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金羽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八十章金羽一

    赵无忌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清岩以为赵无忌能说些什么,哪知道他也不知道,真是大感失望,叹息一声,顿时闷闷不乐。

    见他如此,赵无忌又微笑道“石头,我的话还没说完……”清岩精神一振,忙道“大哥,你就快讲呀你不是成心掉我胃口吗”

    赵无忌笑道“我虽不知你在巨殿里经历了什么,但我和令师都已看出了你的变化。”

    清岩奇道“我的变化?我有什么变化?我怎么不知道?”

    见他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赵无忌不禁叹道“石头,你可真是粗心,体内有如此大的变化,你居然都不知道”

    听自己体内有大变化,清岩一惊,急忙一看自己的体内,什么真气,元神,内丹等等一一看遍,最后却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我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呀这不都好好的。”

    赵无忌笑道“你再仔细看看。”清岩又看了一遍,还是没看出什么。

    广闲道“赵兄你就别为难他了。”清岩忙道“是啊,大哥你快说吧”赵无忌道“是你的真气。”

    清岩一怔,再看真气,那至清至纯的真气流动周身上下,八年苦修,真气实已是精纯之极,如此精纯自然也是一眼看透,也没什么变化呀看他一脸茫然,广闲又道“清岩,你的真气已与你浑然一体,这样看你是看不出什么的。”

    清岩奇道“那该怎么看。”

    赵无忌笑道“傻小子,你的太清道力呢?”

    清岩一听后又一看,这才大吃一惊,原来他刚才运行真气时使用的心法竟然不是太清道力,也不是艮岳真气,更不是赤阳真气,而是一种全新的心法,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偏偏已与他融为一体,密不可分的心法。

    清岩大惊,继而大骇,这个变化果然巨大,自己修炼的道法都变了样子,自己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简直是蠢到了家。可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大哥,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清岩颤声问道。

    赵无忌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傻小子”广闲也笑道“你问我们,我们还要问你呢”

    清岩道“我一点都不知道,这……这……”赵无忌见他说的结结巴巴,不禁又是一笑,广闲这个师傅却是于心不忍,便道“清岩,这就是你睡觉之时生出的变化,或许是你在广成丹穴里少有修炼,所以一直没有察觉。”

    清岩一时不知所措,喃喃的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赵无忌道“石头,这可是好事,你该觉得高兴才是,怎么愁眉苦脸的。”

    清岩苦着脸道“大哥,你就别开玩笑了,这算什么好事。”

    赵无忌正色道“石头,你能进入广成丹穴便是极大的机缘,广成丹穴号称仙家福地绝非夸大之言,今天我一见你便觉得你有了极大的变化,我和令师都很惊讶,石头,你其实已经在广成丹穴得到了广成子的真传。”

    清岩惊道“广成子的真传这怎么可能?广成子是什么样我都不知道”

    广闲见他犹不明白,就道“清岩,广成子长什么样这不重要。最主要的是,在你睡觉之时,应该有种神秘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改造了你的真气,让你获得了广成子遗留的道法心诀,虽然这令人难以置信,可确实是发生了。”

    赵无忌叹道“这广成丹穴真是神奇啊”

    清岩听的愣住了,许久后才道“原来睡觉就是修炼啊这么说,我睡觉睡得很成功了”

    赵无忌和广闲,清虚闻言不禁大笑起来,都觉他说的很有意思。

    等到大家笑完,清岩又问道赵无忌“大哥,你说我得了广成子的真传,可我的感觉也没有多好啊修为似乎也没什么长进。”

    赵无忌道“你别不知足,既已得心诀就该勤加修炼,世间可没有一步登天的事情。广成子是得道之人,自然深明道理,他绝不会给后人捷径的,要想取得大成就,还是要靠自己。”

    广闲点头道“赵兄说的不错,清岩,你可懂了?”

    清岩沉思片刻,道“弟子明白,循序渐进才是修炼之正道。”

    广闲道“你明白就好,以你修炼的进度本就已是太快,此次又得了广成子遗法,为师反而有些担心你。”

    清岩知道师傅担心什么,道“请师傅放心,弟子一定会做到不骄不躁,静心修炼。不辜负师傅期望。”

    广闲点点头道“好,为师信你。”

    赵无忌道“今天既是石头出关之日,又是他得到广成子遗法的好日子,咱们是不是该庆贺一下,广闲道兄,你说呢?”

