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求雨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九十五章求雨一

    孙小乙见白骨郎君落得如此下场,不禁长长一叹,真是报应来的快,不过一个时辰,白骨郎君就步了天元道人的后尘,唉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孙小乙摇摇头,抬头一看,清岩还在空中,双目四顾,像是在寻找什么,就扬声问道“道长,怎么了?”

    清岩闻言身形随即落下,神情却是颇显凝重,孙小乙奇道“道长,你发现什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在找人。”

    清岩点头道“我是感觉到有人在附近,方才我祭出赤焰剑,就察觉周围气息波动异常,现在却又感觉不到了”

    孙小乙微一寻思,道“也许是刚才的斗法引来了别的人,在旁边观看,这种情况也是有的。如此精彩的场面可是很少有的。”

    清岩听他说的也有道理,又点点头,道“孙掌门说的是,只是我的感觉不太好,心神有些不宁。”说完,他看了看白骨郎君的尸体,甚为遗憾的道“可惜,让他跑了。”

    孙小乙一怔,道“您说谁跑了?”

    清岩道“白骨郎君,他舍弃了身体,元神脱壳遁走了”

    孙小乙急忙跑过去一看,果然白骨郎君的天灵盖破了一个洞,真是遁走了元神,见此孙小乙不觉叫道“呀真叫他跑了”

    清岩颇为懊悔的道“我一急之下忘了桃木剑被九阴鬼首所污,威力大减,我应该用赤焰剑的,可惜呀”

    孙小乙道“您也别太懊恼,失去肉身对于白骨门的人来说,也就等于失去了成的修为,损失也是极大,白骨郎君要想恢复修为,又要受那阴火焚身之苦了,这活罪够他受得了,比死可是难挨了千万倍”

    清岩不明所以,道“此话怎讲?”

    孙小乙笑道“您是不了解白骨门修炼白骨魔功的过程,那绝对比得上轮回之苦,实非人可以忍受,白骨门的弟子之所以不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太难熬了”

    清岩听的很感兴趣,就向孙小乙请教起来,孙小乙就把白骨门的一些秘辛说了出来。

    白骨门的修炼的邪门道法名叫白骨魔功,当然这个名字是白骨阴魔自己起得,以前另有个名字叫做九转阴火炼形,此魔功最诡异之处就在于阴火炼形上,阴火炼形炼的不是别人正是修炼者本人,以九幽阴火淬炼自己的身体,从而来加强修为和元神,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九幽阴火何等歹毒,寻常人沾上一点便是个死字,而白骨门的人却要用阴火来烧自己每一寸身体,那滋味岂能好受,虽说他们有方法来忍受阴火之毒,可这痛苦是躲不了得,通常十个有九个就会被活活痛死,能过关的少之有少,但只要过了此关,白骨魔功便有小成,威力就已显现,而要把白骨魔功修炼大成,就要经过九九八十一次的阴火焚身,一次要比一次厉害,当然修为也会越来越高,这就是九转的含义。

    据说白骨阴魔已然九转功成,白骨魔功已是大成之境,到了那个地步,肉身和元神已被阴火凝炼的合二为一,虚实莫测,实是到了外物难伤的境界,威力之强,难以想象。

    清岩听到这里,就道“我说赵大哥让我要千万小心白骨阴魔这些老怪物,还说如果遇到他们要趁早跑,不然的话就要完蛋,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些家伙都是打不死的,我不跑能行吗?还好今天来的只是白骨阴魔的元神,我胜的真是侥幸”

    孙小乙道“道长,你也不能太妄自菲薄,你有赤焰剑在手,白骨阴魔自然要忌惮你三分,要说白骨阴魔怕什么,赵剑王绝对是一个,今天你赢得一点也不侥幸,那一剑,真有赵剑王的风采”

    清岩笑道“你倒会说话,我比赵大哥可差的远了,对了,刚才说到白骨魔功要九转什么的,那这个白骨郎君到了第几转?”

    孙小乙想想,道“白骨郎君可是白骨阴魔的得意弟子,据说已到了七转,只在他师兄白骨魔君之下,算是白骨门的第三高手”

    清岩闻言,微微一怔,道“白骨郎君的修为连极流都够不上,最多也就是个上品中上,这已是七转,这不太对劲呀”

    孙小乙对清岩说的极流,上品很是茫然,就问这是何意,清岩就把王天郎划分的阶段给他说了说,这才让孙小乙恍然,随即叹道“道长,您居然和天狼王也有交情,而且还有他的寒星冷玉,由此可见你们关系的非同一般,这真叫我惊讶”

    清岩笑道“这有什么,王大哥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他人挺好的。”

    孙小乙暗道“那是你和他对脾气,换了别人可就难说了,天狼王还不够可怕吗”嘴上却道“您说的对,传言不可信,不可信。”随后又道“您说白骨郎君的修为不应该这样,我其实也有这种感觉,我仔细想了想,认为原因就在这火精身上。”

    清岩奇道“和它有关系?”

