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斩巴蛇五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一十九章斩巴蛇五

    巴蛇,是上古之时的巨蛇,也叫做修蛇,据说身体巨大之极、头部蓝sè、身体黑sè。传说巴蛇居住在dong庭湖一带,吞吃过往的动物,据说它曾经生吞了一头大象,过了3年才把骨架吐出来。由于巴蛇也袭击人类,所以黄帝派遣后羿前往斩杀,后羿首先用箭shè中了巴蛇,然后一直追赶它到遥远的西方、将其斩为两段。修蛇的尸体变成了一座山丘,现在称为巴陵。

    这是清岩在神魔志异看过的关于巴蛇的记载,但他对那蛇身化为山陵的叙述他是很不以为然,觉得有些夸大,哪有这么大的蛇,认为萧鼎有些胡扯,可现在听百里冰说真有条巴蛇存在,他真的惊了。

    地震还在继续,地面已出现了无数道细细的裂纹,四周的山峰抖动不止,只抖的山石横飞,树木纷纷倾倒,看着情形只怕用不多久,这四周的山峰即使不倒也要矮上几分,巴蛇,它的力量竟是如此恐怖

    可它在哪里?它在地下

    清岩和百里冰人在虚空之中,二人脸sè都不好看,清岩震惊于巴蛇的强大的力量,此时他已找出巴蛇所在之处,神视扫过,在地底数百丈,正有个庞大之极的躯体缓缓蠕动,是在蠕动,可由于它的身形太过巨大,它的一动就足以引的山摇地动,连续不断的动作,就把整个太白山搞得浑身直颤,摇摇yu坠。

    清岩深吸口气,尽量平复了心境,沉声道“这巴蛇怎会在地下?冰儿,你早知道它在下面吗?”

    百里冰点头道“我此番来太白山,除了是为太白矮仙护法炼剑,再就是要助他除这条巴蛇”

    清岩惊道“除掉它?”

    百里冰正sè道“太白矮仙炼制玄英寒铁剑就是为了这条巴蛇,而我身上的千年雄黄jg就是为了克制巴蛇的毒雾,只是太白矮仙说巴蛇还要数月时间才能恢复僵体,破土而出,可为何今天就开始动作了,难道是他算错了?”百里冰大huo不解,清岩自然更不明白,却不知这是那个已然死去的冷环惹的祸。

    太白矮仙在太白山修炼其实已有二三百年了,他这太白之号,就是由此而来的,当年他无意在太白山发现一位前辈修真的dong府,觉得是个甚为理想的修真之所,以后就在太白山安了家。

    数百年光y匆匆而过,太白矮仙在太白山过得十分安逸,可就在数月前,他在自己的dong府发现了一本尘封已久的古籍,太白矮仙一翻之下,不禁大惊失sè。

    原来这本古籍正是这座dong府的旧主留给后来人的,这位修真前辈是位玄én修真,名唤虚云羽士。虚云羽士在太白山修炼数百年,修为虽然极高,可终究无法突破到渡劫境,最终羽化在太白山绝顶,虚云羽士羽化之前,神视空明,竟到了无所不达的地步,这使他发现了太白山之下竟然潜伏这一条早已绝迹数千年的上古巨蛇——巴蛇。

    羽士见多识广,一发现这条巴蛇便是惊骇异常,他更察觉这条巴蛇并非死物,而是受到了雷劫一时僵死在了地下,并不是真正已死,而最可怕的是,这条巴蛇僵死的身体正在逐渐恢复,速度虽然极为缓慢,可终究有一天能完全恢复,到那时它必会破土而出,而那天便是人间大祸降临之时。

    虚云羽士心怀慈悲,是悲天悯人之人,他知道巴蛇的无匹力量和凶残xg情,此物一旦出世便是世间一大劫难,羽士虽有心除害,可他羽化时辰不日便到,再说他也是有心无力,他是无法穿破厚土,毁去巴蛇的内丹的。

