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斩巴蛇六

作品:《仙途正道

    他们就是那四个y山派弟子,这四人当真是死星照命,难逃一劫,清岩都已有了放他们之心,可那句话说的好,人留天不留,清岩不杀,老天杀

    巴蛇一出,地面塌陷,这四人此时只怕已经进了巴蛇的嘴里了,就算不是,看那浓浓黑气,直把山石都腐蚀成了细砂,毒xg之烈骇人听闻,他们那还能有活路。

    清岩摇摇头,暗叹道“别说我不救你们,要怪只能怪你们作恶太多,如此死法也算是报应吧”

    再看巴蛇,昂首tg立在山坳中,仅出的那一截身体,就已让这个不大的山坳显得甚为拥挤,而据清岩观察,这数十丈的身体,恐怕连巴蛇整个躯体的十分之一也不到,只能说是巴蛇了一个头而已。

    那巨大的蛇首还在不住的摇摆,嘴里不断的吐出毒雾,黑气愈盛,巴蛇似乎就越兴奋,巨眼里的光芒也是越来越亮,长长的蛇信吞吐着,血口大张,那模样委实叫人心惊胆战,惊惧之心油然而生。

    清岩怕,而且是很怕,从xiǎo就对蛇恐惧的他,那想过会遇到这种庞然巨蛇,虽说吃过黑yu龙胆,消去了心病,可巴蛇不是普通蛇类,这东西绝对是人见人怕,神仙见了也要发愁。

    清岩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心境,现在害怕也没什么用,一走了之虽是办法,可让巴蛇跑出太白山,那就是害了天下的生灵,这种恶物万万不能让它存活,它必须死。

    巴蛇在山坳中一番摇摆后,显然是不适应这个狭xiǎo的空间,身子摆动,仿佛要把这山坳四周的山壁推倒,一阵阵的巨响,一阵阵的颤抖,山石如雨落下,还好太白山很结实,巴蛇力量再大也不能把整座山摧毁,折腾了许久,巴蛇停了下来,蛇首四下一转,浓浓黑气随之翻腾,清岩不敢靠的太近,心里奇怪这恶物要干什么,随即恍然,暗道一声,不好

    巴蛇是在找出路,困在山坳让它施展不开,后面的大部分身体还在地下,这样卷曲着实在不舒服,这畜生眼光一转,就发现了百huā坳的唯一入口,那条山径xiǎo道。

    一声沉沉的嘶吼后,那个巨大的蛇首直接就向山路扑去,就听“轰隆”一声巨响,蛇首一下子就碰到了坚硬的山壁,只震得巴蛇的脑袋向后弹出数丈,原来那山路只有三丈多宽,平时人们行走自然无碍,可巴蛇的脑袋实在大的离谱,根本塞不进去,正被两旁的山壁挡个正着,这一下巴蛇撞得不轻,蛇首一转回到了山坳中间。

    清岩不觉松口气,幸好山路不大,不然这畜生可就要跑了,心里又想百里冰怎么还没回来,不觉有些担心,可他心思刚动,忽觉一股极强的杀气直bi过来,心里一凛,急忙一看,正和巴蛇的那双巨眼对了个正着。

    那是比清岩整个人都要大几分的眼睛,光芒四shè,y寒而又妖异,那眼光流转不定,里面像是有个淡淡的人影藏在其中,细看之下仿佛就是自己,清岩与它眼神一对,竟是心神一阵恍惚,身形不由得向下落了数丈,好在他修为深厚,定力超群,身形一动立刻就感觉不好,急忙收摄心神,灵智顿清,眼里神光大盛,摆脱了巴蛇眼光的妖huo之力,暗道一声厉害,若不是自己勤念多心经,定力深厚,只怕就要自投蛇wěn了。

    清岩觉醒,身形再度升起,巴蛇眼看清岩飞起,似乎大怒,张口吐出一股黑雾,似利箭般shè向清岩,去势极快,瞬息就到了清岩身前。

    清岩一惊,这黑气来势凶猛,不但带着极重的腥气,还挟带这极强的力道,清岩冷哼一声,也不躲避,红光一闪,朱剑吐出一道炎炎火焰迎了上去,他就想试试巴蛇这一击究竟有多强。

    果然很强,黑气与火焰一遇,就响起一声震天巨响,清岩虽有准备,也被那股巨大力量震得向上飞起,体内也是气血翻滚,许久才缓缓平息,清岩神情也是大变。

    巴蛇两次出手无功,似乎也感意外,蛇首又向上升起数丈,巨眼看着清岩,似乎在打量清岩这个人,虽然它与清岩远隔数十丈,可清岩被它如此注视,心里不禁一阵紧张,此时他凝神静心,也已不惧巴蛇的妖异眼神,同时他也好好观察了巴蛇一下,那蛇首呈深蓝sè,蓝sè蛇鳞幽光闪闪,蛇首上面,最醒目的是那双巨眼,可清岩从那双眼的夺目光芒后面,发现了一颗巨大的rou瘤,那颗rou瘤足有一张圆桌大xiǎo,正挂在蛇首的额头中间,是深绿sè,无鳞,看起来甚是光滑,隐隐还有光华流动,只是巴蛇的双眼光芒太盛,掩盖住了那颗rou瘤,使人不易发现。清岩一见,便知那就是巴蛇内丹的所在之处,也是巴蛇唯一的弱点,致命部位。

