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惩恶二

作品:《仙途正道

    第三百九十九章惩恶二

    天心教当然有问题,而且还是很有问题。

    孙小乙对于天心教所知不多,他虽是耳目灵通,可一向只关心修真门派的各种事情与消息,像江湖上的各个帮派他根本就不会去操心,他只知道这个天心教势力很大,隐隐已成了江湖第一教会,门下弟子众多,而此教是以道教神尊原始天尊为供奉,在各地有着很多善男信女,天心教也自称是道教分支,不过信奉的只是原始天尊一位道教尊神罢了。

    孙小乙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他听这位杨真人是天心教的人,自然一点也不惊讶,但见到清岩的神情,他才惊奇起来。

    就见清岩冷笑道“他既是天心教的人,那我就不能饶他了,小乙哥,天心教可不一般,问题大着呢”

    孙小乙一怔,道“问题很大这我怎么不知道?”

    清岩道“他们与修真门派分的很清,从来没有过瓜葛,所以你不了解他们。我可是和他们打过几次交道,哼天心教的人没什么好东西”

    孙小乙听清岩如此说,心道“那我以后可要关注一下天心教了,既有秘密便有消息,这可是一个大买卖”他这样对天心教上了心,还真就挖出了天心教的大秘密,只是秘密太大,大的都让孙小乙承受不了,孙小乙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肯定不会去招惹天心教,只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给他吃,他再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孙小乙在寻思买卖,清岩也想到了孙小乙的本事,心道“师傅说过,这次下山如果有机会,就多打探一下天心教的消息,既然遇到了小乙哥,就找他帮忙吧”就道“小乙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孙小乙是何等机灵,此时清岩一开口他就知道清岩要干什么,对于清岩他是异常痛快,二话不说,干脆之极的道“清岩你放心,天心教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他就是再神秘,我也要刨出他的根来。”心里又想“这买卖既然是清岩的,唉,就是不挣钱的买卖了”心里颇为遗憾。

    清岩见他说的把握十足,对他的信心也就很十足,但也不忘提醒孙小乙道“小乙哥,天心教里并非都是普通人,应该有修为极高的修真之人,你不能大意呀”

    孙小乙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这时他才想到此事大有风险,可话已出口,又是面对清岩,胆小如鼠的他,顿觉胆子大了许多,简直是胆大包天,用力一拍胸口道“清岩,你就放心,我心里有数,我这天遁门掌门也不是吃素的,不会有问题的,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清岩笑道“我相信你,小乙哥,现在你看我怎么教训这位杨—真—人。”他有点咬牙切齿的说道。

    孙小乙立刻双眼一亮,叫道“对,这小子是该好好教训一下,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清岩你想怎么办?要我帮忙吗?”

    清岩淡淡一笑,道“不用,你看着就行了,我要把这杨真人烤了,要他变成熟羊真人。”

    孙小乙被清岩的弄的一愣,也是一冷,随即想到清岩方才说过的话“我的心肠是该软的时候软,该硬的时候硬”,这言犹在耳,清岩的心肠就已然变硬了,再听清岩语气淡淡,可其中隐含的杀气却一点也不淡,心道“清岩要是硬起心肠来,真是让人有些害怕呀,幸好,我和他成了朋友。”孙小乙不禁为那位杨真人有些担忧,杨真人的运气似乎有些差呀

    他们二人说话之时,底下的县老爷已经讲完了话,在百姓的一阵鼓掌声中,杨真人随后也大讲起来,他的话可比县老爷多多了,这位杨真人也不谦虚,把所有功劳都揽在了自己身上,说他见到白水县大旱之后是如何心痛,随后又如何向龙神求的雨,其中过程又是如何辛苦,几乎就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才说服了龙神,让龙神给白水县降了雨,此人说的栩栩如生,就连龙神的形象也说的十分全面,甚至都把龙神如何降的雨都说的那么详细,众人其中也包括县老爷,听的那是如痴如醉,嘴里发出一连串的惊叹,每个人对杨真人充满了尊敬和敬畏,试想,能和龙神交谈的人岂是凡人,这位杨真人绝对就是仙人,最起码也是个半仙。

    杨半仙讲的眉飞色舞,在雨水的滋润下,他的脸上光彩闪动,说的兴起,他居然要向百姓展示一下他的通玄道术,不过,就在大家殷切盼望之时,杨半仙又说,自己这几天为了求雨,修为损耗太大,一身通玄道力没有完全恢复,今天就展示不了了。

    大家对杨半仙的话自然十分信服,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求雨可不是小功夫,自然要伤精神,耗元气,虽然大伙觉得杨半仙此时精神抖擞,一点也没有虚弱之态,但杨半仙既然说了,大家哪能有半点怀疑。

    杨半仙长篇大论说了半天,说到最后,终于讲到了正题,就听他突然神情一变,脸色微微一沉,冷声道“虽然这天已经下雨,大旱即将过去,可你们知道这次龙神为何要让白水县干旱吗?”

