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斩巴蛇四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一十八章斩巴蛇四

    一夜无事,清岩都觉得百huā坳静的有些出奇,只有风声没有别的动静,长约数百丈的山坳居然连个xiǎo动物也没有出现,清岩微感诧异但也没有细想,再看百里冰脸sè红润,气息安宁,知道再过不久就能醒转,心这才整个放了下了。

    清晨的晓风有些清冷,水深重,清岩掸掸身上水缓缓起身,眼睛四下一扫,忽然看见了站在山坳入口的四根“木桩”,那四个y山派弟子,“差点把他们忘了?”清岩喃喃自语道。

    真是忘了这四人,现在首恶冷环已除,清岩又是心情大好,也就不愿再把这四人收拾了,再说这四位已被清岩用至阳真气废去了一身修为,以后也不可能再去为非作歹,清岩稍一寻思,就打算放这四人离开,他刚刚要动身形,百里冰就在此刻睁开了眼睛。

    “清岩,你要去哪里?”看清岩要走,百里冰问道。

    清岩见她醒来,不禁喜道“冰儿,你好了吗?”

    百里冰微笑道“本就没什么大碍,经过调息就完全恢复了。对了,你还没说要去哪呢?”说着站起身,走到清岩身边。

    清岩一指那四人,笑道“打发那几位呀冰儿,他们已被我废去了修为,成了废人,就让他们走吧”一看那四人,百里冰yu面微微一寒,美眸之中煞气一闪而逝,冷哼一声,一时从娇美红颜变成了冷面罗刹。

    清岩看在眼里,心里一凛,暗道“冰儿一生气可真是不得了啊”百里冰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yu手一理云鬓,笑道“xiǎo鬼头,被我吓到了吧”她这一笑便如chunhuā绽放,寒冰解冻,眼里煞气尽消。

    清岩笑道“我可不怕,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我都喜欢。”

    百里冰道“整天冷冰冰的你也喜欢吗?”

    清岩十分肯定的道“当然了,你是我的冰儿,对我怎样我都喜欢。”

    百里冰大为感动,柔声道“清岩,你……你真好”

    清岩微笑道“你现在也说傻话了,你难道也想当个傻丫头吗?”

    百里冰嫣然一笑,道“这不是正好吗一傻傻一对”

    清岩最见不得她的笑容,立时怦然心动,他与她相距不过尺许,只觉得百里冰吐气如兰,忍不住就在百里冰的脸上轻轻一wěn,道“好啊,咱们就是傻一对了”

    百里冰被他一wěn,身体不觉一颤,随即软绵绵的倒在了清岩的怀里,双手一揽清岩的腰,低声道“傻xiǎo子,傻xiǎo子,……”声音低沉,如泣如诉,dàng气回肠。

    清岩捧起那张清丽绝伦的yu面,凝视着百里冰的双眼,缓缓的道“冰儿,我昨晚已经对天发誓,此生绝不负你,如果有违此言,必遭天打雷劈,形神俱毁”

    百里冰闻言身体一震,颤声道“不,不,我不要你发誓,清岩,我相信你,你何苦如此呢”

    清岩正sè道“我的心意虽然天地可鉴,但我也让苍天知道,我的心意不可动摇。冰儿,我知道丹凤轩的én规,也知道你的苦衷,你以后或许会很难抉择,我只想你明白我永远不会放弃和离开你,哪怕是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会去争取,我要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冰儿,你要相信我能做到,我要让你没有任何顾虑的做我的妻子,所以我发誓,你懂吗?”

    百里冰连连点头,美眸中泪huā闪动,ji动的道“我相信你,我懂你的心意,清岩……”说到这里,她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泣不成声,难以自己。

    清岩帮她擦擦眼泪,道“哭什么,看你的眼泪都快成河了,再不停下,我可就要被泪水冲走了”

    百里冰闻言不禁破涕为笑,轻轻的捶打着清岩的xiong口,娇嗔道“你这傻xiǎo子,胡说什么,我有那么多的眼泪吗?”

    清岩笑道“不多,不多,比我师侄你是差远了,那才是泪流成河呢”

    百里冰奇道“你的师侄?”

    清岩就把铁虎哭的辉煌成果向百里冰说了说,尤其是铁虎如何以哭来对付清虚的故事,说的更是绘声绘sè,百里冰听的有趣,顿时笑靥生huā,笑声不断,听到jg彩之处,更是笑的前仰后合,huā枝àn颤,忽的,百里冰发现清岩住嘴不说了,眼睛直盯着自己看,那眼神好生奇怪,不觉奇道“继续说呀,后来呢?”

    看清岩还是不说话,顺着他的眼光落处一看,正是自己xiong前那玲珑饱满的曲线,这才清楚了清岩那古怪的眼神蕴含的意思,不觉yu面通红,大羞之下,轻喝一声道“傻xiǎo子,看够了没有”

    清岩见百里冰大笑之时,酥xiong起伏颤动,情态甚是i人,就不觉看得入神,听百里冰一喝,也没醒过,随口道“没有,没看够……”话到最后,他才醒过神来,再看百里冰一幅审视sè狼的眼神,清岩顿时狼狈不堪,呐呐的道“冰儿,我……我不是……我……”结结巴巴,字不成句。

    看他神情惶恐,百里冰美眸早已蕴含笑意,却故意板着脸道“傻xiǎo子,你我什么,怎么不说了?没想到你竟个xiǎosè狼”

    清岩脸上青红不定,自觉羞惭,垂首道“冰儿,我……”

    百里冰道“我什么?你就是个xiǎosè狼”

    清岩呐呐的道“冰儿,你生气了?”

