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聂心兰的心事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六十二章聂心兰的心事一

    清虚笑问道“什么条件?”对于这个xiǎo师弟,他也是无可奈何。

    清岩故作神秘的靠近清虚,低声在他耳畔道“就是大方祖师和隐仙宗弟子的事情,我知道那天你肯定还有话没说完,师兄,你就给我说说吧。”

    清虚闻言先是颇为错愕,随后笑道“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你,我是有一点没说,那是大方祖师对那位隐仙宗弟子的猜测,因为不确定,所以我就没说。”

    清岩好奇的道“是什么?”

    清虚也很神秘的低声道“大方祖师猜测那位隐仙宗弟子是位nv子。”

    清岩惊道“啊!nv的?”

    清虚笑道“这只是猜测,大方祖师也不敢肯定。”

    清岩喃喃的道“是个nv的,原来如此呀!”

    清虚道“你也别多想了,隐仙宗弟子是男是nv,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隐仙宗究竟在哪里?有些什么人?还有他们的作为?是正是邪?当然还有他们的目的。”

    清岩点头道“对,这才是重要的。可谁又能知道呢?”忽然他想到孙xiǎo乙了,这位无所不知的天遁én主,不知道他有没有答案。

    清虚又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给我找的徒弟在哪里了吧?”

    清岩笑道“那是当然,就在开封府。”然后就把如何认识梅文俊的经过说了说,最后道“他要拜我为师,我看他也很不错,就想到了大师兄你,我与他说好的,还要去看他,正好咱们一起去,如果你觉得合适,我就又多了个师侄。”

    清虚道“也好,但就算我看好了,这孩子的娘亲也未必会答应吧。”

    清岩闻言一愣,这个他却没有想到,忘了梅文俊还有一个娘在身边,这倒是个问题。

    见他呆了,清虚笑道“先不管这些,去看看再说。”

    也只能如此了,清岩点点头,二人正在说话,清岩发现有人到了屋外,清虚也察觉到了,同时也知道来人是谁,笑道“差点都忘了,xiǎo师弟,聂师妹一直都在等你。”

    来人果然是聂心兰,见到清岩在,她是一脸欣喜,含笑向二人打了招呼。

    清岩还有点糊涂,觉得奇怪,为什么聂心兰还没有走。

    就听清虚道“你不是和聂师妹说好的,要一起回家吗?不会忘了吧!”说着瞪了他一眼。

    清岩这才恍然,忙道“对,对,心兰,等我和师兄办完事,咱们就回去,你不着急吧?”

    聂心兰温柔一笑,道“不急,师傅给我的假很长的,石头,你们先忙正事。”

    清岩喜道“那就好,师兄,我的假期呢?有多长?”

    清虚笑道“师傅说了,你愿意在家待多久就呆多久,多长时间都行。”

    清岩大喜道“好啊!心兰,咱们可以好好在家玩玩了!”

    聂心兰见他兴奋的如同个孩子,就像xiǎo时候一样,那欢喜雀跃的模样一点也没变。不觉笑道“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老想着玩。”她语气柔美亲和,说话神态都是温柔之极,尤其对清岩之时,更是温婉犹如chun水,这份娇美柔和之气让她平添了不少韵味,使她另具一番美人风姿,有着与厉轻恬,百里冰截然不同的风韵气质。

    清岩并不在意这些,只觉得聂心兰是格外的温柔,清虚却是心有所感,见他浑不在意,不禁暗叹一声,道“清岩,咱们现在就去开封府吧。”

    清岩心急回家,连忙答应,聂心兰也不多问,只是跟着清岩,三人随即向圆觉告辞,离开了峻极禅院,御剑飞向了开封府。

    三人飞行速度都是很快,聂心兰由清岩带着,剑光闪动,速度比平时飞行是快了许多,用不了多久,三人就到了开封府的上空。

    清岩看好位置,三人悄然下落,直接到了梅文俊的家里,正好遇到刚从外面回来的梅文俊,梅文俊一见清岩从天而降,是欣喜异常,清岩又向他介绍了一下,梅文俊知道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忙躬身施礼,神情异常恭敬。

    清岩随后问到梅文俊母亲身体的情况,梅文俊说已是大好,都可以出én走动了,今天出去了一趟,刚刚睡下。

    随后梅文俊急忙就问到拜师之事,清岩就说,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修真不是xiǎo事,你还有母亲要照顾,如果你走了,你母亲怎么办?

