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乱起嵩山三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五十章àn起嵩山三

    空闻禅师当然认得这位道士就是罗浮派掌én程守缺,所以他也更为惊讶,但他毕竟是一代高僧,修养修为两皆深厚,神情丝毫不动,缓缓起身,慈眉下的那双眼睛,紧盯着程守缺,沉声问道“不知程道友,还有话要说。”

    众人一听都暗赞空闻禅师不愧为神僧之称,对于罗浮派这样一个已经没落én派的掌én,还会如此客气,要知道要论声望,身份,程守缺和空闻禅师实有天壤之别。

    程守缺面含微笑,那笑容颇有些怪异,与他面对的几位高僧,见他如此神情,心里都是一动,大光明寺的无意大师,修眉微皱,低声对无见,无心二位大师道“两位师弟,我看此人有些古怪,好像有些不对劲,我们要xiǎo心在意。”

    二位大师齐齐点头,又和几位峻极禅院的高僧,jiāo换了一下眼神,各自都有了防备。

    程守缺对于空闻禅师的问话,却没有做出回答,他先缓步来到了圆通身前,看了圆通一眼,才道“大师,贫道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空闻禅师道“道友但请直言,贫僧洗耳恭听。”

    程守缺又是微微一笑,眼里异彩一闪,这次就连修为稍差的圆觉也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息,神情一变,而于此同时,垂首跪在地上的圆通猛然抬头,那一直黯淡无光的双眼,陡然一亮,苍白的面孔也显出一抹奇异的血sè,神情惊惧,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叫道“是你!?”

    程守缺转身,看着圆通,笑道“是我,不是我还能是谁!”随后,他又道“听说你被峻极禅院抓了,老子当然要来看看了,咱们也算同én一场,老子不为你送终,也说不过去。”

    二人这一席话,已让在场众人大惊失sè,听程守缺居然自称老子,又和圆通有同én之谊,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空闻禅师闻言也厉声喝道“你究竟是何人,你不是罗浮派的程道友!”他已然看出程守缺已非真正的程守缺了。

    说完之后,空闻禅师也察觉到了圆通的变化,神情终于大变,惊声道“圆通,谁给你解开的大悲缚心咒?!”

    圆通闻言默然不语。

    “程守缺”却是仰天大笑道“都说峻极禅院为天下正道领袖,标榜光明正大,却没有想到竟会使出y损手段,圆通根本就没有被废,贫道揭穿了你们的y谋,你居然就说贫道不是程守缺,老子不是程守缺,又是那个?”

    空如禅师早已按捺不住,冷笑道“哪有出家人自称老子的,你究竟是何方妖孽,敢来嵩山撒野!”

    “程守缺”根本不理会空如禅师的话,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圆通,圆通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脸上的血sè越来越红,yàn丽之极的红,鲜血yu滴的红,眼里shè出淡淡的红芒,亦如血光。

    “程守缺”脸上笑容已是十分狞恶,神情可怖,y声道“xiǎo秃驴,就让老子送你上路吧!”说着右手探出,带着淡淡血光抓向圆通的头顶。

    圆通冷哼一声,眼里血光一盛,身形也不站起,双手向上一架,挡住了“程守缺”的一抓,二人的手都呈显出那诡异的血sè,刚一接触,就发出一声震天巨响。

    圆通闷哼一声,脸上出痛苦之sè,“程守缺”诡异笑容更盛,道“不错,你比以前是长进多了!”二人jiāo手速度极快,也就眨眼的功夫,本来站在圆通身边的两名峻极禅院的弟子,虽然有所准备,可有些措手不及,等到圆通接了一击,他们才同时大喝一声,齐齐出手,两道金光在他们手里暴shè而出,直取“程守缺”。

    两僧一出手,空闻禅师却喝道“你们快退!不可……”

    他的话晚了一步,金光一闪即至,正中“程守缺”,可两僧也在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只见“程守缺”身上闪出一圈极亮的血sè光华,正把二僧卷在其中,“啪啪”两声轻响,血sè光华继而大盛,再到光华敛去之后,那两个峻极禅院弟子却没了踪迹,竟是凭空消失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人大叫道“他是血隐,他是血蝠王!”那是清岩的声音,他终于解开了身上的禁制,可也是迟了一步!

    血隐!这个名字几乎无人知晓,而血蝠王却让人震惊之极,年轻的人对这个名字也很陌生,可那些掌én前辈,几乎都是闻之sè变,chun水神剑简冰首先变sè,竟是惊呼道“血蝠王!”