    广闲笑道“那是当然,清岩,今天就在你的松风观摆一桌吧你的手艺,为师可是闻名已久了。”

    清岩自是连声称是,四人随即离开清风崖,到了松风观后,清虚负责下山采购酒水菜蔬,清岩先是洗漱一番,把自己收拾利索后,清虚刚好回来,清岩就开始大显身手,不多久便做出了满满一桌菜,虽然在坐几位都是修为极深,几乎已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可闻到了饭菜之香,都是食指大动,菜尚未入口,便大赞清岩手艺了得,尤其是赵无忌,闻到了酒菜之味都有些急不可待了,不等别人动筷子,他已经连干了数杯,也不知他这个元神之身是如何饮酒消化的。

    大家边吃边聊,清岩自是问了问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赵无忌和广闲对饮,他们喝的畅快,没时间和清岩说话,所以清岩的问题就由清虚来回答了,清岩先问铁虎,清虚说铁虎修炼的不错,太清道力已然到了太初境七层,修炼之余老问他,清岩小师叔几时出关,对清岩很是关心。

    清岩听的高兴,暗道“算这小子有良心,没忘了我。”说完铁虎,就问丁灵秀一家的情况,清虚也很想辉儿,哪知道清虚说,丁灵秀一家已在两年前离开了铁家庄。清岩甚感惊讶,忙问为什么。清虚就说,丁灵秀是想和清岩辞行的,可知道清岩正在闭关,就让清虚代话给清岩,原来,丁灵秀和胡婷婷认为辉儿修炼到了颇为关键的时刻,觉得铁家庄环境虽好,却已不适合继续居住,所以他们要另觅隐秘之地,让辉儿专心修炼,更让清虚转达他们对清岩的感谢。

    清岩听后虽觉遗憾,可一想丁灵秀说的也很道理,心里也就释然,又想到不知何时再能见到他们,禁不住一阵叹息。

    就这样边聊边吃边喝,时间就很快过去了,等到菜尽酒无已是到了第二天的早上,赵无忌和广闲喝的尽兴,清岩和清虚聊的高兴,而清岩看着在他们身边放着那些酒坛子,不禁暗暗伸伸舌头,心道“赵大哥喝酒我是知道的,可没想到师傅也这么能喝,啧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

    酒足饭饱后,广闲才想到了清岩,只见他摸摸鼻子,道“清岩,你出关后有何打算呀?”

    清岩被问的一愣,寻思一下才道“弟子还没想过,不过弟子既已得到了广成子的心诀,就该静心修炼研习一下,所以我想……”

    不等他说完,广闲截口道“你想接着在山上修炼?”清岩点点头,广闲却道“为师却不这么想,不错,你是要修炼,但修炼也未必就要在山上。”

    清岩一怔,道“弟子不太懂师傅的意思。”赵无忌笑道“傻兄弟,你师傅是要赶你下山了”清岩惊道“为什么?师傅,弟子做错什么了吗?”

    广闲摇头道“你不必惊慌,为师怎会赶你,赵兄是在说笑。”清岩这才放了心,可广闲又道“但你确实要下山了。”

    清岩忍不住叫道“啊”

    赵无忌见他诚惶诚恐的样子,又大笑道“傻小子,老在山上呆着有什么意思,你也该出去看看了。”

    广闲道“赵兄说的不错,清岩你也该出去历练一下了,本门弟子只要学有小成便要下山历练,一来可以增长阅历经验,二来对于修炼也很有帮助。清净虽可无为,但入世方可出世呀,大千世界,有很多东西事情在等着你,出去找他们吧。”

    清岩觉得有些突然,他没什么准备,但他懂得师傅的意思,就道“弟子知道了,那我几时下山?”

    广闲淡淡的道“就是今天,你收拾一下,就下山吧。”

    清岩又是一惊,见师傅语气虽淡,却无一丝商量的余地,知道这事早已定下,他只能说弟子遵命了。

    一想马上就要下山,清岩的心情也没那么好了,广闲何尝看不到,他也不管又对赵无忌道“赵兄有什么嘱咐他的吗?”

    赵无忌笑道“没有了,只是离了他我一时有些不习惯。”

    清岩忙道“大哥,你和我不一起吗?”

    赵无忌笑笑不答,广闲沉声道“废话,赵兄要是和你在一起,那算什么历练。”清岩无奈的点点头,道“弟子知错了。”

    广闲又道“你也不必垂头丧气,下山历练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你师兄想去,还没这个机会。”一旁的清虚道“是啊,小师弟,机会难得呀”清岩不觉苦笑,道“我知道了”

    广闲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对了,临行之前,你去看看你的朋友吧他可等你很久了。”

    清岩一愣,道“什么朋友?啊师傅,你说的是铁虎吧?”

    广闲冷哼道“铁虎是你师侄,不算朋友”清岩奇道“哪会是谁?丁大哥也不在这里,我没别的朋友了”暗道“谁说师侄就不能是朋友了”当然这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说。

    却见广闲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包,随手递给清岩,道“你看这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清岩接过打开一看,不禁一愣,随即有些困惑的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