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巨殿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七十四章巨殿

    这是一个极为宽广的地方,是一座大的无法形容的殿堂,清岩一踏上来便被它的威势所摄,他所在之地就是这座巨殿的入口,应该也是唯一的进出这座巨殿的通道。

    巨殿实在太大,一眼望去便如管中窥豹,无边无际。站在巨殿之上,连清岩这样胆大包天的人,双腿也不禁一阵颤抖,那是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使人头皮发麻,几乎停止了呼吸。

    静立了许久,清岩才缓缓的走动了几步,随后他又不得不停止了脚步,置身在巨殿之内,他被巨殿那极高极广的空间彻底震摄住了,使得他无法再移动一步。此时的他就像小人国的小人,在一时错失之下,来到了巨人建的大殿之内,他所处之处正是巨殿的前端,而左右两侧的殿壁离他至少有百丈距离,他正好居中而立,他觉得自己就像蝼蚁那样渺小。

    正对着清岩的巨壁与他相距也有二百多丈,如此远的距离本该很难看清巨壁上面雕刻了什么东西,可偏偏清岩就能看的清楚,因为那是一副巨大之极的浮雕,清岩来不及细看图案,而是抬头看向了上方。

    巨殿笼罩在柔和的红光底下,清岩望向殿顶,离地百丈许的殿顶中心,镶有一块圆形的物体,几达六丈的直径,散发出红色的光线,仿佛一个太阳,使整个巨殿沐浴在万道红光之下。

    以这个光源为中心,殿顶就成了一个直径可达百丈的大圆,清岩凝神细看,发现殿顶竟是一副星图,在以那个光源为中心的大圆内,星罗棋布,满是星点。其中有十数粒星点比例特大,甚为醒目,只是清岩对于天文不甚了解,不知道这些星代表的什么,他只是曾在书上见过几幅星图,可那些星图极为简单,比起这幅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能相比。

    这些较大的星点,都列有粗细不同的线条,显示它们在天空中的运行轨迹,形成一个又一个交叠的圆,煞是好看。只可惜清岩不是行家,不懂其中玄妙,只是觉得好看而已,而在星图圆形的边上,刻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图形,清岩更是看不明白,苦笑一下,喃喃自语道“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这些恐怕就是书上所说的星宿了,宇宙之大实是浩瀚无比,奥妙无穷啊。”

    虽然不懂星图,可清岩也对蕴含宇宙奥秘的图形线条极感兴趣,凝视看了许久,突然他心里一动,随即又把巨殿上下打量一番,顿时有所领悟,暗道“这殿顶成圆形,殿堂却是四四方方,这不是寓意天圆地方吗,这巨殿蕴含了天地至理大道,又是如此巨大,究竟是谁在这青冥峰里建造了这座巨殿?莫非真是神仙所为?”

    此时此刻清岩已然明白自己并没有死,也没有到了幽冥地府,这座巨殿也不是阎罗殿,他相信自己应该还在青冥峰里,只是建造这座巨殿的人实在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以至于他一进入这里便没了任何办法,成了一个普通人。

    只是这个人,或者说神,究竟是谁?是谁会有如此神通?

    大方祖师?清岩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祖师爷,可随即清岩就否定了这个可能,如果真是祖师搞出来的,自己的师傅不可能不知道,再说,看这巨殿超脱世俗的宏伟气势,清岩都怀疑大方祖师只怕没这么高的修为,这只怕已超出了世间所有道法的范畴,已是真正的仙法神通了吧?

