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历练的条件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八十三章历练的条件

    清岩并没有注意金羽给了他什么,他的眼睛一直在欣赏金羽那犹如金钩的嘴,长长的,尖而略带点弯,清岩忍不住伸手一摸,触手冰凉,真像黄金铸成的,清岩不禁叫道“好家伙,这不会就是你的兵刃吧”

    金羽似乎不习惯别人摸它的嘴,微微一摇头,甩开了清岩的手,嘴里一声低吟,清岩知道感情需要慢慢培养,不能急在一时,现在能和金羽如此交流他已经很满意了,急忙道“我明白,以后不会再摸你的嘴巴了。”随后眼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金羽的嘴,这才看金羽给了自己什么东西。

    那是一枚深紫色的圆囊,和鸡蛋大小差不多,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臭,气味虽淡可很刺鼻,清岩一皱眉,说道“这是什么?这么臭”金羽连叫两声,还展动翅膀轻轻地拍了清岩后背几下,清岩看看手里的圆囊,又看看金羽,终于从它的眼睛里读懂了它的意思,颇为惊讶的叫道“你不会是让我把它吃进去吧”

    金羽叫了一声,随后点点头,竟是听懂了清岩的话,上古猛禽居然通灵至此。清岩此时是脸苦心更苦,要把这臭东西吃下去,实在有些为难,心道“金羽不会就是以这东西为食吧现在拿出来招呼客人,这番美意可不好消受。”

    清岩对着手里东西怔怔发愣,金羽见他迟迟不肯下嘴,不禁有些着急,就连声催促起来,“咕咕”的一阵叫。清岩知道躲不过,苦笑道“我吃,我马上吃。”缓缓的把圆囊往嘴边靠近,那东西离的越近,气味就越重,清岩的脸色就越苦,终于把圆囊放进了嘴里,突然清岩神情大变。

    原来那东西甚为脆弱,清岩只轻轻咬了一下,圆囊外皮便即破裂,登时满口苦汁。那汁液腥极苦极,难吃无比,清岩只想喷了出去,总觉不忍拂逆金羽的美意,极为勉强的吞入了腹中。“好苦啊”清岩暗暗叫道。

    可那苦汁下肚不久,清岩就觉得唇齿之间泛起丝丝凉意和似有若无的甜味,很像自己儿时吃过的薄荷糖,真是回味无穷。清岩抿抿嘴,脸上现出意犹未尽的神色,此时他居然有了再来一颗的心思,嘴里味道出乎意料,肚子里的变化更是超乎想象,那不多的苦汁化为一股清凉之极的气息,瞬息布满全身上下,四肢百骸,清凉的气息片刻便与体内真气融为一体,流动在体内甚是舒服,清岩更觉得精神陡然大振,这种感觉就像突然增进了多年修为似的,这才明白,这枚看起来平平无奇,还点有腥臭的东西竟然是可以增长修为的灵药仙丹。

    清岩自是感激金羽,同时也好奇自己吃的是什么,随即问道金羽“这东西是什么呀?”金羽看清岩吃了,也很高兴,叫了几声,叫声中带着欣喜。金羽能懂人言,清岩却不会鸟语,但听它叫的欢喜,清岩点头道“我知道了,你给我的绝对是好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了,金翅大鹏鸟给你的是一枚蛇胆”赵无忌淡淡的道。蛇胆,清岩一愣,怎么又是蛇胆好在清岩经历过了黑玉龙胆,已经对蛇没了心病,一听自己吃的是蛇胆,他只是一愣,随后道“这枚蛇胆好厉害啊”

    赵无忌道“传说金翅大鹏鸟以龙为食,其实这龙指的就是蛇,而它吃的蛇个个都不是凡品,你吃的这枚蛇胆自然也不是普通蛇胆,虽然我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我肯定这枚蛇胆的功效不在黑玉龙胆之下,清岩你这次可算是交对朋友了。”

    清岩笑道“你说我以后就可以天天吃蛇胆了,可这滋味……”赵无忌道“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苦点怕什么,再说我看你还不是一样吃的有滋有味。”对于赵无忌的调侃清岩已经习惯,看看高大的金羽,清岩忍不住有些得意的道“大哥,你说它以后会一直跟着我吗?”

