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嵩山会八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四十五章嵩山会八

    峻极禅院立派已近两千年,这时间跨度实在太长了,清岩和清虚听明道开口就要说到,那么遥远的事情,二人都是一愣,顾长风笑道“明道你也不必说的那么详细,只说重点就行了。”

    明道微笑道“我也是糊涂了,好,就说重点。峻极禅院的开派祖师白云大师在建立峻极禅院之时,就发现这嵩山之上有处火眼。”

    清岩奇道“火眼是什么?”

    明道解释道“在这地下极深之处都有着地火流动,地火运行自有规律,其温度之高难以想象,一旦地火有了异动,就会形成火山喷发,地底岩浆翻滚而出,大地立时就会成为一片火海,那岩浆溢出的地方,就是火眼。”

    清岩惊道“你是说嵩山其实是座火山,随时都有可能会喷发出岩浆来?”清虚也是一惊,明道沉声道“这么说也对,也不对。”

    清岩不解的道“这是什么意思?”

    明道接着道“按嵩山所在之位,是不应该有火眼的,这个火眼其实是人为的。”

    清岩惊道“人为的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明道轻叹道“不知道,当年白云祖师也不知道,他只清楚有人曾以无上神通,钻通地壳,直达地火根源,差点就引发了地火上涌,造成无边浩劫。幸好有人及时阻止了,否则嵩山已然成了火山。”

    清岩震惊之余,喃喃的道“幸好,拦住了。”

    明道又道“虽说地火没有上涌,可那个火眼还在,这就留下了后患。”

    清岩道“为什么不把它堵住?”

    明道摇头道“那火眼直达地心,深不可测,根本就无法堵,那位阻止了一场浩劫的前辈,也只能用块玄铁jg金将火眼盖住,并用道法封印,算是暂时解除了祸患,可这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清岩和清虚此时都已明白了,峻极禅院的烦是什么了,这个麻烦果然够大。

    明道继续道“白云大师发现火眼和那位前辈的留言后,也是大为震骇,为了以防万一,就以佛法无上又在火眼之上加了一层封印,虽有两层封印,可白云祖师也知道这都是权宜之计,如果有一天地火突然上涌,那巨大的力量实非区区两层封印能够阻挡,可除此之外,又没有别的办法,好在地火一直都没什么异样,这么多年过去了,地火偶尔也会有所bo动,可动静都很xiǎo,加上两位前辈的封印也很强大,火眼总算安然无恙,可就在近十几年,地火的bo动越来越频繁,力量也是越大,有一次几乎震散了一层封印,若不是峻极禅院一直有高手随时守在那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明道说到这里,清俊的脸上已是肃然,语气也沉重了许多,“那地火的bo动之前没有任何征兆,来得快去得也快,力量也是时大时xiǎo,有时一天几次,有时数月也没有一丝动静,峻极禅院不敢有丝毫大意,只能把禅院中修为最高的人放在那里,来看护火眼,此次为抓圆通,他们是不得不冒险派出了几位空字辈长老,那也是来去匆匆,生怕火眼出了意外。”

    这就是峻极禅院让圆通逍遥自在十数年的原因,难怪峻极禅院的几位高僧再也没有过面,原来是那个火眼把他们拖住了,使得他们无法chou身。

    清岩叹道“那也不能就这么一直守下去吧总要有个根治的方法吧?”

    明道一脸忧sè的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前些天,我大光明寺和峻极禅院的十数位高手,合力已将上涌的地火压了下去,并又在地下百丈之处设下了一道禁制,勉强算是渡过了这次难关。”

    清岩喜道“那就好了,明道师兄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担心了这么久。”

    顾长风却道“你别高兴的太早,这次的地火涌动的规模很xiǎo,所以他们才能压下去,如果来次大的,那就难说了。”

    明道也道“顾前辈说的不错,这也是我们最忧心的,这种方法实是无奈之举。”

    清虚皱眉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明道道“根治之法不是没有,只是我们做不到。”

    清岩闻言jg神一振,道“什么办法?为何我们做不到?”

    清虚也是一样的神情,而顾长风显然早就知道那个办法,目光在清岩身上一转,神情变得颇为古怪。

    明道道“要想彻底除去火眼之祸,就是要把火眼完全堵住,就是将那个深不可测的dong填满。”

    清岩闻言一怔道“不是说那是个无底dong,深不可测吗?”

    明道道“普通办法当然不行,可有种神通就能将火眼完全堵住。”

    清岩忙道“什么神通,如此厉害?”

    明道缓缓的道“就是伏羲八诀中的山诀。”

    清岩惊叫道“山诀”

    清虚也是有些错愕,再看顾长风的神情,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居然会是山诀,清岩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就是拯救这场大劫的关键人物,山诀全本他早已得到,修炼也有段时间了,可他有点怀疑,山诀真能堵住这个无底dong吗?

