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长春后人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六十四章长chun后人一

    有人在说话!

    而且声音就在耳边,那么近,那么清楚,是谁在说话!

    这里除了自己,就是——哑大爷!

    清岩震惊,哑大爷居然会说话,这简直就是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多少年了,哑大爷从来都是打手势,比划着告诉自己他的意思,只会“啊啊”的叫,那会说话,要是会说话就不是哑大爷了!

    最令清岩震惊的不是哑大爷能开口,而是哑大爷散发出的气息,那是清岩熟到不能在熟的气息,那就是赤阳真气的气息,若不是赤阳真气,清岩也不能察觉到,又听的哑大爷说的话,清岩似乎明白了什么。

    身子猛然后退,眼睛盯着眼前的哑大爷,此时的哑大爷仿佛有了些变化,眼中光彩隐隐闪动,驼着的身体竟然在缓缓tg直,原来哑大爷的身形竟是如此魁梧高大,清岩眼里蓝芒一闪,凝神细看。

    哑大爷对于清岩的眼神颇为意外,含笑道“这是金刚法眼,天狼王教给你的?你怎么会认识他?”

    清岩实在惊讶,惊讶的没时间回答哑大爷的问题,也只是惊讶,绝无害怕的意思,哑大爷的变化让他吃惊,但他也知道哑大爷对他肯定没什么恶意,否则自己早就……。

    清岩的眼神受到了阻挡,那是一种柔和之极的力量,无形中阻拦他的眼神和神视,好高的修为,竟能把赤阳真气运用的全无火气,哑大爷的修为只怕不在赵大哥之下,清岩掩饰不住心里的惊疑,甚为慌张的问道“哑大爷,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赤阳真气?”

    哑大爷微笑道“这可不是赤阳真气,赵无忌和广闲难道没告诉你吗?”说着又想到什么,轻轻的“哦”了一下,又道“他们是想让我来说,真是有心人啊?”

    说话之时他脸上也有了变化,那深深地皱纹在逐渐消失,粗糙的皮肤也变得光滑起来,等他把话说完,那张脸已经完全改变了,那是一张极为英tg的面容,鼻梁高直,如果不笑,就会显得甚为冷峻,面sè如yu般光洁,泛着隐隐光华,双眼大而黑,瞳子里的光彩竟是淡淡的赤sè,一闪之间犹如雷火之光,最奇的是他的头发,他束起的头发也已散开,颜sè竟从雪白之sè转为了红sè,赤红sè,火红sè。

    清岩看得是目瞪口呆,惊声道“易形术!你的头发怎么是红sè的?”

    哑大爷,现在还是如此称呼他吧,见清岩如此惊讶,不觉又笑道“我修炼太阳神功还未到真罡之境,所以头发的颜sè也不能转为正常,我也奇怪,你的头发怎会没变化?”

    太阳神功,清岩当然知道,他没注意哑大爷最后的那句话,立刻叫道“你……你是长chun岛的人!”这是个惊奇,长chun岛的人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而哑大爷随后的话,差点没把清岩惊得晕过去,就听哑大爷笑道“不光是我,你也是长chun岛的人,不然你怎么会太阳神功和随意施展太阳神刀!”

    清岩闻言彻底惊呆了。愣了许久,才魂不守舍,也有些惊慌失措的道“太阳神功,我可不会!我只会赤阳真气!”

    哑大爷摇头道“错了,你从来会的就是太阳神功,赵无忌的赤阳真气还没那个威力!”

    清岩不信的叫道“不可能,明明就是赤阳真气,怎会成了太阳神功,赵大哥他……他不会骗我的。”

    哑大爷叹道“赵无忌不是骗你,他只是不愿你太早知道自己的身世,你是长chun岛人,一出生体内就有了太阳神功的元阳真气,只要稍一引导,太阳神功便就可以xiǎo成,当年你师傅无意与你相遇,见你真气鼓dàng,怕你出事就以太清道力封住了你的经脉,让你做了十二年的普通人,而你在崆峒派修炼道法之时,广闲的封印随即解开,太阳神功自然在你体内运行,也由于赵无忌一直在你体内,所以你以为那就是赤阳真气,其实你错了,这是太阳神功,长chun岛的太阳神功!”

    哑大爷说的十分清楚,清岩也听的极为明白,一切都是很合乎情理,可清岩怎能相信,一边听,一边摇头,嘴里只道“不会的,不会的,……”他说了好一阵,忽然想起一事,眼睛陡然一亮,万分ji动的叫道“你说了我的身世,难道我不是孤儿?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在哪里?”

    面对ji动的清岩,哑大爷稍微沉默了一下,神情有些黯然,清岩见此越发ji动和紧张,追问道“你说呀!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我又是谁?还有你,你究竟是谁?这都是怎么回事?”