    “程守缺”就是血隐,他以化血杀了两名峻极禅院弟子后,浑身立时散发出凶厉血腥的y森气息,瘦xiǎo的脸变得更为狰狞,听到简冰的惊呼,他眼里闪过无限杀机,冷眼望向简冰,y声道“简冰,好久不见!”

    简冰惊容一闪而过,随即恢复镇静,沉声道“多年不见,你还是如此嗜血好杀!”

    血隐狂笑道“他妈的,见面就给老子说这些,不杀人老子来这里干什么!”说着,右手一伸再向圆通抓去,血光散出,牢牢的把圆通罩早在其中,他是要非杀圆通不可。

    圆通虽然被神秘人物解开了禁制,可修为只是恢复了大半,如果血隐不出现,圆通说不定就能乘机遁走,可血隐因为与圆通同习化血,对圆通的情况是极为了解,圆通一出现,血隐就知道圆通身上根本没有禁制,所以血隐才会吃惊失态,让清岩察觉到了他的身份。

    此时,圆通面对血隐的凝血爪,实在是难以抵抗,刚才那一击已让他受了极重的内伤,血隐现在已是最强高手,随意一击便有石破天惊的威力,圆通硬接一击,没有当场身死,已是万幸,难怪血隐对圆通的修为有些惊讶。

    血隐再次出手,圆通便觉得自己已无生机,可就在此刻,耳边传来那个神秘人的声音“还不快走!”

    圆通一怔,眼见血光已把自己罩住,只要血隐再施化血,自己就会化为无形,自己如何能逃得了。

    血隐有非杀圆通的理由,化血只能一个人能炼,那就是血隐他自己。圆通修炼了化血已是该死,更何况他还是峻极禅院的弟子,再说还有一个不得不杀圆通的原因,就是如果他把圆通化为jg血收为己用,就等于直接吸取了圆通的大部分功力,那修为就会再上一层楼,所以他必需要杀圆通。

    只可惜,有很多人要阻止他,空闻禅师心疼两位弟子的死去,惊怒之下,无相心功所化的金光已是全力一击,空如禅师也是同时出手,这二位何等修为,一出手便带出漫天金光,梵音阵阵,铺天盖地的向血隐急卷而去,声势之强,无与伦比。

    血隐虽是狂傲,也不敢xiǎo视这凌厉无比的攻击,身形一转,一时也顾不得再杀圆通,但也没有放开,凝血爪遥遥制住圆通,带起圆通直向空中急速飞去。

    血隐身法极快,堪堪躲过了空闻禅师和空如禅师的无相心功,身在虚空,凝神施法,打算先杀了圆通,在干别的,可他忽觉手上一轻,圆通竟是逃脱了凝血爪的控制,身形电闪,直往西边飞去,眨眼就没了踪迹。

    血隐微惊,知道有人化解了凝血爪,救了圆通,因为情形紧急,他也没察觉是谁在暗助圆通,冷哼一声,双目四下一看,就见无数道犹如利剑眼光向自己shè来,更有数道人影已到了他的周围,把他团团围住,仿佛天罗地网,让他无处可逃。

    血隐人在虚空,身在重围,脸上却是毫无惊惧之sè,反而冷笑道“这就是你们名én大派的一贯作风,以多欺少,真是好不要脸!”

    与他面对而立的就是空闻和空如两位禅师,闻听此言,空如禅师大骂道“你这妖孽,滥杀无辜,还我两位弟子的命来!”随后又对空闻禅师道“师兄,不必和他啰嗦,先除此妖孽再说。”说完,双手诀印变化,使出佛én降魔罗汉印,金光盛处,一个硕大的“卐”字凭空闪现,金光灿灿,梵唱骤起,佛印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血隐。

    血隐冷笑一声,双手成抓,化出重重血影,在那血影之中,忽的,一个巨大血爪破影而出,一时血光大盛,与金光碰了个正着,血爪也与佛印相遇,一声巨响,声震百里,天地皆惊,随即金光散去,血影淡化,再见空如禅师面sè一变,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似乎随时都有坠落的可能。

    血隐脸sè不变,只是眼中血sè光彩一暗,但片刻之后便即恢复如常,随后冷笑道“峻极禅院的罗汉印不过如此!”

    空如禅师闻言,面sè再变,一口鲜血再也无法压住,张口喷出,他竟在一招之下,身受重伤。

    下面广场众人看得清楚,见空如禅师一招惨败,不由得大吃一惊,清岩也是骇然,他怎么也没想到血隐竟是厉害至此,就听身边有人低声道“都说空如禅师名列四大神僧,修为之高不在三大神剑之下,可怎么会输得这么惨,不会是徒有虚名吧?”

    清岩寻声看去,只见各大én派的弟子都是一脸惊容,还带有些许怀疑,只怕心里都在如此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