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乱起嵩山六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五十三章àn起嵩山六

    厉轻恬还在想金羽的那种王者雄姿,心中大为羡慕清岩的运气,居然能和这种大鸟jiāo上朋友,假如我也有个就好了,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微微发红,娇羞之态,动人心魄。

    清岩和清虚见她如此神情,不觉一奇,当然也不敢打扰她,对视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血隐和顾长风的大战之上。

    血隐原本是得意之极,这次不但报了峻极禅院对自己的多年之辱,更把天下自诩为正道的名én正派nong了个灰头土脸,这口气出的实在是爽,然而就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形势突然逆转,不知从何处飞来只金翅大鹏鸟,几下子就把自己辛苦培育的异种蝙蝠,全部赶跑了。

    金翅大鹏鸟!这种绝迹几千年的东西,怎么会在此时,在此地出现,这不是天不助我吗?

    血隐恨得都牙痒痒了,心里恨,心更发虚,顾长风已是极难对付,周围又多了许多高手,压力自然大增,现在谁不对他恨之入骨,可此时要跑都没了机会。

    心里更是把那只金翅大鹏鸟的祖宗cào了个十八遍,他因为全神对付顾长风,只知道来了只金翅大鹏鸟,不知道那金翅大鹏鸟和清岩的关系,否则清岩的祖宗可就要倒霉了。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血隐默默算着,他此时上下左右可谓是高手环伺,简冰,水清,厉天远,空闻那个秃驴,还有恒山的一个老尼姑,那个老掉牙的道士,天师道的张天师,此刻也是满脸怒容的盯着自己,这老家伙的五雷天心正法应该是找好目标了,!

    还有那些什么狗屁掌én也是对自己虎视眈眈,老子这次要糟,!真是!

    血隐心里叫骂着,气势却是逐渐减弱,被如此多的高手困住,就是渡劫境的高手,也不能平心静气,保持淡然心境,何况是血隐,这个最强高手!

    血隐弱,顾长风就强,气势一盛,无形剑气越发凌厉,逐渐压制了化血刀的威力,控制住了局面,又过许久,血隐更为被动,刀势收缩,被无形剑气困在了十丈空间之内,各种去路都被封死,血隐已是瓮中之鳖,在做困兽之斗。

    战到此刻,血隐败局已定,顾长风杀他只是迟早之事,各位掌én神情也是一松,却听得张天师沉声道“我辈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生死应说已是置之度外,可此番为妖孽所乘,致使én下弟子死伤无数,虽说死得其所,可也是心有不甘,实是叫人惋惜。现在妖孽虽已被困,可除恶务尽,我等不可再手软了。”

    空闻禅师闻言道“天师所言极是。”

    简冰也道“理应如此!”

    其余人也都一个意思,最后张天师道“好,我等就助顾施主除此妖孽,各自以真气贯入顾施主的无形剑气之中,将这妖孽彻底炼化,使他形神俱毁,不得超生。”

    大家也都同意这个办法,空闻禅师默念一声“阿弥陀佛”,此法狠绝,实在大违佛én宽大为怀的慈悲本意,可血隐这次为祸太重,杀人手段又毒,实在也让空闻禅师大动无名之火,想到那些死在蝙蝠嘴爪之下的弟子,空闻禅师心肠顿硬,也就不在多言。

    这几位都是当今天下的绝顶人物,有二人联手就足以让血隐死去活来,现在要一起来对付他,血隐真是鸿运当头,死的jg彩了!

    再看数位高手站好方位,以张天师为主,再向顾长风说明一下后,就同时出手,数道真气,化出数道华丽光练shè向血隐,只要这数道真气与顾长风的无形剑气一遇合,血隐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会被这近乎于天劫的强大力量击得粉身碎骨,形神俱毁。

    清岩眼看血隐就要形神俱毁,心里不觉一叹,心道“王大哥要是知道血隐死了,只怕也要难过了!”

    他在寻思之时,诸位掌én的真气也是刚刚发出,就在此刻,一声清朗强劲的叫声从半空之中发出,那是两个字,清晰可闻,似若惊雷,随后就见漫天金光陡然显出,在夺目金光之中,一根巨大的金sè法杖,从天而降,挟带着万道金光和无可匹敌的力量直向诸位掌én扫去,而此时那两个字余音还未散去,正是“破煞”二字。

    破煞金杖!天狼王的破煞金杖!

    破煞金杖横空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雷霆万钧之势直取诸位掌én,快,而,狠!攻其不备,攻其必救!

    诸位掌én突受攻击,又是如此凌厉的势道,都不得不回手自救,真气一收,几乎同时祭出仙剑法宝,来抵御这破煞金杖!

