么会这么说清岩,你可够厉害的,连师父都敢骗,而且还是骗得我团团转”

    清岩脸上顿时通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清虚在一旁却是听的十分糊涂,一脸的茫然,心道“师傅和小师弟的话怎么这么奇怪?”

    清岩支吾了半天,才道“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

    广闲笑道“自然是有人告诉了我”

    清岩奇道“谁?谁会知道我的秘密?”

    广闲叹道“傻孩子,事到如今你还没有想到吗?你为何在一夜之间达到了混元境?你的秘密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知道?”

    清岩寻思一阵,却是什么也没想到,喃喃的道“我的秘密,谁会知道呢?我怎么一点也不明白。”

    广闲见他犹自没有明白,不觉苦笑道“清岩,要我怎么说你才好,算了,还是你来说吧我这个师傅是不行了”说着,广闲微微一扭头对着身后说道。

    清岩和清虚看的明白,广闲身后根本没人,在这松风观除了他们四人哪有别人,可广闲偏偏就是对身后说话,仿佛真有人站在那里一样。

    “好,那就由我来说,石头,好久不见了”就在广闲刚刚说完的那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猛地出现在了广闲身后,同时还向清岩打了个招呼。

    清岩和清虚大骇,尤其是清虚更是惊骇,有人到了松风观自己居然一点察觉也没有,如此修为实在高的骇人。急忙凝神一看,心里又是一震,暗道“此人怎会如此眼熟”

    清岩也早已向这人看去,立在广闲身后的是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子,站在那里与顾长风竟是一般高下,再往脸上一看,那是张俊朗之极的面孔,修眉朗目,气宇轩昂,再加上那水晶般的肤色,使人一看就如一座威严之极神像,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势竟是那么高不可攀,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声势,使得自己都有了顶礼膜拜的冲动,清岩既惊于此人的修为更惊奇的是,他对此人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自己几时见过如此犹如天神般的人物,又听的此人叫自己石头,清岩更加惊诧,一脸愕然的道“你……你是谁?怎会如此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