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惩恶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九十八章惩恶一

    孙小乙顺着清岩指的方向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清岩所说的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庙,这个庙里也没有老和尚,因为这庙叫做龙神庙,供奉的当然就是掌管雨水的龙神,把龙神庙修建在白水河边,自然也是为了让龙神方便享受香火和百姓的参拜,再看这座龙神庙修建的甚有气派,金砖碧瓦,高墙阔门,足见百姓对龙神的尊敬。

    孙小乙心里颇不是滋味,原来百姓不是冲着他们来的,清岩早就看到那人群最前面有人抬着数面大旗,上写着几个大字什么“深感龙神恩降甘露”等等感谢之词,既然下雨了,百姓当然就会来感谢龙神,只是清岩没想到老百姓行事会如此之快,雨刚下不久,大家就蜂拥而至,看着阵势确实有些惊人。

    听得锣鼓声越来越近,孙小乙叹道“清岩,咱们走吧”

    清岩一愣,道“小乙哥,看看热闹多好,我可没见过这么多人同时来拜神的,你看,他们拿的那些祭品,真是不少啊”

    孙小乙有些无奈的道“又不是来拜我们,有什么可看的。”

    清岩奇道“小乙哥,这雨可是咱们造成的,百姓祭拜龙神,我们当然也要沾点光了,你说是不是?”

    孙小乙闻言暗道“你倒是想的开。”看清岩没走的意思,他只能直说了,“清岩,不怕你笑话,其实我……我不习惯见那么多的人,要不,你在上面看,我去下面等。”

    原来如此,你是害羞呀,清岩暗暗一笑,道“你也别下去了,咱们就在上面看,我有办法让他们看不到咱们。”说完,默运师傅广闲在他临行之时传给他的心法,真气布满体外方圆丈许,形成了一个无形屏障,将他和孙小乙的身形隐住,瞬间他们就成了无形之人。

    孙小乙的见识堪称最强级,清岩的隐身之法又让他大吃一惊,失声叫道“清岩,你施展的莫非是无形……”

    清岩截口道“小乙哥,这是我们崆峒派的藏气敛形之术,可不是那个无形什么,你别搞错了。”

    孙小乙一怔,他心思一转,暗想“难道是我看错了,就算顾长风的无形剑遁也不过如此吧,崆峒派几时有了这种心法,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崆峒派……”他心中有些困惑,又听清岩说的坚决,就道“是我少见多怪了,清岩,不过说实话,你们崆峒派在我眼里可是越来越神秘了”

    清岩笑道“小乙哥,崆峒派有什么神秘可言,你看我很神秘吗?”

    孙小乙苦笑道“不神秘,一点也不神秘”

    清岩见他神情好笑,小眼很无奈的眨动着,不禁哈哈一笑,道“小乙哥,我倒觉得你很神秘。”

    孙小乙皱眉道“我?”

    清岩道“你……”刚说了一个字,清岩就是一顿,随后道“先不说这个了,咱们还是看热闹吧他们都过来了。”

    说完,清岩大袖一振,真气鼓荡,他和孙小乙身形缓缓飞起,他们刚刚飞起,人流的最前端就从他们脚下走过,不一会,他们刚才所处的那大块空地就挤满了人,清岩站在空中,自然看得清楚,一眼望去,后面还有许多人陆陆续续的向这边走来,幸好有这大片干枯的河床当广场,才能够容纳如此多的人,不然人们都要掉进白水河里了。

    就是如此,人群也显得十分拥挤,这人实在太多了,清岩粗略的一算,这人数不下于万人,看着下面涌动的人头,清岩笑道“小乙哥,够热闹吧”

    孙小乙点头道“真是不少,咦清岩,你看那是什么人?”他突然看见在人群的最前面,离龙神庙最近的地方有个人很奇怪。

    清岩也发现了那个人,那人一身红袍,在人群里甚是惹眼,就算不站在前面,也有鹤立鸡群的味道,那人面朝人群,神情傲慢,颇有目空一切的气势,身形高大,相貌也算端正,就是眼光流动不定,多少带着一些邪气,四十多岁的年纪,在他身边空着一大块地方,显然众人对他很是敬畏,在红衣人旁边只有廖廖几人,但似乎都以他为尊,清岩看得明白,在红衣人身边居然还有一人身穿官服,而此时,那身穿官服之人正在和红衣人交谈,红衣人一边听着,一边点头,不时还抬头看看天空,红衣人也只有在和穿官服之人说话的时候,脸上还能带点笑意,其余的时候都是那副傲慢的神情,眼睛在看向周围百姓的时候,很自然的流露出不屑的眼神,但百姓对红衣人却是异常尊敬,离他越近的地方根本就无人敢说话,那锣鼓之声也早已停止,偌大的一群人,竟没有发出很大的动静,有的只是百姓的呼吸之声和一些低声细语。

