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故人相见未从容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三十五章故人相见未从容一

    清岩扬声说完后,并没有人回答或者出现,清岩脸上显出一丝微笑,暗道,“大多数人都对自己的修为很有信心,都很自负,这位也是,以为我是在出言试探,既是如此,我就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清岩此时修为已到了英华内敛,藏而不的境界,对于自己的气息已是收放自如,从外表看,很难把他和强者联系在一起,除非他愿意显,否则修为稍差的修真高手根本看不出他的深浅,他已然迈入极流顶峰,强如太白矮仙也要和他神视jiāo锋才能知道他的高低,现在除非对手是最强高手,简冰,顾长风这种人物,不然休想能在他身上占到便宜。

    而此时隐在暗处的这位,修为虽是不弱,可也只是不弱,清岩早已发现了他,但他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清岩的话他只认为是在试探,所以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空中默默看着清岩。

    清岩耐心很好,又在原地等片刻,见那人还没有动静,他不觉笑道“玄剑庄的人应该不喜欢藏头尾吧,如果我记得不差,前些天我们应该见过面,今天阁下前来,不知有何赐教,还请阁下当面说说吧。”他说话之时,眼睛一直盯着空中的东南方向,等到说完最后一个字,身形一闪而逝,青光划过虚空,他已经到了那人眼前。

    那人显然吃了一惊,没料到清岩是真的发现了他,隐在云层之后的他,神情一怔,随后又看到面含微笑的清岩,他又有了几分怒气,冷冷一哼,脸sè顿时y沉起来。

    果然是白衣玄剑,也带有一股那种名én弟子的傲气,身材修伟,狮鼻大眼,最醒目的是,此人还蓄有一把大胡子,这幅模样跟他的那身白衣很不合适,让人感觉不舒服,此时又是y沉的脸,叫人很容易反感,清岩此时就是这样,脸上的微笑逐渐淡去,淡淡的道“阁下好像很吃惊呀?”

    那人大眼里光芒一闪,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那个和你一起的nv人又去哪里了?”他的语气咄咄bi人,完全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在质问清岩。

    这种态度,让清岩大为不悦,脸sè一沉,道“阁下未免霸道了点吧,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那人冷哼道“玄剑庄有权过问开封府的任何事,我觉得你们很可疑。”

    清岩失笑道“阁下的口气太大了,玄剑庄几时成了官府,一天在开封府经过的人何止万千,可疑的人也不止是我们二人吧”

    那人怒sè一盛,沉声道“看起来你真是冲着玄剑庄来的了,说,你究竟是谁?”

    清岩被此人的无理取闹nong得有些烦躁,暗道,“玄剑庄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嚣张,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他懒得再和这种人闲扯,就道“阁下多疑了,我们只是路过开封府,对大名鼎鼎的玄剑庄可没什么恶意,贫道马上就会立刻这里,阁下可以放心了。”

    那人也不知为何,就是对清岩很不放心,冷笑道“你想走也行,不过先要去趟玄剑庄。”

    清岩奇道“这是为何?”

    那人傲然道“去证明你的清白,我们玄剑庄是不会冤枉好人的。”他说话之时只要提到玄剑庄,眼神就会变得异常狂热,似乎玄剑庄在他眼里就是一个至高无上的所在,让他无比崇敬。

    察觉到了这个异常,清岩心里不觉一动,暗道“不会吧,难道这个人心智有问题,不会是个疯子吧”再一回忆二人刚才的对话,清岩不觉一阵苦笑,原来这人不是个正常人。

    而那人见清岩默然不语,就觉得清岩是被玄剑庄的大名震摄住了,得意的道“你也不用害怕,我们玄剑庄最讲道理,只要证明你是清白的,就会放你离开。”

    清岩苦笑道“是吗,看起来我是非去不可了?”

    那人正sè道“那是当然,你觉得你能跑的了吗?”