    清岩耳听“破煞”,眼见金杖,就脱口道“王大哥!”

    清虚也是震惊道“天狼王!”

    清岩随即又道“不可能!”可随后想到,这其实很有可能,王天郎和血隐是极好的朋友,虽然近些年有点不和,可始终还是朋友,当年血隐有难,也是血隐差点死在顾长风剑下那一刻,破煞金杖接住了无形剑!

    今天也是!可清岩有些不信,不知为什么,反正是不信,虽然破煞金杖已出,他就是不信!

    厉轻恬在旁边听的清楚,清岩居然叫出王大哥,忍不住问道“你……你和天狼王也是……朋友?”

    看着厉轻恬一脸惊诧的神情,清岩苦涩的一笑,点点头,承认了。

    异变陡生,形势再变!

    破煞金杖一出,先让诸位掌én收手,而于此同时,一道极亮的,带着淡淡金芒的锋锐jg芒直斩向顾长风,也是狠辣异常,锐不可挡!来势之快,犹如闪电!

    顾长风也不得不回剑自救,无形剑与那金sèjg芒碰个正着,两道几乎一样锋锐的光芒一接触,就发出极度耀眼的光芒,光彩之中,就见顾长风雄躯一震,嘴里发出一声闷哼,极远之处也传来一声冷哼,随后又道“无形剑果然名不虚传!”

    顾长风神情冷峻,眼里神光流转,沉声道“无间刃!你是天狼王?”

    而就在他们jiāo锋之际,被困在剑气里的血隐乘机遁走,他的隐蝠遁法,变化多端,稍一机会就能遁去无踪,等到众人各自挡过天狼王一击后,血隐早就逃得没影了!

    对于顾长风的质问,那人很干脆的承认了,“王某不才,得罪诸位了,后会有期。”说完寂然,竟就这么走了。

    血隐跑了,在场诸位高手都是大感丢脸,面上的神情是要多难看要多难看,被一个妖孽nong得弟子死伤无数,最后还让他跑了,这简直是这几位掌én的生平最大的耻辱,心中怒火几乎是难以遏制,各个默然无语,大家都在生着闷气,许久,张天师才道“都说天狼王已归正道,可现在看来还是与血隐这等妖孽是一丘之貉。”

    水清冷笑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妖孽就是妖孽,何来归正之言。”

    张天师微微一叹,简冰神情也是有些苦涩,厉天远似乎若有所思,眼神转动,又和顾长风对视一眼,又同时摇头,似乎还有他意。

    空闻禅师叹道“我们先下去吧,看看弟子们的情况,别耽误了救治时间。”

    大家这才省起此事,各派弟子受伤的不在少数,如不及时治疗,实有生命危险,真是耽误不得。

    诸位掌én都已下去,百里冰临下去之时还眼神复杂的看了清岩一眼,天狼王和清岩的关系她当然知晓,她担心也是这个,清岩重情重义,王天郎对他实有大恩,现在出了此事,清岩的心情之坏和矛盾是可想而知。百里冰只怕清岩会想不开。

    清岩怔怔出神,没注意百里冰的眼神,清虚看到了,就向百里冰微微一点头,让百里冰放心。

    厉轻恬知道清岩与天狼王是朋友,是惊骇无比,看着清岩有些神不守舍,就xiǎo声道“你可要守住这个秘密,要是让人知道了,他们只怕……只怕会放不过你。你xiǎo心点,我先下去了。”

    清岩只是点头,也不说话,清虚叹息一声,道“你先别想那么多,事情或许还没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他或许是有苦衷吧。”

    清岩也只能这么想,没jg打彩的道“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清岩如此说也有道理,王天朗既然知道血隐要来嵩山作恶,就该提前阻止,怎会等到此刻出手,这可不像王天朗的行事作风。

    清虚道“他有他难处,毕竟……唉!”

    清岩心里闪过那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道真是如此吗?

    可清岩就是不相信,他心存疑huo,心想一定要找王大哥问个明白。

    二人随后落地,广场之上一片狼籍,大家都在帮着峻极禅院的弟子打扫,就在清岩和清虚也在帮着打扫的时候,忽听一人厉声喝道“这是寒星冷yu,是天狼王的法宝,你是谁?你怎么会有寒星冷yu。”声音之大,真是人人可闻。

    清岩闻言不觉苦笑,自己怎会忘了此事。唉!有些事就是如此,躲不了就是躲不了,你只能面对。他只能毅然面对,回身看着那还在闪动五彩光华的寒星冷yu,朗声道“寒星冷yu是我的,有什么话就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