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悔心洞内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四十六章悔心洞内一

    悔心洞,是峻极禅院历代弟子面壁思过,忏悔罪孽的地方,位于峻极禅院后院的一面峭壁之上,当年峻极禅院的白云祖师,以佛门至宝地华宝铲,在那峭壁之上,开辟了悔心洞,洞口大有三丈方圆,以触目惊心的红sè,雕刻着悔心洞三字。

    洞口无门,也无人看守,但洞口之外十丈的空间,有着一层流离不定的金光闪动,这就是峻极禅院所设的制,伏魔金光法界,能随意进入悔心洞的,只有峻极禅院的弟子,外人总有天大修为,也不可能全无动静的进入洞内,不过,这道制却是近几天才添上去的,以前悔心洞并无制,一个面壁思过的地方,有何须设立制。

    现在,却有了,因为悔心洞内多了一个人,峻极禅院的叛徒,圆通。

    进入悔心洞,里面的空间相当大,一条宽大的甬道直深入山腹,在幽暗的光线下,显得很深,很深,似乎没有尽头。

    甬道两边有着许多规模相同的石室,里面石壁之上刻满了散发着淡淡金光的与佛像,每一个字,每一副佛像,似乎都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慈悲之力,进入石室,耳中仿佛能听到那清磬梵唱之声,使人神智一清,万虑全收,快活非常。

    悔心洞石壁所刻与佛像,是白云祖师以无上佛法和慈悲之心,费时九年,亲手雕刻的,有去心魔,平心境,除戾气的无上妙用,大师曾言“世上无不可渡之人”,若门下弟子有身犯重罪者,心魔难御者,都可在悔心洞内,获得解,忏悔罪孽,而千百年来,悔心洞确实让许多弟子获得了新生,但这其中绝没有一个,像他这样犯下如此大罪的,悔心洞能让他获得解,或者是幡然悔悟吗?

    圆通被锢在悔心洞的尽头,那个与洞口相对的,也是洞内最大的石室。甬道很暗,可石室里却是金光闪闪,仿佛与室外是另一个世界,金sè的闪闪发光,金光虽亮但很柔和,正壁之上,是一幅极大的佛像,那悲天悯人的眼神,似乎一直在盯着他。

    自从被抓回峻极禅院,锢在悔心洞里,他无时无刻都在受着煎熬,极度痛苦的煎熬,金光,梵唱,还有那佛像的眼神,他痛恨这些,可他无力抵抗,就算闭上眼,捂着耳,金光还是那么亮,梵唱依旧那么响,摧残他的身体,灵魂,让他精疲力尽,苦不堪言。

    悔心洞他不是第一次来,记得最早的一次,还是他十五岁的时候,他记得很清楚,那一次他在山上砍柴,也许是故意的吧,他把一只山狼砍死了,他杀生了,那鲜血喷出,四下飞溅的情形,他此时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那种感觉,其实很舒服,很痛快。

    但师傅很生气,说他没有善心有杀念,就把他送进了悔心洞,三个月候他才出来,似乎感觉心里平静了许多,可他怎么也忘不了那鲜血,和山狼临死时的哀鸣,还有那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真的忘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第二次来悔心洞,那时他修炼有成,下山历练,以师门降魔金刚杵名动天下,败敌无数,未逢对手,当然也杀了不少人,杀念一起,他都无法控制自己,那种使他沉迷,明知不对,可还要杀,杀,杀

    最终师傅知道了他的事情,急忙把他召回峻极禅院,一番呵斥后,他又到了悔心洞,也是在这个石室,面壁思过。

    那一次面壁了很久,大约十年吧,在无边佛法之力之下,他也觉得想通了很多道理,就连师傅也认为他在悔心洞内,摆了心魔,除去了与生俱来的杀xg,把他放了出来,并再次让他下山。

    他知道师傅在考验自己,但他对自己有信心,果然他与以往有了很大的变化,与人斗法之时,杀心再也没有起过,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做到了,手上没有沾染一点血腥,他很高兴,觉得自己真的变了。

    可就在他不再对自己怀疑的时候,他无意中找到了隐匿很久的,魔门余孽化血门总坛,随后就是一个杀,再就是鲜红的血,和各种声音的惨叫,他大开杀戒,就连孩子也没放过,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他至今都没明白,似乎那一刻他失去了理智,忘记了一切,想到的只有杀人,不停地杀人。

    直到杀完了化血门里所有的人,他才逐渐清醒,可为时已晚,偏偏那个明道又出现了,见他手拿化血刀和化血真经,还有满地的尸体和还在流动,带着温热的鲜血,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如果来的不是明道,是其他人,他或许会做别的选择,可来的就是明道,他最讨厌的人,所以他再也不能回峻极禅院了,不能向师傅去请罪,大错铸成,无可挽回。

