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白水县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八十五章白水县

    清岩看到这里不禁掩卷长叹一声,神魔之乱这场浩劫离他虽然是久远之极,可书上这些文字构画出来的情景实在是触目惊心,甚至是不寒而栗宛如就在眼前,世间居然有此大乱,而且还是修真之人掀起的大祸,想想在这场劫难中死去的人们,尤其是那些无辜的百姓,清岩的心不觉微微一痛,心里顿时有了个疑惑,修真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他以前也曾想过,当时他也似乎把这个问题相通了,只是随着他年龄和修为的增长,逐渐成熟的他又把这个问题从心底了挖了出来,修真究竟是为什么?

    “唉”思绪许久,清岩叹息一声后缓缓摇头,他终于明白这个问题他还解不开,在他来想,只怕就是伏羲大神也未必能把这个问题说的清楚,虽然他已然是神。

    “神也无奈啊”清岩突然理解了伏羲留下伏羲八诀的苦心,和那种矛盾的心情,既想后辈有抵抗灾难的力量,又想他们少一些野心,他不得不把八诀分开,把昊天鉴封印,这样至少会减少一些问题,他的心也会少一点内疚,唉,当神也很累啊

    感慨一阵后,清岩继续往下看,在说完神魔之乱后,萧鼎讲了他编辑这本书的初衷和他本人的一些事情。萧鼎本身就是个修真高手,并且他身处的那个年代正是神魔之乱的阶段,他亲身经历了那场浩劫的全过程,但他既不是神修也不属于魔修,他没有参与那场大战,因为看到世间乱成一片,萧鼎实在有些心灰意冷,本来他想遁迹深山,永不出来,可一想原本如画的江山,在大战后必定会面目全非,为了让后人知道世间曾有过许多美丽的事物,萧鼎决定把那些即将消失和濒临绝迹的东西记载下来,所以就有了这本《神魔志异》。

    萧鼎用了足足百年的时间编辑了这本书,尽可能的记录了他知道的,见过的,听闻的事物,全书共分十篇,内容包涵了天文、地理、动物、植物、矿产等,可谓是天南海北,包罗万象,而大多动植物都在神魔之乱期间绝种灭迹,遗留下来的不过是十之一二,但能够活下来的绝对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和不凡之处,其中就有清岩已经见过的金翅大鹏鸟。

    清岩首先就找到了关于金翅大鹏鸟的记载,萧鼎对于金翅大鹏鸟的叙述十分详细,说此禽乃秉天地间灵气所生,天地初成之时便已存在,经之气后破卵而出,而天地间只此一卵,不分阴阳,不论雌雄,金翅大鹏鸟一出世便要食其卵壳,否则不能再生,金翅大鹏鸟每千年重生一次,死后化为巨卵,再等适当机会破壳而出。此禽凶猛异常,巨大无比,展翅就能遮天蔽日,鸣叫就能洞澈九天,以龙为食,更喜残害人命,能一口吞噬数百条人命,为上古之时最恶的凶禽,修真之人遇之也不能幸免。

    清岩看到此处不禁心惊肉跳,金翅大鹏鸟既然如此凶恶,怎会对他没有一点恶意,急忙再往下看,这才恍然。原来伏羲见金翅大鹏鸟为恶太深,便以无上神通将其收伏,并运用法力消除了金翅大鹏鸟的先天恶根,封印了其部分大能力,随后金翅大鹏鸟就一直随侍在伏羲身边,千年寿尽,又化为巨卵,可从此之后,金翅大鹏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想必是被伏羲大神彻底消灭了。

    金翅大鹏鸟的结果只是萧鼎的猜想,清岩当然知道伏羲大神没把金翅大鹏鸟毁了,不然金羽又从何处而来,看完这些,清岩有些明白师傅广闲给他这本书的意思了,师傅是要让自己了解一下金翅大鹏鸟的来龙去脉,以后沟通起来会方便一些,既然金羽也被伏羲大神去了恶根,自己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这本《神魔志异》真是不错,萧鼎也不愧为一代奇人,留下了这么有用的记载,真是功在千秋。

    清岩看的津津有味,书中内容真是千奇百怪,就在清岩看的入迷的时候,忽的他眉头一皱,随后问道“谁在外面?”