    清岩看的有些迷糊,就问道孙小乙“小乙哥,你说的就是那个红衣人吧?这人是挺古怪的,我看大家都好像很怕他。”

    孙小乙也道“我就是觉得奇怪,你看那个穿官服的人,应该就是这里的县太爷,按道理他才是这里的大爷,可你看县太爷的神情,对这个红衣人也是毕恭毕敬,难道这个红衣人是个大官?”

    清岩道“或许是吧”

    孙小乙却又道“不对,清岩,这个红衣人和你一样也是个道士,他的那身红衣是件道袍啊”

    清岩一怔,他只觉得那身红衣很惹眼,却没留意衣服的款式,再看果然是件道袍,原来这位和自己一样,也是三清门下弟子,又是一个同道中人。

    这就越发古怪了,一个道士怎会让县老爷如此尊敬,难道这位道友也是一位身怀道法的修真之人。

    清岩与红衣道士隔的虽远,可也能以神视察看,心思一动,神视便已放出,只一扫,清岩就已明白,只是神情又是十分古怪,孙小乙忙道“清岩,你发现什么了?”

    清岩摇头道“没什么发现,这人就是个普通的道士,没什么修为,气息很弱,应该是修炼过一些内家气功,身体也很强健,想必是会武功吧不过,我听这位县老爷称呼他为杨真人,语气很恭敬,听他们说话的意思,似乎……似乎……”

    清岩说到最后是顿了又顿,孙小乙有些着急的道“似乎什么?清岩,你说话怎么结巴了”

    清岩苦笑一下,道“听那位县老爷说话的意思,似乎这场雨……这场雨是这位杨真人求下来的。”

    孙小乙闻言一怔,随后大怒,忍不住叫道“什么?雨是谁求的?他在放屁”

    清岩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幸好他这隐身之术是既能隐身,也能敛声,孙小乙叫的再大声也不会让下面的人听见,清岩倒是没怎么生气,反而劝道孙小乙“小乙哥,你别动气,这杨真人……”

    孙小乙骂道“杨个屁真人,就是一个骗子,清岩,你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骗子,真是气死我了我们辛辛苦苦一场,到最后居然成全了这个骗子,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清岩,你的剑呢?借我使使。”说着就去拿清岩手里的桃木剑,看样子他是动了真火。

    清岩笑道“小乙哥,你有何必为此生气呢你我求雨为的只是百姓,雨既已下来,我们就已是功德圆满,至于这位杨……道人,就随他去吧,他也无非是混口饭,一会儿,我暗地吓吓他就行了,也算警告吧料他也不敢骗得太过分。”

    孙小乙气呼呼的道“这也太便宜他了清岩,你的心肠太软,很容易吃亏的”

    清岩笑道“我这心肠是该软的时候软,该硬的时候硬,这种骗子虽然可恶,但我总不能要对他下杀手吧毕竟是个普通人,只能得饶人处且饶人了只希望这个县老爷别太糊涂”

    孙小乙摇摇头,他是气愤难平,但既然清岩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别的,只能忍下了这股气,盯了那位杨真人恶狠狠的一眼,随即冷哼了一下。

    此时,那位县老爷开始对着周围百姓讲话,就听这位县老爷首先扯着嗓子喊道“各位乡亲静一静,静一静”他一喊话,本就很安静的人群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县老爷见此很满意的一点头,继续喊道“各位乡亲,本县久旱无雨,我这个父母官也是心急如焚啊想我白水县几曾有过这种灾情,幸好天可怜见,又有贵人相助,今日终于降下甘露,本官今日到此是和乡亲一个目的,一是来拜谢龙神赐雨,二是就是要感谢天心教的杨真人,如果不是杨真人……”

    孙小乙听到这里,嘴里自言自语道“原来这个骗子是天心教的人,清岩,这天心教……”话到此处,孙小乙突然觉得周围气息有些不对劲,一股凌人的气机从清岩身上散出,使得他不由得一寒,再看清岩脸上一片冰冷,眼里神光四射,蓝电也似眼光就如两柄利剑,神情好不骇人,随后又听清岩喃喃的道“天心教原来是天心教”

    孙小乙稍一犹豫后,低声道“清岩,天心教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