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桃木剑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九十一章桃木剑

    清岩一看火精的形象,脸上不觉露出惊奇之色,随即惊道“这火精竟然是只猴子”

    原来火精被那面大网裹住后,身上的火焰顿熄,随后显露出来的样子,赫然就是一只三尺多高的猴子,不过,这猴子不比寻常的猴子,它可是全身赤红似火,身体之上隐隐还有金红色的光华闪动,眼里金芒流转,真是火眼金睛,只是现在它的精神十分萎顿,卷曲的身子,表情甚为痛苦的躺在地上,眼里金光也逐渐黯淡,嘴里发出低沉的叫声,四肢还在不停的挣扎,只是动作很是无力。

    清岩和孙小乙缓缓落在地上,刚一落地就觉得一股澈骨寒气扑面而来,此时地面之上早无炎热之气,取而代之的却是冰冷之极的气息,寒气就是那面裹住火精的网散发出来的。

    那面网大有一丈方圆,是由一种晶莹雪白的丝线所编,此网编织的十分精细,每条丝线之间的空隙不过寸许,火精被其所困,显得极为虚弱,显然是被大网的寒气侵袭,在先天上受到了克制。

    清岩看那大网光芒不住闪动,散发出来的寒气也是时强时弱,知道火精还在拼力抵抗,而白骨郎君也在不断催动这面大网,以防火精脱困。

    孙小乙见清岩看的入神,就在一旁说道“火精也叫火猴子,也是罕见的通灵之物,不过,它只是形状外表像猴子,它其实是由离火之气与天地灵气所化,也不知为何成形之后,就变成了猴子的模样,而且灵性也和猴子一般无二,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火精能够成形实在要有很大的机缘,这只火精已有三尺多高,就说明它成形已有三千多年了”

    清岩微微一惊道“三千多年,那这面网又是何物所制,居然能困住火精”

    孙小乙略一犹豫,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白骨郎君,心道“不管了,豁出去了”下定决心后,就继续说道“这面网叫做冰蚕寒丝网,是由天山冰蚕所吐之丝炼制而成的,冰蚕禀性至阴至寒,所吐之丝更是阴寒之极,并且坚韧无比,刀剑难伤,再经过白骨门高手施法凝炼,就更加厉害,正好克制火精的至阳之气,不过……”

    孙小乙正说到关键之处,就听白骨郎君阴寒的声音传来,“孙小乙,你是想找死吧”

    孙小乙闻言顿时大惊,急忙住嘴,不敢再说。

    清岩皱皱眉,先看了地下的火精,发现这火猴子的精神是越来越差,刚才身体上还闪动的光华已然不见,眼里的金芒只剩了一点,四肢缩在一起,看起来是被冻僵了,那样子甚为可怜。

    摇摇头后,清岩这才看向白骨郎君,一见那副白骨,清岩心里就不舒服,而白骨郎君现在对清岩二人也没什么兴趣,他只关心火精,察觉清岩看向自己,他寒声道“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二位居然都没有走,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两位好胆量,孙小乙,你让我刮目相看”

    孙小乙身子一颤,他哪敢说话,清岩淡淡的道“错过一场好戏,那才是一件憾事,阁下举手之间就把火精收伏,实是让我们大开眼界贫道佩服佩服”

    孙小乙听他嘴里说的佩服,可语气神情哪有半点佩服的意思,这不禁让他对清岩又佩服起来。

    白骨郎君对于清岩的话似乎不放在心上,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火精,清岩发现白骨郎君的双手一直朝着火精所在方位虚按,而那面冰蚕寒丝网光华流转,寒气越来越盛,再看网里的火精,已被冻得一动不动了,而且身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火猴子眼看就要成了冰猴子。

    片刻之后,火精果然成了冰猴子,白骨郎君觉得应该没问题了,这才收起双手,脸上显出颇为满意的笑容,当然他的笑就是那层皮抽动几下,实在叫人难以相信那会是笑容。

    收拾完火精,白骨郎君才对清岩道“你们戏也看够了,我的事也办完了,二位就请吧”

    孙小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白骨郎君的意思分明就是要放他们走,这也太不和常理了,却听清岩颇为疑惑的道“请?阁下什么意思?”

