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犹恐相逢是梦中五

作品:《仙途正道

    俊美男子闻声嘴角笑意愈盛,又过了片刻,俊美男子忽然开口道“是时候了,你们随我上去,不可惊动了它。”他的两个弟子答应一声,随后三人便如三朵白云一般,飘然升起,瞬间就离地面百丈之遥,然后稳住身形,三人齐齐注视着那白玉鼎,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清岩当然不能随他们升起,就算他对无形剑诀有信心,但也不能如此嚣张,毕竟人家站在了头顶,稍一有动静,就很可能会被发现,清岩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也和他们一样,眼睛瞅着白玉鼎,等待着那个“它”。

    这一等就等了大半个时辰,白玉鼎了“嘶嘶”叫声越发急了,半透明的鼎身里,那道红影在不住的转动,速度奇快,显然是急不可待了,清岩好奇心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的心也急得火烧火燎,而上面的三人倒是耐心十足,只在那里静静的等着,清岩暗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出来还这么麻烦。”

    又过了一阵,清岩忽觉地面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神视一扫,赫然发现下面有个东西正在地里快速爬行,那东西甚为长大,曲曲折折的,竟有五六丈之长,虽在地下,可速度那是极快,但行动之间动静很小,若不是清岩神视明锐,根本无法察觉,这东西很快就到了离地面数尺之处,眼看就要出来了,它却突然停了下来,长大的身子动也不动一下,就像死了一样。

    清岩先是一怔,随即醒悟,暗道“这东西够狡猾的,这样子分明实在听外面的动静。”清岩也不敢大意,气息凝敛,隐身无息,此时的他已和这山谷的一草一木融在了一起,无人可以发现他的存在。

    那东西也很小心,在下面装死足足装了半个时辰,上面白玉鼎里的红影似乎感应到了下面的东西,叫声又急切了许多,也许是不堪叫声的催促,或者是觉得上面很安全,它终于动了,长大的身子极快的一动,“啪”的一声轻响,这东西总算从地了冒了出来,不过也只是先探出了一个头,此头一露,清岩不觉吃了一惊,暗叫道“我的天啊怎么是个人头”

    这实在是出乎意料,那真是个人头,一头黄发批散着,容貌虽是半遮半掩,但清岩看得清楚,那是张女人的面孔,细眉长目,红唇粉面,容貌居然颇为较好,可清岩却是觉得诡异十足,那头虽为人头,可清岩知道它的身子可不是人身,再说此头探出后,便带出一股浓烈的腥气,而那人头上的双眼,闪烁出的眼光又是那么邪气凶恶,清岩微一思索,神视再次一扫,终于想到了这东西的来历,这东西竟然是——美人蟒

    神魔志异中有美人蟒的记载,称它为蛇中异类,其毒无比,凶残狠毒,常以人类为食,口中所吐毒雾,触之即死,无药可救。清岩总算这些日子没有白看神魔志异,想到了这怪物的来历,知道了厉害,心头顿时一凛,更是加倍小心,同时暗想“他们为何要引出这条美人蟒,看那里面的红影显然对美人蟒很具吸引力,他们费劲心思要干什么?”清岩当然不会认为阴山派是想为民除害,阴山派的人哪能有这份善心。

    再说那颗人头探出后,四下一阵张望,看起来它真的很谨慎小心,等到它看到白玉鼎时,似乎一愣,随即发现里面传出的“嘶嘶”之声,随即它发出一声嘶吼,身形一震,整个身体终于露了出来。

    果然是人首蛇身,它的身子一露,谷里腥臭之气大盛,清岩早已以真气护住周身,隔绝了气息,他知道美人蟒剧毒无比,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美人蟒身子伸缩之间就已把白玉鼎团团围住,人头抬起,往鼎里看去,就听的鼎里声音大作,美人蟒又是一声嘶吼,眼里光芒一闪,犹豫片刻后,美人蟒终于把头伸进了白玉鼎。

    美人蟒伸头入鼎后,过不多时,那长大的身子也一段段的进入了鼎里,别看这鼎只有六尺多高,可里面却是另有乾坤,美人蟒长大的身体很快就都进去了,只听的里面响起了两种嘶吼之声,似乎它们见面后十分兴奋,嘶嘶之声又比方才响了许多,而就在美人蟒整个身子进入白玉鼎之后,上面的三人也随即飘然落下,就听那俊美男子发出一阵得意之极的笑声,他大笑过后,他的两个弟子齐声道“恭喜师傅,大功告成”

