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斩巴蛇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二十五章斩巴蛇十一

    清岩一怔,随后就觉眼前一huā,再看元元真人手里已经多了两样东西,一个是自己的朱剑,另一个就是那个龙凤yu连环,原本它们挂在自己的腰间,此刻却是到了元元真人的手中,清岩骇然,知道就在他眼huā的那一瞬间,元元真人就从他的身上取走了朱剑和yu连环,而他根本来不及做半点反应,太快了

    但清岩已然知道,元元真人已是渡劫境的高手,拥有如此手法也是很正常的,自己与他的差距实在太远,委实是难以计算。

    元元真人先看的是清岩的朱剑,然后道“这是千载桃木,可这里面居然收藏了火jg,难怪材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石头,这柄剑是你炼制的?”他倒是变化快,立刻就对清岩改了称呼,直接叫起了xiǎo名,真亲热,这准岳父当的真是合格。

    清岩也很习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答道“这柄剑是无意得来的。”接着就把白水县的事情说了一遍。

    元元真人笑道“竟是如此,火jg可是很难收伏的,这柄剑的潜力巨大,以后你可要多多修炼才是,这黑气想必是巴蛇的毒气吧?”

    清岩点头道“正是。”

    元元真人点点头,然后随手一抚,手上光华一闪,朱剑就恢复了朱红本sè,红光流转,剑影闪动,元元真人微笑道“去除毒xg后就好看多了。”随手把朱剑递给清岩,然后端详起了yu连环,看了片刻,他才问到清岩“这东西你可知道来历?”

    清岩自然不知,摇摇头,百里冰见yu连环jg美绝伦,忍不住要了过来,翻来覆去好一阵看。

    元元真人道“我也猜你肯定不知晓它的来历,不然也不会用它来挂剑。”

    清岩脸上微微发红,道“前辈……”

    元元真人截口道“还叫什么前辈,你该改口了,冰儿,你说他该叫我什么了?”

    百里冰把玩着yu连环,闻言不觉一愣,看了清岩一眼后,才低声道“叫爹吧”

    元元真人哈哈一笑,道“冰儿说的不错,叫岳父就生分了,还是叫爹的好”

    清岩红着脸,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爹,同时又要行大礼拜见,元元真人却是一拦,笑道“礼就不用了,方才不是拜过了吗?”

    清岩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刚才元元真人话里的含义,原来他是早有打算啊真是高人的行事,深不可测,厉害啊厉害

    清岩暗暗赞叹,又道“那您是知道这yu连环的来历了。”

    元元真人道“这东西应该叫灵犀环,并不是yu质,也不是连环,灵犀环乃是一对,青sè龙环为阳环,碧sè凤环为y环,这是昔年北海燃犀府的至宝,当年东海龙王一怒破了燃犀府,使得燃犀府里的山jg海怪死伤无数,各种法宝灵器不是被毁,就是被抢,这灵犀环就在那时候失踪了,而燃犀府也就在世上除了名东海龙王那次做的实在是有些绝了,那些山jg海怪修炼不易,修炼数百年甚至千年才有了点气候,可就只因为一些xiǎo事得罪了东海龙王,结果就招来了灭顶之灾。”

    清岩曾听过东海龙王的名头,但不是很清楚,只是当年听血隐说过什么“东海龙王,西北狼王”的话,应该是与王天郎齐名的修真异类,他也问过赵无忌,但赵无忌对于海外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海外修真实力之强,不在中土各派之下,其中修真异类不在少数,最杰出就是那号称东海龙王的敖昊,至于详细的情况赵无忌就不知道了。

    现在听元元真人说到了东海龙王,他当然好奇了,忙道“爹,这东海龙王真是条龙吗?”

    元元真人正sè道“不错,敖昊是条龙,是条青龙,他在东海修炼多年,具体修炼了多久谁也不知道,他是我的邻居,当年我在东岳岛立派,而他在东海成王,自然不容于外人染指东海,这一来,我和他难免就有了冲突,一场法斗下来,我们谁也奈何不了谁,敖昊也就不再找我麻烦了,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日子久了,也就成了朋友,敖昊还算不错,就是骄横跋扈惯了,脾气大,手段也狠,发起怒来,整个东海都不得安宁,不过近几年他是老实多了,一直在闭关修炼,其实是怕九天雷劫的到来,东海倒也安静了很多。”

    清岩也算长了见识,心中也不禁向往海外的那些奇闻异事,元元真人见他神情便已了然,微笑道“你有空可以去那四海逛逛,海外之景实非你所能想象,一些修真人物的道行也是极高的,我这二三百年,一直都在海外游玩,算是长了不少见识,若不然还真不识这灵犀环。石头,你是如何得到灵犀环的?”

    清岩答道“这是孙xiǎo乙送给我的,他也不知道这灵犀环的来历,只是觉得特别,我也以为这是yu连环呢?”