    羽士思忖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知道巴蛇恢复僵体破土而出之时,也是巴蛇最最虚弱,毒xg最弱的时候,那时也是除去巴蛇的最好时机,他默算时间,大概算出巴蛇出土的日子,随后就把自己收藏的一块寒铁玄英和如何除去巴蛇的办法记录在册,又以道法封存在dong府之内,册中写明,如果某年某日有人得到他的遗物,就请以世间生灵为重,依法除去巴蛇,当然其中风险可想而知,虚云羽士也不敢肯定他的办法就必能置巴蛇于死地,但这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一切安置好后,虚云羽士才安然羽化。

    太白矮仙看完之后,才知一场大祸就在脚下,他久居太白山对山里情况是了若指掌,就是地底当年他初来之时,也曾仔细探查过,但那巴蛇乃是久僵之体,在地下埋了不知多少年,身体外部早已石化,与山石厚土无异,当时太白矮仙的修为还远不及虚云羽士,自然什么也没发现,而现在,巴蛇身体眼看就要完全恢复,生机已显,身体时不时也会微微一动,太白矮仙一查之下,知道虚云羽士所言不虚,太白山地底真有条巴蛇。

    太白矮仙哪敢怠慢,急忙依虚云羽士留下的方法,着手准备消灭巴蛇的几件法宝物品。虚云羽士所留之法其实甚是简单,所需物品就是两件,一是要把那块寒铁玄英练成一柄锋利绝伦的仙剑,二是需用千年雄黄jg来克制巴蛇所吐的毒雾,一切准备好后,就等巴蛇破土而出那一刻,除蛇之人,以千年雄黄jg护体,御玄英寒铁剑直取巴蛇额头正中的那颗巨瘤,那巨瘤就是巴蛇凝炼的内丹所在,只要以玄英寒铁剑摧毁了那颗内丹,巴蛇必会身死,这些说来简单,可做起来就是难如登天了,试想巴蛇是何等凶毒,岂能容你轻易毁它内丹。

    虚云羽士在册中直言不讳,说除蛇之举九死一生,就算人能一剑能毁去巴蛇内丹,可巴蛇的临死一击也是石破天惊,恐非人力能挡,所以除蛇之人要存有必死之心,总之一切慎之,慎之。

    太白矮仙明白巴蛇一旦出土,首先遭殃的就是太白山周围的百姓,随即便是天下生灵,他既已得到前辈遗嘱,除蛇之事便义不容辞,他知道千年雄黄jg丹凤轩就有,就飞书向水清求助,水清也清楚巴蛇的厉害,本想亲自前来助太白矮仙一臂之力,可谁知道事有凑巧,丹凤轩突然也有大事发生了。

    原来就在这几月,南海附近突然出现一条青蛟,那恶蛟在海上兴风作làng,毁坏和伤害了不少渔船和渔民,丹凤轩弟子在南海便如观音菩萨般被百姓供奉,出此大事,丹凤轩岂能不管,偏偏恶蛟已成气候,丹凤轩除了水清是无人可制,如此一来,水清只能派百里冰来相助太白矮仙除蛇。

    太白矮仙早已算好,认为巴蛇出土还需数月,时间还来得及,只要玄英寒铁剑炼成,既是水清不来他也有把握除去巴蛇,可就在他炼剑的最后时期,这巴蛇竟然就要出土了。

    这其实是意外,原本太白矮仙算的时间没错,可他没想到百里冰yàn丽无双的容貌会把冷环引来,冷环真是生平不干好事,为了百里冰,竟然取得了y毒之极的毒龙y液,只是他毒龙y液还未出手就死在了清岩剑下,可清岩也万万没想到,冷环死了,他怀里的毒龙y液却没有销毁,而是随着冷环身体化为青烟后渗入到了地底。

    原本这毒龙y液随土而传,身在百huā坳的清岩与百里冰绝不能幸免,可由于巴蛇身在地下,此蛇对于这y毒之物最是喜欢,一发觉毒龙y液就立刻全部纳入了它的体内,而巴蛇受到毒龙y液毒xg的ji发,终于完全恢复了僵硬的躯体,它埋在地下已有数千年,身体一恢复,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纵然它的力量还没有全部恢复,可一动之下就已让地底震动不已,仿佛大地就要裂开了似的。

    清岩和百里冰明知巴蛇就要出来,却是没有一点办法,地震越来越急,地面的裂纹也是宽大了许多,百huā坳早是一片狼籍,各种鲜huā早被震到在地,百huā美景不复存在了。

    清岩突然想到了一事,急忙道“冰儿,也不知太白矮仙那边怎么样了,你快看看,他应该是哪天出关?”