    孙小乙忽又想起清岩曾说他有师命在身,火精不能让白骨郎君得去,事情根本不可能就这么了解的,好戏只怕才刚刚开始。

    白骨郎君听到清岩如此说,顿时大怒,可出于某种原因,他不得不压下怒气,眼里绿焰闪动,他就道“二位不走,那我走。”一顿后,又寒声道“齐清岩,咱们后会有期”他对清岩确实心有不甘。

    说完他右手虚引,打算把火精拿在手中,可离他不远的火精和冰蚕寒丝网却是纹丝不动,白骨郎君眼里绿焰一盛,对清岩道“你想干什么?”

    清岩一边轻轻挥动手里那柄桃木剑,一边淡淡的说道“你走可以,但火精必须留下”

    白骨郎君闻言似乎颇为错愕,说了句“你说什么?”

    清岩以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语气道“火精留下,我要它”

    白骨郎君一声冷笑,道“原来你是想找死,我今天已是格外开恩,放你们一条生路,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清岩也冷笑道“白骨郎君,你不必说的这么好听,别以为我不知你的心思,什么对我们格外开恩,我看你是耽误不起时间,你看,那冰已经开始融化了”

    白骨郎君急忙一看,果然刚才被冻成的冰猴子,开始融化了,他被清岩说中心事,他担心的,顾虑的正是这点,冰化了。

    刚才孙小乙虽然没有把话说完,可清岩也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冰蚕寒丝网是可以克制火精,但只能是一时,不是永久。

    火精毕竟是离火之精华,看它能把一座县城弄得这般模样,就知道它的火性有多么厉害,冰蚕寒丝网虽然至阴至寒,但困住火精的时间也很有限,如果没有白骨郎君的真气催动,火精用不了许多功夫就能破网而出,可白骨郎君不可能不在。

    白骨郎君为了得到火精可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当初要炼制白骨门的顶尖法宝阴阳怪气白骨剑,白骨郎君在大火山一守就是十几年,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多月前,白骨郎君终于抓住了梦寐以求的火精,用冰蚕寒丝网逮住了它。

    可也是白骨郎君一时大意,就在回天山的途中,火精居然跑了,还好白骨郎君反应快,用他师傅白骨阴魔给的几件法宝,把火精困在了地底,但困是困住了,可火精已把冰蚕寒丝网弄破,白骨郎君无法再把火精带走,无奈之下,白骨郎君只能赶回天山再取一面冰蚕寒丝网。

    回到天山后,经过一月的时间,终于又炼制了一面冰蚕寒丝网,白骨郎君一算时间,知道火精就要脱困,就急急赶回白水县,也就遇到了清岩等人。

    因为有前次的失误,白骨郎君这次就更加谨慎,再者其师白骨阴魔也一再叮嘱,火精事关重大,不能再出差错,让他小心再小心。正因为这些原因,一向心狠手辣的白骨郎君,才会对清岩不理不睬,有所忍让,他知道清岩修为不弱,一旦二人动手,短时间不可能结束,万一这期间再让火精跑了,那可就彻底完了,火精可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的,他就是再在大火山守上十几年,也未必再找到一个,所以他决定先放过这二个人,再说他也杀了一个天元道人,这个下马威也足够震住清岩了。

    可白骨郎君没料到清岩会看出他最大的顾虑,此时他也知道这个道士是为火精来的,此人必须要杀,不然自己走不了,再看冰块融化的速度,白骨郎君觉得时间应该够了,想到这里,他压抑已久的杀机终于显现。

    白骨郎君杀气陡然大盛,清岩自然感应到了,暗自提高警惕,嘴里却很轻松的道“白骨郎君,你们的阴阳白骨剑是炼不成了,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白骨郎君闻言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随即醒悟,眼睛立刻恶狠狠的看向孙小乙,咬牙切齿的道“孙小乙,你干的好事”