    明道见清岩惊骇,以为他震惊于山诀之名,就道“正是山诀,据说修炼此én心诀后,就可随意运用厚土之气,凝气为土,化土为石,聚石成山,甚是还能移山填海,那火眼虽深,可也离不开厚土灵气,只要有人会此神通,就能轻易闭合那条贯穿到地心的深dong,地火不能上涌,这场大祸也就彻底解决了。只可惜,唉”他忽然一叹。

    清岩心有所思,听明道叹息,就道“师兄叹息什么?”

    明道叹道“只可惜,那山诀早已失传,就是残本的移山诀也是多年未现踪迹,所以我说我们做不到。”

    清岩差点就道“山诀我就会”可他知道山诀一事非同xiǎo可,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耳边也听到顾长风的传音,让他别说山诀的事,他只能忍住了没说。

    就听的顾长风道“山诀一事,暂且不提,你们现在也知道了峻极禅院有何麻烦了,这事定要守口如瓶,不可对旁人提起。”

    清岩和清虚齐声答应一声,随后顾长风又对明道道“你来我这里,不光是为了找他们吧,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明道道“晚辈刚从空闻大师那边过来,听太白矮仙说到,山上有可疑之人,空闻大师不免有些担心,就想请前辈……”

    顾长风大笑道“空闻是想让当我巡山夜叉吧”

    明道微笑道“应该是护法金刚才对。”

    顾长风笑道“不论是什么,都是跑tui的活,空闻倒是很会找人。”

    明道笑道“前辈是答应了。”

    顾长风道“空闻的面子自然要给了,行,我现在就去四下转转,希望可以遇到那位神秘人物。”然后又对清虚和清岩道“你们也别闲着和我一起走走吧。”

    明道又道“那晚辈就去向空闻大师复命,二位师弟,我先走了。”说完告辞离去。

    清虚和清岩送走了明道,随即就和顾长风一起出了峻极禅院,二人知道顾长风还有话对他们讲,果然,出了峻极禅院后,顾长风就带着二人来到了清岩昨晚到过的地方,封禅台。

    清岩是憋了一肚子话,顾长风当然知晓,就笑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清岩忙道“师叔,山诀真能把火眼堵住吗?”

    顾长风微笑道“怎么?你不相信明道的话?”

    清岩脸一红道“不是,我就是有些怀疑。”

    顾长风道“怀疑山诀的威力,没有明道说的那么神通。”

    清岩点点头,清虚也道“师叔,就算山诀真有此威力,可xiǎo师弟他能做得到吗?”

    顾长风看了这师兄弟二人一眼,微笑道“你们一个怀疑,一个担心,好像清岩立刻就要去堵火眼似的,对,明道说的不错,山诀真有那种威力,而当时我一听山诀,也立刻想到了清岩,能担这个重任的非他莫属,不过,清岩还需要时间,以他此时的修为,只怕还施展不出山诀的完全威力,所以你们的怀疑和担心都属多余,现在最重要是要找出那个人来,其他的以后再说。”

    清岩和清虚点点头,然后清虚道“师叔,我们要怎么做?”

    顾长风微微一皱眉道“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嵩山就这么大,那人修为又是极高,如果他有意隐藏行踪,我也没办法找到他,出来看看,就是碰运气,老待在庙里,你们不觉得闷吗?”

    清虚和清岩闻言相对一笑,原来如此啊

    顾长风又道“刚才上山之时我已查看过,这附近没什么异常,我怀疑那人会不会在峻极禅院里面。”

    清虚和清岩闻言都是一惊,随即也明白了顾长风的意思,清虚道“师叔怀疑的有道理,现在峻极禅院中各派弟子都有,人数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有人hun在其中也不是不可能,可这次各位掌én和前辈带的都是自己的得意弟子,如果有什么变化,他们定能发现,绝不让人鱼目hun珠。”

    顾长风闻言稍一寻思,才道“他不一定非要扮成别人,只要隐在暗处,就很难让人发现,你们也知道,如此多的高手聚集在一起,稍一有个风吹草动,就能引起没必要的麻烦,所以各人的神视都收敛的很好,如此一来,就会给人钻了空子。”

    二人一听都觉得大有可能,同时也感觉到了头痛,顾长风见他们一脸难sè,不觉笑道“你们不必如此苦恼,就算有人敢来捣àn,他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我就好奇,谁会有这份胆量,还有他的目的,他究竟要干什么?”

    顾长风寻思片刻,摇摇头,道“我是想不出来,就是以正道为敌,他也不用这么嚣张,此人的目的真是叫人费解。”

    清岩想想道“会不会是圆通的朋友要来救他。”

    顾长风叹道“圆通哪有什么朋友,唯一的兄弟……”说到这里他不再说了。

    清岩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又道“师叔,圆通现在在什么地方?”

    顾长风道“在悔心dong里,已经被废去了修为,就等十八日那天了。”

    清岩也不知为何对圆通有了同情之心,又想到他和圆觉的关系,更觉凄惨,清虚见他神情,就道“xiǎo师弟,别想太多,圆通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顾长风淡淡的道“要说难过,此刻最难过,最痛心就是空闻了,老和尚心里不好受啊”

    清岩道“圆通是非死不可吗?”

