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天遁门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八十八章天遁门

    天遁门可算是一个颇为古老的门派,若论历史悠久那要比崆峒派早个千百年,是当之无愧的修真老门派,天遁门,顾名思义,就知道这个门派最拿手的道法就是遁法,相传天遁门的创派祖师是个精通先天五遁的高手,先天五遁中的五,指的就是金木水火土这五行,也叫五行遁法,五行说起平常却蕴含天地至理,虽是人人知道,但未必人人知道其中玄奥,这先天五行遁法实是非同小可,据说练成后,便可隐身遁身,上天有路,入地有门,步日月无影,入金石无碍,水不能溺,火不能焚,几乎便是不死之身。

    是以这位创立天遁门的高手,就给自己的门派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天遁,意思便是可上天可入地,无所不能。天遁门创立之后,着实也风光了一阵子,可有道是“木秀风摧,名高人妒”,天遁门既有这先天五遁的心诀,就免不了惹人眼红,随后一切就是顺利成章的事情,当时一些脸厚心黑的高手就聚集在一起,打起了天遁门的主意,这样天遁门就出现了一个大变故,一下子就没落了,天遁门的祖师虽仗着遁法躲过了一劫,可门下弟子是惨遭杀戮,风光一时的天遁门就销声匿迹了。

    几百年后,天遁门再次出现,而这一次这名天遁门弟子的修为远逊于那位天遁门的祖师,先天五遁之术,只会一样土遁,其他四种遁法据他所说早已失传,起初大家还不相信,试探了几次,最终确定了他只会土遁之术,这一来大家也就死了心,很大度的让天遁门留在了世间。因为土遁之术虽是神奇,可远不能引起别人的嫉妒之心,再加上这位天遁门弟子做事非常小心,比他祖师可是低调多了,天遁门就一年年的传到了现在。

    也许是受到祖师的前车之鉴,后来天遁门的弟子都是行事极为谨慎小心,对人都是极为客气有礼,见谁都是恭恭敬敬,而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收集一些消息和稀奇古怪的事情,久而久之,天遁门弟子就成了一个类似于百事通的人物,大家想要打听什么事,寻找什么东西,只要找到他们,九成都能满意,当然你找他们也必须付出一点代价,而天遁门的弟子要求也不高,你可以用消息换,也可以用一些奇珍异宝交换,只要他们觉得可以,就没有问题,而他们的眼光也不是很高,差不多就行,所以一直很少得罪人,大家习惯以后,也觉得世间要是没了天遁门实在也很无趣。

    这位孙小乙就是天遁门的当代掌门,据赵无忌所讲,孙小乙这位掌门现在是掌门弟子一人当,绝对的光杆,天遁门就他一人,创出了天遁门历代之最,可谓是最没出息的掌门和弟子,而且孙小乙对于天遁门的“礼多人不怪”精神贯彻的那是变本加厉,胆子是出奇的小,待人的礼数是出奇的多,见谁都是矮三分,哪怕你是个不入流的货色,他也能恭恭敬敬,彬彬有礼的自称一声小人,简直就是十足的胆小鬼,窝囊废,只要见过他的,都能只能用一声叹息也表达自己的心情,都说天遁门传到孙小乙这一代,只怕是要完了,孙小乙就是天遁门的终结者。

    当然孙小乙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他的消息是极为灵通,这方面他倒是青出于蓝,大家对于他给的消息都很满意,也不知他孤家寡人是怎么办到的。

    关于天遁门和孙小乙的事情,赵无忌给清岩讲的很详细,而赵无忌对于孙小乙还有不同于别人的看法,他和孙小乙见过几次,据他观察,孙小乙绝非无能之辈,虽说胆子小,可他的土遁之术已修炼的出神入化,加上他们天遁门还有许多稀奇古怪,花样百出的法宝,所以这个人不容小觑,赵无忌特别叮嘱清岩不可轻视此人,所以清岩对这位天遁门掌门很留心,也很感兴趣。

    今日清岩一到这里,便发现地下有人,直觉的认为这人就是孙小乙,果不其然就是他。孙小乙真是名不虚传,胆子小,礼数多,可清岩由于有了赵无忌的叮嘱和刚才见识过他惊人的土遁术,所以对他倒也没有一点轻视之意,只是见他形象举动有些好笑,再看天元道人对孙小乙的态度,知道赵大哥说的十分正确,这位孙小乙真的……很有意思。

    看着孙小乙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清岩忍住笑道“孙掌门,你来这里多久了?”孙小乙没料到清岩会对自己如此客气,人们向来对他都是直呼其名,有点干脆就是“喂”一声了事,孙掌门这个称呼对他来说绝对很稀罕的词,记得当年也只有一个人对他这么称呼过,那人的身份地位可是高的很,孙小乙一愣神,就忘了回话,天元道人见他居然没有立刻说话,都有些惊奇,喝道“听见没有,问你话呢”他自从知道清岩的过去,就对清岩存了几分小心,见风使舵本就是他这种人的拿手好戏。

    孙小乙被天元道人一喝,吓得打了个激灵,忙道“小人比二位先到了一步,就一步”天元道人沉着脸道“你早来了,就该出来见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土遁很厉害啊”

    孙小乙脸色一变,忙不迭的道“小人不敢,观主你可别误会,我这人就喜欢在下面呆着,出来……出来也没什么用。”

    天元道人冷哼一声,还欲再说,清岩不愿让孙小乙难堪,也看不惯天元道人的样子,就笑道“孙掌门,你可在下面发现了什么,我看你在下面忙的很啊”

    孙小乙知道清岩的厉害,那一脚可震得他不轻,又看清岩对自己的态度不像旁人那样,就对清岩很有好感,忙道“清岩道长,那火精被人施法所困已有月余,据小人观察,那人所设禁制已经逐渐减弱,火精只怕快要脱困了。”

    天元道人闻言不禁脸色一变,清岩却是早已知道也不惊讶,点点头又道“孙掌门见识广博,想必知道是哪位高人施法困住火精的吧?”