    孙小乙激灵灵的打个寒战,身子吓得倒退几步,脸色大变。

    “砰”的一声闷响,就在白骨郎君说完话的同时,清岩手中的桃木剑极快的挡在了孙小乙身前,桃木剑光华一闪,随即发出那声闷响,清岩身形微微一震,离他们二人五丈左右的白骨郎君,同一时间也是身形一震,眼里的绿焰一暗,嘴里叫道“你……”

    清岩冷笑道“我可不是天元道人,你的那套对我不管用”

    孙小乙先是不明所以,随后也明白了,知道刚才白骨郎君暗施阴手,如果不是清岩出剑阻拦,自己就和天元道人一样进了鬼门关,形神俱毁了

    孙小乙大惊失色,矮小的身形一转,就躲在了清岩身后,嘴里叫道“道长,我可不想死,您要救我呀”

    清岩笑道“孙掌门,此时他也顾不上你,现在地也不热了,你可以走了”

    这本来是个好消息,好机会,可是孙小乙稍一犹豫,道“不,我还是看看吧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清岩暗道“你都不敢站出来,怎么能帮我忙”此时也只能由他了,总不能赶他走吧,就道“随你吧”

    白骨郎君见孙小乙躲过一劫,心里大恨,寒声道“孙小乙,一会我在收拾你齐清岩,我先送你上路”

    清岩笑道“别光动嘴和使阴招,有本事就来呀看我怎么打断你这几根骨头,白骨郎君,我让你只剩郎君不剩骨头”

    清岩的调侃使得白骨郎君怒火上涌,眼里绿焰大盛,凝神祭出法宝,只见白芒一闪,他的手里多了一件形状奇特的怪东西。

    清岩见白骨郎君祭出法宝,可看那件法宝模样古怪,不觉奇道“这是什么玩意?”

    孙小乙在他身后,听到他的话就探头一看,他果然见多识广,立刻就说道“那是白骨鞭,很厉害的法宝,您要小心了”

    白骨鞭,真是由十三根七寸长短的白骨连接起来的,每根白骨长短虽然一样,可是粗细却是不同,白骨郎君手握之处的白骨最粗,往上就逐渐变细,最顶端的那根白骨只有小指粗细,但也最亮,白光刺目,散发着阵阵寒气,白骨森森,阴气沉沉,白骨门的法宝真是离不开白骨。

    白光耀眼,寒气逼人,白骨郎君的白骨鞭一祭出就有凌人的气势,白骨郎君一震白骨鞭,顿时白芒大盛,阴寒之极的杀气直迫向清岩,他也算当世高手,斗法之前,最起码的姿态也是有的,就听他道“齐清岩,你的法宝呢?”他见清岩手中只有那柄天元道人留下的桃木剑,故而有此一问。

    清岩微微一笑,一挥手中桃木剑,道“这有现成的,我就用它了”

    白骨郎君冷冷一哼,他只当清岩在说胡话,心道“这小子耍什么花招”

    孙小乙直接就惊叫道“道长,你别开玩笑,这怎么能行这、”

    清岩笑道“为何不行,我看可以,这桃木剑不错,正好用来降妖除魔”

    孙小乙差点没从清岩身后跳出来,只听他气急败坏的大叫道“你……你……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能这样……这不是您的仙剑,您用的了吗?”此时此刻他也急的你您混用了,急切之间,礼数也就差了点。

    清岩哈哈大笑道“用不了?谁说的我就偏偏不信”

    孙小乙叹道“您……你可把我害惨了,哎呀……咦这……这……”

    就在孙小乙失声惊叹之时,却发现清岩手中的桃木剑突然有了变化,原本深黄色的剑身,逐渐变了颜色,也只片刻功夫,那柄桃木剑竟然由深黄色变成了紫铜色,此时的桃木剑,剑光流转,锋芒毕露,这剑竟似脱胎换骨一般,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孙小乙小眼瞪的老大,惊讶之极的叫道“这……这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