    百里冰yu手伸出,纤长的yu指在清岩的额头上轻轻一点,娇嗔道“傻xiǎo子,我要教训你一下,叫你不学好”说着,手指在清岩额头上连弹数下,随即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

    清岩这才明白百里冰是在逗nong自己,又见她笑的酥xiong连颤,实在撩人心弦,眼睛急忙一转,叫道“冰儿,你还是别笑了”

    百里冰闻言住下,微微喘息着,手扶酥xiong,姿态之美,又让清岩魂飞天外,心里暗暗叫道“红颜祸水,古人说的太对了。我的天,多心经,我得默念多心经了。”

    清岩好容易平复了心里的yu念,再看百里冰笑yy的望着自己,脸一红,道“冰儿,你看我做什么?”

    百里冰笑道“我看xiǎosè狼老实了没有”

    清岩尴尬的道“我很老实了”

    百里冰咯咯一笑,道“老实了就好”随后又道“那四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是难逃一死的,既然你已废了他们,我们就网开一面吧不过,先不忙放他们,让他们再站几日,算是赎罪了。”她怕再说清岩会很难堪,就转移了话题。

    清岩暗自舒口气,道“听你的”

    百里冰笑道“这才乖你不是要给我礼物吗?拿来吧”伸手就到了清岩眼前。

    那yu手在阳光下几乎透明,当真是yu琢的一般,清岩面对百里冰简直是huā了眼,幸好多心经法力至大,清岩摇摇头,从怀里拿出来那柄忘情扇,放在了百里冰手中,然后道“就是它,你看喜欢吗?”

    忘情扇一入手,百里冰神情微微一变,眼里尽是惊奇,连忙展开忘情扇,登时一股寒寒青气扑面而来,百里冰只一眼,便认出了此扇的来历,万分惊诧的道“忘情扇这是忘情扇”

    清岩笑道“冰儿果然厉害,真是识货。”

    百里冰有些不敢相信,把手中yu扇一阵端详,再三确认了后,道“真是忘情扇,清岩,此扇怎会在你手中?这可是y山派的至宝,对了,难道郭云杰是你杀的?”

    清岩笑道“昨日你不是问了我很多问题吗?现在我就都给你讲清楚,这忘情扇可是来之不易……”

    接着清岩就把如何认识赵无忌,和以后发生的事情一一讲给了百里冰,忘情扇的来历只是其中之一,等到清岩说完,百里冰已是满脸惊奇,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说赵无忌是你大哥?”

    清岩点点头,百里冰又道“当年在五泉山和我对剑的不是赵无忌,而是你?”

    清岩接着点头,百里冰似水的双眸在清岩身上好一阵转动,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清岩被她看的有些心虚,也不敢说话,许久之后,百里冰才把眼神收起,可清岩压力不减,因为百里冰依然寒着脸贴近了他,忽的,那纤纤yu手拧在了清岩的胳膊上,这一拧似乎用尽了百里冰的全部力气,清岩立刻发出一声惨嚎,然后就是百里冰的娇声大喝“你这个傻xiǎo子,xiǎo鬼头,骗得我好苦啊我让你骗我”手中又一使力,清岩顿时惨呼连连,大叫饶命。

    百里冰的狠辣手段清岩是领教了,在一番酷刑下,清岩jiāo代了所有罪行,百里冰也总算出了气,在百里冰的酷刑bi问下,清岩连和厉轻恬的事情也都说了,百里冰没料到还有意外收获,大感惊讶道“好啊连天火宫的xiǎo公主你都……你都拐到手了,说,还有谁?”

    嫉妒是nv人的天xg,尤其在感情方面更是厉害,不管百里冰修为多高,但总归也是nv人,一听自己心爱之人居然还有别的感情,她难免有些妒忌和惊慌。

    清岩苦笑道“什么拐到了手,我和她根本没什么关系,就是xiǎo时候见过一面,本来我是对她有些……有些念念不忘,可自从遇到了你,我就不再想她了,冰儿,你被想多了。”

    见清岩实话实说,百里冰心里的那点妒忌怀疑随即消失,嫣然一笑,道“算你老实,你这傻xiǎo子居然还有如此离奇的经历,赵无忌都成了你的大哥,还和天狼王成了朋友,傻xiǎo子,你可真行啊”

    清岩得意的道“我厉害吧还有更jg彩的呢想不想听。”

    百里冰微惊道“还有什么?”

    清岩微笑道“那是在崆峒山……”他正想说广成丹xue的事情,可话到一半,突然听得隆隆声响,随之是地面剧烈摇动起来,清岩和百里冰同觉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在地,二人一惊,急忙腾身而起,就见百huā坳四周的山峰也在摇动不已,往下一看,那地面竟然震得一阵起伏,地在动,山在摇,并且越震越强,大有山崩地裂,天塌地陷之势,清岩惊道“地震了”

    百里冰神情骇然,显得格外震惊,片刻后才道“这不是地震,是那条巴蛇要出来了”

    清岩闻言一怔,道“巴蛇?”随后也想到了巴蛇为何物,脸sè顿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