    孙小乙接着道“你有所不知,白骨郎君为了得到火精,在大火山一守就是十数年,大火山那地方属至阳之地,阳气太盛,无形中就会损伤白骨郎君的修为,时间一长就更是厉害,所以白骨郎君的修为会弱了不少,我觉得就是这样。”

    清岩也认为孙小乙说的有道理,就赞道“孙掌门,你可是见识渊博呀我真是很佩服你。”

    孙小乙脸一红道“道长,您别这么说,应该是我很佩服您才是,不说你的修为有多高,就是您的气度就叫我折服,我孙小乙服您”他语气恳切,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清岩笑道“孙掌门太过奖了,我哪有什么气度,就是个小道士罢了,你也别您啊您的称呼我,我可受不了”

    孙小乙忙道“那可不行,这……”

    清岩截口道“你叫我清岩行了,我觉得挺好”

    孙小乙犹豫片刻,才道“既是如此,您……清岩,你也别叫我什么孙掌门了,我这个掌门,唉就是那么一回事了,你叫我小乙吧”

    小乙,清岩愣了愣,看看孙小乙那张小脸,虽然很小,可脸上皱纹却是不少,清岩知道他的年龄也委实不小了,这小乙他可叫不出口,心思一转,就道“这样吧,我叫你小乙哥吧,这样还亲切点,怎么样?”

    这是孙小乙求之不得的称呼,大喜过望的他,说话都有了些颤抖,那是相当的激动,“好……好啊……清岩……我就生受了。”

    清岩微笑道“看你说的,什么叫生受了,你比我大,称呼一声哥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小乙哥”最后他又亲亲热热的叫了一声,直把孙小乙感动的热泪盈眶,激动不已,连声答应着,都有些不能自己了。

    对孙小乙的激动清岩都有些不理解,他可不知孙小乙一直受尽了旁人的白眼,轻视,不尊重,向来旁人对他的称呼最客气的就是孙小乙,最多的就是“喂”“你”“那个什么”诸如此类的称呼,还有干脆叫他“鼠精”的,因为他精于土遁,就有了这样一个名号。

    他生性胆小,遇事逆来顺受惯了,就把这一切默默承受,可他也不是不想受人尊重,他时常也在心里呐喊“我叫孙小乙,不是什么喂,也不是鼠精”但他只是在心里这么喊,从来没有对人说过,强烈的自卑感一直像一条毒蛇撕咬的他的心,让他伤痕累累,却又无法治愈,能够给他疗伤的灵药,就是别人对他的尊重,只可惜,他没有遇到和争取过。

    今天清岩给他带来了疗伤灵药,出自真心的称呼,客气的言语,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所以他才能等到现在,没有溜之大吉,是清岩给了他一点自信,他岂能不激动,不兴奋。

    清岩看着孙小乙脸上光彩闪动,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心道“我这声小乙哥竟有这么的威力呀”不觉暗暗一笑,随后又道“小乙哥,……”话刚说一半,他手里的赤焰剑突然光芒大盛,随即又发出一阵清越的龙吟,清岩立刻醒悟,忙向地下的火精看去,此时冰块都已化去,火精露出了身体,它与赤焰剑同属至阳之物,立刻就有了感应,赤焰剑发出剑鸣,火精也“叽叽”的叫了几声,由于它还有冰蚕寒丝网的束缚,精神还是有些不振,有气无力的伸伸四肢,眼睛却是充满渴望的看着清岩。

    清岩笑道“你是让我放你出来?”火精真是通灵之物,闻言竟是点点头,又叫了几声,清岩和孙小乙对视一眼,二人都没想到火精居然通灵至此,清岩见火精模样可怜,顿时心生怜悯,他对火精也没什么想法,微一沉吟后,就把裹在火精身上的冰蚕寒丝网拿了下来,顺手递给了孙小乙。

    而火精一脱困,精神陡然一振,一个跟头就跃了起来,浑身上下红光大作,赤焰剑紧跟着也是一振,瞬间就有一股热浪充斥在地面之上,清岩一惊,忙把赤焰剑收回,又道火精喝道“你……你先冷静一下”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对火精说,让它收敛一下火性,也不知火精懂不懂何为冷静。

    火精被清岩一喝,身体猛地一停,火眼金睛一阵闪动,身上的火焰火光竟然慢慢地消失了,只听它嘴里一阵乱叫,似乎在对清岩诉说什么,只是清岩听不懂,只能苦笑道“你现在自由了,可以走了回……大火山去吧”

    火精闻言眨眨眼,也不知在寻思什么,片刻后,它突然一声尖叫,身子再度跃起,这次它直接扑向了清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