    仙法想到这里清岩不禁苦笑一声,原来真的有神仙啊

    研究完殿顶,清岩又把目光向下移动了,巨殿不见一柱,不见一物,只有四壁和殿顶,和自己身后的那个出入口,四下一看后,清岩又把目光落向了正前方巨壁上的浮雕。

    在淡淡的红光下,浮雕显得十分清晰,距离虽远,可由于浮雕太过巨大,清岩还是看的很清楚,浮雕的图案其实只有一个,那是一个类似凤凰的图形,而在这凤凰的右爪下却是一个大大的火球,这和清岩以前所见的凤凰图案很不相同,在这凤凰的四周都是厚厚的云层,雕功精美,栩栩如生。

    清岩再看左侧石壁,那是一副巨龙腾云驾雾的图形,龙身隐在云层之中,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巨龙张牙舞爪,好不威风。而右侧石壁之上刻的是只巨大无比的猛虎,双目圆睁,虎嘴大张,做咆哮之状,实有百兽之王的雄风。

    清岩看完三副浮雕,心里已然有数,快步向前走了十数丈,转身再看身后巨壁上的浮雕,那是一个蛇龟纠缠的怪物,清岩不禁点头道“果然是它们,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这就是四灵啊。”

    四方灵兽是传说中的神兽,清岩也只是听说,今天算是见到“真身”了。可为何它们会出现在巨殿石壁之上,清岩抬头又看了殿顶的那副巨大星图,心里暗道“莫非它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吗?”

    清岩这次猜得不错,四方神兽与天上星宿确实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朱雀、玄武、青龙、白虎是分别代表了四方的二十八宿,龙是东方的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因位于东方,按阴阳五行给五方配色之说,东方色青,故名‘青龙”。

    而白虎是由二十八星宿之中,位西方七宿:奎、娄、胃、昂、毕、觜、参。西方在五行中属金,色是白的。

    朱雀又可说是凤凰或玄鸟。也和其他三种一样,它是出自星宿的,是南方七宿的总称:井、鬼、柳、星、张、翼、轸。朱为赤色,像火,南方属火。

    玄武也由天下二十八星宿变成的:斗、牛、女、虚、危、室、壁。玄武,谓龟蛇。位在北方,故曰玄,也就是黑色。

    只是清岩不知其中关系,虽有所思可因为不懂天文星图,就不在深想,心思一转后,就又看向了巨殿的其他地方。

    在细细看了四副浮雕后,清岩暗道“这四兽代表东西南北,只是不知这巨殿中间会有什么。”拿眼看去,整个巨殿再也没有别的东西,殿中间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清岩微微皱眉,难道自己想错了,可随即又想,这四面都是浮雕,说不定殿中间的地面也有浮雕,只是自己看不到罢了。

    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清岩不觉急忙向殿中间快步走去,疾走了十数丈后,清岩依旧没发现什么浮雕,虽无发现可他并不死心,还在加快脚步,最后直接跑了起来,哪知道刚跑了没几步,突然觉得脚下一空,这一下来的突然,清岩根本收不住身形,一下就扑了下去,大惊之下,清岩下意识的一提真气,说也奇怪,本来消失的真气就在此时回来了,真气运行,清岩只觉得身子一轻,身子便已凌空飞起。

    哈哈一笑,清岩在虚空微一盘旋后,就立在了半空之中,随后往下一看,这才发现地面不知何时凹进了一大片,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深坑。

    这座深坑出现的突兀,形状更是很奇怪,当然了,在这个环境下,就是出现更奇怪的事和物,清岩已经不会觉得惊奇,这里本就是一个神奇,神秘,无法预测的世界。

    一身修为回来了,清岩当然很高兴,心里有底胆气更壮,立在虚空之中,身形缓缓升起,至到十丈高的位置在停了下来,这个高度正好可以很完整看到这个深坑。

    坑很深,有六丈高,刚才如果不是清岩及时恢复了修为,这个高度足以把他摔个半死,清岩暗自庆幸,自己运气不错,可随即想到这不会就是某人或者某神的有意为之吧苦笑一下,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岂不是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了,这个鬼地方

    心里在乱想,眼睛却不闲着,清岩越看这个深坑越觉得有意思,这个深坑正在巨殿的正中心,但它的形状不是正方也不是浑圆,而是一个不规则的长方形,上宽下窄,而且在最宽之处还有五个小坑与其相连,那五个小坑也很古怪,大小不一,由大到小,从右自左排列的颇为整齐,这个深坑长足有二十丈,宽也有四五丈,这个形状清岩看的有些眼熟,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看了片刻,清岩猛然醒悟,不禁叫道“这,这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