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犹恐相逢是梦中十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一十二章犹恐相逢是梦中十

    没有解药

    清岩哪会相信这种屁话,脸一沉,二话不说,“啪啪……”就给这四人一通y阳正反大耳光,扇的四人眼前金光四射,分不清东南西北。

    清岩扇完之后,再等着他们眼睛有些神采了,才又问道“这次想好了没有?究竟有没有解药?”没人敢说话,云峰大师兄也闭了嘴,现在师兄弟四人个个都成了猪头,双颊肿的都把眼睛遮住了,原本的俊秀人物眨眼间就成了猪八戒,脸上痛,心里更害怕,看都不敢看清岩一下,听的清岩声音冰冷,言语之中都是杀机,四人一阵哆嗦,可就是没人开口。

    清岩皱皱眉,道“我只要解药不要命,你们老实点,给我解药,我就放了你。”听清岩又问,云峰只能鼓足勇气,颤声道“道长,我们真的没骗你,这这极乐香雾真的……真的没解药,真的,我们不敢骗你。”

    清岩看他们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话,心道“都打成这样了,应该不会骗我了,这可糟了。”心里一动,又问“那我问你,这极乐香雾究竟是什么东西?”

    云峰闻言,肿胀的脸庞突地一颤,犹豫一阵才说了极乐香雾是什么东西。

    原来这极乐香雾是一种极为厉害的药物,人只要闻到或者接触到一丝半点,就会情yu大盛,必须要与人,否则必是yu火焚身而死,云峰说无药可救也算不错,极乐香雾唯有北极寒山之阳所产寒冰朱莲实可解,可这寒冰朱莲实是寒山一脉的至宝,世间几乎没有,所以云峰才说没有解药。

    再说这极乐香雾在他们手中本就是为了对付女人的,平常要是不小心碰到了,随便找个女子就算是解药,这种药物,只要发泄后,也没什么害处,所以解药有没有都无所谓。

    清岩一听真是傻了眼,难怪百里冰说的含糊,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可真是难办了。心道“我说以她的修为怎会对这些雾气如此忌惮,原来是怕这个,是啊,她即便是有真气护体,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不会碰到一点,一个女孩子当然不能冒险了。这帮可恶的东西,真是够歹毒的。”

    清岩越想越气,忍不住就想再给面前的四个人渣几耳光,可看到那四张猪头一样的脸,清岩还真有点下不了手,只骂道“hun账东西,你们这些畜生”四人哪敢说别的,只能道“我们是hun账,是畜生,道长你就手下留情吧”

    清岩被他们吵的心烦,焦躁的道“都闭嘴我问你们,你们的师傅叫什么?他干嘛去了?”

    四人是被清岩打怕了,也敢不隐瞒,就对清岩说了个清清楚楚,他们的师傅叫做冷环,是y山老祖的小师弟,此人最好女sè,极乐香雾就是他的独门手段,冷环仗着极乐香雾也不知祸害了多少女子,实是作恶多端,这等败类实在该死,可冷环修为极高,又有y山老祖做靠山,天下真能杀得了他的人物实在不多,他行事又很小心,行踪诡秘,要想遇到他还真要几分运气,所以冷环一直作恶作到了现在。

    这次冷环遇到百里冰纯属意外,在百huā坳冷环一见百里冰便惊为天人,好sè如命的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冷环也知道百里冰不好惹,修为不比他低,一番筹划后,他就乘百里冰不备,用极乐香雾困住了百里冰,他原本想等百里冰精疲力尽的时候出手,可百里冰的修为大大超出他的意料,连困几日后,百里冰散发出来的气息依旧强大,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冷环害怕夜长梦多,就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为了得到美人冷环是挖空了心思,他先急忙回到y山老巢,向y山老祖借得寒螭鼎,又在y山无尽谷之内,用寒螭鼎抓到了一条百毒朱虺,就是清岩看见的那道在鼎里闪动的红影。

    冷环曾听y山老祖说过,在秦岭的一处山谷中,隐藏着一条修炼已达千余年的美人蟒,这美人蟒非但恶毒异常,更是十分狡猾,常年躲在地下深处,通常数十年也不出来,世间唯有百毒朱虺的精气能引动它,也只有百毒朱虺才能与美人蟒,这两种毒物后,精气互补,自身修炼的内丹就会成熟,美人蟒便会产卵,而百毒朱虺也会褪皮重生,毒xg也会愈加猛烈。

    当然冷环如此辛苦并不是想为它们促成好事,他是想得到百毒朱虺和美人蟒之时流出的,这名为毒龙y液,是yy之精,可穿重甲,人畜沾之,体生you春之火,是世间最最y毒之物,此物最可怕之处,就是可穿透任何屏障,真气也不例外,随风可散,入土可传,当真是防不胜防,此物可比极乐香雾厉害百倍,而唯一的解药也是寒冰朱莲实。

