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犹恐相逢是梦中九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一十一章犹恐相逢是梦中九

    艳丽的红芒一闪而逝,只有淡淡的热气在四处飘动,清岩冷冷的看着y山派的四个弟子,朱剑依然挂在腰间,仿佛从来没有动过,听到云峰居然喊出“赤焰剑”清岩不禁冷笑道“你们还不配见到赤焰剑”

    云峰面无人sè,颤声叫道“你是赵……无……忌?”语气声调和他脸sè一样没了模样。

    清岩有些好笑的道“你看我像吗?简直是胡说八道你们几个真让我失望对了,郭云杰是你们什么人?”

    这四人闻言都是一愣,清岩不耐烦的道“说呀你们不都是y山派的吗?不会不认识郭云杰吧?”四人齐齐一惊,还是云峰开了口,战战兢兢的道“郭云杰是我们的三师兄。”

    清岩一怔,颇为ihuo的道“三师兄?你不是大师兄吗?这是怎么回事?”

    云峰连忙解释道“郭云杰是祖师的三弟子,所以就是我们的三师兄,我只是他们的大师兄。”

    清岩有些糊涂,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他也懒得再问,缓步走向这四人,来到四人近前,看他们一副魂不附体,心惊胆战的模样,清岩那是一阵鄙视和不屑,刚才四人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现在就成了这个德行,真是给y山派长脸。

    这四人见清岩神情冷漠,脸sè极为不善,更吓得浑身直抖,手里的半截仙剑早已落地,若不是清岩制住了他们的身体,他们只怕就要跪地求饶了。

    身子不能动,嘴巴却能张开,大师兄云峰不愧是大师兄,做什么都有一套,求饶也不例外,首先大叫起来,求清岩手下留情,网开一面,随后其余三个也跟着叫了起来,四人是连喊带叫,痛哭流涕,模样甚是凄惨。

    清岩被他们的叫喊弄得措手不及,本来一肚子的怒火和杀机,顿时消了大半,他不是个冷血之人,面对这种情况他委实下不了狠手,暗自苦笑道“这y山派弟子怎么如此没骨头,我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求爷爷告奶奶了,这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清岩感到无奈,他却不知道这四位y山派弟子之所以如此害怕,一大半原因并不是他,而是赵无忌。当年赵无忌为了斩杀郭云杰,大闹y山,和y山老祖大战于y山之巅,那一战中,死伤在赵无忌赤焰剑下的y山派弟子不在少数,那炎炎剑光让很多y山弟子记忆犹新,甚至都成了难以忘却的梦魇,y山派从上到下对赵无忌是恨之入骨,更是怕的要命,在y山派内无人敢提赵无忌三字,谁也不愿遇到这个y山派的煞星,赵无忌遭遇九天雷劫后,y山派可是去了一大心病,可后来又闻听赵无忌竟然渡过了天劫,这可就是坏消息了,虽然近几年赵无忌一直没有动静,可威名之盛更胜从前,郭云杰失踪了,y山派早把此事算在了赵无忌身上,y山老祖没了心爱弟子,嘴上叫的要报仇,可心里也在担心,以前的赵无忌不好惹,渡劫境的赵无忌是惹不得,万一哪天赵无忌再次出现在y山,那会是什么结果,y山派的人想都不敢想。

    正是他们心有所惧,所以就格外害怕,清岩的火红剑光一闪,四柄仙剑就成了八段,锋芒如此凌厉,不是赤焰剑是什么这四人岂能不怕,下意识就把清岩当成了赵无忌,就算清岩不承认,他们还是认为是,自然就很害怕,很害怕,很很害怕了。

    清岩被四人的叫喊弄的一阵心烦,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理会四人,举步走过四人身边,向着百huā坳深处行去。那四人看的清岩面沉似水,只觉得乃是大凶之兆,嘴里叫的更为大声,一时间鬼哭狼嚎,响彻了整个百huā坳。

    清岩刚走了没几步,也只进了百huā坳不过数丈,便觉得情形不对,这百huā坳处处有鲜huā盛开,huā香袭人,使人yu醉,眼中所见尽是各sèhuā朵,这些都不奇怪,让清岩觉得古怪的是,在他前面不远的百huā从中有着一层淡淡云雾,那层云雾sè为极淡的粉sè,云雾虽淡却是极多,散布在那百huā坳的深处,往上望去,那粉sè云雾竟有百丈之高,山风吹过居然凝而不散,此雾不寻常。

    清岩立刻停下脚步,他身形刚止,里面那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也已传来“道友止步,那雾气碰不得”清岩闻言顿时恍然,道“你是被这雾气困住了?”