    却不知梅文俊是早有打算,他和母亲已经商议过,说到拜师修道之事,他母亲也很赞同,母子二人已经商量好了,等到他母亲身体好了,就将这里的房子卖掉,然后母子二人一同去崆峒山,这样一来,梅文俊该修道修道,他娘也可以就近生活,也能得到照顾。

    清岩没料到他们考虑竟是如此周全,清虚也感意外,对梅文俊也是越发喜爱,就答应了梅文俊的请求,收他为徒,梅文俊大喜,连忙叩头拜师,知道清虚是清岩的师兄,自然也是有大本领的人,ji动兴奋之情,自不待言。

    清虚随后嘱咐梅文俊,说一月之后,就会来接他母子去崆峒山,让他准备妥当。梅文俊连声答应,又把母亲叫醒,见过了三人,他娘知道梅文俊已然拜师,也很高兴,连声感谢。

    事情如此顺利,实在出乎清岩等人意料,三人在梅文俊待了半天,这才告辞,清虚也要与清岩分道扬镳,回崆峒山了,而清岩和聂心兰一起要向赤金镇飞去。

    清岩看着大师兄电闪而去的身形,不觉有些奇怪,就对聂心兰道“大师兄怎么走的这么急,咱们回去正好是顺路,等到了崆峒山附近再分手也不迟呀!可你看他跑的比兔子还快!真是奇怪!古古怪怪的!”

    聂心兰要比清岩想的多,闻言脸上不觉一红,只低声道“清虚师兄想必是有事吧。”

    清岩皱眉道“他也没说啊,跑的这么快,好像急得不得了!刚才还好好的,转眼却是说走就走了。”

    聂心兰再不说话,只是低头望着脚下的开封府,脸上红晕未散,仿佛满怀心事。

    清岩这才发现聂心兰也很奇怪,暗道“我说大师兄古怪,她怎么好像很害羞,古怪,nv孩子也真古怪。”

    本来三个人还有说有笑的,现在去了清虚,这两个儿时伙伴却一时间没了话说,气氛突然变得不太对劲,清岩皱眉,暗道“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总这么僵着也不是办法,清岩就道“咱们也该走了,心兰。”

    聂心兰点点头,道“好啊!”

    清岩看她还低着头,就笑道“你老看下面,咱们怎么走。”

    聂心兰闻言脸上更红,慌忙道“我是看看……看下面的人真多。”

    清岩笑道“这是大城市当然人多了,尤其是相国寺那里更是人山人海,热闹的很。”

    聂心兰终于抬起头,颇为好奇的道“你对这里很熟悉呀?”

    清岩不觉又想到了百里冰,神情不由得有些惆怅,摇头道“不是很熟,来过一次而已,走吧,天也不早了。”

    聂心兰见他神sè不对,本想说的话又收了回去,默然点头,与清岩并肩向西飞去。

    路上无话,二人默默的飞了一个多时辰,聂心兰感觉到了清岩有心事,最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突然就不高兴了?”

    清岩勉强笑道“没有啊,要回家了我怎么会不高兴。”

    聂心兰清澈的秀目望着他,看了片刻,才柔声道“石头,你从xiǎo藏不住心事,我能看得出来,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清岩忙道“不关你的事,你别àn想。”

    聂心兰幽幽叹道“这么说,你真是有心事了。”

    清岩被她的话绕了进去,不觉暗道“nv孩子就是心眼多。”只能道“是有些事情,心兰,我们别说这个了,越说越心烦。”

    聂心兰道“好,那就说说你的故事吧,我想听听。”

    清岩奇道“我的故事?”

    聂心兰微笑道“你现在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事迹传开,叫人都以为是传奇了,崆峒派的齐清岩,现在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清岩笑道“传言都是夸大了,我可没那么厉害,你想听我就给你说说。”随后就把下山以后遇到的事情,一一给聂心兰讲了讲,他说的轻描淡写,只说遇到了什么人,出了什么事,结果又是如何,平平淡淡,毫无bo折,似乎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能解决。

    聂心兰却是听的紧张,白骨dong和y山派都是极为难惹的én派,岂是随便就能打发的,见他说得轻松,心里对清岩是更为钦佩,眼里光彩闪动,嘴里还在不断的询问细节。

    清岩也是不厌其烦,聂心兰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见聂心兰高兴他也高兴,二人边飞边谈,气氛再也不沉闷,只是飞行的速度不知不觉就慢了下来。二人如此飞了近两个时辰,眼看天sè已暗,他们心里才着急起来,聂心兰自责自己光顾着说话,忘了赶路,清岩安慰了一下,道“咱们已经走了一半,晚上赶路也没什么,我看今晚月亮也不错,月下飞行也是很好啊。”

    聂心兰微笑道“听你的,我可是没在晚上飞行过,也是第一次飞行这么长的距离。”

    清岩闻言,这才想到了一事,忙道“你累不累,要不我们休息一下?”说着眼睛在她脸上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