    话说到这里,清岩真是无语了,心道“自己好端端的招惹他干什么,简直是自找麻烦。”嘴里还道“还未请教阁下大名。”

    那人道“我就是玄剑庄的巴龙,巴天佑就是家父,你想必听说过吧?”

    巴龙,巴天佑,清岩只是对巴天佑这个名字比较有印象,这巴天佑是玄剑庄主简歆的亲传弟子,也就是名头很响的玄剑庄四大弟子之一,至于巴龙就真是陌生之极。

    巴龙说出自己的大名后,就用种很热切的眼神看着清岩,似乎很期待清岩的回答,清岩也没让他失望,连说了好几声久仰,巴龙顿时高兴起了,而清岩就在他心情最好的时候,闪身遁走了,要是再和一个疯子纠缠,实在是太蠢了。

    清岩都觉得好笑,玄剑庄怎么会让一个疯子在四处招摇,就不怕惹祸吗,看那巴龙身上的须弥真气已有了七八成火候,要是用来惹祸真是绰绰有余,巴天佑这个爹当的也太不合格了,唉,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清岩在为巴天佑叹息之时,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须弥真气,就在前面百丈,正好拦住了他的去路,清岩暗暗一叹,知道麻烦还是没有摆脱,也没闪避直接来到了对方身前,看见那人的相貌后,清岩不觉一怔,而那人也同时开口道“道长请留步,玄剑庄巴天佑有事询问道长。”

    果然是巴天佑,模样和巴龙十分相似,就是没有大胡子,看起来比他儿子年轻多了,说话也很客气,清岩心道“这才有点名én子弟的风范,老子比儿子强多了。”就笑道“原来是巴兄,贫道久仰了。”

    巴天佑道“不敢,区区之名不足挂齿,刚才犬子多有得罪,在此巴某向道长赔罪了。”

    清岩微笑道“巴兄说的那里话,令郎也没做什么,倒是贫道走得匆忙失礼了。”

    巴天佑脸上微显苦涩,道“犬子因修炼道法不慎,使得心智受损,巴某有时看管不严,他就会出来惹事生非,刚才那些话还请道长不要放在心上。”

    清岩一点也不惊奇巴天佑说的话,他早已知晓刚才有人隐藏在四周,在窥视着他和巴龙,虽然还不知道那人就是巴天佑,但他肯定此人是玄剑庄的人,清岩不愿惹事,也就没有点破那人的行踪。

    他闪身遁走,也察觉到了那人尾随在后,就故意把飞行速度放的缓慢,就想看看那人要干什么,果然自己被拦了下来,不过看巴天佑似乎没什么恶意,说话也很客气,清岩也对巴天佑有了一点好感,笑道“巴兄真是客气,我对令郎的病深感遗憾,至于那些话贫道早就忘了。只是不知有何办法能让令郎可以恢复心智。”

    说起儿子的病,巴天佑不禁一叹,道“多谢道长关心,犬子此病很难治愈,家师和我为他是费了很多心思,只可惜……唉”

    清岩安慰道“巴兄切莫灰心,一定会有办法的,不知令郎现在……”

    巴天佑道“巴某已让他回玄剑庄了,对我的话他还不敢违抗。”随后他又道“和道长说了这么久,巴某还不知道长如何称呼,敢问道长大号是?”

    清岩微一沉y,道“贫道崆峒派齐清岩。”

    巴天佑一听清岩说出名号,竟是惊呼道“道长就是齐清岩?”

    清岩见他如此,不觉奇怪,道“是啊,齐清岩就是我。”

    巴天佑又好好打量了清岩一下,喃喃的道“不错,我早该想到,这个年纪,这个容貌,这种气度,正和传言中的一样,我真是糊涂了,……”

    清岩听他说的奇怪,就道“巴兄,你说什么,什么传言,贫道这次出来还没有多长时间,听你的话,似乎是听说过贫道。”

    巴天佑大笑道“岂只是听说过,道长的大名巴某可是如雷贯耳,只是没想到道长比传说中还要年轻,还要俊秀,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啊道长果然是丰神俊朗,气度超凡,巴某真是有眼无珠,惭愧惭愧”

