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斩巴蛇三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一十七章斩巴蛇三

    美人在怀,那熟悉的幽香透鼻而入,沁人心脾,依旧那么好闻,令人心神一dàng,而清岩却是不喜反惊,看百里冰双眼微闭,秀眉皱起,显是甚为痛楚,清岩看得心疼,急忙问道“冰儿,冰儿,你怎么了?”

    百里冰美眸微微一动,却不说话,只是低低的哼了一声,显然颇为难受。

    清岩大急,也不顾别的,就把百里冰脸上的白纱摘下,发现那白yu般的面颊和原本猩红的朱chun没有一点血sè,整个人看起来虚弱不堪,那柔若无骨的身体没了一点力量,紧靠在清岩身上。

    清岩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紧紧抱着百里冰,叫道“冰儿,你伤在哪里了?啊”

    百里冰把头靠在清岩的肩上,听着清岩叫的惊慌,不觉微笑道“傻xiǎo子,这就害怕了,我没事。”

    清岩看到了她的笑容,不觉一愣,好半天才道“你一笑简直能把我的魂笑没了”百里冰忍不住又是一笑,真比百huā盛开还要yàn丽,都说美人之yàn闭月羞huā,原来真的不是夸大其词。

    清岩看傻了,喃喃的道“你比以前又漂亮了”忽又想起百里冰身体,忙道“你的脸sè怎么这么差,真的没事吗?”

    百里冰低声道“这几日真气耗损的厉害,刚才一下又用力过度,所以就有些虚弱,歇会就好了。”

    清岩闻言放下了心,忙道“那你快调息吧,我为你护法。”

    百里冰却摇摇头道“先不急,让我在你怀里多待会,xiǎo鬼头你的身上怎么这么热?还有,你和赵无忌又是怎么回事?赤焰剑怎会在你手中?”

    清岩方才运用三柄至阳仙剑御敌,浑身至阳真气鼓dàng而出,散发出气息甚是热烈,百里冰现在体虚气弱当然感觉有些炙热。

    清岩看她有气无力的问出一连串的问题,是又心疼又好笑,双手微微一用力,把百里冰抱得又紧了几分,百里冰一声“嘤咛”身子仿佛又软了几分,细声道“傻xiǎo子,抱这么紧干什么,快回答我的问题。”

    清岩道“这事说来话长,等你身体好了,我细细讲给你听,好不好?”

    百里冰白了他一眼,这一眼里的无限柔情,使得清岩心中一dàng,结结巴巴的道“冰……儿,你……你……”

    百里冰看他容貌变化不大,只是当年的那些稚气早已褪去,更加俊朗英tg,气宇轩昂,已然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不过此时却是一脸呆相,和初见之时并无两样,是又傻又可爱,很自然伸手抚o着那棱角分明的脸庞,柔声道“傻xiǎo子,又犯傻了。是不是觉得我老了?”

    清岩急忙道“没有,没有,冰儿,我是想说……你……太美了。”

    百里冰闻言心甜如蜜,白yu般的脸颊现出淡淡红晕,又是微微一笑,出了编贝也似的皓齿,掀起淡红sè的樱chun,如此神情,实是风情万种,使人意àn情i。

    直到这时,清岩才发现百里冰的另一面,一是恬淡高逸,清丽如天上仙子,使人不敢仰视。二是风情万种,娇柔美yàn,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足以使天下男子心醉神驰,恨不得拥在怀中,细细呵护。

    清岩被百里冰的笑容nong得失魂落魄,抿抿嘴,颤声道“冰儿,你别笑了,我有些……有些受受不了。”

    百里冰微感诧异,随即明白了清岩的意思,脸上一红,微嗔道“不许胡思àn想。”

    清岩脸也是一红,呐呐的道“你不笑我就不想。”

    百里冰深潭似的眼睛几乎就要滴出了水,眼睛一转,故意道“我就偏偏要笑。”说着又是一笑,这一笑更是惊心动魄。

    清岩此时就是个石头人也受不了了,何况他还是个有血有rou的成熟男人,突然间低头,wěn在了百里冰柔软滑润的chun上,双臂一收,把百里冰抱得更紧了。

    百里冰顿时有了反应,全身轻轻地不住的发抖,双手紧抓着清岩的衣衫,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初时她还有些羞涩,紧咬银牙,关垒森严,片刻之后,便朱chun微启,香舌也缓缓送出,与清岩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彼此吸shun,乐此不疲,此时真是无声胜有声,二人都一同沉浸在蚀骨的感受中。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四片嘴chun才难分难舍的分开,百里冰微微喘息着,脸上红晕愈重,美眸却是紧紧闭着,朱chun轻轻的颤动着,神情极为动人,清岩见她如此娇yàni人,忍不住又是一wěn,这一wěn更加,二人浑然忘了一切,仿佛天地间就只有他们两人,安静,祥和,这或许是百huā坳最美的景sè了。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二人总算分开了,百里冰急急的喘息着,清岩却是意犹未尽,tiǎn着嘴chun还在回味那美妙的感觉,百里冰稍一平静后,白了他一眼,微嗔道“xiǎo鬼头,是越来越坏了,说,亲过多少个nv孩子了,手段居然……居然这么娴熟。”她都有不好意思了,yu面红红,神态越发撩人。