    清岩虽是找到了巴蛇的弱点,可心情一点也不好,暗暗苦笑道“这地方虽然明显,可也是最不好下手的地方,只怕人没到,就被它吞进肚里了。”

    清岩摇摇头,再看巴蛇的身体,那蛇身粗大的直让清岩伸舌头,大概算算也有五六丈粗细,上面的蛇鳞却与蛇首不同,竟是五彩斑斓,蓝青灰黑绿,五sè五光,每一片都有尺许大xiǎo,闪闪发光,清岩都奇怪了,这畜生在下面埋了那么久,怎么一出来就如此光彩照人,看它生龙活虎的模样,简直就像刚睡醒觉一样,jg神十足。

    听那蛇身扭动之间,发出“咯咯”之声,让人感到áo骨悚然,清岩也是起了一身ji皮疙瘩,这番打量过后,清岩都有些气馁,他是有除蛇之心,可这蛇该怎么除,面对如此庞然大物,他真有不知从何下手的无奈感觉,手拿朱剑,又看看巴蛇,清岩不禁长叹一声,他的心情相当郁闷。

    清岩心情低落,巴蛇却是情绪越来越高涨,它对清岩很感兴趣,打量许久后,巴蛇忽然一动,巨大的蛇首竟是直向清岩扑去,它这一下十分突然,清岩还在叹息,根本没想到巴蛇就能一扑数十丈之远,等他明白过来,那蛇首距他已经不足十丈了,血sè大口,看得清晰异常,黑sè长信都快tiǎn到他的鼻子了。

    清岩大骇,身形急闪,他的动作何等之快,一闪便是百丈,巴蛇以为一击必中,却不知清岩身法之快犹如闪电,它一下扑空,它的身形巨大,力量强大,可绝不能收放自如,收势不住,一头就撞到了山壁之上,这一下比上次更猛,竟把那山壁撞了一个五六丈方圆,一丈多深的大坑,那经历了千百年都安然无恙的坚硬山石,被巴蛇一撞立成石粉,而巴蛇的大头被自己的巨力反弹震起,又撞向了对面的山壁,两下一撞,巴蛇也是一阵头晕眼huā,直立而起的身子“呼啦”向下急坠,“砰砰”几声巨响,巴蛇落地,一时也瘫软在地,隐在黑雾之中,许久不再出来。

    清岩一时大意险些被巴蛇所乘,是又惊又怒,暗骂道,好狡猾的畜生,这要是让它跑了出去,真是一大祸害。

    清岩当下提起全部jg神,全神贯注等着巴蛇再次头,清岩虽是心有余悸,但怒气更是大盛,被人乘机偷袭也就罢了,要是被条蛇钻了空子,也才是丢脸之极,此仇不报非君子。

    清岩暗暗发狠,许久之后,巴蛇也缓过了神,黑雾之中再度升起那颗巨大蛇首,眼里光芒依旧,狞恶的看着空中的清岩,长信一阵吞吐,似乎要把清岩一口吞下,清岩看得上火,怒气勃发,大喝一声,也不顾这巴蛇有多凶恶y毒,真气一摧,朱剑火光大盛,如龙般的剑气映的四下红光闪耀,巴蛇双眼为红光一耀,光芒为之一暗,它为朱剑强光剑势所夺,声势一挫,蛇首竟是有回缩之意。

    清岩不容它做任何反应,嘴里发出一声犹如龙y般的清啸,身形早与朱剑合二为一,赤红似火的剑气直劈向那颗巨大的蛇首,清岩这一剑当真是星剑光芒,如矢应机,霆不暇发,电不及飞,不但快,剑势也是绝强,巴蛇哪能躲闪得了,一剑正中蛇首。

    这一剑是清岩的全力一击,也是清岩此时修为已达巅峰状态的最强一剑

    北冥神功的至阳真气威力之强,不在伏羲八诀的火诀之下,清岩体内真气变异之后,真气xg质已然区别于以前修炼的各种道法,真气jg纯已达极致,前些天他又逐渐领悟这北冥神功所蕴含的五行之变和生克之道,修为又在不知不觉中jg进许多,不然他也不能那么轻易就把y山派有数高手冷环一剑斩杀,只是这些变化清岩并不太清楚,他只是觉得经过那两天的参悟,他对北冥神功有了更深刻的领悟,真气运用更为如意,现在只要祭出仙剑,他立刻就能进入最佳境界,神剑合一,意与心和,一切无不如意,一切也尽在掌握。