    明道,都是明道,想到此人,他心里怨气怒火,陡然升起,在石室里,在金光中,在佛像前,他猛地厉声叫道“明道”神情凄厉,犹如魔鬼,随即他又是一声惨嚎,高大的身形轰然倒下,在石室里来回翻滚着,心中恶念一起,他立时受到佛法影响,就会被心魔反噬,浑身立时就如被千万只蚂蚁撕咬和千万根钢针齐扎的那样痛苦,苦不堪言,疼痛难忍。

    在圆通痛苦惨嚎之际,忽然石室外响起一声轻轻的叹息,随即就是一声低沉的佛号“阿弥陀佛。”

    不知何时,室外来了一个老和尚,相貌甚是清癯,身材也极瘦小,疏眉细目,满面慈祥,颌下无须,手握一串佛珠,穿着一身黄葛僧衣,看着石室里痛苦挣扎的圆通,眼里露出深深的惋惜和失望,他见圆通在悔心洞身受佛法熏陶多日后,依旧怨气恶念未减,相反心魔越发强盛,显然已是入魔已深,无可救药。事到如今,圆通还如此执迷不悟,作为圆通的授业恩师,他岂能不惋惜,不失望,心灰意冷莫过于此。

    空闻禅师来了,眼见昔日爱徒如此模样,就算他修为深厚,佛法高深,也不喟叹一声,大感无奈。

    “师兄,他魔xg已入心神,早年修炼的佛法已然荡然无存,师兄的苦心只怕是白费了。”就在空闻禅师叹息过后,又一个黄衣和尚来到了石室之外,长眉朗目,瘦高身形,手里也握着一串念珠,这位和尚气宇轩昂,满面英气,与空闻禅师那种高僧气质截然不同,颇有英武之气,不像一个出家人。

    空闻禅师见他出现,也不惊讶,闻言道“师弟说的不错,是我错了。阿弥陀佛,弟子知罪。”说着他合什行礼,嘴里默念,神情虔诚之极。

    瘦高和尚正是与空闻禅师的师弟空如禅师,他二位是峻极禅院名头最大的高僧,与大光明寺的无为,无相并称为四大神僧。

    空如禅师见师兄对圆通还舍弃不下,不觉暗叹一声,再看圆通的惨状,也忍不住心生恻隐,可随即想到圆通的种种恶行,他心肠顿时一硬,就对空闻禅师道“师兄,咱们回去吧”

    空闻禅师又看了圆通许久,才缓缓的道“他有此劫,也是我教导无方所致,我不是想要救他,而是在救我自己,佛祖慈悲,弟子存此si心,实属不该,请恕弟子之罪师弟,等了解此事后,我就入悔心洞面壁,寺中之事就靠你与圆觉和诸位师弟了。”

    空如禅师闻言,惊道“师兄,何必如此。”

    空闻禅师决然道“我意已决,师弟不必多言,咱们走吧”说完,身形一闪,便即不见。

    空如禅师凝目看着圆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随后低声道“圆通,圆通,你枉费了师兄的一片苦心,在悔心洞,你犹不自觉,阿弥陀佛,你与峻极禅院缘分真是已尽了,唉”再叹一声后,他也闪身离去。

    石室里的圆通浑然不知,师傅师叔来看过了他,他此时浑身痛楚难忍,嘴里都已呻吟起来,身体越痛,他心里对明道的恨意也就愈深,却不知如此已被心魔所惑,在悔心洞内,心魔盛一份,那佛法威力就大了一份,他所受的痛楚也就更大。

    这道理圆通本来懂得,知道只要收摄心神,那痛楚就会慢慢消失,可他这些年苦练化血,又被化血刀的煞气所ji,以前的佛xg正气早已不见,魔xg深重,哪会想到空闻禅师把他关进悔心洞的苦心,早忘却了那些基本佛家道理,一味的怨恨气忿,恨明道,恨苍天对自己不公,越是这样,心魔越盛,若不是他一身修为已废,无法产生抗力,否则早就被这悔心洞的无边佛法,弄得走火入魔,形神俱毁了。

    圆通感觉自己已被那剧痛,分裂成了无数块的碎片,每个碎片又好像变成了一个自己,有许多的自己,就有许多许多的痛,感觉如此清晰,可偏偏就不能痛晕过去,死,我为什么不能死他现在就想死。

    “你还不能死,我要你活着。”一个声音幽幽的传入圆通的耳中,仿佛极远又好似极近,像是从天上飘来,又像是地下钻出,一字字的让圆通听的那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