    清岩是在同官县的一家客栈住宿,他喜欢清净,就把客栈的后院包了,并且吩咐伙计不要随便进来,一连住了几天都很好,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不打招呼就进来了。

    “是我,道长”门外有人恭声答道。

    清岩知道来的是客栈伙计小李,这几天一直是他端茶送饭的,只是这个时间他不应该来的。清岩有些奇怪,起身过去打开门,小李一见他忙把身子一躬,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清岩一住店,小李这个阅人无数的客栈伙计,对于清岩这个年轻道士就有种很深的敬畏,看清岩面有不悦之色,他居然连话都不敢说了。

    清岩却没觉得自己给人多大压力,随口问道“有什么事吗?”小李其实已经不小了,三十左右的岁数,听的清岩问话,他忙道“打扰道长了,小的”清岩截口道“我不是说过吗,我又不是什么大人,你别自称什么小的,有事就直说吧”

    小李擦擦头上的冷汗,本来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的他,遇到清岩偏偏就说不出话了“道长,这个……我……”清岩看他如此模样,不觉笑道“你不必紧张,有话慢慢说,来进来坐着说吧。”

    小李进屋后说什么也不肯坐,清岩也不勉强,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哪知道小李这次不但不说话了,而是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清岩面前,二话不说“腾腾腾”就是几个响头。

    小李的举动让清岩吃了一惊,和有些措手不及,等他把小李扶起来的时候,小李已经都磕了好几个响头,额头都磕出了血,清岩惊道“你这是干什么?”小李闻言,身子又欲再次跪倒,这次清岩怎能让他如意,微一用力,小李的身子就再也下不去了。

    “道长,求你救救我们吧”小李终于开口叫道。

    清岩闻言一怔,奇道“救你们?”小李十分用力的点点头,神情凄惨的道“道长,我知道您不是普通人,您肯定能救得了我们。”

    清岩越发奇怪,自己来到此地后,并没有做什么事情,也没显露过道法,小李怎么会这么肯定的说自己不是普通人,又道“你为何会如此说?我确实是就是个道士,是个普通人。”

    小李见他不承认,不禁十分着急,忙道“道长我知道您是得道高人,不喜欢炫耀,可为了我们白水县一万多百姓,您就救救我们吧”说着他双眼顿时泪如雨下,神情越加凄惨。

    一万多百姓可不是小事,清岩不觉动容,又看小李哭的悲惨,心里也不怎么好受,就安慰道“究竟是什么事?如果真的事关一万多百姓,我只怕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帮得了你们。”

    小李听清岩有意帮忙,忙止住哭声,哽咽道“只要道长肯,就一定可以。”清岩见他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心里不觉好笑,只是人家神情戚苦,他也不好笑在脸上,只能正色道“那你就说说吧,我看自己能不能帮忙。”

    小李听清岩如此说,不觉大喜,忙擦擦眼泪,随后就向清岩诉说起了,他家乡白水县出现的一件怪事。

    白水县位于同官县北,两县相距也就一百多里,因为县里有条白水河因而得名白水县。白水河属黄河支流,河流不算大,但白水县全县庄稼的灌溉都要靠它,县里谚语都说“白水流,庄稼收,白水断,庄稼难。”

    庄稼人靠天吃饭,雨水足才有收成,白水县因为有白水河做依靠,往年就是雨水不足,可有从白水河上游下来的河水,庄稼基本上都有了个好收成,所以白水县在整个耀州也算是个富裕县,可就在今年,白水县遭遇了百年未遇的大旱。

    清岩听小李讲到这里,已然明白了七八分,心道“他不会真以为我是能呼风唤雨,布云行雷的神仙吧这老天不下雨,谁能有办法。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想到这里,他打断了小李的话,道“你要知道这大旱可是天灾,你不会是要我去求雨吧如果是这样,我是无能为力。”

    小李却是摇摇头,道“道长,你有所不知,我们白水县的大旱并非天灾。”

    清岩一怔道“不是天灾那是什么?”小李叹道“是有妖怪在作孽我是想让道长去除妖”

    清岩有些吃惊的道“除妖”又听他说的十分肯定,就又问道“你知道是什么妖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