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玄剑庄一

作品:《仙途正道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廿虹有礼了

    开封府,开封又称东京亦有汴梁、汴京之称,简称汴,位于河南省东部,处于豫东大平原的中心位置。历史悠久,建城已有三千多年,是名副其实的古都,古城。开封凭借河湖纵横、灌溉发达、气候温和、交通便利的有利条件,是中国最早开发的地区,其城垣宏大,文化灿烂,古人曾有“琪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的诗句。

    时近中秋,开封府也比以往热闹了许多,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大城市就是不一样,最大的特点就是人多,中秋节是团圆之节,讲究是合家团聚,在外的人能赶回家的就尽量往回赶,今天是八月十三,还有两天就是中秋节,满城的人似乎都在为过节忙乎着,而就在在急急的人流当中,清岩和百里冰却是悠闲地,不急不忙的走着,区别于大多数人,他们来此不是为购物过节,而是来游玩赏景的。

    他们离开太白山后,就一直在各个名山大川游玩,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就快到了八月十五,昨日他们还在黄山绝顶观日,今日就已到了开封府,虽然不愿想分离的日子,可毕竟那天还是要来的。

    先是百里冰收到了水清的飞剑传书,告诉百里冰她已到了嵩山,让百里冰也尽快赶往,而清岩也收到了师傅的传书,此次来嵩山观礼的却是大师兄清虚,至于他老人家另有要事,就不去嵩山了。

    清岩一直奇怪师傅和水清的关系,他问过百里冰,而百里冰却是让他去问广闲,清岩无奈,心里只能更是奇怪。

    来到开封府,清岩心里便有些不好受,百里冰也是一样,不过二人都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欢颜笑谈,恍若无事,二人都对分离避而不谈。

    行走在开封城内,清岩看着满街的人,显得有些兴奋,笑道“冰儿,你看好多人啊”

    百里冰还是白纱遮面,白衣似雪,清丽淡雅犹如天上仙子,眼波流动,不管周围有多少人,她的眼里只有清岩,闻言微笑道“你呀有必要这么高兴吗大家可都在看着我们,你就不觉得难为情吗?”

    街上所有的人,不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只要路过他们身边的,都会偷眼观看这一对颇为奇怪的男女,有的还在窃窃私语,当然是在议论他们。

    清岩笑道“他们可都是在看你,都在议论天仙下凡呢”

    清岩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夸大,百里冰虽是白纱遮面,可她那仙子般的气质,就足以使人惊为天人,不敢仰视。

    那个女人不喜欢被心爱的人夸赞,百里冰也不例外,心里一甜,淡淡笑道“是吗?我怎么觉得他们是在看原始天尊显圣呀是不是呀?天尊”

    听了清岩说过白水县的事情后,百里冰就经常拿这件事情打趣他。

    清岩嘿嘿一笑,道“天尊也没有天仙吸引力大”

    百里冰轻笑道“你倒是以天尊自居了,也不害臊。”

    清岩故意一板脸道“难道我不像吗?”

    百里冰拖着长音道“像……像极了一个小色狼”最后几个字声音小的只有清岩能听得见。

    清岩脸皮再厚也不免一红,和百里冰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他简直是快活的不得了,美人为伴,也没什么外人,二人亲热起来也没什么顾忌,他甚至都有些恣意妄为了,对百里冰是占足了手足便宜,亲吻爱抚,无所不用其极,就差了最后一关未破,若不是百里冰极力阻拦,和他也能守住一点灵性,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小色狼,是百里冰称呼他最多的名号,早就替代了傻小子的地位,现在百里冰只要一说小色狼三字,他就会心里一荡,继而一热。

    清岩的丝毫变化,也瞒不过百里冰那双秋水无尘的美眸,眼里笑意盈盈,斜瞄了清岩一眼后,又看了四周的人群,她低声道“小色狼,又在乱想什么找打呀”

    清岩平静一下火热的心情,也低声道“我不找打,找咬”

    百里冰白纱里的玉面顿时红了,轻啐道“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清岩微笑道“不是胡说,是实话。”

    百里冰瞪了他一眼,美眸中光彩流转,没有怒意,有的只是无限柔情,清岩对她真是没有抵抗力,若不是身在闹市,他只怕又要动手动脚了,压住那种,他故作平静的道“冰儿,开封府你熟吗?”

    百里冰四下一望,她的目光陡然一寒,宛如霜刃,与她眼神一对,所有人都是急急一低头,慌忙走开,她喜静不爱热闹,要不是清岩执意要来开封府,她是不愿在如此嘈杂的地方出现,被众人议论观看,被人看的心烦,她动气了。

    等到人群散去之后,她才道“开封府我可不熟,我平时是很少到这种地方的。”

    清岩见她发威,不觉叹道“仙子发怒了,你看把人们吓得。”

    百里冰嗔道“你喜欢被人像看怪物一样看吗?”