    顾长风点头道“他造的杀孽太多了,这次来的én派中,有很多弟子都死伤在他的化血刀下,有些人说是来观礼,其实就是想看峻极禅院如何处置圆通,如果圆通不死,哼那就有好戏看了”最后一句话他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清虚和清岩一听也是各自一叹,清岩在听到化血刀的时候,心里突然一动,隐约想到什么,可再想又变得十分模糊,最后就成了一片茫然,不禁摇摇头,皱眉道“是什么呢?”

    清虚奇道“怎么了,清岩?”

    清岩苦笑道“刚才似乎想到了什么,可又没影子了。”

    顾长风笑道“不要急,过一会说不定就想起来了。对了,你的无形剑诀炼的如何了?”

    清岩一怔,而清虚却是早已知道了,笑道“清岩,你可真是好福气,连无形剑诀都学了。”

    清岩不好意思的道“原来真是无形剑诀呀大师兄,你怎么不对我明说。”

    清虚道“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早知道那是无形剑诀,我就该背下来。”

    顾长风笑道“你记下来也没有,你修炼太清道力,就不能修炼无形剑诀,只会白费功夫。”

    清岩奇道“那我怎么可以修炼?”

    顾长风笑道“你还敢说你修炼的是太清道力吗?”

    清岩脸一红,道“不是还有点嘛”

    顾长风和清虚一听都是一阵大笑,笑完顾长风才道“早就一点不剩了,广闲师兄察觉到了你的真气变化,就大胆的让你修炼一下无形剑诀,不出他所料,你真的修炼成了,这连我都觉得奇怪,前些天回到崆峒山,我才明白其中缘故,原来你进了广成丹xue,习练了大五行诀,这就什么也解释通了,忘了一事,师叔该恭喜你才对,清岩,恭贺你找了个好妻子。”

    清岩脸上顿时通红,呐呐的道“师叔你也知道了。”

    顾长风笑道“不但知道了,我还见到了你的准岳父,元元真人。”

    清岩一愣道“他去崆峒山了?”

    顾长风见他如此神情,也奇道“你不知道?”

    清岩摇头道“他没说要去崆峒山,只说要回东海。”

    顾长风微一寻思,便知道了元元真人的心意,不觉叹道“元元前辈,真是xg情中人,清岩,你可不能辜负他们父nv。”

    清岩正sè道“弟子不敢。”

    顾长风点点头,又道“元元前辈指出你修炼的是大五行诀,体内蕴含了五行之气,而修炼无形剑诀,就是要培炼吸取先天金灵之气,这样才能化气为剑,人剑相和,一隐俱隐,你体内已有先天金灵之气,所以修炼无形剑诀是顺风顺水,短时间就有了xiǎo成,大五行诀,实在神奇啊”

    清岩这才明白,原来这都是大五行诀的功劳,随后就向顾长风请教了几个修炼无形剑诀时遇到的问题,顾长风详细指点了一番,清岩自是受益匪浅,清虚对于xiǎo师弟的机缘早已是司空见惯,以前还有点羡慕之心,现在就只有平常心了。

    等到清岩nong明白所以问题后,他们三人已在山顶待了一个多时辰,顾长风见清岩眼里光彩闪动,显然大有收获,暗自点点头,忽然记起一事,就道“清岩,你和轻恬是怎么回事?”

    清岩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想到了轻恬是何人,当真又是一惊,结结巴巴的道“我和她……没什么呀?”

    顾长风见他如此慌张,不觉笑道“怎么了,那丫头给你苦头吃了?”

    清岩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苦着脸摇摇头。

    顾长风微笑道“我和厉天远jiāo情很深,轻恬这孩子我也很喜欢,她从xiǎo就被厉天远宠坏了,脾气不太好,要是得罪了你,我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别太计较。”

    清岩忙道“师叔放心,我们没什么误会。”

    顾长风道“那就好。”随后又叹道“轻恬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眼神悠远淡然,脸上显出了惆怅,无奈之sè。

    许久之后,顾长风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笑道“真是老了,最近总会想起一些往事。”然后又看到丰神俊朗的清岩,他不禁又想“要是没有百里冰,他和轻恬倒是一对。”随即他都觉得自己好笑,摇摇头,问到清岩“你和轻恬是如何认识的?”

    清岩就把与厉轻恬相识的过程说了一遍,顾长风听到清岩已和厉焱定约在衡山一战,眉头不觉一皱,但也没说什么,事关两位老友,赵无忌和厉天远,他也是左右为难,他只能做到两不相帮,等到清岩说完,顾长风叹道“我也不阻拦你和厉焱,老赵和天火宫的关系真是太àn,现在又把你扯了进去,简直是越来越麻烦了”

    清岩有些惶恐的道“师叔,我是不是做错了。”

    顾长风微笑道“你有什么错,谁叫你是老赵的义弟,他不出来,有些事只能你来扛了。厉焱心高气傲,修为也高,你可要做好准备。”

    清岩沉声道“我会的。”

    顾长风见他神情郑重,就知他已有打算,也不再提此事,四下一看,又道“咱们走吧,我的巡山任务还没完成呢?”

    清虚和清岩闻言一笑,三人随即就在这嵩山之上,转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