    元元真人笑道“孙xiǎo乙这个天遁én掌én这次可是走眼了,这灵犀环是燃犀府镇府之宝,燃犀府之所以能建在北海海底,就是依仗这灵犀环。”

    清岩惊道“如此说来,这灵犀环有避水之能了。”

    元元真人道“岂只是避水,它可避水火,祛百毒,有凝神静心诸般妙用,此物是上古神兽通天白犀的犀角所制,这通体白犀生来便是雌雄一对,浑身雪白,唯有犀角是一青一碧,并且心神相通,不分彼此,所以此物另有一种妙用,就是二人分持一环,不论两人相隔多远,哪怕是万里之遥,也能通过环中灵力,相互沟通,实是神奇之极。”

    百里冰闻听灵犀环有此妙用,不觉惊喜jiāo加,清岩也是一脸喜sè,可二人看到灵犀环紧密的连在一起,喜sè顿敛,百里冰轻叹道“爹,这要如何分开,难不成还要打碎吗?”一摇手中灵犀环,发出叮咚一阵脆响。

    元元真人笑道“nong碎它,你可没这个本事,这灵犀y阳环,只要遇在一起,便是如此模样,要想分开它们,只需念动口诀便可,你们是没注意,那环上隐藏着口诀,一环一段。”

    清岩和百里冰闻言急忙一看,可只见环上有龙凤图像,却不见文字口诀,元元真人微微一笑,伸手拿过灵犀环,右手光芒一闪,灵犀环随即光彩大盛,青碧sè的光,夺人二目,那环中龙凤似乎就要破环而出,真想活的一般。

    清岩和百里冰看得仔细,发现那龙凤身上隐隐有一道金光闪动,二人运足目力,看到那金光竟是一行细xiǎo之极的金字,知道这就是运用灵犀环的口诀,忙用心记下,那口诀也不过百字,甚是好记,等到二人记完,元元真人这才收起真气,灵犀环光彩敛去,金光消失不见。

    元元真人拿着灵犀环,道“现在试试吧,你们各自念动口诀,看它们能否分开。”

    清岩和百里冰也是急于一试,忙默念口诀,也只片刻,灵犀环光彩又盛,这次是淡淡流转,没先前那么强盛,只听“叮当”一声轻响,随着轻响,青碧双环果然分开了,随后离开元元真人的掌握,缓缓飞到清岩和百里冰手中,清岩手拿青环,百里冰是碧环,二环一入手,二人都发现那环中光莹如镜,里面都出现了对方的形象,极是清晰。

    百里冰惊叹道“哎呀我看你了”她话音一出,清岩手中的青环就发出了一样的声音,和她张嘴说话的样子,清岩也惊道“我也看到你了。”他的声音也从碧环中传出,好不清晰。

    清岩和百里冰都是大喜,元元真人笑道“这东西最适合你们了,彼此想念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可以见面,要是你们修为够了,元神都可以通过灵犀环的灵力来去自如,天涯海角犹如对面。”

    清岩和百里冰心里想的就是这个,被元元真人说中心事,二人脸同时一红,百里冰嗔道“爹”

    元元真人微笑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

    清岩此时最感谢的就是孙xiǎo乙,暗道“xiǎo乙哥,你给我的每件东西,可都帮了我的大忙了。”

    百里冰爱不释手的拿着碧环,喜滋滋的看着环中的清岩,那喜悦之情,元元真人看得都有些嫉妒,叹道“人都在眼前,你们反而要看影子,真是奇怪呀好了,都收起来吧,双环只要不碰在一起,便不会连起。以后有你们看得机会”

    二人闻言不禁脸又红了,连忙收起灵犀环,yu连环分开,清岩也没了挂剑的地方了,只好把朱剑收到元神里,元元真人却道“石头,你元神之中阳气太盛,朱剑再进去可不太好,我送你件物什,正好可以用来挂剑。”说着,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手里便已多了一物,递给了清岩。

    清岩接过,百里冰也凑上去一看,那是一个长短只有五六寸的奇形金钩,通体金sè,xiǎo巧玲珑,制作的极为jg致,闪着淡淡金光,上下都成钩形,不过是一正一反,那金钩弯曲几乎成环,只余寸许空处,别看金钩体积不大,可异常沉重,少说也有十余斤的分量。

    金钩入手,清岩便知这金钩是件法宝,蕴含的灵力十分强大,真气稍一注入,金钩立生反应,发出一声轻y,金芒顿时大作。

    清岩一惊,急忙收回真气,元元真人见金钩有此动静,不觉出诧异之情,甚是疑huo的道“这如意金钩是我用西方金母所炼,其中蕴含极强的先天金灵之气,所发金芒凌厉异常,一般仙剑遇之则摧,威力之强不在仙品法宝之下。但施展此物必须要有我的口诀,否则无法催动,石头,你刚才是如何做到的?”

    清岩有些茫然,道“我也不清楚,就是金钩一入手,我很自然的注入了真气,结果它就动了。”

    元元真人微一沉y,然后奇道“石头,你这北冥神功莫非还可以发出金灵真气,也只有先天金灵真气才能和金钩里的气息相融合,并且引动气机,发出这如意金芒。”

    清岩听后心里一动,现在与元元真人关系已不一般,清岩也就不在隐瞒他去过广成丹xue的事了,寻思片刻,他颇为不好意思的道“这北冥神功的名字其实是我瞎编的,怎么说呢,唉广成丹xue你们都知道吧?”

    元元真人和百里冰闻听广成丹xue,都是一惊,以元元真人的修为也是极为惊骇,父nv二人,齐声叫道“广成丹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