    清岩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剑的威力,朱剑火xg已被他的真气全部ji发,剑气之烈溶金化铁,巴蛇吐出的毒雾也在剑气的炙烤下瞬间消失,可就是如此强势的一剑,也伤不了巴蛇分毫,清岩那一剑斩在了巴蛇头顶,就觉得巴蛇头顶之上竟有一层极强的无形气墙,把自己这一剑的威力化了个干净,也把朱剑的凶猛火气尽数反弹过来,清岩大骇,怎料到这畜生也有真气护体,这下清岩可是吃了大亏,不但人被震得飞出了老远,手里朱剑也脱手而出了。

    清岩的身子被震得斜飞而出,朱剑化成一道红光向下落去,清岩大急,勉强稳住身形后,立刻凝神召回朱剑,就在朱剑回飞之时,挨了清岩一剑的巴蛇忽的大嘴一张,黑sè长信一吐一卷,竟把朱剑收进了嘴里,朱剑红光一暗,竟是没了踪迹。

    清岩一惊,忍不住骂道“好个畜生,还我剑来”巴蛇当然不肯,清岩冷哼一声,默运真气催动朱剑,他与朱剑早是一体,巴蛇虽然把朱剑收走,但无法斩断他们之间联系,清岩在外一摧,朱剑剑气再度大盛,火jg火xg强盛,巴蛇嘴里也无真气护体,哪能忍受得了这种热力火烧,大嘴急忙一张,朱剑随即电shè而出,清岩右手接过,神情不禁一变,原来巴蛇嘴中毒xg猛烈之极,朱剑虽在里面只有片刻,可也被毒气染得变了颜sè,朱红的剑身成了黑墨一般,红光全无,大失本sè。

    清岩心疼朱剑,但此时也没功夫替朱剑去毒,巴蛇还在一旁“蛇视眈眈”,只能把朱剑挂在腰间,果然,巴蛇看清岩收起了朱剑,以为又有机会可乘,蛇首一昂,再度向清岩扑来,同时口中喷出大片黑雾,这次它是两招同出,打算一举收拾了清岩。

    清岩早有准备,巴蛇一动,他的身形便是一闪而逝,黑雾虽毒连他的边也沾不上,巴蛇一扑又空,显然怒极,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蛇首再转,昂首喷出好大一片黑雾,黑气上涌,几达百丈,遮天蔽日,把百huā坳上下笼罩在黑雾毒气当中,巴蛇双眼光芒如炬,在黑雾中闪动,还在搜寻清岩的所在,却不知清岩早已远离黑雾。

    清岩漂浮在黑气之上,眼里蓝芒闪动,看巴蛇还在寻找自己,不觉大怒,身前红光再闪,赤焰剑已然祭出,清岩也是气极,一记赤焰斩向着巴蛇当头劈下,炎炎剑光犹如烈日当空,赤焰剑气吞吐闪动,火龙破开黑雾毒气,直朝巴蛇头顶斩去,巴蛇猝不及防,它怎会想到清岩的仙剑是一柄接着一柄,又看火红的剑气又临头顶,它闪避不及又挨了一剑,一声闷响后,巴蛇沉沉一吼,蛇首一震,还是浑若无事,嘴里黑雾继续喷出,一股股似乎没完没了,它行云吐雾之后,身形缓缓落下,在浓浓黑雾里,巴蛇隐匿住了身形,竟是潜伏了。

    巴蛇没了动静,清岩也没了脾气,手持赤焰剑竟在半空出了神,忽听百里冰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清岩,你怎么了?”他才回过神来,看百里冰已到了身边,一脸忧sè的看着自己,心里一热,道“没什么,冰儿,巴蛇出来了你看它就藏在黑雾里。”

    百里冰早已看到了那浓浓黑雾,她看清岩神sè不对,以为被巴蛇伤了,听说没事,才放下心来,道“你见到它了?”

    清岩点头道“非但见了,我还给了它两剑”

    百里冰失声惊道“你怎么如此冒失,你真的没事吗?”说着眼睛紧盯着清岩的脸,仔细观察了一番,最后确认清岩没事,她又道“你吓死我了,还好没出事,咦你的剑怎么了?”她对清岩的关心是无微不至,所有细节也逃不过她的眼睛,眼睛一扫就发现了朱剑的变化。

    清岩感动的道“冰儿,我……”百里冰截口道“我是什么我,你这傻xiǎo子,一点也不听话,说,你究竟干什么了?”

    清岩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苦笑道“这畜生真是厉害,我两剑连他它的皮都没nong破,反而把我的朱剑nong成了这个样子。”

    百里冰惊道“巴蛇之毒可是剧毒无比,你没吸着那毒气吧?还有你拿了朱剑没感觉异样吗?”

    清岩一怔道“什么感觉?没感觉啊?”

    百里冰急道“你这傻xiǎo子,朱剑染上了巴蛇的毒气,自然也是奇毒无比,你拿了朱剑,也会中毒的快你快查看一下快啊”看清岩还傻乎乎的没动静,百里冰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听百里冰说完,清岩也慌了神,急忙查看了自己的身体,百里冰更是焦急害怕,双眼急切的看着清岩,生怕清岩说出不好的话来,过了一会,百里冰看清岩神情奇怪,心里顿时一紧,忙问道“怎么样?”

    清岩眨眨眼,说了句“奇怪?”随后又道“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