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斩巴蛇十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不知道潮音古洞是什么地方,绝情剑又是什么样的一柄剑,可他明白,这潮音古洞和绝情剑对于百里冰,对于所有丹凤轩弟子很重要,难道这就是可以改变丹凤轩弟子命运的东西吗?

    百里冰的惊恐害怕并没有让清岩感到胆怯,相反他是狂喜,既然有办法破除丹凤轩的门规,那这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不论多少艰难险阻,他早已下定决心,要让百里冰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做自己的妻子,那是他的誓言,无可更改的誓言。

    清岩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惊喜,急忙问道元元真人,“前辈,你说只要我到了潮音古洞,拿到那柄绝情剑,丹凤轩的门规就可以解除了?冰儿就可以当我的妻子了?”

    元元真人正色道“不错,当年丹凤轩的开派祖师曾经对天起誓,并且立碑为证,只要任何男子能从潮音古洞内,取出那柄她留在里面的绝情剑,那就可以解除丹凤轩弟子不能动情结婚的门规,如果你能拿出绝情剑,冰儿自然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嫁给你”

    清岩大喜道“好,我就去潮音古洞,去取绝情剑”

    他的话刚落,百里冰大声阻拦道“你不能去,你不能去,我宁可在丹凤轩待一辈子,也不能让你去冒险。清岩,听我的,不要去潮音古洞,那里太危险了”她说到最后,话里已然带着哭音,还在不停地摇头。

    清岩自然知道潮音古洞很危险,若不是凶险之极的所在,丹凤轩的门规早就解除了,而胡婷婷和丁灵秀也不会以私奔的方式结合,胡婷婷不敢让丁灵秀冒险,这就已经说明潮音古洞有多恐怖了,但清岩愿意去冒这个险,为了百里冰,为了他们的将来,甚至是丹凤轩所有的人。

    清岩微笑着,望着百里冰,道“冰儿,你忘了吗?我是对天起誓过的,不管多么困难,我都会光明正大的娶你做我的妻子,这个誓言改不了,除非丹凤轩的门规变了,冰儿,你就让我去吧,我会成功的,你要相信我,你不是说过,信我的吗?”

    百里冰哭泣着,此时她已是个柔软无力的寻常女子,她知道清岩心意已诀,也知道潮音古洞的凶险,可她偏偏无法阻拦清岩,满含泪水的看着清岩,她哭的那么伤心,那么哀怨,突然她扑到了父亲的怀中,放声大哭,嘴里断断续续的道“爹,……你为何要……对他……说这些,……他不该去的,不该……去的……”

    元元真人轻抚着百里冰如云般的秀发,缓缓的道“他应该去,他既然爱你,就应该为你去做,这是他应该做的,傻丫头,你眼光好,没看错人,这小子值得托付终生,潮音古洞虽是凶险,但为父也不会让他白白去送死,到时候我自会助他,你不必太担忧,好了,别哭了,都这么大了,哭起来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你看,那小子好像也快哭了,嘿你俩倒真是一对”

    清岩确实有些鼻子发酸,见人家父女情深,他自然很是感动,作为孤儿的他,真的很渴望这份亲情,很羡慕的看着,又听元元真人说到了自己,他才发觉自己也跟着百里冰一同掉起了眼泪,不知不觉中哭了好一会,连忙一擦脸。

    而百里冰也从父亲的怀里抬起头,红着眼看看清岩,听了父亲的话,她的忧虑和害怕少了很多,她清楚父亲的一身神通,有他的帮助,清岩的危险就能少很多,心情一好,才想到自己方才的表现也太激动了,再看清岩十分关切的盯着自己,她玉面一红,微嗔道“看什么,没见过别人哭吗?”

    清岩愕然,呐呐的道“冰儿,你没事吧”

    百里冰理理云鬓,实在是风姿绰约,随后白了清岩一眼,没好气的道“傻小子,我会有什么事?”

