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佛法无边二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五十七章佛法无边二

    谢谢各位朋友的月票,廿虹由衷感谢!!!

    王天郎闻言先是默然许久,突然仰天大笑三声,似乎极其喜悦,随后又大哭三声,又是悲切之极,大哭大笑过后,他神情已是平静淡定,仿佛多年心愿已了,得到了莫大的满足,脸上再现淡淡微笑。

    众人见此,许多人都以为他是疯癫了,只有少数几个,修为见识高深之人知道他这是心中欢喜之极的表现,可都不知他为何如此欣喜若狂,难道就是因为进入了那悔心洞吗?

    只听王天郎微笑道“王某应是感ji峻极禅院诸位大师收容才对,哪敢厚颜谈勇道诚,王某多谢掌门,多谢空闻禅师。”说着深施一礼。

    圆觉忙回礼道“贫僧不敢。”

    空闻禅师在大殿外,也遥施一礼,道“王施主已悟我佛家,深明佛理,贫僧也是自愧不如,怎敢受你大礼,圆觉,请王施主入悔心洞。”

    圆觉答应一声,对王天郎道“施主请。贫僧为你带路。”

    王天郎微笑道“掌门稍等,我还有几句话要和我的兄弟讲讲。”说完,又对四下众人道“王某既已答应入悔心洞,就不会出尔反尔,诸位可否能空出些许时间,让我和兄弟说几句话。”

    张天师等人知道他的修为手段,想走谁能留得住他,都默然离开,只有李少华还在那里咬牙切齿,暗暗咒骂,却也是空自发狠,没什么用处,只能悻悻然的走了。

    百里冰在远处看得清岩是一脸苦涩,心里也是替他难受,但也知道王天郎会开解他,也就放心的离开。

    厉轻恬还想在旁边看看情况,厉天远哪能叫她如意,让厉焱拉着她走了,也只片刻,偌大的广场就剩下了王天郎和清岩二人,清虚也在和王天郎打声招呼后离开了。

    王天郎眼睛看看广场上的血河肉山,皱眉道“血隐真是造孽,伤了不少人吧?”

    清岩却道“王大哥,你怎么会这么干,明明不是你做的,你却要进悔心洞,这也对你太不公平了!”

    王天郎也不会回答他的话,自顾自的道“这佛门清净之地,岂能容这等血腥之物!”说着双袖齐挥,登时散出万道金光,那金光泄地化为阵阵金波,波光粼粼,金光闪动,映的半个峻极禅院都成了金黄之sè,等到金光散去,那满地的血肉竟是消去无踪,全然不见。

    清岩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如此手段,简直非人力可以为之,这已不是寻常道法所能达到的境界,这种修为已是……,清岩大喜道“王大哥,你已经达到渡劫境了!”

    王天郎微笑道“托你的福,总算是达到了。”

    清岩以为他在说笑,道“王大哥,你说什么?我不懂。”

    王天郎笑道“我说的可是真的,那次我将一部分内丹元气贯入你的体内,当时也只想助你一臂之力,让你修为早得大成。”

    清岩感ji的道“王大哥,那可是你的百年修为,我实在是不该要的。”

    王天郎却道“我是有意助你,没想到竟是无意中使我取得了突破。”

    清岩奇道“这是为何?”

    王天郎道“我那时大般若金刚心诀刚有成就,全身真气太过强盛,是刚厉有余,柔和不足,其实已是过于锋芒毕露,易于引动九天雷劫,而我还是懵懂无知,幸好,我把过于刚厉旺盛的真气贯入给你了一部分,这样正好化解了我潜在的危机,等到以后修炼,我就很轻易的渡过了九天雷劫,达到了渡劫境。”

    清岩听完,惊道“不会吧!王大哥,还会有这种事?!”

    王天郎笑道“世事就是如此奇妙,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chā柳柳成荫,所以说,我是托你的福。”

    清岩红着脸道“王大哥,我可不敢居功,这都你的机缘好。”

    王天郎叹道“我苦修千年,在遇到你后才算是一朝得道,我的机缘也是你带来的,你这个兄弟,我没交错。”

    清岩也替王天郎高兴,可一想到他以后的事情,就不觉有些难过,道“王大哥,你不该去悔心洞,你又没做,凭什么要去。”

    王天郎却道“此次有人冒我之名行事,必有什么y谋,我若不出来证明自己,只怕他们还会有别的手段使出,所以我必须要有所行动,这样做可以阻住他们后续的y谋,最起码我已经不能是他们的目标了。”

    清岩顿时醒悟,可还是不能释怀,说道“但这样一来,你几时才能出来?”