    清岩被巴天佑的一席话说愣住了,脸也有些红了,暗道“自己有这么大的名声吗?”不过看巴天佑的神情也不像是在虚言奉承,忙道“巴兄的话让贫道汗颜了,我哪有巴兄说的那么好。

    ”巴天佑正sè道“道长真是虚怀若谷,现在天下谁不知道长大名,你一出崆峒山,就在白水县破了九y鬼首,斩了白骨郎君,除去了危害一方的旱魃,随后又在太白山杀了y山派冷环,更斩杀了上古巨蛇巴蛇,你做的这些事情,随便拿出一件都能震动天下,赢得盛名无数,更何况你一口气做了这么多,你现在可是当今风头最盛的后起高手,你的名号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巴某是倾慕已久,可今天见面差点又错过了,哈……”说着又是一阵大笑。

    清岩听巴天佑说了这么多关于他的事,都感觉有些惊心动魄,巴天佑说的大概都对,他可没料到这些事会传的如此之快,竟是天下皆知了,自己已成了风头最盛的后起高手,这是真的吗?

    清岩生平还没有别人如此赞扬过,心情一时有些ji动,微一平静,才道“巴兄过奖了,贫道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其实有些事情也是机缘巧合,我也只是恰逢其会,就说那巴蛇可不是我能斩杀得了的,传言夸大了,巴兄可不能尽信。”

    巴天佑只当这是清岩的自谦之词,心下更是佩服,急忙道“道长果然有着非凡气度,巴某万分佩服。今日有幸遇到道长,巴某一定要尽尽地主之谊,就请道长到玄剑庄xiǎo坐片刻,巴某还要向道长请教一二。”

    清岩微笑道“巴兄盛情贫道心领了,我实在还有要事,不能去贵庄了。”

    巴天佑皱眉的道“道长莫非是看不起巴某?”

    清岩忙道“巴兄言重了,贫道怎会有xiǎo视之意,贫道还要赶去嵩山,参加峻极禅院的传位大典,委实是没有时间了。”

    巴天佑这才释然,不无遗憾的道“原来如此,是巴某误会了,唉,那就请道长以后有空一定来玄剑庄一趟,巴某恭候大驾。”

    清岩道“那是一定。”心里一动,又道“今日遇到了巴兄,贫道这里还有一事相烦。”

    巴天佑道“道长请讲。”

    清岩就把梅文俊的事说了一遍,巴天佑听完,神情顿时一冷,怒道“竟有此事,道长请放心我一定彻查此事,那二人是我大弟子焦虎的徒弟,没料到他们竟会这样胆大妄为,巴某律下不严,今天真是脸面丢尽了,让道长见笑了。”

    清岩道“巴兄也不必太过动气,这也是贫道一一面之辞,还是请巴兄再调查一番,别再冤枉了好人。”

    巴天佑叹道”道长的话岂能有假,巴某自有分寸。”

    清岩也就不再多说,就要向巴天佑告辞,可就在清岩话要出口之时,他的眼神陡然一亮,蓝芒暴涨,眼里吐出两道四五尺长的蓝电般的光华,巴天佑被清岩眼神骇了一跳,他此时才知道了清岩的修为比他想象的高的多,因为他感受到了清岩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

    清岩气息外放,并不是针对巴天佑,巴天佑完全不知出了何事,惊骇之余,忙道“道长,……”

    清岩摇摇头阻止了他询问,他此时是威态毕,眼神如电,往四下一顾,似乎看尽了四周一切,片刻之后,才朗声道“既已出手相试,何不出来相见,也好让贫道一睹高人真容。”

    他的话音刚落,有人就道“你就是那个,自称是赵无忌xiǎo弟的齐清岩。”

    清岩和巴天佑闻听这个声音都是一愣,那是个很清脆,很悦耳的声音,当真是清澈动听,婉转悠扬,竟是个少nv的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