    那人语气平静,一点也不像被困之人,淡淡说道“正是,这雾十分恶毒,道友千万不可冒险。”

    人家不急,清岩却是急道“那怎么办?你没事吧?”

    那人听清岩对自己如此关心,不觉有些奇怪,便道“道友认得我吗?听你语气似乎与我相识?”

    清岩奇道“你看不到我吗?”

    那人道“我这几日全力抵抗雾气侵扰,真气损耗太过,神视已经无法放出,所以看不到道友相貌,还请道友明示。”

    清岩闻言不觉大为失望,暗道“我一听你的声音便认出了你,而你却还不知道我是谁,唉,看起来你是把我忘了。”他心里觉得苦涩,默然许久也不说话。

    那人等了片刻不见清岩回话,又道“道友,真的是逍遥剑王赵无忌吗?”

    清岩苦笑道“当然不是了,我只是一个……一个小道士。”

    那人听后似乎有些诧异,轻轻“啊”了一声,随即问道“那道友是在何处清修?”

    清岩微一犹豫道“四海为家那有什么清修之地,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语气又透出几分关心。

    那人叹道“此事说来话长,道友似乎真的认得我?”

    清岩道“这个……这个我刚才听你声音耳熟,错把你当成了一个朋友,细听之后却又不是,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那人沉吟片刻道“我复姓百里,单名一个冰字,是南海丹凤轩弟子,道友呢?”

    清岩暗道“果然是你,你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百里冰,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他心里ji动不已,神情语气却是不变,淡淡的道“原来是百里仙子,贫道失礼了,我只是个无名之辈,名号不提也罢。”

    百里冰见清岩不说姓名,不禁颇为疑huo,当年她与清岩相见之时,清岩还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声音言语都带着童音稚气,而经过这几年,清岩已是成熟不少,容貌虽未改变多少,但嗓音却是变化颇大,百里冰记得当年清岩的声音,却不认识现在的清岩,她更没想到此人会是清岩,自然也不会把两人联系在一起,听清岩说的含糊,她只当是此人脾气古怪,虽有疑huo但也没有多想,就道“道友既不愿说,我也不勉强,我在这里就先谢过道友的援手之恩了。”

    清岩苦笑道“你谢早了,等你出来再说吧,我要怎么才能帮你?”

    百里冰叹道“道友是不知这极乐香雾的厉害,我困在其中,除非雾散否则是出不去的。”

    清岩惊道“那怎么办?极乐香雾是什么东西?会这么厉害?”

    百里冰暗想“以他刚才显出来的修为,应该是位成名人物,可又怎会不知y山派的极乐香雾,这恶毒y秽之物让我怎么说出口,听他的声音年轻,难道真是个刚刚出来的高手。”她寻思一阵,还是有些难以启齿,最后只道“那极乐香雾很是恶毒,人只要闻到半点,便有极大的祸事,总之总之是碰不得的。”

    清岩心道“极大的祸事?是剧毒吗?她说话怎么遮遮掩掩的。”就道“既是y山派的东西,他们应该有解药吧?我这就让他们拿出来”说完也不等百里冰说话,身形一闪,就到了那四人身前。

    百里冰微微叹息一声,本来要说什么,话到嘴边却也没说出来。

    再说那四位,已经叫的精疲力尽,动又动不得,只能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看见清岩猛然出现,立刻大惊失sè,以为清岩是来要他们命的,骇的又开始大叫饶命。

    清岩此时心情极差,那愿听他们乱叫,厉声喝道“都给我闭嘴,我有话问你们”

    四人一听不是来要命的,精神立时一振,还是云峰道“道长,要问什么?”

    清岩没好气的道“你们要想活命,就把极乐香雾的解药拿出来,拿出解药,我就放你们走,听明白了没有?”

    云峰四人闻言,神情都是一变,那不是害怕而是有些错愕,四人都愣愣的不说话,八只眼睛滴溜溜乱转,也不知在寻思什么。

    清岩看他们神情古怪,又不说话,不觉大怒,喝道“快说话装什么哑巴”

    四人一惊,相互一看,最后还是云峰,颤着嗓子,提心吊胆,呐呐的道“道……长,道长,那极乐香雾,是……是没有……解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