    清岩见她除了眼圈也有些发红外,哪像刚才痛哭过,这女人的变化,当真是难以揣测,清岩没有这个经验,一时愣住了。

    百里冰暗骂一声“傻小子”,嘴角早已绽出笑容,元元真人哈哈一笑,道“年轻人,以后你可要小心了”

    百里冰闻言不向父亲撒起了娇,叫道“爹你说什么呢”

    元元真人笑道“难道不是吗?你这丫头,我都有些替他担心了”

    百里冰脸上大红,叫道“爹你……”拉扯起了元元真人的大袖。

    元元真人也知道适可而止,女儿要是不依不饶起来,他是吃不消的,不论他的修为有多高,也化解不了女儿的撒娇攻势。

    见清岩傻愣在一旁,元元真人道“清岩,你俗家姓名是什么?”

    清岩一怔,随即说了,元元真人又问了一些清岩的情况,得知清岩是个孤儿,是养父带大的,他微微一叹,接着道“既是这样,你的事情该谁为你做主?”

    清岩沉吟片刻道“不知前辈说的是什么事?”

    元元真人笑道“自然是你的终生大事,不如这样,我怎么也算你的长辈,也是冰儿的父亲,我就替你做主了。可以吧?”

    清岩道“好啊前辈当然可以了。”

    元元真人面露喜色,随即道“那就好,我现在就把冰儿许配给你,你若答应,从今以后,冰儿就是你的未婚妻了。等你取出绝情剑,你们就可以拜堂成亲,本来这些繁文缛节不做也罢,可冰儿既是丹凤轩弟子,这事就不能太随便了,名分我先给你们定下,等到……”

    元元真人说的高兴,这当爹的一激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立马就给清岩和百里冰定了夫妻名分,好家伙,这才是绝世高人的绝世手笔,大手段啊

    清岩和百里冰听的却是目瞪口呆,都看着似乎已经把什么都安排好的元元真人,张嘴结舌,傻了似的,等到元元真人说完,清岩的感觉仿佛置身在梦中,百里冰还能好点,玉面红似火,娇声喝道“爹你都说了些什么?哪有你这样的,什么定了名分你太……太……”

    元元真人截口道“我说的有何不对,你们两情相悦,就该结为夫妇,现在也只不过定个名分罢了,又不是真叫你们成亲结婚,再说了,这也是迟早的事,你不愿意吗?”

    百里冰气道“你这是什么话?”

    元元真人道“你难道不愿意?”随后,又问到清岩“你也不愿意吗?”

    清岩一咬嘴唇,好痛他是清醒了,这不是梦,忙回答道“愿意愿意”

    百里冰急道“你也糊涂了愿意什么”

    元元真人大笑道“清岩果然实在,不错,够痛快冰儿,你呢?”

    百里冰瞪了清岩一眼,想说不愿意那是违心之言,稍一顿后,也低声道“我也愿意,可是,爹,你这么做也太草率了”

    元元真人大笑道“什么草率扭捏做态那是世俗之态,我辈就该超凡俗,抛开那些无聊的累赘,冰儿,你们都已愿意,这事就这么定了。清岩,你师傅那边我随后就去拜访,把你们的事情给他们说清楚,想必他们不会反对吧”

    清岩闻言猛然想到了师傅,这件大事似乎不该来个先斩后奏,自己应该先禀明师傅,请他老人家做主才对,但事已至此,清岩心里有话也不敢再说,元元真人是何等身份,他要是去了崆峒山,师傅就是不愿意也不敢拒绝吧

    清岩越想越觉得这事情有些麻烦了,万一师傅和未来岳父出了问题,天呐自己该怎么办?

    清岩脸色瞬息数变,也没有立刻回答元元真人,百里冰看出了不对劲,忙道“你担心你师傅不愿意?”

    清岩苦笑道“是有些担心。”

    元元真人闻言脸一沉,道“广闲他敢我女儿那点配不上他的徒弟,哼”

    清岩见状不觉暗暗叫苦,暗道“你这脾气,不出事才怪,这可怎么办,唉”顿时大感头痛,眉头紧锁。

    百里冰也自犯愁,只有元元真人满不在乎,淡淡的道“广闲那面料也无妨,此间事了后,我就去崆峒山,你们放心好了”清岩与百里冰是一点也不放心,相互一看,脸上都是苦笑和无奈。

    元元真人只装着没看见,嘴里喃喃的道“崆峒山我是许久没去了,没料到这次竟是为了女儿的婚事,拉下了这张老脸,去拜见行秀的徒弟,嘿嘿嘿,有意思啊”

    清岩和百里冰闻言同时摇摇头,暗暗祈祷道“千万别出事”

    就在二人心事重重,忧心忡忡的时候,忽的,一个清朗有力的声音从远远之处传来,“元元前辈,晚辈赵无忌在这边有礼了”那声音似阵阵轻雷,滚滚而来,声不高,却是清晰可闻,似乎人就在身边。

    清岩听到熟悉之极的声音,不觉口道“赵大哥你在哪里?”