    清岩苦笑道“我们是怪物吗?好了,咱们先去找家客栈投宿,这几天风餐露宿,也是挺累的,冰儿,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养养精神”

    百里冰闻言一惊道“你说我很憔悴吗?不会呀,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女人就怕心爱的人看见自己不美的时候,百里冰听见这种话,也和普通女子一般无二。

    清岩见她如此紧张,忙道“怎么会,你一直都很美,我就是想让你养足精神,变得更美。”

    百里冰微嗔道“话也不说明白,以后不许这样。”

    清岩苦笑一下,答应一声,暗道“女人啊蛮不讲理呀”

    客栈自然很好找到,二人投宿之后,百里冰急忙就去洗漱更衣,显然清岩的话她还是很在意,清岩不觉好笑,但不敢表现出来,等到百里冰焕然一新出来时,他的双眼又直了。

    百里冰已很习惯了他的色样,娇嗔一声,顺手就在清岩身上掐了一下,这是她对付色狼的绝招,屡试不爽,十分管用,在清岩的惨叫声中,百里冰的清脆笑声分外动听悦耳。

    二人嬉戏了一阵,清岩才想到了一件比较正经的事,正容道“冰儿,刚才在外面你注意到了一个白衣人了吗?”

    百里冰笑吟吟的反问道“你说呢?”

    清岩见她如此就明白了,笑道“你也发现了,你说那人是哪派弟子?”

    百里冰却道“你是在考我了?”

    清岩无奈的道“不是,我就是好奇,华山派的弟子怎会注意我们,我刚才察看了一下,那人还在附近,这人鬼鬼祟祟的很讨厌”

    百里冰却不说话,轻轻地把自己的身体往清岩怀里一靠,在房间里,在清岩面前,她很大胆,媚态十足,无拘无束。

    软玉在怀,清岩很自然的一搂,在她颊上轻轻一吻,百里冰微闭美眸,显得娇慵无力,轻声细语的道“傻小子,人家可不是华山派弟子,你看错了”

    清岩一怔道“不会吧那人明明修炼的就须弥真气,不是华山派弟子,怎会这门道法。”对须弥真气,清岩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是不可能看错的。

    百里冰享受着清岩怀里的温暖,清丽娇艳的容颜露出恬静至美的微笑,听清岩不信她的话,不由得琼鼻轻哼一声,不过美眸依旧闭着,娇哼后才懒洋洋的道“傻小子,你怎么连开封府的玄剑庄都不知道,须弥真气出现在玄剑庄弟子身上,是再正常不过了”

    百里冰一说玄剑庄,清岩顿时恍然,叫道“我想起来了,我说嘛,原来那人是玄剑庄的弟子,这就不奇怪了”

    百里冰微启美眸,白了清岩一眼,轻叹道“你知道玄剑庄就好,来到开封府,就是到了人家的地盘,傻小子,小心点哦”

    清岩微笑道“小心什么,我又不会招惹他们,那人已经走了,这人修为不弱,冰儿,认识他吗?”

    百里冰摇摇头,道“不认识,玄剑庄的四大弟子其中没这个人,这人应该是简二先生的徒孙辈了,好了,别和我说话,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你不是让我养足精神吗?”说完,舒展了一下娇软温香的yu体,完全放松的躺在清岩的怀中,睡得好不舒服自在。

    清岩微微一笑,也不在说话,心里却是寻思起来,玄剑庄,自己到了开封府就该想到这个地方,玄剑庄简二先生,这个名号也很响亮,与他一并想到的还有一个名气更大的人,那就是春水神剑简冰。

    玄剑庄的简二先生,大名叫做简歆,他之所以被人成为简二先生,是因为他的大哥就是简冰,华山派掌门人春水神剑简冰。

    简歆其实也是华山派弟子,和他大哥一同学道入了华山派,简歆的资质虽然不及乃兄简冰,可也是极佳的人才,修炼道法进展极快,成就也是极高,只是由于有大哥简冰这个不世奇才的存在,简歆的声名自然就会受到影响,世人的注意力多聚集在简冰身上,留意简歆的人当然就少了。

    直到百多年前,简歆才开始崭露头角,在大哥也是掌门简冰的授意下,回到了故乡开封府,同时建立了玄剑庄,以华山派弟子的名义收徒传道,这也算是开宗立派,玄剑庄也成了华山派的分支。

    简歆为人随和,性情也没有简冰孤傲不群,为人处事,十分圆滑,加上本身修为高深和华山派这个靠山,玄剑庄很快就在开封府站住了脚,发展很快,弟子逐渐增多,数十年后就成为了中原一带有数的修真门派,简二先生的声名也有了很大的威望,简歆隐隐已成为了与各派掌门分庭抗礼的绝顶人物。

    玄剑庄的道法与华山派一脉相承,玄剑庄弟子修炼的也须弥真气,门下弟子清一色配有一柄玄铁仙剑,白衣玄剑就是玄剑庄的金字招牌,这些弟子修为有成后,就会被择优派往华山派进行更深的修炼,百里冰所说的玄剑庄四大弟子,就是简歆的亲传弟子,这四人也在华山派修炼了很久,出道后的作为也是可圈可点,现在也有了很大的名望,与华山五剑齐名,称为一流高手也不过分。

    清岩此时想起那个白衣人身上果然配了柄黑色长剑,当时自己没有在意,百里冰却是发现了,一下就指出了是玄剑庄弟子,想必是那位玄剑庄弟子发现了自己和百里冰是修真之人,一时好奇罢了,毕竟人家是这里的地主,如此做也很合理。

    清岩想明白了,也就不再把此时放在心上,再看百里冰,呼吸均匀,神情宁静安详,竟是睡着了。

    对于怀中玉人,清岩是爱怜无限,见她睡得香甜,也不敢做太大的动作,低头轻吻了一下那柔软红润的嘴唇,随后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一边看着恬美的玉容,一边静静地等着,那种幸福,甜蜜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他真想就这样抱着她,直到天荒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