    众人闻听都是一脸茫然,齐齐摇头,表示不知。

    县老爷急忙道“想必其中定有隐情,还请真人明言,也好让本官和百姓知道究竟哪里错了,惹得龙神降罪。”

    杨半仙冷冷一笑,道“不是本真人说你们,这大旱其实是你们咎由自取,这大旱说是天灾,但真正的却是,这都是你们自找的”

    县老爷和百姓闻言同时大惊,县老爷一脸惊容的道“真人快请讲来,这如何会是?”

    杨半仙神情越加阴冷,用手一指龙神庙,沉声道“县老爷可知这龙神庙的前身是什么吗?”

    县老爷稍一寻思后摇头道“这个本官不知。”

    杨半仙叹道“你们这些俗人,只知龙神掌管雨水,可保五谷丰登,却不知这龙神也是我神原始天尊的虔诚弟子,这龙神庙原先就是天尊的玉清道观,可你们这些目光短浅之辈,见天尊玉清道观年久失修,残破不堪,竟然就其改建成了龙神庙,以为这样就能风调雨顺,哪知道你们这一改,反而惹出了大祸。”

    县老爷大惊失色颤声道“难道是天尊动怒了?”周围的百姓也是一阵骚动,个个惊骇莫名。

    杨半仙冷笑道“天尊是何等胸襟,岂会在意这些小事,动怒是龙神。龙神身为天尊弟子,眼见你们把供奉师尊的道观改成了龙神庙,这不是让他犯了忤逆师尊之罪,这岂能不让他勃然大怒,所以龙神才降罪于白水县,龙神本意要让白水县大旱三年,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怒,……”

    县老爷一听大旱三年,顿时失声叫道“三年,这……”

    杨半仙点头道“龙神本意就是如此,可本真人却知道你们是无心之过,并不是有意亵渎我原始尊神,所以我才会去找龙神,为你们求情求雨,好在龙神看我与他同为原始尊神弟子,十分相信我,知道我不会虚言骗他,经过我一番劝解,这才消了怒气,原谅了你们。”

    县老爷和百姓听到这里又齐声感谢杨半仙的大恩大德,也感谢龙神的宽宏大量和原始天尊的伟大胸襟。

    在一片歌功颂德声中,杨半仙傲然四顾,脸上说不出的得意,等到大家感谢的差不多的时候,他继续道“不过,龙神的怒气虽消,可他还有心愿未了,这个心愿就要靠你们为他完成了。”

    县老爷急忙道“什么心愿?我等定要全力以赴,为龙神完成。”

    杨半仙沉吟片刻道“龙神心愿有二,一是要把这龙神庙尽快改建为天尊玉清道观,这个能做到吧?”

    县老爷连声道“能,能,本官马上就命人改建,龙神庙另一个的心愿是?”

    杨半仙继续道“第二个心愿就不好办了……”他故意一顿,县老爷急得叫道“真人直说无妨,我等定能做到。”

    杨半仙这才缓缓的道“此事说难倒也不难……”他说话刚一半,忽觉的情形有些不对,这本来下的爽快的丝丝细雨竟然停了下来,雨非但停了,而且凉爽的气温也随之升高,这下让杨半仙大为惊骇,神情大变,暗暗叫苦不迭“不会吧,这雨怎么停了?完了,这可如何是好”

    一旁的县老爷还在等他说话,见他突然不说了,不禁问道“真人,这心愿究竟是什么?”随后他也发现雨停了,惊叫道“哎呀真人这雨怎么停了?”

    就在杨半仙还在寻思如何应对这个大变化之时,一个人突然说道“是我叫雨停下来的”

    这个声音来的怪异,竟是像从天上传来的,声音低沉有力,虽然不大,可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十分清楚,杨半仙首先变色,甚是惊慌的叫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那人淡淡的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自称为本座弟子吗为何此时听到本座声音还不赶快下跪本座是谁?难道你真的不知吗”说到最后那个声音越来越威严有力,每说一个字,就像天上响了一声巨雷,声声震耳,触动人心,使人不由得升起敬畏之心。

    杨半仙只觉得浑身一冷,仿佛掉进了冰窟,脸色顿时煞白,双腿早已发软,最后被这声音惊得直接跪倒在地,好半天,嘴里才哆哆嗦嗦的道“您是元始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