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长春后人二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六十五章长chun后人二

    清岩此时再无怀疑,大哭一声,就扑到了齐海的怀里,哭的十分悲切,齐海叹息一声,道“孩子,委屈你了,只是当年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我不得不把你寄养在老郑那里。”

    清岩哭道“齐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爹呢?对了我娘是谁?你怎么没说?”清岩突然想到这个事情,急忙抬头问到齐海。

    齐海神情微微一变,清岩看出不对,忙道“齐叔,是我娘出什么事了吗?”刚刚得知自己的身世,清岩从xiǎo对亲情的渴望一下就有了目标,但如果知道父母有了意外,这个打击也是极大的,他的心登时极度紧张,看着齐海,等着答案。

    齐海犹豫了片刻,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但看到清岩渴求的眼神,他觉得还是不再隐瞒的好,就道“事情到了现在,我还是没什么头绪,不过我始终认为,所有的事情应该和你母亲有关系。”

    清岩惊道“我娘!她……她……是什么人?她出什么事了?”

    齐海苦笑道“你娘是个很神秘的nv人,来历可以说是不明,但她和你父亲十分恩爱,她也是我见过最美的nv子,犹如天仙,根本不像是凡人,你爹,也就是我师兄,修为之深,早到了心如止水的地步,可遇到了你娘,就不觉心动,二人也是彼此吸引,那感情真是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结为了夫妻。”

    清岩自懂事起一直在想象着,自己父母的相貌,孩子的幻想总是想到了最好,父亲高大英俊,母亲美丽动人,此刻听到了齐海的形容,他ji动的道“齐叔,他们都叫什么?”

    齐海道“你爷爷叫我海儿,你父亲叫我海弟,你就叫我海叔吧!”

    清岩点头道“海叔!”齐海接着道“你爹名叫齐玄易,而你娘叫清儿。”

    清岩闻言一怔道“清儿?没有姓吗?”

    齐海摇头道“你娘只说自己叫清儿,这就是她的神秘之处,从来都没说过她的来历,偏偏你娘的修为却是不可思议的高。”

    清岩更是惊骇,齐海的修为已是渡劫境,从他口中说出不可思议,那真就是不可思议了。“她的修为比我爹还高吗?”清岩不禁这样问道。

    齐海道“那倒没有,应该是差不多,要知道你爹的修为可是太阳神功的至高之境,能高过他的人,只怕只有传说中的真神了!”

    清岩从来听过这个名称,颇为好奇的道“真神?那是什么境界?”

    齐海道“那是对高于归仙境修为之人的称呼,传说中只有上古的几位大神才具有的无上神通,也是修真之人最终的目标,只是一直没有人达到过。”

    清岩道“我爷爷也没有吗?”

    齐海摇头道“他老人家说过,修炼到归仙境后,如果没有天道之诀的指点,谁也不可能达到真神之境。”

    清岩奇道“天道之诀?哪有是什么?”

    齐海道“这说起来很复杂,咱们以后再说,我这里有你父母的自画像,你可以先看看。”

    清岩闻言是惊喜jiāo加,就见齐海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画轴,递给了他,清岩迫不及待的打开,眼前立刻就出现了一男一nv的画像,都是年轻人,男子俊朗飘逸,丰神超凡,看容貌和清岩有着七八分的相似,尤其是眉宇之间的那股英气,更是像到了十足。

    而那nv子正如齐海形容的那样,犹如天仙,容貌清丽不可方物,正如那首诗所说的“浑似姑shè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实是“浩气清英,仙才卓莹”,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眼里流出的那丝忧郁,虽是画中之人,清岩也很看出她有着很重的心事。

    “这就是我的爹娘,我终于看到他们了,他们也看到了我了。”清岩眼含热泪,喃喃的道。

    “海叔,他们……他们在哪里?”他随后又如此问道。

    齐海神情苦涩,十分无奈的道“不知道,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清岩听了,心里却是一松,他害怕齐海会说他们都不在了,听到不知道在哪里,那就还有希望,就道“他们失踪了?”

    齐海点头道“就在你出生后的一个月,他们突然就消失了,就在祁连山里的那处dong府。”

    清岩此刻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在祁连山出生的,还和父母有一个月的相处,虽然自己根本不可能有印象,可他还是感觉很幸福,似乎想到了当时那温馨的情形。

    齐海接着道“你父母相识在东海之滨,一见钟情,不久就在你爷爷的主持下结成了夫妻,随后他们夫妻就在四处游玩,这样过了三年,就在你出生的那一年,我在长chun岛接到你爹的飞剑传书,说你娘即将临盆,他怕出意外,让我过去帮忙,你爷爷就立刻派我去了,或许是你父母感觉到了什么,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慎重,可是以他们的修为,他们会害怕什么,有什么会使他们感觉到不妙,我真的想不到。”

    清岩也是一阵心惊,颤声道“他们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失踪了?”

    齐海神情凝重的道“不错,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你娘忽然就把你jiāo给了我,说是要和你爹出去一会,我也没有多想,谁知道他们一去就没回来。我等了三天,知道出了大事,匆忙之下,我就把你放到了老郑的én前,老郑是个好人,我看得出来,见他收养了你,我就到处去寻找他们,结果没什么发现,我也不敢耽误就直接去了长chun岛,而师傅,就是你爷爷似乎早已知晓了,见我惊慌来了,也不惊讶,只是长叹一声,只说他知道了,随后他老人家就吩咐我,让我好好照顾你,还叫我暂时别带你回长chun岛,而他老人家说要去找你父母,在我回岛的第二天,师傅就走了,结果……”他说到这里不觉长叹一声,神情越发苦涩。

    清岩惊道“我爷爷他……他怎么了?”

    齐海叹道“师傅他也是一去不复返,没了任何消息。”

    清岩惊叫一声,这委实惊人,齐海又道“我回到祁连山,看老郑待你很好我也很高兴,又发现你身上居然有崆峒派的封印,知道你遇到崆峒派的高手,崆峒派和长chun岛jiāo情可谓极深,师傅和大方真人是至jiāo好友,而能封印住太阳神功的应该就是当时的掌én广闲,他和你父亲有过一面之缘,我也就放心了,因为我要寻找你父母和师傅,所以就一直没接你回去,但我寻找了几年,一点线索也没有,也问了师傅的几个朋友,他们似乎都有什么顾虑,要知道这些前辈修为都与师傅相似,实有预知祸福的神通,显然他们都知道了什么,只是不能告诉我,只对我说,师傅他们应该没什么凶险,可一时还无法出来,我当时就很着急,就问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在我的苦求下,大方真人才告诉我,此事他们实在是无能为力,如果要想解决,就必须一个人,只有他或许能解决这件事情。”

    清岩听到了祖师的名字不觉一惊,知道了祖师果然还在世间,最后听到能找到父母和爷爷的方法,不觉大喜,忙道“海叔哪个人是谁?我一定要去找他,你快告诉我吧。”他心情急切,ji动的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

    齐海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清岩,把清岩看得都愣了,许久之后,齐海才沉声道“那个人就是你,石头,只有你才能解开这所有的结,你就是能找到他们的人。”