    赵无忌略一沉吟,道“金翅大鹏鸟可不是一般的禽类,更不是宠物,它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可能随时随刻的在你身边,说不定它马上就要离开你了”清岩一惊,抬头一看金羽,问道“金羽,你不会又要飞走了吧?”

    金羽柔声低吟,微微一点头,清岩顿时失望之极,又道“那我们几时再能见面?”金羽连叫几声,只可惜清岩不明白它说什么,正欲再开口,金羽突然振翼,它的动作极快,就见轻风忽起,它再次飞走了。

    清岩见它说飞就飞,真是干脆之极,仰天看着极速远去的金光,喃喃的道“金羽,飞的再远也不能忘了我这个朋友呀”

    “好了,石头,别再伤感了,它还会回到你身边的。”赵无忌不时何时出现到了清岩的身边,高大的身形便如山一样巍然。

    清岩无精打采的道“飞就飞吧,这么大的鸟如果不在天上飞,整天跟在我身边,岂不是太委屈它了。”赵无忌道“你明白就好,走吧,你师傅可还在松风观等着你。”

    清岩点点头,又看了一下阳泉谷,随后二人一起回到了松风观。到了松风观却没看见广闲,只有清虚一人,清岩奇道“大师兄,师傅呢?”

    清虚道“师傅回去了,让我在这里等你。小师弟,你的东西我都替你收拾好了,师傅让你立刻下山。”

    清岩苦笑道“你们也太着急了吧”清虚笑道“我也舍不得你,可师傅的意思很坚决,小师弟,你的东西都在这里,看看还缺什么。”

    清岩接过包袱,漫不经心的打开一看,里面有几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几块银子,显然是师傅给的盘缠,心道“想的真够仔细的,连银子都准备了。咦这是什么?”“大师兄,这本书是怎么回事?”清岩从包袱里拿出一本书问到清虚。

    “那是师傅给你的,说里面记载的内容对你有用,叫你仔细看看。”师傅给的,清岩一看封面,上面写着四个字“神魔志异”。看着名字,清岩忍不住想到,不会是本神魔小说吧,随手翻了翻,也没细看就放进了包袱,“我会仔细看的,大师兄,师傅还有什么交代的。”

    清虚笑道“当然有了,师傅还要我传你一段心诀给你。”清岩奇道“心诀,什么心诀?”清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清岩闻言大感奇怪,清虚是崆峒派掌门大弟子,对于崆峒派心诀应该是了若指掌,他要是不知道什么心诀,那岂不是一件怪事。清虚也很奇怪,广闲要他转给清岩的心诀他确实不知道,心诀的内容也和崆峒派心诀大相径庭,显然和崆峒派没什么关系。记完心诀,他忍不住问了广闲一句,这是什么心诀,广闲却是一脸诡秘的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你以后自会知道”,随后就拍拍屁股,抖抖袖子走了。

    广闲传给清岩的心诀不过千余字,记住这几个字费不了多长时间,清岩记完了,心里也和清虚一样十分奇怪,心道“师傅又在搞什么鬼。”清虚传完心诀,又让清岩背了几遍,确认无误后,道“师傅说这门心诀你要勤加习练,不可耽误。”

    清岩有些抱怨的道“又让我赶快下山,又不让我赶快修炼,这算什么”清虚笑道“小师弟,师傅这么做定有他的用意,对了,还有一事也很重要,师傅让你谨记,万万不可疏忽。”

    清岩听大师兄说的郑重,忙道“什么事?”清虚沉声道“就是你下山后,只能往东走,绝不能改变方向,这点要牢记”

    清岩闻言一愣,道“就是这个?”清虚道“就是此事,向东行不可改变方向,千万别忘了。”清岩皱眉道“这是为什么?那要走到什么时候?”清虚摇摇头,又道“师傅说到时候你自会知道。还有一事也很重要。”清岩呻吟一声道“还有什么?大师兄,不会也这么古怪吧?”

    清虚笑道“还算可以吧,就是你在历练期间,除非有极为重要之事,否则不能随便飞行。”清岩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赵无忌接口道“意思就是你只能走路,不能满天飞了。”

    清岩叫道“啊”随后又很苦闷道“这可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