    百里冰也是一时慌àn忘了太白矮仙还在闭关炼剑,闻言一惊,稍一思索,道“应该是后天。”

    一听还要等到后天,清岩不禁苦笑道“后天这巴蛇只怕都跑到西安了,冰儿你先去找太白矮仙,最好能通知他一下”

    此时地动山摇,太白矮仙要是知道早就知道了,百里冰也清楚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就道“好,我过去看看,你要xiǎo心啊”

    清岩微笑道“我知道,它一时还不能出来,你快去吧”

    清岩的笑容给了百里冰莫大的力量和信心,心神一定,也笑道“傻xiǎo子,你真长大了,好,我快去快回。”说完身化白光向拔仙峰顶飞去。

    百里冰去了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大地的剧烈震动忽然一顿,天地间一下子静了下来,山不抖,树不颤,甚至连山风也停止了,清岩神情凝重,眼里神光流转,往下看去,深蓝sè的光芒似乎透入了大地,看到了下面的一切。

    自从清岩修炼有成以后,不但神视明锐异常,就连眼力也达到了不可想象的境界,只要他运足目力,多厚的墙壁也能一眼看穿,那天他就是一眼看到了正在地下遁行的孙xiǎo乙,如此目力几乎已是佛家的天眼神通,也和王天郎的金刚法眼有几分相像。

    清岩虽拥有如此目力,可他不知道这目力是如何而来的,这不是修为深了就能达到的境界,清岩有时想,莫非是王大哥的那百年真气造就了这双眼睛,也唯有他的金刚法眼才有如此法力,不禁暗暗感ji王天郎。

    此时清岩一眼看去,正把地下的情形看了个通透,这一眼也让清岩暗暗心惊,险些就要脱口惊叫,巴蛇的这副身形果然大的离了谱,这上古巨蛇真是名不虚传。

    清岩就见地下数丈之处有颗好大好大的蛇头,蛇首之后的身体曲曲折折,盘盘绕饶,也不知有多长,深入地下难见蛇尾,那模样实在叫人心惊。清岩见此不由得倒吸口冷气,暗道,好家伙,这还是蛇吗?

    就在他惊骇之际,地下的巨大蛇首忽然一摆,大地陡然一震,随即百huā坳的整个地面猛然深陷下去数丈,那中间之处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dong,一股y风带着浓浓黑气从深dong中冒出,黑气腾空足有十数丈,黑气弥漫开来,百huā坳瞬间被黑气笼罩,腥臭之气顿时大作。

    清岩早已以真气护住周身,知道那黑气就是巴蛇吐出的毒雾,巴蛇马上就要出来了。

    突然地下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吼,犹如y雷阵阵,就似九幽之地要有恶鬼出世,随着那声嘶吼,在那浓重的黑气中升起一个巨大之极的蛇头,一双奇大的巨眼犹如电炬,狞恶地向天空注视,看了片刻,忽的张开那大的可以吞下大象的血口,向上喷出一口浓浓黑雾。

    蛇首愈升愈高,数丈长的黑sè分岔长信,不住吞吐,足有五六丈粗细的蛇身,凌空昂伸三十余丈,方不再上升,腥臭之气越加深重。

    清岩早就飞到了百丈之高,看着巴蛇终于出了狰狞可怖的面目和巨大无朋的身形,神情不再镇静,嘴里喃喃的道“巴蛇吞象,巴蛇吞象,我看你别说了吞象了,就是天也能吞进去。”然后突又想起一事,不觉叫道“哎呀!他们算是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