    百里冰更是惊讶,低声道“是赵无忌?”清岩点点头,一脸的兴奋。

    元元真人闻声神情微变,随后扬声道“原来是赵老弟,前辈之称贫道可不敢当,老弟突然显声,不知有何指教?”他的声音悠悠传出,也传出了极远,仿佛可达天边。

    赵无忌笑道“前辈过谦了,晚辈怎敢有什么指教,此番显声是为了我这个兄弟。石头,大哥还在崆峒山,你和百里冰的事情,我和令师已然知晓了,难得元元前辈和百里冰姑娘垂青于你,这可是你天大的福缘,我等都替你高兴,令师更是深感荣幸,并说,不敢劳动元元前辈玉趾驾临崆峒山,改日令师将会亲自去东岳岛拜访,还请元元前辈稍侯些许时日。元元前辈,我等在此多谢了相隔太远,礼数难到,还望前辈恕罪。”

    元元真人也笑道“赵老弟和广闲掌门太客气,贫道多谢各位的玉成,既是如此,贫道就在东岳岛恭候广闲掌门大驾了。”

    赵无忌道“如此就麻烦前辈了。”随后又对清岩道“石头,婚事已定,你可不能辜负元元前辈和百里姑娘的深情厚意,否则大哥必不饶你,令师亦是。”

    清岩恭声道“小弟不敢,多谢师傅和大哥了”

    赵无忌道“那就最好,百里姑娘,我这弟弟就要麻烦你了”

    百里冰玉面一红,道“赵……大哥,谢谢你”

    赵无忌大笑道“冰心yu女果然玉洁冰心,赵无忌有此一妹,足慰平生。元元前辈,晚辈来日也当去东岳岛拜见,到时晚辈再行请教。”

    元元真人道“贫道静候各位光临。”

    赵无忌道“前辈客气了,来日再会”说罢寂然。

    清岩和百里冰听赵无忌说完,都是如释重负,去了一件心事,脸上都露出欣喜之色,而元元真人神情却是颇为复杂,眼睛遥遥望向远处,许久之后,才缓缓的道“人道赵无忌历经九天雷劫之后,已达渡劫境,当时我还不信,可今日一见,方信传言不虚,能把千里传音之术,运用到如此地步,当真是千里之距,宛如庭户,好个赵无忌”

    百里冰也惊骇于赵无忌的绝世修为,可对父亲的修为也是极具信心,立刻道“爹,你不也是到了渡劫境吗。大家都一样,你又何必感叹呢?”

    元元真人微微叹道“我苦修六百余年才不过如此,赵无忌胜我许多了”

    百里冰却道“爹,你的好胜心一点也没变轻,你看赵大哥多客气,你该学学人家了”

    元元真人笑骂道“都说女生外向,这么快就帮别人了,我就罢了,发些牢骚,这都不行吗”

    百里冰笑道“行对您还有什么不行的这次您满意了吧”

    元元真人大笑道“满意了大家都满意了。”

    百里冰和清岩也随着笑了起来,事情竟是如此顺利,就在赵无忌的几句后解决了,清岩暗暗感激师傅和赵大哥的成全,原来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从未忘了他。

    元元真人完成了一件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后,心情大为畅快,这种心情已是多年未有,自从修为达到渡劫境后,他的心境实已是古井不波,心如止水,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百里冰,现在百里冰所托有人,他自然十分欣喜,心旷神怡,忽然,他才恍然,原来百里冰不是他的唯一牵挂,其实也是他在修炼上的一个阻碍,魔障,平时不自觉,可一旦阻碍破除,魔障消弭,那获得的喜悦是无法形容的,元元真人沉思片刻,嘴角缓缓现出笑容,整个人仿佛散发出了莫可名状的光彩。

    许久之后,元元真人察觉到了清岩和百里冰的惊奇眼神,不微笑道“此番出来,真是收获良多,接下来,就该收拾这条长虫了,你们先,咦清岩,那是什么东西?”他突然惊讶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