    清岩一怔,随后大呼冤枉,连说哪有什么nv孩子,这是真正的第一次,百里冰却是不信,清岩苦着脸道“真是第一次,冰儿我绝不骗你。”说着就要指天发誓。

    百里冰也只是逗他罢了,yu手轻轻一遮清岩的嘴,柔声道“傻xiǎo子,我逗你的,看你急得。”

    清岩松了口气,苦笑道“冰儿,你可吓坏我了。”

    百里冰嗔道“是你太坏了,谁让你趁机欺负我,看我好欺负吗?”

    清岩紧拥着百里冰已然有些发烫的yu体,谦然道“冰儿,是我不好,你身体没好,我不该这样。”

    百里冰摇头道“傻xiǎo子,就爱说傻话,我其实很欢喜,我……我喜欢你这样……”声音虽低,可字字清晰,字字充满浓情爱意。

    清岩ji动的道“我也是,我也好生欢喜。”

    百里冰含笑不语,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二人身体相拥,心意相通,彼此都感到了对方的情意,此时已无需再多言语,世间再也没什么力量可以分开他们,他们已然完全融在了一起,是那么圆满幸福。

    美好的时光似乎过得都很快,夕阳西下,又到了黄昏,看着天边的晚霞,金黄灿烂,二人突然齐声道“好美啊你看。”随即二人相对一笑,清岩道“过得真快,又快到晚上了,冰儿,你感觉怎样了?”

    百里冰微微仰起头,姿势之美,无以复加,那长长披垂的秀发,在清新的山风中轻轻飘拂不定,清岩长长的吁口气,极力控制了自己心里的冲动,百里冰的醉人风姿,实在让他难以抵御,什么太清道力,多心经,全告失守,而且还是如此心甘情愿。

    百里冰感觉到了清岩的心意,秋水无尘的眼睛微微一转,当真是媚眼如丝,摄魄钩魂,随后似笑非笑的道“xiǎo鬼头,又在动什么坏念头”这句话登时引起了一场风暴,假如不是他们都是修为深厚,极具定力之人,能发乎情止乎礼,使他们没有去逾越最后一个界限的话,只怕他们之间就不只是互相拥wěn了。

    天sè渐黑,二人这才缓缓分开,清岩红着脸道“冰儿,我是不是太没定力了,这……这……”

    百里冰也是yu面泛红,娇yànyu滴,柔声道“两情相悦就是如此吧,傻xiǎo子,你已经很有定力了。”

    清岩默念了一遍多心经,让自己高涨的情火收敛了一下,心神一宁,才想到了正事,又问道“冰儿,你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百里冰心道“傻xiǎo子也不想想,这样我哪能恢复真气,静心调息。”嘴里却道“好多了,但还要调息一下,你为我护法吧”

    清岩一愣道“就在这里吗?”

    百里冰点头道“山上罡风太猛,就这里最好。”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yu瓶,倒出一颗异香扑鼻的yè丹yào放入嘴中,然后道“有冷香丸的辅助我很快就能恢复。明天见,清岩。”说完微微一笑,然后盘膝而坐,闭目调息起来。

    清岩不敢大意,神视放出将周围百丈纳入自己的观察范围,静静地坐在百里冰对面,看着那张恬静清丽的面孔,当真是百看不厌,越看越爱。此时百里冰神情恬淡,周身似有淡淡光彩流转,流出凛然不可侵犯的天人之威,真是犹如天仙,不可bi视。

    清岩暗道“冰儿莫非真是天上的仙子下凡?要不然世间哪有这样的绝世之容,齐晓石啊,你万万不能辜负她啊”随即他有十分坚决的回答道“我发誓,一定要让她不受一点伤害,永远爱她,绝不辜负,否则,天打雷劈,形神俱灭”清岩发完毒誓,心境越加平和,心神空明,杂念俱消。

    百里冰绝没想到清岩会暗地发了如此毒誓,如果她知道,一定不会让清岩这样做,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是人力不可抗拒的,命运能眷顾他们二人吗?百里冰其实不敢往以后想,虽然她深爱着清岩,心意也不会动摇,只是……。

    夜sè深深,月sèéngéng,百huā坳里除了阵阵山风发出的轻轻呼啸之外,再就没有别的动静,这一夜很安静,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