    俊美男子掩不住脸上的得意之情,笑道“这只算成功了一半,等我炼好药后,那才是大功告成”说完又是一阵大笑,随后他又道“你们也算有些功劳,事成之后,为师定有赏赐”

    那二人闻言大喜,齐声道“多谢师尊”俊美男子看看白玉鼎,稍一思索道“美人蟒既已收伏,这里就用不上你们了,炼药之事我自会处理,你二人马上去百花坳,和云峰二人守在那里,那地方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为师就是前功尽弃。”

    二人急忙应道“弟子遵命”俊美男子又道“记住百花坳不能有任何差错,不然你们就自行了断吧为师的话说的够明白吧”语气突然变的异常冰冷,杀气凌人。

    二人身子一震,道“弟子明白弟子不敢有任何闪失。”俊美男子淡淡的道“这样最好,三日后为师便会赶到百花坳,你们去吧”二人答应一声,躬身一礼后,随即飞身离开。

    等到弟子离开,俊美男子手摸白玉鼎,自言自语道“我就不信有此灵药后,你还能逃脱我的掌心,三天之后,我们就要见面了,哈哈哈……”他想到得意之处,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玉面之上显露出来的神情竟是那么的邪恶。

    清岩不明白他话中之意,可看他的神情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听他的笑声就觉得有气,恨不得给他来上一剑,只是清岩此时在无形剑诀上的修为,只能借无形剑气隐身,还不能既隐身又能出剑,要是挑明来,清岩还没什么把握收拾了这个坏蛋,再说人家毕竟还没干什么坏事,总不能就凭笑声可恶,就找人斗法吧

    清岩乘着俊美男子笑的得意之时,便闪身离开,此地已然无事,清岩觉得还是到他们说的百花坳去看看,万一他们在百花坳干坏事,那出手就名正言顺了。

    清岩是盯上了阴山派,来到空中,发现那两个阴山派弟子已经飞出老远,不过他们修为一般,飞行速度远没有来时的快,清岩用不了多久就到了他们身后,清岩也不在小心翼翼,身形几乎都贴上了二人,而这二位没有丝毫察觉,只顾着御剑疾飞,飞了一段时间后,其中一个忽然开口道“云海师兄,小弟有些饿了,咱们不如先去吃点东西吧?”

    那个云海师兄道“好吧,我也有些饿了,这几天确实很累,云端师弟,我们就去兴隆酒楼,吃完饭再去百花坳”他二人一说话,清岩不觉暗暗苦笑一声,暗道“真是麻烦,吃什么饭还不快去百花坳”只是二人也不理会清岩急切的心情,身形一转,就向下面坠下,清岩无奈的摇摇头,往下一看,下面真是一个镇子,再看那二位已经找了个僻静之处落了地,二人落地后拍拍衣服,各自收起仙剑,然后就大摇大摆的向镇子中心走去。

    清岩叹息一声,自语道“我也去吃吃饭吧”身形一闪,也落了地。清岩不知道此处已到了什么地界,看着镇子倒是不小,人来人往的也很热闹,此时已是下午,按道理不应该有这么多的人,清岩有些疑惑,当下就顺着那二人走的方向,来到了一座酒楼,兴隆酒楼。

    兴隆酒楼生意真是兴隆,这个时间客人还是不少,清岩进了酒楼,就被小儿带到了楼上,巧的很,那两个阴山派弟子也在上面,清岩正好和他们坐了个对面。那二人当然不知道清岩是冲着他们来的,只是觉得这个道士气质不凡,就多看了两眼,以他们的修为也看不出清岩的深浅,清岩还对着二人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等到小儿端上饭菜,清岩就问了问此地为何如此热闹,小儿告诉清岩,今天是十五,这里名叫太白镇,每逢初一十五都是大集,所以人就比较多。

    清岩点点头,又问道“这太白镇的名字倒是很雅致,是否有什么说法。”小儿笑道“我们这镇子,离太白山不远,所以就起了这个名,小店原本叫太白楼的,可一个算命的说,这名字太大,我们店小担不起,掌柜就改成了兴隆酒楼,结果这生意真就兴隆了”

    听到太白山,清岩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秦岭附近,暗道“这一飞飞的够远的”随即又问道“太白山我是久闻大名了,只是不知那山里有何风景啊?”清岩也是随口一问,这小二也是个爱说话的主,立刻就说道“那可就多了,什么拔仙绝顶,千年冰洞,天池呀,不过要说最出名就是太白山里的百花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