    哑大爷沉默片刻后,缓缓的道“现在也是该让你知道了,长chun岛长chun散人就是你的祖父,你的父亲就是长chun散人唯一的儿子,而我就是长chun散人的弟子,我叫齐海。”

    清岩被一连串的事nong得有些晕沉沉的,脑子十分hunàn,使劲捂着头,想了很久,嘴里喃喃的道“长chun散人,是我爷爷,我是长chun岛的人,我父亲就是长chun散人的儿子,不,这不对,不可能,长chun散人已是一千多年的人物了,怎么可能会是我的爷爷,你,你在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他突然厉声质问道这个自称是齐海的人。

    齐海神情不动,知道清岩一时很难接受这些事情,他和声道“一切是很突然,本来我该找机会再告诉你,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你祖父长chun散人的太阳神功已至真罡无上境,也就是所谓的归仙境,已是不死之身,长生不老,寿过千年也属平常,你父亲修为你祖父不相上下,自然也活的很好,这些你不必怀疑,你就是他们唯一孙子和儿子,你就是长chun岛的少主人。”

    齐海说的很有道理,入情入理,可清岩就是难以相信,只是摇头,或许是情绪太过ji动,他体内的真气突然变热,炙热无比,火样的真气,周身散发出炎炎红光,此时的清岩就像燃烧的火焰,不知何时,清岩的满头黑发竟也变成火红sè,与齐海一模一样,“啪”的一声轻响,他头上的束发布带,突然裂成了碎片,红发散开,四下飘扬,清岩看得清楚,红sè的头发,赫然入目,刺目之极,他忍不住一声惊呼,身子都颤抖起来,颤声道“我的头发,我的头发,怎么……怎么……”

    齐海见此,轻叹道“现在你该信了吧,你体内的血液传承于你的祖父,都有火麒麟内丹的jg华,只要太阳神功运行到极致或者情绪过于ji动,头发瞬息之间就会成为红sè,只要修为到了一定火候也或者是控制不住情绪,火麒麟内丹jg华的威力就会把你气血双脉融为一体,使你修为陡然大增,太阳神功达到了元阳境中层,你应该有过这个经历?是不是?”

    清岩当然有这个经历,当年在五泉山他突然全身如火,整个人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狂热的真气差点把他烧成了灰烬,若不是百里冰的广寒y功及时的惊醒了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而那一次以后,他的修为jg进,太清道力从太初境一越到了两仪境,当时他是惊奇之极,以为是赤焰剑给他的帮助,以后问起师傅,广闲说的也是十分含糊,此时想来师傅是明知原因没有说罢了,这个……这个……清岩有点想骂的冲动,不过也知道师傅是为自己着想,他肯定有他的道理。

    默默想了很久,清岩已经对齐海的话相信了七八分,只是还怀疑一点,就是既然自己是长chun散人的孙子,为何还会被人遗弃在郑老爹的én口,这不合常理。

    齐海见他默然不语,以为他还在怀疑,又道“如果你还不相信,我可以找人来证明。”

    清岩一惊,道“你,你要找谁?”

    齐海道“一个你最信任的人。”随后他扬声道“该你出面了,赵老弟。”

    清岩闻言一愣,然后就听赵无忌的声音从天际悠悠传来,“齐前辈,晚辈有礼了,石头,对不起,大哥骗了你,齐前辈说的都是真的,你是长chun散人的后人,当年是你的太阳神功给了我最大的帮助,使我在修为上有了突破,你还记得吗?在清风崖,你筑基刚成,真气鼓dàng引动了太阳神功,后来我对你说过谢谢,那时候我就知道你的身世不简单,八年前我又向你师傅求证了一下,你果然是长chun岛的传人,不过我和令师一直没和齐前辈有过jiāo流,直到前几天,我们才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石头,令师也要我替他向你说声对不起,瞒你了这么久,我们很对不住你!”

    赵无忌的话清岩当然相信,他早已是泪流满面,心情ji动无比,哽咽道“你们对我好我都知道,怎么能怪你们,大哥,师傅,谢谢你们,我总算知道了我的身世,我现在很高兴,真的很高兴,你们别为我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赵无忌闻言,甚是欣慰的道“这才是我的兄弟,好样的。”随后又对齐海道“齐前辈,石头就jiāo给你了,他很坚强,您有话但说无妨。”

    齐海道“多谢赵老弟和广闲道长,齐某感ji不尽。”

    赵无忌道“前辈言重了,我们可不敢当,不打扰你们了,晚辈以后再来拜访您。”

    齐海道“好,齐某静候大驾。”随即二人再无对话,空中只有余音寥寥,片刻便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