    冷环费尽心思就是为了取得毒龙y液,这就是他在秦岭所炼之药。

    云峰战战兢兢的说完这些,清岩眼里都快冒出了火,深蓝sè的眼睛闪动着无限杀机,他心里早已后悔,早知如此,自己就该在秦岭阻拦冷环,最起码也让他抓不到美人蟒,而此时冷环想必已经取到了那个什么毒龙y液,这可真是麻烦大了。

    他越听怒气越盛,强忍着听完,他忍不住又是给了这四人几个大耳光,一阵脆响过后,清岩怒喝道“你们都该死,别说我心狠手辣,明天冷环来了,我就先叫你们尝那毒龙y液的滋味,你们这帮畜生,该死一千次”

    四人挨了一顿耳光后,是彻底没了精神,听清岩说的狠毒,他们不禁大骇,毒龙y液有多毒他们明白,这要是yu火发泄不了,简直是比下无间地狱更恐怖,四人急忙开口哀求,又是连哭带嚎,声泪俱下。

    清岩这次直接让四人闭了嘴,右手一挥就让他们没了声响,直tgtg的站在那里,成了四根木桩。

    随后清岩来到了百huā坳中,百里冰也听到了那些话,心里也是大骇,如果真让冷环弄到了毒龙y液,她可就束手无策了,又听到清岩来到了近前,百里冰尽量保持平静的道“让道友为我费神了,没想到冷环会如此丧心病狂,我本想撑过这几日,就会有别的办法,可现在看来只怕是不行了。”

    清岩心里懊悔不已,同时也是一筹莫展,叹道“明天那畜生就要来了,唉有什么办法能把你救出来就好了。”

    百里冰沉吟片刻道“我周身都被极乐香雾所围,一旦强行离开,必定会被雾气所伤,除非……”清岩一听百里冰似乎有什么办法,急忙道“除非什么?”

    百里冰接着道“除非我精通土遁之术,由地下遁走,或者你精通土遁之术,进来带我出去。”

    清岩失声道“啊土遁之术”

    百里冰叹道“只可惜世间会此遁法的只有天遁门的孙小乙,可他的行踪飘忽,生xg又是胆小,即便真在此处也不会帮我。”

    清岩懊恼的道“不会的,他要是在肯定会帮忙。怎么这么不巧,前几天我才和他分开,唉我也忘了问怎么找他了”

    清岩是后悔的要死,百里冰却颇为惊讶的道“没想到道友竟和孙小乙有这般交情,他可是……”说到这里她碍与清岩与孙小乙的关系,就没再说下去。

    清岩也明白她的意思,就道“小乙哥是个好人,就是胆子小了些。唉,他在这里就好了,这可怎么办?”

    百里冰却是十分淡定,见清岩为她忧心忡忡,她心里更为疑huo,这位道士也太关心自己了吧?丹凤轩弟子一向与男子少有话说,百里冰也是看清岩为她出手才多说了几句,可到了现在,清岩表现出来的语气和举动,都像和她有极深的关系似的,这也太不寻常了。“他究竟是什么人?”百里冰暗暗想道。

    听得清岩在外面急得直跺脚,百里冰却淡淡的道“事已至此,道友也不必太担心了,明天若是实在无法,我也不会让冷环得逞,我自有对策。”

    清岩一直试着用神视搜寻百里冰,可他只能找到百里冰的大体所在位置,由于百里冰用真气阻挡极乐香雾,所以清岩的神视也无法进入,和百里冰一样,他也只能听到百里冰,一听百里冰语气淡然,似乎已有了主意,清岩大感奇怪,微一思索,清岩顿时醒悟,失声惊叫道“你难道想……,不,你不能那样,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你千万不能那样干,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清岩想到了百里冰的对策是什么,就是舍弃肉身,元神脱壳遁走,这是修真之人最极端的解决方法,不论你中毒多深,毒xg多强,只要舍弃肉身,就可以保的元神安全,然后再另想他法,可如此一来,修为就会大损,就是以后找到合适的肉身,形象也会面目全非,而对于百里冰来说,她的绝世容姿也将不复存在,试想,这世间像她这样的女子能有几个

    清岩ji动的大叫,他此时对百里冰的关心都有些过分了,百里冰见此更为疑huo,再听清岩说话的语气也觉得有些熟悉,心里一动,不禁问道“道友,你我当真不相识吗?”

    清岩一惊,知道自己的过分关心和ji动,引起了百里冰的怀疑,忙道“当然是了,你难道认识我这样的道士吗?”话虽如此说,清岩心里却希望百里冰已经想到了他是谁,这心情也很忐忑。

    百里冰微微沉吟后,道“我听道友的声音,年纪似乎不大吧?”

    清岩回答的甚为含糊,道“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

    百里冰听他如此说,心里又是一动,“这语气是越来越像他了。”随即又道“道友对年纪也保密吗?”

    清岩尴尬的笑道“这个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就那么大吧”

    百里冰听他越说越不靠谱,语气更是熟悉,心里不觉一阵ji动,“难道真的是他”稍一平静后,道“我认识的道士不多,其中一个算是我的朋友,他是”说到这里她故意一顿。

    清岩等不及的道“他是谁?”不自觉的声音都有了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