    孙小乙一听清岩问到这个,神情一变,脸上大有惧色,欲言又止,显然十分害怕和忌惮这个困住火精的人。天元道人虽是自负修为了得,可他的见识远比不上孙小乙,他知道有人困住了火精,也知道那人道行很高,但他却不知那人来路,此时见孙小乙神情惊惧,他不觉冷笑道“就你这胆子怎敢来到这里,我看人家叫你鼠精真是恰当,什么人叫你如此害怕,说出来,我倒要见识一下。”

    清岩听天元道人说的难听,神情一冷,道“道友也不必如此吧孙掌门想必是有他的道理,孙掌门,你但说无妨,我也想听听。”

    天元道人没料到清岩会替孙小乙出头,他也不想现在就得罪清岩,只能干笑几声,道“齐道友说的对,我错了。”心里却道“这小子居然对我如此猖狂,等我以后在收拾你。”心里大恨,脸上笑容却是越发浓了。

    孙小乙见清岩向着自己自然大为感激,他知道天元道人的为人,不觉就替清岩担心起来,更何况清岩又是崆峒派弟子,他知道天元道人定会找机会算计清岩,心道“这位清岩道长是个好人,我得提醒他,注意一下天元。”随后就大着胆子道“清岩道长,小人向来胆小,实在得罪不起这个人,你既然问了,我也就豁出去了,困住火精的……是……”话到嘴边他又停了下来,看起来他是真的很害怕。

    天元道人看他唯唯诺诺,一脸怯意,不禁大怒,喝道“快说究竟是谁”孙小乙浑身一颤,最终苦着脸,颤声道“要是小人看的不差,这人应该来自天山。”

    天元道人闻听,神情顿时变得和孙小乙一样,一时脸如白纸,颤声道“你说是天山,莫非是天山白……白骨洞”此时他早没了刚才那样的盛气,语气颤抖,神态惊恐。

    孙小乙听天元道人说出白骨洞三字,直接就成了面无人色,涩声道“观主,你怎么说出来了,你……你不是……在惹祸吗”天元道人闻言也想到了什么,不禁身子一颤,还好他身子够硬朗,不然他只怕就要瘫软在地了。

    清岩见他二人吓成这样,不觉暗暗摇头,尤其对天元道人是更为鄙视,这种人真是不怎么样,唉当然清岩也知道天山白骨洞,那是三绝四祖中白骨阴魔的老巢,亦是世间四大死地之一,是极为恐怖的所在,清岩一听之下,心里也是一凛,但就凭天山白骨洞还不足以叫他害怕,见这二人似乎都已魂不附体,他却笑道“天山白骨洞又能怎样,孙掌门,你说困住火精的不会就是白骨阴魔吧”

    孙小乙见清岩毫不在意的说出白骨阴魔,不禁又是一惊,忙道“清岩道长,万万不可这么说,这……这……这要是被他们听到了,你就引火上身了。”说着眼睛四下一看,似乎白骨阴魔已经到了身边。

    孙小乙看看后,发现一切还算正常,就低声对清岩道“道长,咱们赶紧离开吧,我觉得天山的人快到了,要是让他们看到我们,那可就糟糕了。我也是死命催的,没事跑到这里干什么,不行,我要走了,再拖就要来不及了。”他是满脸惊惧,说着就要遁走。

    清岩却不让他如意,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衣服,还笑道“别着急,我们再聊会。”孙小乙那还有心情聊天,急忙苦着脸道“没时间了,咱们快跑吧。”

    再看天元道人也觉得事情不妙,话也不说一句,身形一闪,便已飞起,他跑的更快。

    孙小乙见天元道人先跑了,更为焦急,嘴里急道“你看他都跑了,咱们……”清岩却是半点也不慌张,慢条斯理的道“跑得快未必就能跑的掉”

    孙小乙一怔道“你这是……”他的话说了一半,就听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闷哼,随着这声闷哼一个人影极快的从天上坠落,人影落地之后并不是很稳,而是一个踉跄,随后才努力稳住身形,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率先逃跑的天元道人。

    清岩微微一笑,对孙小乙道“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

    孙小乙很是吃惊,见天元道人神情惊惧萎顿兼而有之,不禁叫道“观主,你怎么了?”天元道人脸色惨白,听的孙小乙叫喊也不说话,随即见他脸色突然变成深青色,手中也多了柄三尺多长的桃木剑,看他凝神御剑,剑芒闪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孙小乙见状知道大事不妙,暗暗叫苦,偏偏被清岩拽着又不能施法遁走,真是又惊又急,无可奈何。

    就在孙小乙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清岩突然扬声道“鬼鬼祟祟不是白骨洞的作风吧贫道可是久侯阁下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