    王天郎笑道“为什么要出来,这其实就是我想要的。”

    清岩不明白,王天郎接着道“当年我想在峻极禅院有所收获,可被他们拒绝了,而现在我却能进入峻极禅院,这心愿岂不是圆满解决了!”

    清岩终于明白了王天郎的心意,身入佛门是他最大的心愿,现在能入峻极禅院对他就是一种圆满,难怪刚才他是那么欣喜,此时清岩再也没了刚才那种感伤,他也替王天郎高兴,说道“那我应该恭贺你了,王大哥!”

    王天郎笑道“这就对了,别苦兮兮的,好像是什么生离死别,还有,清岩,你是不是认识了很多女孩子?”

    清岩闻言一怔道“很多女孩子?没有呀,你这话从何说起。”

    王天郎微笑道“我刚才可是看到了很多,有一个白衣女子,面遮白纱,似乎很美呀,我听她好像很关心你,你难道不认识她吗?”

    清岩一听就知道是百里冰,脸上顿时大红,十分扭捏的就把和百里冰的事情说给了王天郎,听他说完,王天郎笑道“原来如此,真要恭喜你了,这可是件喜事,只是丹凤轩的弟子似乎比较麻烦,你要有准备。”

    清岩接着又把自己的打算和百里冰的身世说了出来,王天郎听后,不觉微感惊讶,没想到百里冰会是元元真人的女儿,四祖中的人物他最欣赏的就是元元真人,当年他和元元真人也有一次较量,当时也是各自心折,惺惺相惜。

    可听到清岩要去潮音古洞,王天郎也不觉微皱眉头,颇为忧虑的道“潮音古洞,那可是很险恶的去处,以你此时的修为只怕有些困难。”

    清岩道“我知道,我打算要等段时间,还要准备一些东西再去那里。王大哥,你就放心吧!”

    王天郎点点头,神情还有些凝重,稍一寻思道“元元真人恐怕还不知潮音古洞的厉害,就是有他暗助,我也觉得你进去潮音古洞也很冒险。”

    清岩笑道“王大哥,你不知道,他的修为也已是渡劫境了,所以他才那么有信心。”

    王天郎惊道“是吗!这倒是个好消息!如此说来,我的担心也是多余了,好,我就等喝你们的喜酒了!”

    清岩红着脸道“好。”

    王天郎笑道“害羞什么,大好男儿当然要敢爱敢恨,好好对待自己爱的人,莫要辜负人家!”说完他伸手入怀,拿出那个银丝袋子,从里面取出一个银光灿灿的物件,那是一个打造得极是精致的银环,通体是一支玫瑰花枝,花枝回绕,相连之处铸成了一朵将开未开的玫瑰,匠艺之巧,令人惊叹。

    王天郎手拿银环,神情黯然,也不知想到什么竟是轻叹一声,随后把银环递给清岩,道“这是女孩子用来束发的银环,是用西极银钢所制,没什么奇处,就是好看,送给百里冰了,算是我这个大哥的见面礼。”

    清岩喜滋滋的拿在手里,道“多谢大哥,我替冰儿谢谢你。”心里也在奇怪,王大哥身上怎会有女孩子的东西,看他的神情似乎在怀念什么。

    王天郎神sè已恢复正常,笑道“行了,你就别谢了,百里冰也就算了,还有一个红衣服的小姑娘。似乎对你也不太一样,哪又是谁?”

    清岩苦笑道“王大哥,你看得也太仔细了,那是天火宫的厉轻恬,她……她……”

    王天郎看他说话吞吞吐吐,不觉奇道“她怎么了?”

    清岩道“她是对我有点误会,所以才会对我比较关注。

    王天郎何等眼力,还会看不出其中还有蹊跷,但他相信清岩,就道“那就算了,还有一个……”

    清岩惊道“还有,还有哪个?”

    王天郎笑道“一个黑衣小姑娘,应该是恒山派的弟子,对你也不错哦!”

    清岩呻y一声,只能又招了和聂心兰的关系,王天郎笑道“原来是青梅竹马,那也算了,感情之事是又简单又复杂,你要把握好了,记住,这很要紧的。”

    清岩点点头,其实他不是很明白王天郎的意思,王天郎也不多说,只道“话也说的差不多了,清岩多保重,我要走了!”

    谈到离别,清岩顿时神sè暗淡,王天郎笑道“怎么又来了,高兴一点。”

    清岩勉强一笑,道“王大哥,你也保重。”

    王天郎笑道“我会的,别担心我,你要小心点。”说着他微一沉y,又道“华山派你要注意一下,似乎有些不对劲。”随后他扬声道“圆觉大师,咱们走吧。”说完,拍拍清岩肩膀,飘然走了,不远处圆觉缓步出现,神情肃穆庄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